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十七章 四方(一)

2013-01-12

“我不同意。”

面对粤然调组的申请,林雪莉头也不抬地否决。

粤然早有预料,接着说:“那我要求兼任,希望能跟进一到两个个案。”

“我不同意。”林雪莉简单地重复先前的话,连语气也一模一样。她是领导,她说了算,普通个体户律师的个人自由主义,在她这里丝毫没有市场。

“林组,我会拿出私人时间来贴补,保证把工作做好。”粤然站直在林雪莉办公桌前,语气同样肯定。事关职业生涯的规划,她不能轻易退缩。

“我不同意。”林雪莉态度依旧强硬。

粤然安静地看着顶头上司埋首工作的身影,思考着应该怎么达成自己的目标……一般业务部门的头头肯定会欢迎自己,但如果直接去找他,太让林雪莉没有面子;董宇也许会考虑自己的要求,但越级上请,大概会为“陆战队”同仁所不齿……解铃还须系铃人,她沉着地说:“林组,心里有些对工作的疑惑,中午能不能请您吃饭,谈谈?”

林雪莉停下书写的节奏,抬头,审视着手下得力干将年轻漂亮的脸庞,为那一双有着丰富内容却安静镇定的眼睛而感叹——粤然的冷淡严谨早在所里得到公认,今天提出调组,又直陈有疑惑,看来,是到了新人的浮动期。“中午没有时间,晚上,怎么样?”她回应年轻人的请求。

在答应对方条件的同时渗透自己的条件,林雪莉把职业习惯融会贯通得很好。

“好!”粤然立即爽快地答应,忍着心里想起爱人的不安。

林雪莉笑着低头继续书写,平缓的语调没有任何波澜:“小粤,参加工作以来,这是你第一次答应晚餐的邀约吧?完成好今天的工作,下班等我电话,我请你。”虽然从不过问个人私事,但职业习惯令她记得一切能够观察的细节。

愿意自觉地为工作奉献私人时间,对于一个律师来说,十分重要,在林雪莉心里,粤然只有这一项未曾达标。出差不算,那是强制要求。

“好。”粤然同样简短地回答,转身回自己的办公室。

跟胡巍巍点头招呼过后,粤然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拿出手机,犹豫着又放下——大清早告诉那孩子晚上不回家吃饭,大概会影响她工作的心情,还是等中午或者下午再好好儿说吧。

收拾心情,粤然开始忙碌。

熟能生巧,任何行业都适用。

“小苏,来一下。”李作霖通过电话召唤苏航。

苏航把手机调到震动状态,把电话录音调好,锁上办公室前往主任室。走廊上碰见梁听,她对着师傅的冷脸小声说:“李作霖。”就默契地擦肩而过。

梁听路过苏航办公室门口,轻轻推了推,确定锁了门,才放心地离所去办事。

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

苏航轻轻敲李作霖开着的房门,低着嗓音说:“主任,您找我?”

李作霖下巴一点办公桌前的皮椅,并不说话。待苏航一坐下,他阴柔的嗓音立刻响起:“北池的开发图景资料,进展怎么样?”

“项目应该还在雏形阶段,数据和规划图景大概十一月中能成型,跟我们有关的信息也许要到十二月中才能有一定规模。”苏航淡淡地回答。既然已经进化到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她也可以把尊敬服从放得不那么明显。

李作霖对手下条理清晰的回答稍微意外,抬头看一向善良温顺的实力干将:“你已经开始接触牛正了?弄得这么清楚?”他一直以为,这个小女人需要跟内心原则斗争一番才会心甘情愿去利用老师和同学。

苏航否定了李作霖的意外:“没有。主任,这些信息,我不需要通过接触来获得。”对李作霖的问题,她很自信,也有些微的自傲和反感。

“噢?”李作霖生出另一重意外,他不喜欢手下和女人过于自信武断。

“主任,我曾经是学术团队一员,甚至是负责人,负责的也是跟政府的合作项目,规则规程和节奏,我十分了解。根据项目大小和内容推算进度,不难。”苏航冷冷地说。

沉默不语,李作霖承认手下说的是事实,但天生的多疑令他依旧步步紧逼:“初步不成熟的信息也有它的用途,你最快什么时间着手?”

“十一月底,给您答复。”苏航肯定地回答。她在心里叹息:牛老师……

“好。”李作霖满意了,开始进入另一个题目:“你是我们着力培养的授薪,所以,慢慢地,我们会让你了解一些所里内部的……”他还没有说出“机密”二字,开场白就被打断。

“不用。”苏航果决地截断领导话头,“多谢领导信任,但是我想,自己没有能力兼顾。”她不想像苏豪一样,做李作霖的“家养小精灵”,趁着现在有资本回绝,她只在心里犹豫了一秒钟就躲开了被信任和抓取共存的暗礁。

即使错了也不怕,她有粤然,有退路。

一时猜不透年轻女人的意图,李作霖沉默地微笑,脸色阴寒。他认真地透视苏航的双眼,想知道她是不够忠诚,还是在欲擒故纵,然后,怀疑地,发现她实际上是不在乎和抗拒。依照他李作霖的习惯,如果一个能人不能为己所用,那么,为了避免对方日后成为自己难缠的对手,就必须毁掉,至少尽量地打压。

但是,面前这个人,是自己花了许多时间精力和本钱培养起来的,为人处事也一贯厚道忠诚,且在业内前景大好,学术背景优良……要毁掉是轻而易举,但他舍不得。

仔细地思量,李作霖找到了问题症结——自己收买对方的表露太过明显。“呵!好,那为难的事情不交给你。但是,以前你做咨询的好成绩我还记忆犹新,现在几个实习律师为了建立案源,接待咨询越来越不规范,随意承诺和轻易透露战略的现象时有发生。怎么样?帮所里管管?你是授薪,不比一般挂靠,内部管理总要参与一点。”他把网埋得深了些许。

苏航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这是自己能应付自如且容易摆脱的,与其让别人再想别的点子,不如就接下了。“可以。”她浅笑着点头。

于是所里当天下发通知,一切到所的咨询,无论谁接待,都必须成文向苏航汇报。

包括执业律师和房地产部。

苏航的权力突然向基层全面扩展。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象呀!”李翰林在办公室哀号。

人对人的嫉妒,明里暗里无处不在。

“小心程伟仁,他想通过市政府的关系往你的项目横插一杠子。”坐在专家楼刚装修好的会议室,郑絮语低头掸着裤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像在自言自语。

“多谢提醒。不如直说,你想要什么?”郁杰坐在旁边,端详着自己的指甲,心不在焉地微笑。她很久没有去做美甲,最近都只是抹上淡粉色或者透明的亮油,指甲在阳光下泛着珍珠一般素净柔润的光彩。

“北池。”郑絮语说。

“老板说了算。”郁杰回答。

“你是必定会参与的,会有办法。”郑絮语早知道郁杰这人很难说话,还是忍不住变了脸和声调。

郁杰脸上的笑颜安静妖媚:“师姐,司法考试的时间,北池应该最忙乱,您忙得过来?”自从郑絮语连考四次司法考试不过之后,老板就失去了跟她讨论问题的兴趣,郁杰很清楚。

“哼!”郑絮语尖小强悍的脸部线条紧绷:“郁杰,原明不是太喜欢你吧?老板是妻管严,你我都知道。如果程伟仁进了北池项目,还有几口蛋糕屑能让你够得着?”

“呵!他进不了。”郁杰仍旧看着指甲,自信地说。

“如果我帮他,就未必。论实力,郁杰,你还不如我。”郑絮语双眼闪着狠光。

郁杰闭上眼睛低头,笑容依旧:“我拭目以待。郑絮语,你没有那样的胸襟器量!”

“你……”郑絮语气闷地站起身。

会议室门“咿呀”一声被推开,陈鹃捧着资料引着牛正进门,身后跟着程伟仁,带着一脸有所图的微笑。

郁杰款款起身,和郑絮语一起微笑招呼:“牛老师,师兄。”

“坐吧,我们今天闭门会议,谈谈研究所下一阶段的工作部署。”牛正挥手让四代弟子都坐下。

……

“什么都别说,上齐了菜,吃饱喝足,再慢慢地说。”林雪莉把粤然带进一个讲究的港式茶餐厅,坐下就奠定了晚餐小会的节奏。

粤然咬牙沉默。她没有主动权,只能等待。也许到了三四十岁,她也会这样对待后辈?她几乎能猜到林雪莉从前的大致遭遇。

这里名目是茶餐厅,但是装修和氛围都十分考究,粤然在苏航常买的时尚杂志上看见过这里,名字就叫“黑白”,装修也是黑白为主色调,据说老板就是香港的一位著名室内设计师。这里的菜式很大众,味道和价钱却很小资。既然不能说话,粤然就思量着,什么时候带苏航来一趟,那孩子一定又有许多怪调子来评谈。

林雪莉又从粤然脸上看见那不多见的温情笑容,不禁有趣:“小粤,想起什么笑?”

粤然看着杯里的茶叶,小声说:“一个朋友。”

“男朋友?”

“女朋友。”

“好朋友?”

“极其好。”

林雪莉“呵呵”直笑,说:“有时我想起董宇也会想笑,小粤,你们都怕她,其实啊,她很多时候也像小孩子。比如上次,我带她来这里,她就说,这里叫‘黑白’,来吃饭的人,可不就是‘无常’?”

粤然一怔,不禁点头:“不错,人本身可不就是‘无常’!所以林组,如果我始终没有法庭经验,将来一旦要用,如何是好?”她借着林雪莉话题开了头。

“小粤,你始终不太听话。”出了办公室,林雪莉没有那么强硬,“你的顾虑有道理,但是你要知道,术业有专攻,太过全面不一定是好事。在外界,你的名头虽然没有姓苏的同届校友那么响亮,但在我们这个业务范围内,也是响当当的。可如果你去做那些打前战的案子,就是自降身价,再要抬头,可还得有机遇。”

董宇的架构里,需要诉讼的案子,除非能带来巨大的非诉利益,她是不主张接的,所以,一般业务部门处理的案子,都是为了将来“打前战”的案子,有的时候,手下人不听话又不想炒人,她才会把人放在一般业务部门修整。粤然此刻请调,无异于自贬身价,所以林雪莉的不同意,实际上是出于爱护。

粤然当然知道且感激林雪莉的知遇之恩,但她有自己的计划。“林组,身价是自己挣的,也是人家给的,人生无常,只有本事完全是自己的,无论如何,我希望自己即使不是样样精,至少能都实际操作一下。这样,将来遇到突发情况才不会手足无措。”她诚恳地说。

林雪莉思考着徒弟的话,忽然有所警觉:“小粤,你是不是……打算以后要自立门户?”这一行,教会徒弟打死师傅的事情太常见,所以董宇和她都很注重队伍的稳定性,不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意识到粤然可能有异心,她皱起了眉头仔细观察年轻手下的眼神。

粤然很镇定:“人生无常。我不走,不代表你们永远不会让我走。我为所里奉献时间精力竭尽所能,也不可避免要为自己多学习。林组,这很正常,对不对?”

人生无常,粤然的想法确是人之常情。林雪莉思量半晌,微微点了头,说:“好,小粤,我同意你的观点。但是,调组不可能。我问问杨起威,有值得跟进的案子,你可以旁观或者兼顾一两个。两边的工作必须都做好,工资酬劳没得加,你自己反而要多费功夫。这是唯一的选择。”这也是她最大的让步。

“是,林组。”粤然脸上是稳重得恰到好处的笑容谢意。

宝贝,成了!她在心里兴奋地叫。

……

“对不起,回家晚了。”粤然一进门,就对苏航内疚地道歉。

苏航只是温柔地笑,接过粤然手里的包和文件袋拿在手里,就攀住她的脖子深深地吻。“好想你……”她在她耳边轻轻说。

她们用力拥抱对方,一切无所谓。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