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十八章 四方(二)

2013-01-12

人生的境遇有时候就是这样子,好运歹运,说来就来。

“就这个案子吧!”

杨起威在不多的几沓个案简介中选取了一个,翻了翻,递给林雪莉,“跟城中第一百人大所新贵对撼,同届同校,赢了一战成名,输了二审加强……就它了!”

林雪莉拿过案情简介看了看,不住点头:“不错。是北池项目的下线企业,纠纷不算大,但告的是官家,对手也强,赢了会很有面子,而且案件的方向有利于我们熟悉基建项目的操作规程。小粤,尽量不要输,接下来,独立完成。”她把文件夹递给身后的粤然。

粤然感觉已经不妙,待翻开来细看,只有沉默深呼吸。

对方代理人一栏上,赫然写着苏航的名字。

“委托代理合同签了没有?洽谈到什么程度?”林雪莉问杨起威,两眼观察着粤然的神色,些许失望地没有看见临战的兴奋。“上庭辩论不比做内析,要有一点外放的气场,尽快找找感觉。”顿了一顿她又说:“还是,看见了卷宗发现不喜欢这类工种?是的话直说,让原来的同事跟进。”

杨起威翻着资料插嘴道:“其实小粤压力不必太大,对方律师已经庭辩几十场,虽然是新秀,却手法老辣阴柔,但我们所也梯队整齐,你就当练兵好了,有不足会有人帮忙。而且这个案子,可以说赢面五五开,有得打。”

粤然淡淡一笑:“谢谢两位指点鼓励。”这就是同意接下了。不要这个机会,也许再难有第二个机会。

林雪莉满意地点头,“那你自己跟进委托事宜吧,有什么问老杨。老杨,我去忙了。”她甩一甩头,安然离开。

“委托合同已经签了,要改代理人的话,你跟对方联系,自己做一份文件就行。拿去吧,这里什么都有,联系方式啊什么的,都有。”杨起威交给粤然一份薄薄的文件,自去忙碌。

粤然看了一眼那份“什么都有”的文件,真的就只有联系方式而已。

一个即将到中院开庭的行政诉讼案件,目前她手上只有不到三十页的材料,需要什么辅助材料和证据,怎么组织案情制定策略,联系当事人更改合同递交材料,全部得她一个人来,可她根本不熟悉诉讼中那些琐碎的操作程序,连委托合同都没有制作过……

既然可以独立办案,就真的再没有谁会有义务教她什么。更何况,这些事情是如此地基础和琐碎。

还好,所里有很全的模板库,她还有她。

……

这几天,苏航一直很乐意地教授爱人怎么处理代理个案中的琐碎事宜,简直是事无巨细面面俱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天早晨,粤然对她说:“一切办妥,你很快会看见我们共同努力的成果。”她还很高兴地期待着。

可是等到了下午,收到对方当事人更换代理人的通知时,她只能对着那份写着爱人名字的小小纸片哭笑不得。

但也只能在心里哭笑不得,因为梁听和李作霖都在旁边。

“老梁,你说他们什么意思?分派的这一个人,是非诉业务的新晋翘楚没错,但对于诉讼,简直跟初出茅庐的小孩儿一样没有经验。”李作霖阴柔地分析。

梁听冷着脸略微思量:“大概是锻炼锻炼新人吧,或者他们自己内部人事安排的问题。况且这种案子,一般会打到二审,一审派个生手,还是不错的生手,可以理解。”她倒不担心,苏航庭辩能力很不错。

李作霖担心的是另一回事:“照这个迹象看,他们的人事安排应该都奔北池去了,所以无人可用……”他在考虑自己所里是不是要作相应的部署调整。

苏航咬着嘴唇忍笑……她知道前因后果,但无论如何不会出卖爱人。可是,如果李作霖真的胡乱调整战略,那么,为所里利益想,她要想办法有所提醒……

“不必紧张,老李。他们一向分工严谨,也许是一个常规的轮岗,我们不要自乱阵脚。”梁听对利益不那么在意,于是比较清醒。

还好……苏航心里长叹一声:“谢天谢地!”

李作霖沉吟:“有道理。”他松了一松紫红色的领带,解开了黑白细条纹衬衫的领扣,恢复自如的微笑对苏航说:“小苏,你独立负责这一个案子,多用心。你的主攻方向包括非诉,对手正好是你同届同校的非诉业务新晋翘楚,赢了她,你自己、我们所的声望都有很大提高,而且这个案子跟北池有丝丝缕缕的联系,对我们很有意义。”他说完,等待苏航立军令状表决心。

但是,苏航没有像往常一样乖顺迅速地表态。她在想,自己能否把这个代理人头衔回避掉。——大概不行了,一直跟进这个案子很久,且有关的个案都是经她的手处理,推不掉。也许,不用推?粤然没有回避,也没有提醒过她,应该是判断过无害。她相信爱人的判断。

“好,我会用心。”苏航暖暖的声音笃定地响起。

李作霖满意地点头,又感慨:“同届同校打对台,见过成百上千,还是觉得有趣,这一行啊,有趣!”

苏航跟随梁听退出主任室,回到自己办公室,关上门自己感叹:当然有趣!她们不仅同届同校,更是同居同吃同睡,同心同德……除了代理的利益双方,没有任何事情不“同”!

而且,这一次,双方同是独立代理,届时,法庭上,只有她面对她。

她拿起手机发短信:“缘何,大水冲了龙王庙,我才知道?”

粤然一边分析文件,一边笑着回复:“保密原则,迫不得已。”

“避无可避?”

“避无可避。”

“认命,加油!”

“谢谢,爱你!”

……

“苏航这丫头,现在开始有架子了,是不是?我们定的时间,她还要改。还是,郁杰有意为之,挑拨你和苏航的关系?”原明坐在床上,一边给丈夫按摩肩背,一边不着边际地闲聊。

牛正闭目享受着妻子的体贴,胸有成竹地微笑:“苏航是个有本心的人,大概是最近工作忙,他们所实力雄厚,一定在想办法吃北池这块蛋糕。至于郁杰,心高气傲,应该还不至于动这点歪心思,而且据我观察,她和苏航关系不错。”

“你呀!就因为郁杰是故友的女儿,所以分外关照?”原明和顺的双眼闪现精明的神光,仔细观察丈夫脸上的肌肉运动。

牛正脸上微笑不变,语气颇有感慨:“郁杰父亲当年是我的老大哥,关照我很多。再说,他晚婚晚育,郁杰是掌上明珠,老大哥不在了,我给故人之女一点机会,应该的。何况,还有师徒情分在?原明,花无百日红,将来你我老了,也希望妞妞有人看顾啊!”

“是~!”原明不禁动容,为在江湖浸淫多年的丈夫仍然能推己及人顾念旧情。她轻轻地依偎在牛正背上,柔声说:“老牛,妞妞的将来,我们可要计划好啊!”

“当然。”牛正点头,“所以,我们先要把路铺顺。原明,北池争抢的人太多太强,你就不要沾手了,这段时间,不如看看海商法那边有没有机会涉足。你有海归背景,不要浪费。”

“好。那么,你真的打算吸纳苏航?会不会太明显?”原明问。

“明显?原明,与其让别人诱惑她利用她,不如我这个老师亲自出面。况且,我还只是铺路而已,对她来说,目前只有好处。”牛正依旧胸有成竹。

原明点头感叹:

“是啊!人在江湖,谁能不千丝万缕以立足?”

……

在路口,她远远地看见了她,提着大公文包和许多的文件。“嘿!小朋友,回家呀?一块儿走?”她笑着赶上她的步伐。

她回头,温婉地笑:“你好,非诉业务的新晋翘楚。”

“你好,城中第一百人大所的新贵。”她笑着回敬。

“呵呵!”

“哈哈!”

她们忍不住击掌,牵着手回家。

生活的节奏还是一样,只是到了要去书房加班的时候,苏航窝进了沙发。

“不加班,如此轻敌?”粤然俯身亲吻孩子柔软的唇。

苏航闭上眼睛接受爱人的牵引,直到她放开自己,才笑着伸手轻握粤然的脸:“这是家里,我专心做你的老婆。加油……”她知道她现在同时做两个岗位的工作,很辛苦,轻声地给她鼓励。

粤然看着爱人沉默半晌,禁不住温柔:“给对手加油?”

“给爱人加油。很遗憾,今天开始,不能再从旁指引。”苏航甜甜地笑。

粤然点头表示理解:“既然不打算加班,那你带卷宗回来干什么?”

“如果有想法,可以补充。嘿!不要打听!”苏航发现差点泄露彼此实际已经足够了解的思维方式。

“呵!是!”粤然笑,“他们说,打败你,我就会一战成名。”她半是感慨半是逗弄地告诉孩子所听所闻。

“殊不容易。你的对手是‘温柔一刀’,要小心。”苏航诚恳地回应,“他们也说,赢了你,我会更容易吃到非诉的蛋糕。”

她们相视而笑,为这些外人赋予的附加意义。

“赢的终究会是我们其中一个人,赢的始终是我们。”粤然轻轻说。

“是,我亲爱的哲学家。”苏航仰头亲吻爱人。“为什么不需要回避或者通报?”她知道她的判断,只是对原因不确定。

粤然笑:“案子不大,纠葛不深,手尾不长,不需要。你安心工作,这些事情交给我来判断和应付。”

“是。”苏航朝爱人信赖地微笑,“去吧,加油!”

“困了先睡吧,我爱你!”

“我会等你,多晚都等。”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