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十九章 四方(三)

2013-01-12

诉讼不是一件只与法律有关的事情。庭辩是一件比信口雌黄复杂深邃得多的事情。

它与人有关,与利益有关,与代表不同利益的不同人有关。

在法庭上,作为律师,说话不仅要合法合理,而且要不被对方利用,要被法官采纳而不是误解,要有理有据,要入情入心。

所有种种,实在不是“口才”二字所能概括。需要做许多功课调查取证,需要研究估算人心,更需要完好地融合法律和事实。

“殊不容易。”这是对手对她的警示,而这个对手,是她心思缜密的爱人。

越是深入地思考手上的案子,粤然越是真正地觉得压力剧增。

但是没有人看得出她的不轻松。

每天,她也跟胡巍巍分担同等的内部分析工作,有的时候触类旁通,她会把对诉讼案件的灵感记录在便笺上,利用空闲时间来补充组织,日常工作时间,她仍旧是一个称职优秀的内析人员。

她从来不留所加班,内析的工作任务也没有任何拖延,就连脸上的淡漠轻松也未曾改变。胡巍巍不得不佩服,就连林雪莉,也暗自点头称赞她的抗压能力。

只是谁都不会把溢美之词说出,因为,输赢还未见分晓。

“小粤,我新交了男朋友。”穿着亮白色长袖褶皱公主裙的胡巍巍在午饭后忽然说。

粤然一边继续分析数据,一边低头回应:“难怪你今天特地打扮了。”因为不需要外勤,所以她不时看见同事穿着时髦乖张的服饰,只不觉得好看,她还是喜欢自家干净简洁的孩子。

“所以,请你帮忙。这两天我希望早一点走。”胡巍巍试探着把几本卷宗轻轻放在粤然桌上已经过头高的卷宗堆上面,继续含笑观察同事的表情。

手上的笔停了停,粤然的大眼睛眨了眨,慢慢地抬头看着莫名增高的卷宗堆眯起眼睛笑,声音悠扬平缓地说:“巍巍,果然爱情使人变得幽默啊,你我都这么忙,还好你晓得开玩笑调节气氛。”说完,她又低头继续工作。

安静了几秒钟,胡巍巍起身趋近,默默地拿回自己的卷宗:“小粤,你对人心的把握很准确,这次的对手要赢,大概不容易?”

“很快就知道了。”粤然看着桌面的材料目不转睛,语调无波。

“难度应该不大吧,行政诉讼不是举证责任倒置吗?提出证据都是对方的事情,你到时候猛攻就是了,对吧?”胡巍巍摊开自己的文件开始操作。

粤然失笑:“巍巍,你真的一直没有参与过庭辩?”哪有这么简单,更何况对手是苏航!

“没有,我懒得折腾自己,只愿做一个方面的专家。”胡巍巍很坦然。

粤然知道胡巍巍有她的道理,就像自己有关于将来的一套计划,于是沉默微笑。

“周五开庭?”胡巍巍问。

“是。巍巍,工作吧。”粤然抬头查看电脑的数据库,中断了讨论。她若无其事地在脸上挂着轻松的笑。

只有一个人真切地知道粤然的不轻松。

“那很好,就是这样做没错。……放心吧,我有我的用意。……对,把她调阅的所有文件副本再汇总传真给我。……是,您可以不到庭,开庭结束以后我会立即通报有关情况。”苏航挂了电话,明确知晓最后一步对外部署已经完成,长叹一声。

对手上钩了。一般这种时候,苏航只对自己会心一笑,就继续心平气和地准备接下来的工作。但是现在,她只觉得人格分裂:为了职责必须全力争取胜利,但是心里根本希望她能赢自己。

她打电话去前台:“影姐,有我的几十份传真,你帮我收装一下,我自己过来取。”她仍然不习惯摆架子。

十分钟后,李影把装订好的传真笑吟吟送来:“苏律师,给您送来了。一并送来的还有上周的所有咨询档案汇总。”充分且恰当地扮演好角色,她能留在这所里十多年自然是有道理的。

苏航谢过,随手翻了翻那些粤然申请调阅过的文件副本,无奈地发现,全在自己预料之中,她已经能猜想她的大致策略,并且发现,还是比较不成型的策略。

粤然,还有时间,加油……她在心里对爱人说。

转而翻看咨询档案汇总,苏航发现错漏最多的是李翰林。直白地承诺,夸大代理结果,过早透露策略方案……能犯的错误他几乎都犯了,填写登记表的时候还自作聪明地掩饰,真正的此地无银。

“融安,来一下。”苏航打电话召唤同辈之中资历较浅的一个。

融安带着尊敬和胆怯敲门进来,不安地注视苏航和颜悦色的脸。

“融安,最近的到所咨询,你有空就去,跟其他人说,是我交代的,让你多锻炼。”苏航对师妹说。

“可是,崔小捷也在实习期……”融安战战兢兢地分辩。

“没关系,她会明白。并且,如果她要去,你就由她去,如果是执业律师要去的话,你可以把活揽下来,他们有更重要的工作。”苏航把话说得更明白些,只希望融安能懂。

融安一知半解地答应:“是。”

“出去以后别人问,你就说我敲打你的咨询笔录而已,知道吗?”

“知道。”

苏航看着师妹离开,替自己叫了一个外卖,仔细地翻看粤然调阅过的文件,揣摩着爱人的思维轨迹。同时,她也在等待,等待她预料中的两件事情发生。

下午两点半,她等到了第一件事情。

主审法官的助理打电话来:“苏律师,按照规定通知你,原告律师追加了几份证据。”

“是,请说。”苏航简短回应。

“说?你不用我们传真或者过来领取清单?”对方惊诧。

“您先念念清单所列证据名称吧,没有的我再去取,或者请您传真。”苏航镇定地要求。

法官助理念了一串文件名称。

苏航微笑道谢:“我这里都有副本,谢谢您的告知,再见。”挂了电话,她在一天之内第三次叹息。

她从刚才翻阅的副本里抽出粤然最后提取利用的几份文件,和其他的补充证据放在一起,估摸着排了一下顺序,轻轻地笑:“太过完整,亲爱的,你果然还是非诉思维。”

苏航一边调整庭辩策略,一边继续等待,但直等到下班时间,第二件事情也毫无发生的苗头。

看来融安嘴很严,李翰林没有从前聪明,或者冲动?

苏航收拾东西回家,把案件材料全部留在了办公室。

……

“师母,来来来,请坐。”程伟仁应该算是男人中未老先衰的典范,刚到三十岁,干瘦的脸上已经有明显的褶皱。

原明微笑着点头,在金碧辉煌的饭店小厅坐下。“小程,两个人吃饭,何必如此客气?”她和蔼地应酬。

程伟仁一边倒茶一边赔笑:“哎,师母这么说就不对了,多亏您照顾我们牛老板,他才能带领我们取得一个又一个学术成就嘛!要说真正的劳苦功高,那还是您,牛老板啊,排在您后边半寸。”一席肉麻话被他说得豪气干云理所应当顺理成章,他自己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原明不得不感叹,丈夫这一个大弟子,真的是:人在江湖飘,越变越轻佻。她笑而不语,安静地喝茶。

点菜上菜,吃饱喝足,程伟仁的马屁拍完了,哈哈也打完了,打量着原明已经有些麻醉疲劳,他才开始进入正题,提起了牛正手下最新最大的一个立法规划项目,表明了愿意为该项目粉身碎骨的决心。

原明耐心地听完,施施然说:“小程,我不是干政的慈禧太后,这些事情,你们老板自有主张。而且,这个项目,目前郁杰不是负责得挺好?”

“您不是慈禧太后,您是希拉里啊!我们大家都知道,牛老师最尊重您的意见。”程伟仁稳稳地兜住了原明滑走的话头,顺便抽出小刀随意地捅了一捅:“郁杰是女孩子呀,这个项目需要跟很多高层打交道,市政府那班人我熟悉得很,如果郁杰始终负责,项目难免谈歪变缓,男人嘛,对漂亮女人总是没有招架能力。您说是吧,师母?而且,牛老师好像特别在意这个项目,最近经常和郁杰开会……” 

他准确地点中了原明的死穴。

原明依然不动声色:“小程,你也觉得郁杰很漂亮?那,你对她,有没有意思?”

程伟仁一时弄不清楚原明问话的用意,略微思考,笑着回答:“她是很漂亮,但我不敢有意思啊,像她这样的女人,大概喜欢有实力有经验有地位的男人,年龄倒在其次。我嘛,差远啦,干脆不痴心妄想。”他借着原明的问题,更加清晰地暗示了一把。

原明沉吟,笑笑,起身告辞:“小程,你的学术功底深厚,有机会,要抓住。我先走了,回家还要帮妞妞看功课。”

程伟仁感觉得到了初步承诺,满意地起身欢送贵客:“行,师母您慢走!”

原明拍拍程伟仁的肩膀,和蔼可亲地笑:“加把劲儿,有前途。”这才优雅地离开了。

这顿饭吃得不算久,邻近学校的闹市区人声鼎沸,原明慢条斯理地走回家,一路思量:老牛说程伟仁虽有才华但品行不善,果然不错,看来这一个人确实不能仰仗太久。要制衡郁杰,分散老牛的注意力,目前来看,用她是最好的办法……

她开始盼望着和苏航的会面。

……

她看见她的书桌上空空如也,人依旧窝在沙发里拿着时尚杂志发呆。

“周五就开庭了,还不加班?”粤然坐在沙发上,苏航身边,轻声地问。

苏航温柔地看着爱人,只是轻轻摇头,并不说话。

粤然点点头,眼望着地板沉思。苏航看着沉默的爱人,有许多话想说,只是不能说,也怕说错,她轻轻地亲吻她的脸颊。

粤然没有动,也没有回应爱人的亲吻,沉着声音说:“有件事情,我想问你。”她仍然眼望着地板。

苏航坐直,安静地注视爱人的侧脸。

“你……是不是在向我放水?”粤然抬头,严肃探究地看孩子的眼睛,“我上周去申请调阅文件,十分顺利。是你交代他们允许的?为了让我?”她的表情冷峻平和,也写满了疑问。

苏航浅浅地笑:“我相信你的实力,几乎比得上相信你对我的爱。让你,还不如直接侮辱你,你觉得我会么?”她觉得胸口被什么堵着,很沉很重。

粤然看着孩子清澈的双眼,慢慢地绽露微笑:“你不会。那么,为什么?别的律师要申请调阅文件可不会那么顺利。”

“因为别的律师运气好,没有碰上我。为什么,我不能说,你自己想。”苏航温柔地说完,下一秒钟,闭眼,摇头,撇嘴,对自己重重地叹气——这不几乎等于已经说了么?待她双眼再睁开,里面有着无奈的嗔怪:“你,死对头,去工作!”她用力地指着房门,气恼地笑。

粤然眨眨眼睛,心领神会,吻了一下孩子的唇,自己走进书房安静地工作。她不能不去揣摩孩子的想法,但依旧只会将之作为其中一个考量因素。

苏航在房间变得焦躁不安,坐不住躺不下,看着时尚杂志里浓妆艳抹的女人只觉得烦,拿起一本小说,又觉得里面一行一行密密麻麻的小字面目可憎……索性都扔了,她轻轻走到走廊,靠在书房门外的墙上,看着里面的灯光发呆。

亲爱的,我在陪你……她在心里轻轻说。

约莫两个小时以后,粤然渴了,出来喝水,看见房门口孩子的脸上满满的疼惜。

“怎么了?”她轻轻拥住她。

“我,难受!”她在她怀里嗡嗡。

“有话想对我说?”

“有很多话想对你说。有些是关心,有些是叮嘱,有些是忠告,有些什么都不是,只是想和你说话。但是,我通通都不能说,怕干扰你,怕影响你,也怕泄露自己,还有,我相信你,所以不能说,因为你的对手是我。”

“那就都不说。”她了解地微笑。

“可是我也担心你……”她闭上眼睛,气得在她怀里跺脚,恼恨自己还是说了。

“我知道你相信我。”她笑着,明白她为什么跺脚,“也谢谢你担心我。”

“我爱你,你要记得。”

“从不曾忘记。”

“我不能提醒你任何细节,因为怎么赢都是赢,只要是你的失误,多么细小我也会利用,所以,你自己要细心。”她受不了,决定隐讳地提醒。

“知道。”她心里泛起涟漪。

“有的时候,我对你说的话,可能是无意泄露的信息,也可能毫无用处,更可能是会误导你的诱饵……天啊,我不会故意这样做,但是如果你领会错误,就会走错误的路。”她越说越急,觉得怎么都说不清楚,也不能说清楚。

“知道。”她用力地克制心里涌动的潮水。

“我会做一些事情……都不能对你说,甚至要刻意隐瞒你,但不能不做,因为,我有我的立场。”她眼里开始有泪光。

“知道。”她用力地拥住孩子的身体,感受那种毫不吝啬的温热。

“我会伤害你的工作利益,可是……总之,我爱你,你要记住!”她不安地皱起了眉头。

她把她抱一个满怀,温柔低沉地说:“我知道,早就知道,从来没有忘记。”笨蛋,真不想做你的对手,这种时候,我需要你在我身边……她在心里默默说。

“讨厌!讨厌死了!我不要做你的对手,我想在你身边帮你!”她在她怀里哭着叫。

她终于忍不住笑了,捧起她的脸吻掉那些眼泪:“你替我担心这么多,担心得这么难受,还怕我误解你,你……这么有信心?”她知道她有,当然知道。

她看着她故作轻松的笑脸,认真地说:“粤然,我从不轻易输,可以说,没有完全输过……除了第一次出庭。”

“Wow!”粤然惊叹,一双大眼睛看着孩子,里面满满地都是笑意。

呆愣两秒,苏航醒觉,顿时用手掩住双眼,无奈地哀叹:“你说,我撞墙死得比较快,还是撞你的心口死得比较快?”

她们都知道,她不过是想提醒她更加严谨,却无意中点出了她们庭辩实力的悬殊,甚至构成了对她的“恐吓”和“鄙视”……

真是,怎么说都是错啊!

“撞我的心口吧,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谁让我们在一起。”她笑着制住挣扎的她,“别傻了。我有能力自力更生,也有能力承受任何结果。”不止如此,她还要有能力负责她们的生活。

“我们相爱,谁都不能忘。”她低头吻她紧抿的唇。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