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九十章 四方(四)

2013-01-12

这是一个出奇安静的早上。

她终于看见她备战的紧张和认真。

和所有需要开庭的日子一样,苏航凌晨五点半就起床,洗漱,着装,梳妆,沉思,预想……不发一言。她在这些日常活动中,把大脑的思想慢慢唤醒厘清——案件的要点,法官的焦点,对手的特点……为着职业的尊严,为着对委托人的责任,不论对手是谁,她都必定会如此认真细致。对手是粤然,为了心里对她的尊重,她更需要严谨地对待。

粤然依旧按照平日的作息,六点四十分起床,整理妆容和出庭文件,准备早餐,等苏航和她一起吃早饭。所不同的是,今天出庭穿的衬衫和铁灰色长裤套装,是爱人凌晨就帮她熨好的,她只需要默默穿上即可。

她们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对方一眼。但粤然觉得比预料中心安,因为她感觉到了爱人隐约散发的淡漠冷硬,像另一个灵魂在孩子的身上悄悄苏醒。她的严阵以待,是对她另一种形式的肯定。

七点半,苏航走到餐桌边,和粤然视线相对,沉默地一笑。粤然用下巴指指桌面上的粥。

七点四十五,粤然收拾碗筷,进书房整理文件,苏航在房间进行最后的补妆,想一想,拿着手里小小一管淡橙金偏粉红色的唇膏走进书房,在粤然身边站定。

粤然淡淡地笑,吻上孩子尚未着色的唇。

我们相爱,谁也不能忘。

待唇舌被放开,苏航用手里的唇膏给爱人描摹唇形,笑意只留在眼底。

一点点动作,为柔软的心戴上精致的面具吧。出了家门,我们认真地较量一番。

轻轻握一握对方的手,粤然先出了门。

她还要回所里签收当天送达的客户文件。

“粤律师,林组长说这部分文件的内容不多,你看看今天下午能不能给结论。”舒娟一边查看粤然的签名,一边转达领导的意思。

“我今天要开庭,如果中午能回来,下午下班之前给结论。”粤然淡淡地回答,一边把文件抱进自己办公室做归档登记。

十分钟后,林雪莉的电话打至粤然桌面:“结论下周一给吧。”就挂了。没有加油,没有前辈经验的琐碎叮嘱,这是最好的信任。接着,本来打算到庭的委托人的法定代表人打电话来,说“拜托”,说“有重要的商务谈判必须出席”。

于是法庭上将只有她和她两两相对。

中院离得不远,粤然打车过去,用了二十分钟到达门口,正看见一身杏白色套装的苏航只是跟门卫点了点头就进了中院大楼。可当她走近的时候,被门卫一脸傲慢地拦下:“请问干什么的?”

粤然拿出律师证和开庭通知,才得以被放行。往里走了几步,正在考虑乘搭步梯还是电梯到达指定法庭,观望之中却发现苏航杏白色的身影安静地停留在上行步梯前,双眼看着缓缓上移的阶梯,神情淡漠。她慢慢地往她在的地方走去。

苏航抬脚站上了步梯,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二楼灯光。粤然淡淡地微笑,跟着站上步梯上了二楼。杏白色的身影一直在她的视线范围内移动,空旷的法院走廊里回荡着厚底高跟鞋沉闷的“咯咯”声响。

粤然跟随这熟悉又陌生的脚步声在明亮高深的建筑物里转了三四个弯,看见杏白色的身影停在了电梯门前——原来,特定身份的人有特定的通道。

如果走错了,大概会被严厉地驱逐?……不,不可能走错。没有人带引,你永远不可能找到这样深藏的入口。你多幸运,带引你的是对手,一个心底深爱你的对手……粤然在密闭的空间里看着对手流瀑一般的黑发沉默。

出了电梯,只见一面灰白色的墙,一条走廊朝左右两边延伸。粤然看见苏航朝左走了几步,停在一扇深棕色的大门前不动,她跟过去,看见门上有一个牌子,写着“洗手间”。苏航并没有推门进去,而是又往左深走了几步,又在一扇透明的门前停住,粤然已经看见了,这是“休息室”,里面有饮水机和一次性纸杯。在她们默契的沉默中,苏航回头,向着粤然来的方向,也就是电梯的右边一走到底。

虽然她没有看自己一眼,但是粤然明白,自己还是得跟着。当无声寂静的感知被细碎的人声打破的时候,她知道,温柔沉默的带引结束了。

这一刻起,她们的身份不再模糊,彼此之间,只是对手。

方形阔大的法庭门口,法警笑着和熟悉的苏律师点头招呼,随手翻了翻她的律师证和开庭通知,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而面对粤然的时候,是严肃的打量,将照片上的人像和眼前的真人反复比对,又把不同证件上的照片和名字都仔细核对了一次,才冷冷地说:“进去吧。”

当粤然走进高阔亮堂的法庭时,看见苏航已经在被告席稳稳端坐,有条有理地把文件分类铺开,胸有成竹、淡漠、自信,眼里闪现着临战的犀利光芒。

旁听席上,有四五个学生模样的男孩儿女孩儿,戴着旁听证,小声地说着:“她是师姐吗?看起来好小……”;“你少来,她一开口,你就知道厉害……”;“厉害的女人好可怕……”;“不是泼辣的那种厉害,她总是在看似平缓的地方突然出招,据说有时候法官都不能掩饰会心一笑……”;“这么玄乎?夸张……”;“哼,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粤然走到原告席,才发现自己对这空荡荡的所在是那么地陌生。她第一次出庭,对手却已经有粉丝和追随者。“紧张就紧张吧,”她对自己说,“相信自己所学,相信下过的功夫。”这一刻,她只有自己了,抬眼看对面,那个人的脸上是没有感情的浅笑,眼神流露的是等待中的审视,甚至,有深藏挑衅的威慑。

法官席左后方的门被推开,穿着工作服的书记员黑着脸走进来,头也不抬,径直走到席位上开锁,拿出专用的记录机器,以及一些常规的登记文本,默默书写了一阵,才抬头打量法庭里的人。“旁听的人,注意肃静!”她尖利的声音像一道刺眼的金光划破本就照得人发热的庭内白光,那几个小孩儿立即噤声。法庭里的光线耀眼,为的是照清楚所有人的心底思量,她站在光线较为和缓的法官席前,仍然觉得光线晃眼,双眼不自觉地被铁灰色衣着的粤然吸引,觉得此刻这深沉的颜色令人感官舒适。

还没有分辨清楚是谁,书记员拿着登记文本朝粤然走去。粤然站起身等待。

走到了面前,书记员看了一眼面前亮丽沉默的陌生面孔,发现不是自己希望先找的人,沉默转身,朝那抹有些刺眼的杏白色走去。粤然重新坐下等待。

“今天是被告。”书记员朝苏航抛过去一个友好的陈述句。她们像默契的点头之交一样对彼此微笑,然后小声地聊了聊天气和交通。苏航熟练地填写完登记文本交还给书记员,她们又同时恢复了淡漠无情的面容,沉默。

“登记。”书记员对粤然的声音是冷淡尖利的,脸上的表情似乎谁和她有十冤九仇一般。粤然照着空填好了,交还,她皱眉黑脸看了看,“啪”地把文本拍在桌面,尖刺的声音冷冷地说:“当事人不到庭,这里你也要签名。”粤然想了想,写上了当事人的名称,尖刺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这次听起来像是呵斥:“你的名字!第一次做代理人开庭?这么业余!”

书记员敲打着纸面,不耐烦地看粤然一眼,惊愕地看见皱眉之下神光内敛却寒若冰霜的一双大眼。她闭了嘴,不再说话。

粤然沉默着,签注自己的名字。她知道自己皱眉了,但并未动怒。心里平和而紧张,她在暗自准备中抬眼看对面杏白色的女人,遇上冷淡观察自己的一双眼睛。

一瞬间,她们沉默对望,又把眼神错开,同时看向威严入席的主审法官。

“啊!都是女人!”旁听席上有小孩儿以十分细小的声音感叹。合议庭的另外两位男性成员沉默入座。

“肃静!”书记员在尖利的声音里注入了一丝厚重。

全体起立,等待合议庭落座,鸦雀无声。

开庭。

……

粤然的知识很扎实。

粤然的逻辑很清晰。

所以,她的起诉状写得非常完满,事实,法律,逻辑……一切都很完满。苏航早就知道,且已经分析了多次。同样的,合议庭成员也对这起诉状印象深刻。

也许因为写得太好了,所以她无法割舍其中的任何部分,就这么在陈词阶段照本宣科地念了下来……粤然的声音很清亮,但合议庭成员木着脸,眼神毫无生机。

十多分钟后,旁听席上的人产生第一番观感——也许,苏律师这次要输了?听起来原告的事实理由都很充分啊!

看着对手在漫长的朗诵中明显地由慌乱到镇定,苏航脸上浮现了惯常的浅笑,眼里神光一闪而过,在接到法官指令之后,开始宣读自己的答辩状。

苏航的答辩状比粤然的起诉状更加漫长,可她却看着手写稿在念,不,是抬起头在脱稿背诵。她温婉自如地把眼神投向合议庭成员,偶尔在背诵到具有攻击性的观点时,才淡漠地扫视对手一眼。

苏航温暖柔软的声音本身就是值得信任的保证,何况还加上焦点突出的事实陈述和法条陈列。证据的部分,她融入进了事实,听起来简短清晰。五分钟不到,她们的第一轮交锋结束。

合议庭成员开始动笔有所记录。

旁听席上的人面面相觑——怎么听起来谁都有道理?

即使没有经验,粤然也知道,这一个阶段,得分的是对手。她淡淡地笑着,看向她线条柔和却写满挑战神情的一张脸。

随着主审女法官沉厚的女中音指示,法庭调查进入针对证据的交锋阶段。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