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九十一章 四方(五)

2013-01-12

虽然证据清单和证明事项在庭前已经提交且双方已经互相知晓,但,法庭辩论的奥妙就在于,律师的语言和临场发挥。

强光照射下的法庭里,原被告双方在法官的主持下按部就班地你来我往,节奏缓慢且沉闷。旁听席上的几个小孩儿已经有些烦躁不耐,可是旁听庭审不是看演唱会,不能中途退场,他们只好悄然不断地变换坐姿。

但场上的两个对手根本没有丝毫松懈。

粤然很快醒悟自己在陈情阶段被苏航压制的原因——言语之间的焦点。所以,在举证阶段,她提醒自己注意遣词造句的简洁明了,不再照本宣科。

第一项证据的陈述完毕,苏航已经发现了粤然语言的细微变化。亲爱的,你果然很聪明……她向对手投去淡漠注视的眼神。

“被告对原告所举该项证据有无异议?”主审法官面无表情地问苏航。

苏航脸色凝重地回答:“被告承认原告该项证据的真实合法有效性。”

粤然仔细地观察对手神情,看不透那一脸的凝重是出于镇定还是思考,但她知道,还早——头十项证据,只是针对一般的法律事实和关系。

她一项一项地举证,她一项一项地认可,毫无波澜。

第十一项证据开始,粤然更加小心地组织字句和陈述角度,因为,事关诉讼请求的成立和赔偿的要求。更重要的是,这是在苏航的授意下,被告允许她调阅提取的一系列证据。

“我希望,你永远比我聪明多一些。”

她们同时想起了这一句她给她的情话。

苏航开始轻柔和缓地,间或对粤然所举证据的有效性提出保留意见。第十九项证据质证完毕之后,粤然在淡然的笑容里,看见对手淡漠的脸上眉头轻皱。

“是的,亲爱的,我了解你的思维方式。”粤然将第二十项证据陈述完毕,一个完满的圆环已经组成。她沉默地等待对手来拆,也安然地明了,要拆自己的圆环,并不容易。

“被告对原告所举该项证据有无异议?”法官目光炯炯地看向低头书写的被告律师。

你果然很聪明……苏航发现,粤然领会并利用了自己在她们的亲密关系中无意透露的点滴思路,手上的笔按照所听所得轻轻勾画,她看见一个难以拆解的逻辑关系,粤然的观点指向跟自己原先预料的大相径庭,更比想像中完整——而对手用来组织这个逻辑的证据,是被告在她的授意下提供的。

“被告代理人,请陈述你针对该项证据的观点。”法官威严地发出指令。

亮白色的灯光下,粤然看见爱人眼里轻微的慌乱,她轻轻地握了握手里的笔,低头准备第二十一项证据的陈述。

苏航仍旧在沉默思量。

她原有的布置已经被粤然打乱。苏航几乎认为,也许应该完全放弃这一组内容。但如此一来,很可能影响其他部署,且后果难料。而如果依旧这样逐项否定,就等于在被对手牵制。看着对面熟悉俊俏的脸庞略一思量,她决定暂时按兵不动。

“被告承认原告该项证据的真实合法有效性。”在法官再次催促之前,苏航柔暖的声音镇定自若地表达了观点。眼底深藏一丝探究,她抬眼看向对手。

粤然抬头,看见一张苍白熟悉的脸,在对立面注视着自己。没有时间多思量,她开始陈述第二十一项证据,组织另一个逻辑的圆环。

清亮的声音明晰地表达着证据的用途,目标明确的陈述中暗含对被告的攻击,这是关于赔偿的证据链条。伴随着书记员敲打记录机器的“嗒嗒”声,旁听席上的小孩儿们开始注意这个并不知晓来历的漂亮女律师。

苏航微微眯起了眼睛,她知道,对手的思路已经跳脱了她的设计,如果要完整地掌握,只有完整地听取。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她决定完整地放过原告的最后十项证据,以便看清楚对手的证据逻辑指向。

虽然她已经稍微地摸清了对手的意图且找到了缺口,也有了一点点拆解的头绪,但她还是打算紧急而完整地重组应对策略。因为,对手很聪明,太早惊醒她,并没有好处。

“被告承认原告该项证据的真实合法有效性。”苏航柔暖的声音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

整个针对原告的质证过程,一边倒的局势持续将近一小时,被告显得紧张凝重而没有丝毫攻击力。

下一个阶段是针对被告的质证。

由于行政诉讼不同于一般诉讼中“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定,而是在原告控诉被告违法的前提下,必须由被告证明自身行为的合法,也就是所谓的“举证责任倒置”,所以苏航的举证负担很重——她有七十多项证据要举。

考虑到这一点,在合议庭成员建议下,主审法官宣布休庭十分钟。

法庭里的众人悄无声息地出入,喝水上洗手间,包括法警也轮流如是。只有她们,对面坐着,纹丝不动。

苏航面容平静地写画着,渐渐得出结论,下了一个冒险的决定。停下笔,她抬头看向对手,眼神胶着在自己亲手为她准备的一身铁灰色套装上,挪也挪不开。

粤然沉默地看着对手神情间露出惯常的浅笑,轻轻地抹平心里的牵念,严阵以待。下一场攻防战,能否打破对面杏白色身影的逻辑架构,是她有望取胜的关键。同时,虽然上一场交锋,对手忽然停止了招架,但她依旧相信,她没有这么简单。

旁听席上。“师姐还不笑,是不是今天没辙?”一个女孩儿问另一个女孩儿。一个男孩儿插嘴说:“不会吧?要有笑容才是出招的信号?”

“肃静!”书记员归位。

再次开庭。

苏航轻柔平缓的音调,使七十多项证据的陈述犹如催眠曲一般使人昏昏欲睡。她十分轻松地,几乎不动脑筋地,手拿着证据清单有条不紊地照本宣科,并不增加也并不减少任何字句,没有用声调突出要点和关键词汇,也没有跟合议庭成员及对手有任何眼神交流,只像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蹩脚律师一般,念着流水账。

幸好,法庭里还有粤然。她声音清亮、思路清晰、逻辑清楚、抑扬顿挫有的放矢,一项一项地针对苏航提出的证据提出有理有据的质疑。在她起伏明显的声线力量十足的攻击之下,对手的证据似乎没有一项站得住脚。

每一次,法官询问:“被告对原告的质疑是否需要反驳?”苏航几乎都只是回答:“被告坚持所举证据的真实合法有效性。”她柔暖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地无力。

有几次,粤然为自己的反驳提出事实论据和法律依据,苏航甚至在法官的询问下抿嘴思量,而后回应:“被告并不了解原告所陈事实,恳请法庭记录在案备查。”小心地逃避争论的焦点。

更有几次,在粤然完全否认被告某些依据的合法性和证据的关联性时,苏航既不明确地回应,又并不遵循法官的指令继续举证,而是在艰难的犹豫之后,百般无奈地表达观点:“被告承认证据的合法有效性存疑,请法庭将原告代理人的观点记录在案。”

她的进攻酣畅淋漓,她的防守虚弱无力。她步步紧逼,她节节败退。

法庭变成粤然主演的舞台,而苏航不成型的布局眼看就要被完全打散。

粤然双眼紧盯着对手苍白的面容,寻找不到一丝与思想活动有关的积极讯息,她开始担心,但仍然不遗余力地一次次打击。

苏航把所有感官关闭,专心地应付着目前的局面。她的眼里只有面前的文件和手写的策略,再没有任何旁的人事物。

法庭里所有熟悉苏律师的人,都没有能看见她脸上常有的自信恬淡笑容,甚至连眼里的犀利神光也不得一见,只看见她低头默念的一脸疲惫。

合议庭的两位男性成员甚至不耐地咂了咂嘴,朝苏航投去许多不满的眼神。主审法官偶尔也看她几眼,面无表情。

三个小时以后,中午一点半,在苏航最后一句听起来绵软无力的“被告坚持所举证据的真实合法有效性”中,针对被告七十多项证据的质证完毕。

苏航,粤然,合议庭和书记员,驻守现场的法警,甚至包括旁听席上的几个小孩儿,所有人都感觉筋疲力尽。

这一场交锋,粤然几乎完胜。

“休庭一个小时,下午两点半开始法庭辩论。”主审法官宣布。

合议庭退场,苏航疲惫地靠在椅背看着面前的许多文件发呆。

粤然远远地看着,只是不能走近。她站起身,呆立半晌,一边留意着对手,一边慢慢地收拾一切准备出去吃饭。

苏航木着脸,紧抿着唇,很快地收拾好了文件,离席向法庭门外走去。她不曾再看对手一眼。

“苏航师姐……”旁听席的小男孩儿截住苏航向外的步伐,怯怯地陈述漫长的开场白:“我们几个是L大的法本大三的学生,负责院报的编辑采访,今天特地来旁听你出庭,能不能请您吃中午饭,聊聊……”

“对不起,我下午还要开庭。”

粤然听见爱人声音里是满满的疲惫,继而看见她杏白色的身影慢慢地走出法庭的方形大门。

“苏律师今天状态似乎十分不好?心情也不怎么好……”一个小女孩儿看着苏航的背影向同学感叹。

苏航听见了,低头苦笑,快步离开。

“哎!今天上午闷死了!”那个被苏航拒绝的男孩儿抱怨。

“那你们下午还听吗?”粤然拎着包,走过孩子们身边,微笑着问。

“听啊,当然听!不到最后,我都不相信苏律师会毫无对策。”一个女孩儿还是看着苏航的背影,头也不回地脆声回应。

“噢?”粤然笑着打量孩子们稚气的脸。

“当然!她几乎没有完全输过,总是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出手。”女孩儿说着回头,惊诧地发现跟自己对话的居然是粤然,立即说:“这位律师,您想跟我们打听苏律师的特点?我劝你呀,还是中午多下功夫吧,我们对师姐的风格很熟悉,但是不会告诉你的。走,我们走!”她招呼着同学们离开。

粤然站在原地,微笑着自言自语:“你们熟悉她,还是我熟悉她?”

她当然知道,她有实力有谋略有经验,决不会轻易地输。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