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九十二章 四方(六)

2013-01-12

请君入瓮。

苏航不知道发明此项计谋的周兴在炙烤昔日盟友来俊臣的时候,心里是否狂喜如歌。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心疼无奈,忐忑不安,没有丝毫兴奋。

“粤然,中午要吃好,下午才不会晕倒。”她坐在休息室里,一边做着下午的策略连线,一边无法自控地想着爱人。

她甚至有些担心,爱人一旦看清她的策略,会不会害怕得不再爱自己……同时又不能不防着,爱人如有神助,将自己的部署一破到底……

做一个认真的对手,称职的律师。——苏航告诉自己,在这一个空间,只能对自己有这唯一的要求,和期望。她用力地把爱恋怜惜从心里剥离。

粤然会懂的,就像她已经几乎懂得堪破自己的用心绕开暗礁一般。

还有二十分钟就要重新开庭,苏航把成型的策略收好,把所有文件整理完毕,在安静的休息室里闭目养神。

有轻微的脚步声走入她放空的意识。睁开眼,她看见熟悉关切的深邃眼神。

酣战之前不喜欢多吃,我明白,但是什么都不吃,是为什么?……粤然慢慢地走进休息室,坐在苏航对面不远的位置,两眼认真地看着爱人,有些许责问。

因为,吃不下。亲爱的,你现在应该休息,为下午备战,而不是关心对手有没有吃饭……苏航凝视那一双可以消融心绪的眼睛,勉力地维持着神情的淡漠,又轻轻地合上了双眼。

粤然,你很聪明,我不小心让你看透了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现在,你不会有机会读懂我的眼神。

我知道,你没有这么简单。所谓疲惫,是别人不了解你的想像,事实上,你是不忍吧?没关系,我准备好了……淡淡地笑着,粤然一直看住对面闭目沉默的女人,直到她再次睁开双眼。

她看见她眼里神情安静,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淡漠。

她们一前一后地走出休息室,慢慢地,一前一后走入法庭那放大一切细微表情的强烈白光之中。

“看!师姐笑了!”旁听的小女孩儿用胳膊肘子捅一捅身边的男孩儿,男孩儿在困倦之中抬头张望,皱眉道:“哪有?明明就是木着脸。”“谁说的没有?你看她嘴角,很隐蔽的,你看那酒窝……”女孩儿着急地小声解释。男孩儿看了看:“哎,是是是,笑了,该出招了。”

其他同学都走了,只剩下他们俩,男孩儿本来也想走的,如果不是梦中情人非要坚持看完偶像沉闷的表演……他只好陪着,但兴趣和好奇是早就已经睡着了,人整个蔫蔫的。

合议庭的几位法官大人也蔫蔫的,威严的脸上满是倦容,因为认真的主审法官坚持开了午餐会议研究案情。

这本就是一个原被告双方互有对错的案子,可上午的庭审几乎呈现一边倒的局面,为了保证公平审理,他们不能不反刍上午的庭审笔录。

整个法庭最精神的,大概就只有书记员小姐,她中午结结实实地睡了四十分钟。“肃静!”她嫌恶地看着旁听席上的小孩儿喊。

仪式走完,再次开庭。

按照因果关系,主审女法官条理清晰地总结质证阶段双方争议的焦点,并表示如果双方没有异议,那么接下来就依照此几点开展法庭辩论。

争议的焦点几乎都来自于原告,来自于粤然。

双方都没有异议,开始有步骤的你来我往。粤然仍然是节奏明快的进攻,苏航仍然是绵软虚弱的防守。

第一个争议的焦点,是质证阶段粤然提出的,苏航所列文件记载事项与事实不符合。

粤然的逻辑架构越来越明晰完整,苏航的反驳逻辑始终处于模糊状态。

但双方仍旧处于微妙的胶着之中。

苏航在紧守底线的招架之中等待,等待着粤然自以为论点站稳了脚跟、逻辑完备地构建,站得越稳,她就会越不肯出让阵地,逻辑越完备,她就越难回转原先的观点——对手说得越多越明白,自己将握有的把柄也就越完美。

拥有良好的非诉业务分析和组织思维,粤然很快用完美的逻辑把自己的论点包裹起来,苏航的几项证据眼看就要完全失去意义。

“被告对原告的观点还有什么意见或者补充?”主审法官头也不抬地问苏航,提笔等待勾取有关证据效力归零。

粤然已经把有关副本和手稿放在一旁,准备进入下一个焦点的论战。

旁听席上的男孩儿无趣地低头查看鞋底纹路,女孩儿用不可置信的眼光打量着苏航平静的面部表情,不甘心地探前身体,似乎生怕错过偶像的一个清浅叹息。

“有。”苏航暖暖的声音安静地响起,粤然和主审法官同时抬起了头,终于看见那一抹熟悉的恬淡浅笑。

“原告用于否定被告所列证据的依据,请问法庭是否均记录在案?”苏航温婉有礼地注视书记员小姐。

“有啊!”书记员看着苏航莫名其妙地回答,又把头转到后面看主审法官:“当然有记录。”她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不悦。

“被告代理人,请直陈你的观点。”主审法官放下手里的笔,带有穿透力的眼神直指苏航的双眼,

苏航浅浅一笑,声线仍然温婉,却注入了强音:“被告提请法庭注意,原告用以反驳被告证据的如下事实依据……”她念了一段手记的粤然原话,接着说:“属于与本案有事实联系却没有法律联系的案外事实,根据举证原则,该类事实不属于被告举证范围之列,原告必须亲自举证证明其陈述属实。但在原告所列证据之中,没有任何证据指向以上事实。”面对着法官陈述完观点,她转而与粤然四目相对,眼光深沉。

粤然看见自己的前方,一双黑白分明谋略深沉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这感觉熟悉又陌生,令她心跳加速,思绪顿时纷乱。

几秒钟之内,法庭沉寂的空气被苏航安静的浅笑撩起细浪。书记员张了张嘴,无法作出适当的表情,只好木然地赶紧敲打机器进行记录。主审法官与合议庭成员互相对望,审视着面前上午庭审的记载,略微思量。

旁听席上,女孩儿张大了嘴握住了男孩儿的手腕,男孩儿红着脸,仔细地打量被告席上沉默的师姐,这才发现了,前辈脸上真的有小小的不易察觉的酒窝。

“原告,是否有证据证明有关事实?”主审法官严肃地看着苏航问完,才把目光投向原告席上的粤然。

当然没有。粤然握紧了手里的笔沉默思考。

她知道,她悄无声息地摆了她一道。利用她的零经验,利用她对法庭语言效力延伸的不熟悉,苏航那些质证过程中的眼神逃避、沉默和轻易让步,其实全是部署。她一直在用败退的假象引诱她,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但已经不可挽回了。来不及多想,她必须尽快对法官的问题给出答案,否则,辛苦打下的阵地就要拱手相让给温柔的对手……“由于是案外事实,因此原告并未搜集有关证据。”粤然淡淡地回应法官。

好!……苏航嘴角轻翘,心里也不禁为对手喝一声彩——利用自己的原话强调了有关依据属于“案外”内容,并且陈述“并未搜集”的客观事实,进而暗示并不是“没有证据”,只是“没有搜集”——粤然,你果然反应够快。

主审法官不动声色地看粤然一眼,再问:“那么原告,除却以上事实依据,是否还有理据否认被告所举证据的真实合法有效性?”

“没有。”粤然平静看着苏航,干脆地回答。与其狡辩失去法官的印象分,不如干脆地承认事实。并且,她很清楚,法庭未必会完全不考虑自己先前所提出的、目前没有证据证明的事实依据。

四目交汇中,苏航看着爱人冷漠俊俏的脸庞,觉得心轻轻地柔软。如果此刻粤然不是对手,她会为她的镇定和明智选择毫不吝惜地竖起大拇指。

主审法官自然明了,对该几项证据的效力判断目前只有僵持。她深深看粤然一眼,用沉厚的女中音发话:“既然这样,鉴于争议事实尚不属于焦点事实,本庭决定延后再予辩论,现在进入第二项争议焦点的辩论,原被告是否有异议?”

在一个点僵持下去对谁都没有意义,苏航和粤然都表示没有异议。

第三轮交锋的第一会合,双方勉强打了个平手。

第二个争议的焦点同样来自于粤然对苏航证据的驳斥——被告行为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的合法性。

如果苏航的这些证据效力存疑,那么,被告对原告一系列管理行为的合法有效性很可能被一票否决,那么,粤然离胜利的距离将变得非常非常近。

所以,粤然对这一系列证据的攻防准备可谓非常充分,构建了一个完备的法律条文逻辑系统来否认这些规范性文件的效力。

并且,在质证阶段,苏航也几乎等于放弃了对这一系列证据效力的坚持,承认了证据的合法有效性存疑,且请法庭将粤然的观点记录在案。

这等于说,苏航已经放弃了阵地。

但是此刻,粤然已经感觉到,有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漏洞,被对手抓住了。所以在苏航坚持地陈述这些规范性文件的通过和实施过程合法有效之后,她更加有力地将限制规范性文件的法律网络完整地呈现。

在粤然的叙述中,靠近她一侧的男法官甚至忍不住轻轻点头,主审法官依旧面无表情,但在她话音刚落时即转向苏航,严肃地问:“被告对原告的观点是否有异议?”

粤然同时冷峻地看向对手,依旧只是看见一抹恬淡的浅笑。

“被告对于原告所陈列的法律条文没有异议。”苏航看着粤然轻柔地说。

旁听席上的男孩儿女孩儿同时倒抽一口凉气——苏律师要放弃了?

粤然的一双大眼轻轻眯起,眉头轻皱,她相信,她会给她一个“但是”……

果然。

“但是,被告有一个问题想提请法庭和原告注意。”苏航慢条斯理地说。

粤然看见,熟悉的女人脸上笑容放大,隐约地,她甚至感觉她的眉毛轻轻一挑。

“被告对原告基建项目的所有批准和管理行为,都是依据所争议的规范性文件的相同条款作出的。”苏航说着,念了一长串规定条文,接着说:“而原告所有诉请的权利和利益,也都依附于此基建项目。如果依照原告的论证逻辑,那么以上规范性文件效力的确存疑,但因此而违法或归于无效的,将不仅仅是被告的管理行为,还包括针对原告所进行之基建项目的批准行为。如此说来,原告所进行的项目本身也属于违规项目,其所诉请的权利和利益,也将归于无形。”稍作停顿,她柔暖的声音缓慢清楚地抛掷出一个问题:“因此,被告想请问原告,是否完全否定以上规范性文件的效力?”

她就着粤然的手做了一个连环套,如果对手要套住她,那么,自己必不可避免要先钻进来,甚至,连法官也不得不钻进来。

她温柔沉默撒开的网,没有人能逃脱,只有她知道,解锁的扣在哪里。

除了苏航,法庭里所有人的思维都僵硬了。

粤然双眼渐渐闪现寒霜般的冷光,直直地注视对面一张微笑苍白的脸。那是她深爱熟悉的女人,此刻是陌生可怕的对手。

她终于知道,“温柔一刀”的真正含义。

苏航迎着对手的目光,安静微笑。

亲爱的,我从不轻易输。要赢我,殊不容易。

作者有话说:

为了让大家看懂,尽量地避免了用术语,写得也比较浅显。

所用到的一些语汇大家不用怕,基本就只是字面意思,理解理解就过去了,呵呵。

如果实在不懂那些词语,跳过去,看那些没有术语的字句,意思应该还是比较明了的:)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