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九十三章 四方(七)

2013-01-12

行业里有一句话:不认输,就是赢。

在形势急转直下之中,粤然敏锐地察觉,如果跟着苏航的步伐走,不用说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一个也不能实现,反而,连整个案子的诉讼都会变得没有意义。如果自己应对错误,连法官也救不了这个案子。

在短暂的沉默之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才想到了不是办法的办法,“不是。被告误解了原告的论点。”她说着,硬是剥离了苏航口中的批准行为和管理行为,强调了批准行为符合法律精神,而管理行为违背法律精神。这样,至少从理论上保住了自己当事人的利益诉求。

苏航一边听,一边低下了头。

她不能让对手看见自己眼神流露的惋惜而警醒。……粤然,你够聪明,如果多一点经验,会好许多。法官判案,只有抽象的法律“精神”是不够的,你必须给她具体的法律“依据”。而你在我出招之前的长篇大论,不正是最好的依据?可惜,你慌了……苏航心里轻轻叹息,手握着笔在纸上写了两个字:“收尾”。

主审法官听完粤然的论证,罕见地皱眉。很明显,在她看来,粤然对苏航的反击不够有力,不足以把被苏航推倒的案件基础重新建立起来。而且,法官最讨厌律师谈论学理,因为作为居间裁判者,他们不能过多地为其中任何一方寻找依据。不满地看了粤然一眼,她转而看向苏航。

这几乎可以算是高高在上的“求助”眼神。如果苏航不救场,那么法官要把庭审进行下去,只有依靠自己的智慧,偏离中立地位去寻找依据使案子的审理维持必要。

但苏航的目的不是为难法官,所以她出手救场。“事实上,被告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通过和实施程序都是合法的。”她围绕这一论点,简短完整地重新建立了逻辑架构,最后说:“恳请法庭认定,以上规范性文件的合法有效性。”

“法庭会把双方观点记录在案,依照法律规定进行判断。”主审法官完美地接下了苏航拱手送上的大礼。

第三轮交锋的第二个回合,苏航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撑住,亲爱的……苏航冷冷地看了聪明的对手一眼,自觉最有效的作战方式也许是速战速决,避免对手在自己的攻击完结之前惊醒而反击。于是她不再放缓节奏,频频出招。

直到几乎最后时刻,粤然才明白,是自己的攻击性太强被对手利用,导致目前四面楚歌的局面。

对手之所以能在出招的时候“温柔”,是因为她十分擅长“诱敌深入,借力打力”——自己到被告处调取的证据,被她用来论证被告行为的“程序完备,实体合法”;自己对关联企业管理文件作为证据效力的质疑,被她用来论证“关联企业行为与本案无关”,进一步论证“原告与关联企业之间的行为与本案无关”,最后把当事人的损失论证成了“与关联企业商业行为失当所致,与被告行为无关”。……

你真是一个懒人,在法庭上跟在家里一样地懒!……粤然在节节溃败中冷静下来,想到了对策,重新把自己堪称完美的起诉状握在手里,在等待战机中看向对手,眼神闪现戏谑的寒光。

对不起……苏航脸上维持着淡漠的微笑,在对手的审视中心跳加速,只是不能停止攻击,仍然保持着思维的冷静清晰,依着既定策略攻城掠池。

“法庭辩论结束。”主审法官宣布。

第三轮交锋,除了第一回合双方勉强打平,之后的所有回合,都是苏航完胜。

最后的总结阶段,由苏航先进行,她站在已经掠夺的城池上扎实地重组案件事实,推高法律依据,巩固胜利果实。

接着是粤然。她在对手的打击里清醒过来,不再攻击,而是站在事实与法律结合的基础之上,重新阐述了观点,固守立场。

苏航低头,欣慰地抿嘴。她知道,爱人最后的清醒,为原告扳回了一分。

旁观众人被打懵的思维又回复了清晰,终于从机巧论辩的空中飞车中回到法律铺就的平地之上。但是……这一场论辩之战,高下立现,胜负已分。

法官宣布合议庭退庭商议,择日宣判。

下午六点,她和她的第一次对决结束。

沉默地坐在原位,安静地注视对方,她眼里的她还是一样,她心里的她,却不同了。

她在对她安静的凝望中整理思绪。

她在她的凝望里不安心慌。

苏航默默地收拾好一切,起身离开被告席向法庭门外走去。她不敢去看,没有胆量去求证,对手之后,爱人的眼里对自己有什么评价。也许应该给她时间……她想。

粤然坐直在原位,看着沉默的爱人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始终淡淡微笑。凭着良心,她很客观地对自己说:她赢得很漂亮。

旁听席上的两个小孩儿站起身,要跟师姐苏律师打招呼。苏航微笑着轻轻挥挥手,独自离开,不发一言。

杏白色的身影在这个空间彻底消失,粤然才慢慢地收拾自己的物品,起身走出法庭。法警也过来催促旁听席上的小孩儿离开。

走廊里的光线比法庭内部暗了两个层次,人心一下子沉落。粤然听见自己身后小孩儿交错的细碎脚步声,和零散的对话。

“一个女人,要做到这样很不容易吧?”是男孩儿。

“应该吧。性格踏实,风格沉稳,看对手输得可怜,还留了一手,很难得。”是女孩儿。

“你说什么?”是粤然,她忍不住回头求证女孩儿对爱人的评价。

女孩儿看着陌生的前辈,稚气的脸上尊敬是一样的:“什么?”她不明白粤然的问题。

“你说,谁留了一手?留了什么一手?”粤然站在跟法庭内部比稍有些阴暗的走廊向小孩儿发问。

“啊!你不用在意。”女孩儿不太想说,抬脚跟男孩儿跨进电梯。

粤然跟进去,将表情调整至和颜悦色,对女孩儿说:“请告诉我。”

“最后总结的时候,苏律师没有看你一眼。往常我看过她出庭,不是这样。”女孩儿看着粤然美丽的脸庞,忽然流露不忍:“她会在论辩战胜对手之后,在总结时和蔼温柔地注视对手,被那种自然流露的同情可怜投注在身上,旁听的人、法官,甚至那对手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像可怜虫,总结自然也做得坏死。但今天对你,她没有用这最后的心理战术。”

电梯门开,粤然跟在小孩儿身后慢慢走出法院。天光已昏黄,她已再笑不出。在她的心里,对苏航的微妙感觉又多了一层。

她宁愿她尽全力打败自己,也不愿她留力放过自己。

她希望得到她的全心信任,无论失败抑或成功。

……

我可怕吗?

我讨厌吗?

对不起,我只是在尽职工作。

我爱你,你还记得吗?

所有这些,她都想要对她说,可是,仍旧觉得说什么都不对。完全不担心案件的结果,此刻乃至一生,她都只在乎她的心情,和关于爱情的想法。

可是此刻她不敢问也不敢说,她只能等待。由天光昏黄等到的夜色墨黑,她也没有等到她带着答案回家。

“回所加班,晚点回家。”

她只等来了这一条短信,没有抬头没有落款没有任何带有感情色彩的符号文字……她只能继续等,仍旧不敢问。

等待使人焦虑,她开始动手清洁打扫,房间,书房,客厅,洗手间,连她最少光顾的厨房也打扫清理完毕。

她走进浴室,在氤氲的水汽中思念她。待换好了柔软的睡衣,她的心也彻底地无力硬撑。走进房间,来不及开灯就忍着眼泪拿起手机,才发现,在说明加班之后她紧跟着又有一条信息:

“你饿了一天,自己吃点东西。”

她心稍安,在黑暗中抱着手机窝进沙发,张亮着双眼等待。

……

这真是一个美妙的周末。

她一路这么想着回家,直到打开家门,看见一屋子的黑暗,寂静无声。

掩上大门,她轻轻皱眉,一股无名火在心底悄然升起,刺痛了本就复杂的思绪:她竟然没有回家?

把包甩向餐桌,她慢慢地往里走,撞上一个绵软的小身体,看见面前的一双眼睛,里面漾着湿润的微光。“睡了吗?怎么不开灯?”她柔声问。

她默不作声,只是像藤蔓一样紧紧地缠绕她。

她在黑暗里了然地微笑:“我不是说了,要加班?”

她缠得更加紧一些。

“怕我不回来?”她摸着她洗过的头发,只觉得比丝绸更滑润。

她缠得更加地紧。

“吃东西了吗?”

摇头。

她料到了,再问:“饿吗?”

先点头,再摇头。

她在紧密的纠缠里笑了:“放开我,我去给你煮面。”

她不动,只是继续缠绕。

“放开我,我回来了。”她在微笑里轻轻叹息。

她仍旧是不放。

无法,她低头靠向她的耳边,小声说:“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好不好?”

她不动。

“我今天,爱上了另一个人……”她的笑容在黑暗中明灭变幻。

她轻轻地颤抖,不自信地继续缠绕。

“无可救药地,我爱上那个赢了我的女人。你说,怎么办?”她闻着她身上的香气安静等待。

她慢慢地,轻轻地,松开了对她的缠绕。

又粘上了她的唇。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