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九十四章 四方(八)

2013-01-12

温存之后,她在她怀里安然入睡。

她亲亲她睡梦中孩子似写满信赖的眉眼,轻轻为她盖上薄被,起身,离开她身边。

被冷漠犀利的她从一个陌生的角度再次深深吸引是一回事,彻底地输给那样的她又是另一回事。她必须整理自己的思路,避免以后重蹈失败的覆辙。但在她身边,心底充满柔情,她无法进行任何客观的思考。

所以她来到书房,扭亮昏黄的小灯,拿出纸笔,孤独而冷静地写画,既是在分析对手,也在分析自己。

为了把林雪莉要的数据结论赶出来,她在办公室已经忙至十分疲累,但仍然不愿意停歇要探讨失败原因的思考。她希望,明天面对她温柔的笑脸时,心中已有足够的自信。

对照着自己的办案日志,回忆庭上双方的一举一动,她发现真刀真枪地实战一次,的确比对照书本模拟一年有用。尤其是,对手实力不俗且值得尊敬。

她甚至觉得自己也还不错。

但是,心里一直有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很清楚,却不愿意去直接面对。她合上日志本,坐在书桌前发呆。

昏黄的灯光映照出细长的剪影,她问自己:我是谁?我能给她什么?

冷。

身边少了那个人,立时就觉得冷。

她睁开双眼,在迷蒙中慌乱,在慌乱中坐起寻找,又在眼神的追寻中,捕捉到一抹昏黄的暖光。定了定神,意识开始清醒。

啊,她果然还是难过的。

她揉揉眼睛,轻轻起身,安静地走到她身边,站定。

孩子的身影忽而走入昏暗的思绪,她流露些微莫名的惊诧,继而,是温情的微笑。为她睡梦中也不能割断的牵念。

爱人这样安静地坐着,却是这样的心事重重又含情脉脉,她轻轻伸手去触摸那美丽的脸庞。在她的手心里,那双焦点有些模糊的大眼睛合上,掩盖柔软的依恋。

脸上的温暖忽然消失,她睁开双眼,孩子的身影消失不见。拿起手边的电话查看,原来已经凌晨三点。

可她一点睡意也无。孩子回来了,霸道地坐在她腿上,窝进她的怀里,无声无息地啃噬她的唇舌。她也只能拥着她,由着她,情不自禁地回应她。

缠绵之中,手机短信的铃音忽然响起。她睁眼,正对上孩子双眼之中调皮跃动的光芒,犹豫着要不要去查看。

孩子却把手机塞到她的手里。

她只好查看。

“我猜,你的心里,在一遍一遍地说着一句话。一句你很讨厌不想承认的话。”却竟然是孩子的短信。

咬着孩子的嘴唇轻笑,她回复:“什么话?”

孩子松开了她的唇舌,把藏在她耳后的右手一起窝进她怀里,低头劈劈啪啪地摁手机键盘:“你心里在说:‘我真糟糕,我输了!’”

她看着孩子的眼睛,里面是真挚的疼惜。侧过脸,轻轻地靠向孩子柔软的脊背,她一下一下摁动手机:“你怎么知道?”

在昏黄的光线里,她们缱绻而沉默地依偎,只有手机细小短促的铃声此起彼伏。

“我输过,所以知道。第一次输,我被你抱着,背对着你哭了一个晚上,心里一直这么说:‘我真糟糕,我输了!’”

“是么?我怎么不知道?”

“你睡着了。”

“然后呢?”

“然后,你的怀抱很温暖,我也睡着了。”

孩子亲了亲她的左肩,她的眼泪滴进孩子薄薄的睡衣布料里。她愿意在她身边释放哭泣,但不肯抬头让她面对自己的脆弱。

感受到脊背爱人滴落的一线温热,她的胸口很软很疼,抿一抿嘴,她斟酌着继续摁动手机:“第一次输,输给爱人,不是比输给其他人好?”

她在泪眼里笑,回复孩子一个字:“是。”

“至少你知道,我的实力不俗,对不对?”

“对。”

“你才第一次出庭,我可是这两年多摸爬滚打作战数十场,稳扎稳打走了许多弯路才有今天的经验和能力。如果这都让你赢了或者平了,你不觉得太没有天理?”

沉默中,她轻轻地笑出气息,把脸整个贴向孩子的脊背,让双眼的泪水都被棉布吸干,才轻轻地回复:“是,心服口服。”

她亲亲爱人的肩膀,再摁:“感情上也要服。法庭上,我不是爱人是对手,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而且很认真严肃地与你竞争。”

“我知道,我懂了。”她心里暗藏的结被孩子轻巧地解开,但靠着孩子柔软温暖的脊背,泪水却越来越汹涌,止也止不住,忍也忍不了。

感觉到一种哭泣的轻微颤抖,她着急地想看爱人的脸,却被辖制住转不了身。手机又响了,是爱人在问她:“你赢了,是什么感觉?”

她纯粹是不习惯把心底的脆弱摊开在要保护的孩子面前,所以胡乱地用问题引开孩子的注意力,却收到意外的回复:“我没有赢。没有人能真正地赢尽自己。你就是我自己。”这是太好听的甜言蜜语,她沉默地亲吻孩子颈后柔软的肌肤。

她在心里对爱人说:我的人和心都是你的,又怎么可能赢得了你?我只有心疼你,心疼你自己迎接这样的失败,心疼你的眼泪。“其实,为什么一定要学习庭辩?”她借助电子设备,用问题来抒发对心疼的抱怨。

她停止亲吻,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复:“为了自己。”为了你,你就是我自己。她相信她的孩子能懂。

看懂了爱人的意思,这下轮到她哭了,一边感动一边佯装气恼地回复:“我就知道你是为自己!晚上加班不回家也是为自己?不管我在家一个人饿肚子!”她在她的怀里扭呀扭。

她控住怀里扭动的身体,不可置信的半眯起眼睛,“我不想明后天加班而已。明天几号?”文字无法表达语气,否则孩子一定觉得这句话充满威胁。

“啊……”她在爱人温暖的怀里倒抽一口凉气,赶紧低头用文字招供:“纪念日,我记得。”只是在这忐忑的一天里,心绪纷乱。

记得就好……她抬起头来,寻找孩子那两瓣柔软的唇,深深地吻上。在她热烈的回应中,也许……说这是激吻也不为过。

她们在昏黄的光线里拥吻了不知多久,身影交叠,像是一个人在轻轻地颤抖,对自己诉说着满腹的心事。

“走吧,我们回房间。”依依不舍地松开舌尖的纠缠,她把孩子扔到地上又拥住。

她在她的怀抱里站稳,瞪大眼睛,发出真人的呼喊:“我不能做了!”

暗光中看不见脸红,她只看见她一脸模糊的羞涩。低下头,她在孩子耳边轻轻笑着说:“我只是想带你睡个回笼觉而已……”

然后,她承受着野蛮却无力的掐打把孩子拽进了房间。

……

“所以,今天开始,是我们的第六年?”

“对。”

“感觉真奇妙。刚打了一仗,这就跨年了,跟仪式似的。”她抱着炒菜的爱人,贴在她背上听着心跳感慨。

她挥动着锅铲皱眉:“碰巧而已,什么仪式,尽瞎扯!”她可不愿意对自己的失败赋予跨年仪式的特殊含义,虽然已经答应了她要心服口服感情也服。

她知道她还是在乎,所以只是抿着嘴笑,不置可否。“粤然,你的心跳真好听,像音乐。”这么说过许多次,她还是忍不住要说,因为太喜欢了。

把轰鸣的炉子关掉,她侧耳细听:“你耳背了吧?好听的不是我的心跳,是你的手机,快接电话去。”冷言冷语里也是掩不住的甜蜜。

鲜花没有,巧克力没有,并不是无心,只是无意。认识六年,相爱五年,她们谁也无意刻意地去想怎么庆祝,就这么在家里,吃吃小菜,说说小话,平平淡淡,真真切切,两个人在一起,就很好。

是老了吗?也许不是,只是有彼此就够了。

粤然想着心事,把菜装盘,端出客厅,回身才发现,孩子站在沙发边上,拿着手机一下一下地敲打自己的下巴,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可真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谁的电话?”她走过去抱住她一起窝进沙发,轻声问。

“郁杰。”转了一个身,她的双眼还是直勾勾地看向前方,只不过这时视线里的是爱人的双手,纤长白皙却有力温柔。

“找你干什么?”听见那个女人的名字,粤然有些不爽,尤其是今天。

“下周五,牛老板请她和我吃饭,连师娘一起。”苏航说着,轻轻皱眉。

“有什么问题吗?”粤然敏感地察觉爱人似有思想斗争。

苏航回转身,靠向爱人的肩膀,更加明显地皱眉:“老公,我想不通,他请我吃饭是为了什么?上次他托人出手把我捞出来,应该我感谢他,怎么反而……?”她越想越不对劲。

粤然的心跳了一跳,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到时候去了就知道了,是不是?”她低头看着孩子的脸,眼波流转。

苏航嘟着嘴点头,“也只能这样了。”放下心中思虑,她才发现爱人神情暧昧,不太对劲:“你干吗?”她警觉地问。

粤然弯起嘴角真心地笑:“你刚才,叫我什么?”虽然彼此早已认定,但她还是希罕她充满依赖地叫出那一个特定的称呼。

“叫你……?”苏航眨一眨眼,醒悟过来,笑着搂住爱人的脖子,在她耳边大声小声叫了十几二十声。

就这样吧,在你绵软的声音里过一辈子……这过去的五年,不过是个开始。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