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九十五章 菱(一)

2013-01-15

有的时候,默契的了解似乎也会成为负担。

清晨,餐桌边眼神交流良久。

终于苏航忍不住,严肃地对爱人说:“你知道我在担心。”既然已经确定对方有默契,不妨直接一点。

“担心我回去交代庭审经过,担心我被责问而难过尴尬。”粤然神情恬淡,把笨孩子为顾全自己面子而吞下的下半截话说全。

“对。”她温柔地笑,“你对我说过许多次,有事别难受,回家来,家里有我。”眼神比语调更加温柔,她看着爱人,不想说更多……你也是一样,不要难受,我会回家等你。

她淡淡地笑:“我是说过。”……你担心得太多,笨蛋。“你知道,女人最大的毛病是什么?”

“什么?”

“女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管得太多。”

电光火石间,另一层默契的心门互通,她们凝视对方的眼神由关顾温情转为戏谑探究。

原来,你早就料到?

果然,其实你也是知道的……

她们给予对方的笑容越来越放大,几乎要相视大笑出声,温情脉脉变得轻松有趣。

“还不能说。”她对爱人说。

“知道就好。”她回答孩子。

对于案子的结果,我们都想到了,但都知道,还不是说的时候。因为,我们背后各有牵制的力量,不能不顾及。

她们站起身,轻轻拥抱对方。

“管得太多,还不是因为爱你太多。”她在爱人怀里诉说。“爱不嫌多,可是管得多,你自己辛苦,我不忍心。别忘了,我总是比你聪明。”她把孩子拉出怀抱,送她出门。

……

星期一的工作总是会显得有些沉闷繁重。在各司其职分工细致的组织里,不同的人有天差地别的工作环境和状态。

苏航一直在办公室里分析几组非诉业务材料,涉及一些工业及商业知识领域的内容,不得不通过网络和过去积累的人脉临时学习,而且得要现炒现卖。

要不怎么说爱吹牛的律师能把活牛吹成死羊呢?实在是,工作中接触许多层面的利益人事,时时要吸收新鲜热辣的知识,解答闻所未闻的问题,脑中积累谈资无数所致。

好在苏航不是爱说话的人。她只是觉得律师的工作比之演员更精彩,只要肯付出时间有足够智商,真的能成为多面专家,沉默地为许多人的利益扮演维护者的角色。

但,在她的门外,上演着许多喧嚣。运气不济的人容易把礼遇也认为是怠慢。

“小苏姐说让我多锻炼,尽量多接待咨询。”融安看着李翰林,理直气壮地说。

“那也不可能都你一个人接待吧?”李翰林歪着脑袋质问后辈但是同级的师妹,十分不爽。

“小苏姐说了,执业律师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咨询的小个案,留给我和崔小捷这样的实习律师作积累。”融安拿着苏航给的令箭,寸步不让。

李翰林仿佛尾巴被踩,顿时跳起来嚷:“谁没有事情做了?你跟小苏那个臭婆娘什么意思?”

融安在前辈的咆哮里有些胆怯,仍然捏着咨询登记表倔强地看着李翰林,不让步。

李影走进来问:“怎么叫你们接待咨询还不去?客户都等急了!”崔小捷附上她的耳旁说明前因后果。李影沉吟数秒,当即笑说:“咨询这一块归苏律师管,她怎么说,当然就怎么办,融安,快去。”

融安得令,立即去咨询接待室面见客户。

这边苏豪安慰李翰林:“兄弟,别急嘛!小姑娘没有独立代理资格,如果能把个案接下,你老兄还不是照样有机会?”

“狗屁!”李翰林有苦难言。所里的领导根本不信任他,又怎么会把别人接回来的咨询案源分配到他手上?如果是亲自接待的,还可能因为客户的第一印象深刻而有机会,否则,根本只能等着吃白果。忿忿不平,他对着李影讥讽:“好你个影子美女。三十多岁人对着个黄毛丫头尊称苏律师,以前还小苏小苏,现在马屁万千。”

李影杏眼一翻,双手抱在胸前哼笑:“这一行,重资历,也重实力重人品,你跟苏律师同期进来,要是你有本事,我也不介意跟在你身后拍马屁啊,李翰林律师!跟个小师妹争抢咨询机会,你倒真有才华!”说着,转身走了,留下一个水红色裙摆的优美弧度。

这无异于火上浇油。

觉得尊严被践踏,李翰林霍地一声冲出门,往苏航办公室的方向大步流星。

苏豪和崔小捷对望一眼,嘴角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牵出,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

正在工业产权的一些概念里面苦苦挣扎的苏航被吓了一跳,抬起头,眼看着自己办公室的门被撞开,李翰林青筋突现的脸闯进来,跟着是震耳欲聋的咆哮扑面而来——

“苏航!你个贱人,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李翰林已经冲到了苏航办公桌前,指着她的鼻子一通叫骂。贱人,八婆,臭婆娘……许多用来形容女人的曼妙字眼被他用上,一个一个扔到苏航平和宁静的脸上。

除了所里的老大们,其他办公室的人都探头探脑地朝这边张望,各个神情有如看大戏一般兴奋暧昧。

这根本不算什么。一开始代理小案件的时候,甚至有委屈气愤的妇女当众指着苏航的鼻子,说她就是那非要离婚不可的男人在外的姘头,苏航照样面不改色。何况今天这同事的失态,是她早就料到的,只是程度太夸张了点。

等暴跳如雷的同事叫喊告一段落,她才轻缓地说:“李翰林,请进,请关门,请坐。有事慢慢说。”

“关门?我没有兴趣跟你关门苟且!有事情,打开门说清楚!”李翰林冷笑着,声调略微降低,但用词越来越过分。

“李翰林!”苏航低喝一声,阻止同事的龌龊言行,“为了几个咨询案例,你至于么?”她原本微笑的脸此刻是铁板一块,直接点中来人要害,免得他的怒火越烧越离谱。

冲动发怒的缘由被点破,李翰林气焰稍收,但仍是不甘心且更加恼羞成怒:“你凭什么?你这个女人,当初如果不是踩着死人的尸体,靠着你在刑警队跟男人的交易,能有今天?你凭什么管我接不接咨询?谁也没管你天天晚上跟什么人妖恩客苟且……”

“李翰林!”苏航忍无可忍,大喝一声站起怒视眼前的男人,“你是不是看我和颜悦色,所以自认为可以过分放肆?我最后说一次,关门,请坐,有话好好说,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余佩文、陈之力,甚至是粤然,虽然李翰林未必是故意为之,但话语里句句有影射,她只觉得脚底一团火,腾腾地上窜至脑门,几乎懒得顾全这失意男人的脸面。好歹还有一点理智在,她仍旧坚持先礼后兵。

李翰林面对苏航眼中流露的凶光,登时冷静下来,至少是表面上。他依苏航所言关上了门,坐在她的对面。

苏航也从气恼中平复,看着向她发难的同期队友,等待着他摊牌。

“告诉我你这样做的目的。”李翰林看着苏航的脸,忽然觉得自从她上位以来,彼此之间已经从熟悉变成十分的陌生。但毕竟曾经是很熟悉的,李翰林尽管一直不太得意,察言观色,也还是学了一些。

这倒有点出乎苏航的意料了——她假设的是李翰林会不依不饶大闹一场,轰轰烈烈地让全所的人看看热闹。“管理咨询业务是我的职责,也是权力。”她淡淡地说。

“我做得不好,为什么不直接找我谈?反而让融安来转达你的意思,岂不是事倍功半?”李翰林的脸上露出一丝了然的狡黠。

苏航脊梁挺着硬了硬,笑了:“是,我处理得不好。不过翰林,接待咨询的一些基本规则,你我同期,让我直接教导你,你不会觉得没面子?”她知道这会激怒他。

但是李翰林脸上没有怒气,或者说,至少他掩盖住了。“会。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人与人的际遇不一样,机会或早或晚或大或小,今天你是主管业务的领导,教导我,是您的权力,也是您的职责,不是吗?”适才因为震怒涨红的脸变为青白色,忿忿不平已经沉落在心底,李翰林脸上只剩冷笑。

苏航头皮有些发麻,因为李翰林脸上的表情,心中有些责怪自己大意了。“既然如此,所里的业务章程,麻烦你看一看,有空的时候,我们再交流。现在我手头有事,你出去吧。”开弓没有回头箭,苏航继续保持着强硬而居高临下的姿态,只是语气又和缓了些。

李翰林脸上讥诮的笑容经久不散,僵持着看了苏航一会儿,默默点点头,站起来转身出门,手把门拉开之前,他又回头,眼睛盯着苏航桌上烫金的名牌笑着说:“得罪我,你觉得代价比较小是吗?不过苏航,我劝你别忘了,我再不济,也跟你资历同等共事一段,基本的了解还是有的,而且,”讥诮的笑容忽然被严肃取代,“没有人会愿意被动地做炮灰。”

这算是警告,还是提点?苏航看着关上的门,在自己的空间里听取心脏震动。她承认,自己这次是有些过分,但为了达到她的目的,总是要想一个办法的,哪怕是不太恰当,但是既然已经做了,也只能如此。

然而同时,苏航又为李翰林觉得庆幸……

但她很快没有时间伤春悲秋,因为梁听的电话追来:“小苏,午饭时间,我们谈谈你上周出庭的案子。”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