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九十七章 菱(三)

2013-01-15

也许女人真的会比较容易相信这素未谋面的欣赏和情感?

即使熟知弟子品性可靠的牛正,面对原明对苏航的赞不绝口,也只能感慨莫名其妙又情理之中。

在请苏航吃饭之前,原明特地精心地准备了礼物——牛正年前往西部考察时带回来的一条丝棉混纺的波斯风情披肩,双面异色,一面是深沉到底的黑,一面是跳跃明快的橙,单看哪一面都没有任何一点杂色,根本无法想像另一面竟然是这样截然相反的色彩呈现。

“像小姑娘明亮的内心,和沉稳踏实的性格。”她这样对丈夫说,还特地买了合适大小的淡粉色礼品盒子,稳妥精致地包装起来。

牛正不置可否,只是问妻子:“郁杰呢?”

原明低头眼神一闪,笑容贤淑温婉:“常见面的,就不用送了。”她可真不知道那样美艳的一个年轻女人,该用什么颜色来配衬。

“这么多女弟子,虽然跟苏航见面不多,你倒是对她印象最好?”牛正在住宅电梯里问妻子。

“吃人的嘴软,不拿不要才能气质硬朗。老牛,我们吃了她几年月饼?再说,她多踏实可靠,你这做老板的该更加清楚才是。”原明微笑着回答,心想:男人啊,甭管工作上多么精明,对有些事情就是迟钝,也好,在他们迟钝的时候,女人可以及早布置防范。

牛正沉默不语。

吃人的嘴软。

妻子说的不错,所以他们才要请她吃饭。

……

“冷吗?”她边过马路边问孩子。

“不冷,走着路不会冷。”她路过门卫岗,走进校门,看着校道上轻轻翻飞的黄叶对爱人说,“就是觉得学校里的空气,分外开阔清新。一个人走,有些萧索。”

“想我了?”她微笑,转一个弯,就看见家里小区的大门。

“啊,没有,可能是季节问题。”她抿着薄薄的嘴唇笑,“我不在家,你晚上吃什么?”不想,又怎么可能?

“不用担心我,你每天吃的东西都是我做的。”她上楼,掏出钥匙来开门,关门,扔掉手里的物事,坐在餐桌边专心跟孩子说话。

她看见年轻的师弟师妹相拥而过,只觉得爱人要是在身边,这秋天的傍晚将是怎样的良辰美景?“你到家了?”温暖的声音柔软地传送。

“对,你怎么知道?”她看着家里的地板,眼前浮现孩子的样子。

“因为电话里,你那边的声音忽然很安静。”她远远地看见了等待自己的老同学,于是轻轻挥动挎着手袋的一只手。“要挂了,我见到郁杰了。”

“我可真讨厌‘郁杰’这名字。”她无奈地笑,“少说多听,老板说什么,也不要急着表态,做你自己。”她知道她的忐忑,于是叮嘱。

“知道了。别担心,有郁杰呢。”她笑着回应,看住朝自己走来的老同学,用眼神表示友好。

“有她又怎么样?她又不是我。她在,我才更担心!”她眯着眼睛,带着些许醋意对孩子表达不满。

她脸红地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爱人。

郁杰在侧耳靠近苏航的时候刚巧听到了粤然最后说的几个字,轻巧地夺过同学手里的电话放在自己耳边,明艳的笑脸里藏着狡黠:“幼儿园阿姨接到孩子了,家长请放心。”说完,无声却戏谑地向苏航眨眼。

“呵!真该告诉我家孩子,损友莫交!”她哼笑着无奈摇头,半开玩笑地警告:“郁杰,她够笨的了,你少欺负她。”这一刻,粤然觉得自己还真的像个不放心的家长。

“唔!你嘴里果然没有象牙……我考虑考虑。”郁杰笑着,把电话还给老同学。

“再走两分钟就到东苑,我挂电话了。你自己在家好好儿的。”苏航侧过脸,躲开老同学揶揄的眼光,跟爱人依依话别。

“好。要是太晚了,我去接你。”她已经开始想她。

……

为什么饭局要叫“饭局”?因为就是以吃饭为名所摆的局。只不过,有的局深,有的局浅……可今天这个局,苏航觉得,甚至难以预知深浅。

牛老板是严肃的,老板夫人原明是温婉的,怀着对老板一贯敬畏忐忑赴宴的苏航是安静的,明艳的郁杰是沉默的。

这样的四个人组成的局,表面上感知,实在是一个闷局。就好像四世同堂的大家族聚会,有人心里揣着算盘在“嗒嗒”响,有人眼里装着显微镜在细细看,有人无奈地等候长辈训话,有人饶有兴味地观察众生各态,但就是……谁都懒怠说话。

寒暄慢吃,大半个小时过去了,气氛还是安静而沉闷。

唯一令苏航感到舒服的,是牛老板虽然点了干红,却只是摆设,并没有真正要喝,老板夫人体贴地为她倒上了酸奶:“小苏,最近工作忙么?”作为中年妇女来说,原明的品味和修养都非常不错,内敛淡雅的学者气质更令她与别不同。

“还好。老师和师娘工作忙么?”苏航礼貌地双手接过装满奶白色液体的玻璃杯,乖巧地微笑。

郁杰明艳的脸庞泛着玩味的笑——苏航对老师,还是像学生时代一样,充满敬畏,令包间里的人间烟火气息都染上了课堂的严肃。

原明也觉得了,于是更加确信自己没有看错人。“忙呀,我要做饭带孩子干家务,你们老板刚接了几个大项目,忙得脚不沾地。”她看向苏航的眼神,就像在看自己的女儿妞妞,但也只是像而已。

“哦……那您和老师都要注意身体。”苏航犹豫了一下,把本来可以顺理成章抛出的问题忍下,很真诚地回应师娘。

一瞬间,在场另外三个人都有些发怔。

牛正是意料之中的严肃微笑,原明是意料之中的意外,而郁杰,因为忍不住笑,干脆含着杯缘沉默面对桌上剩了大半的七菜一汤。

轻轻地,牛老板咳嗽了几下,沉默的双眼扫视了一下郁杰的脸。

郁杰会意,把杯子从嘴边挪开,笑对苏航:“老同学,毕业了,连老板现在忙什么项目也不关心?”

苏航似懂非懂,维持着微笑说:“我已经不是团队一员,老师的项目内容,是不是需要保密,能不能问,我也不知道啊。”

最难应对的就是大实话,郁杰预备好的开场白生生被掩不住的慨叹笑容噎了回去。她看了牛正一眼,用师徒间的默契表示:她就这么个人,我无能为力。

原明把师徒二人眉来眼去的默契看在眼里,心里些微不悦,脸上不动声色地把丈夫的题目从郁杰手里接过来:“苏航,你很谨慎知晓分寸,不枉牛老师栽培你一番。”

既然提到了恩惠,受惠的人总要接话表示感谢。郁杰看老板夫人一眼,默不作声。她一直知道,这个女人只是表面贤淑,内里,把所有人都看得透透的。

“是,牛老师几年的教诲,让我受益匪浅。”苏航心甘情愿地表示对师恩的铭记。

原明适时点头:“你是好孩子。所以牛老师和我也信任你。”谈话间忽然停顿,她看着丈夫的弟子脸上单纯的神情沉默。

郁杰知道,在原明的牵引下,苏航要陷于被动了,不声不响地娇俏一笑,她说:“牛老师的教诲,我也觉得受益匪浅,师母。”

“所以你已经参加了北池的项目,可见牛老师已经很信任你。”原明平静且迅速地接招还击。

“呵!是。”郁杰也抓住时机拽苏航一把:“苏航,北池开发区有关的大项目刚启动,项目组不够人,你有没有兴趣?”粗糙了一点,但她好歹引入了正题,实现了老板事先的嘱托,也掌握了主动权——相对于总看她不顺眼的原明而言。

这是很明显的暗示,可是,为什么呢?她不回答郁杰的问话,而是沉默地看向心里一直尊敬的导师。

如果参加北池项目,那么,所有与北池有关的信息就都能非常顺利地掌握,所有的潜在客户,也都有充分的理由去接触……这么巨大的诱饵,根本不可能是无意的赠与。

她已经不是当年懵懂的小女孩,当然知道,有所得必定要有所付出。

“原明,再点一条鱼吧,你和郁杰出去叫经理带你们去看看,选一条鲜活的。”一直沉默严肃的牛正忽然发话。

接着,在短短十分钟之内,苏航领略了二十多年人生中最精彩的钓鱼式谈话,不甘不愿却自然而然地吞下了诱饵。她在对牛正偶像光环的拆解中记住了一句话:“人要终其一生维持原则是极其奢侈的事情,要实现自我价值,就要为人所利用,得到收益,再徐图回报。”

苏航在心里沉闷地感叹:啊——原来是一个温水煮青蛙的局。

她早已是局中人。

……

“苏航,老板也是凡人,是你自己太把他神化了。”

老板和老板夫人走了,郁杰看着苏航一杯一杯自斟自饮却沉默无言,懒懒淡淡地劝慰。

苏航面容平静地斟满一杯酒,又沉默地一饮而尽,对郁杰的话并不回应。

郁杰伸手夺过苏航手里的酒瓶,冷冷地说:“你这个人可真是,到社会上工作了两年多,什么人没有见过?还把老板当偶像?牛正这么大的势力哪里来的?你真的以为德艺双馨就能换来众人拥戴?不培植自己的势力人马谁能有今天?你不过是被他点将点中了,难过什么?”

正因为见过了外面的牛鬼蛇神,所以我才更珍惜印象中老师的正直和淡泊。只不过,原来……苏航浅浅地笑着,沉默。

从前觉得一山还有一山高,今天终于清醒,那看起来最高的一座山,原来,也不过是天底下的一粒尘埃,照样在漂浮,照样在为了存在而攫取其他的存在。

“我看你是被粤然那家伙宠得长不大了。”郁杰在朋友的沉默里,因为理解而更加不耐,“我叫她来,只有她能治得了你这倔劲儿。”

“别叫!”苏航终于被迫说话,眼泪一点一滴掉下来:“郁杰,她们所,也想要北池。可是,北池的项目在你们……不,是在我们手里,应该还是机密吧?”

叫她来做什么?心事和公事交织在一起,心里真正想说的话说不得,难道向着爱人,说些门面话应酬么?

郁杰把拨通的电话挂掉,看着朋友,终于有所领悟:“所以,你要瞒着她?”

眼泪里含着自嘲的笑,苏航轻声说:“不然呢?把一切告诉她,我们各事其主却互通消息,一起成为双面间谍最后互相猜忌?还是我告诉她之后,要她去选择是不是忠于自己的工作职责?”

她爱她,所以不愿意她为选择而痛苦,可这不愿意之下的选择,又有多少挣扎……“呵!”郁杰也只有摇头的份。

谁又能说什么?现实里客观的立场已经既定,不能选择,爱,也不能选择。也就只好这么胶着了。

什么都不知道,会比较幸福吧?就让她什么都不知道吧……

苏航的电话响,是粤然,她轻轻挂掉。

郁杰的电话响,还是粤然,她摇摇头,走到包间外面接起:“你的女人醉了,……你滚!不关我事……老板夫人灌的……为什么?因为你管教得太乖巧太招人喜欢了……好,你来接她吧。知道了,她是我同学,不用你叮嘱我也会陪着。”

……

她从来喝酒醉不掉意识,总是清醒,是更难过的一种醉。爱人美丽的脸出现在眼前,她苦苦地甜笑:“你怎么来了?”

“因为爱你,所以来了,来带你回家。”她忽略朋友多思的眼神,只对着她坦然地笑着,拥住她双肩。

她在她真切的温暖里试图遗忘一切,小声说:“我也爱你,很爱很爱你。真的。”

亲爱的,你听懂了么?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