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九十八章 菱(四)

2013-01-15

潜规则是一个被妖魔化的词语。

事实上,潜在的规则,处处都有。行业之中,人之间,即使,是恋人之间,都有。那些对彼此个性和需要的了解纵容,不就是潜规则吗?有的时候,我们也称之为——默契。

苏航渐渐在沉默之中想通,至少是已经接受了既定的状况。作为一个成年人,在成熟的商业社会里,把事业和感情分开,应该是最起码的修为。

如果粤然在自己的位置上,必定会做得更好,像那一场官司之中的表现一样地好。她因为有了对爱人的信心,才有了对自己的信心。

苏航希望自己有那样缜密的针法,能在一线之隔织出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和色彩,给工作以深沉的厚黑,给粤然以真挚的热烈,像原明赠与的披肩一样。

“苏律师,早啊!打扮越来越有女人味儿了!”前台李影热络地跟刚进大门的人招呼,“有您的四份传真,都装订好了,还有两个快递,其中一个是包裹,另一个是文件。”她把所有的东西放上前台桌面给苏航,又说:“主任说,您回来如果没有急事,就先去他办公室一趟。”

苏航停住正要拿走自己物品的双手,想了一想,把披肩抓成围巾挂在胸前,浅笑着对李影说:“那好,我去主任室。影姐,这是我的办公室钥匙。麻烦你帮我把东西送进去,锁好门。谢谢!”

李影终于发现,小绵羊开始有了点儿桀骜。她带着心里微妙的嫉妒感礼貌地点头答应,又看着苏航在铁灰色连身裙之上衬着黑色长围巾的背影想:“到底是年近三十了,不像小姑娘那么天真可爱……”

苏航路过李作霖的办公室,没有停下,而是先到了梁听那里,敲门,进门,坐下,沉默。梁听看着徒弟与往日不同的装扮表情,默默停下手边的工作,冷冷地问:“哪里弄来这样严肃的饰品?显得你老了十岁。有事?”

苏航淡漠的脸这才绽开笑容,把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说:“师傅,这是牛老师的妻子送我的。前几天晚上我们一起吃过饭。我也觉得老气,师傅不嫌弃的话,送您?”她忽然期待,梁听能收下这遮掩了自己心目中牛正偶像光环的礼物。

接过墨黑色的围巾打开,梁听才发现这厚重的布料里面另有明快的乾坤,喜欢之外,她还有对徒弟小心思的一点了解。“这一面就很适合你,不过,我收下了。”她带着清浅的微笑说,“有进展?”

“我作为社会支援力量,被吸纳进牛正的规划项目。”苏航有些落寞地说着,看见梁听细细地叠好披肩收进抽屉,又忽然觉得放松。

梁听看着苏航,若有所思:“牛正很看得起你。”表面一句话,内里多少潜台词,她相信,以苏航今时今日的历练,不需要提点已经能够懂得。

“我想,李作霖会更看得起我。”苏航直白地说,脸上流露淡淡的厌恶,“主任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我想先来见您。有一个打算,需要您的同意。”她不是不敢,只是不想,不想这么快就走到不受制衡的位置上单打独斗。

梁听知道面前的徒弟是因为缺少野心所以眼下才短了气魄。“说说看。”她恢复惯常的冷面,严肃地讨论工作。

当徒弟说完心中的打算之后,做师傅的只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收山了。但梁听知道,苏航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学习和积累,甚至摔打也是陆续不可避免的。

……

“那么,你们的项目什么时候启动?有关的数据和材料,什么时候有反馈?”李作霖故作镇静之中也难掩兴奋,一贯的阴柔神情中甚至透出一种欲望膨胀的阳刚。

以慢打快,苏航还算比较擅长。她等到李作霖脸上的表情消退之后,才慢条斯理地说:“主任,对项目,我有另一重责任。在加入项目组之前,也是要签署保密合同的,所以,我来征询您的同意。”

像狂笑之中被人当胸打了一拳,李作霖的兴奋笑容凝固在脸上,肌肉微微抽动,勉强说:“严谨和灵活之间的界线,你一直把握得很好。”其实他有一些意外,眼前的年轻女人从上层知识分子那里得到的信任,比他预料的多太多,多得变成了双刃剑。

“我可以拒绝签署合同,但也就不能进入项目组。同时,拒绝之后,大概牛老师也不会再告诉我什么消息。主任,您看,我该怎么做?”苏航把李作霖抛过来的球又扔回去。

李作霖当然知道,苏航是在摆优势讲条件,所以他说:“你有什么看法?”

苏航笑笑,淡淡地说:“我想,会有协调的办法,不过最近心情紧张,还没有想到。只是觉得,如果能和梁律师一起把M集团的项目继续做下去,大概会心情比较安定,也容易想到办法作决定。”

她不想吊死在北池上面,当然也还有其他的考虑。而且,这由她和梁听争取回来的M集团业务,也不是薛晴枫该得的。

李作霖只能答应,但是十分意外,他一直以为她很宽厚。“你记恨前辈?”他几乎想借机教育她,好歹他还是领导。

但是苏航没有给李作霖资格和机会,她说:“不,我了解前辈。”了解那种仅为自利的索取与无尽自私的理所当然,所以,她要慢慢断绝这些人用来牵制她的藤蔓,然后努力走自己的路。

李作霖无话可说。他为拥有这个年轻的盟友感到一种战战兢兢的窃喜。

昔日的盟友薛晴枫,只能接受现实,伺机再起。

……

“判决下来了。”到了晚饭后的加班时间,苏航站在粤然的书桌边,淡漠之中带着忐忑。粤然坐在椅子上,把孩子抱进怀里,看着近日很少微笑的小圆脸,轻轻说:“我知道。”

她虽然感受着爱人的温暖,却没有迎接爱人的目光,只是低着头说:“过了上诉期限,我们就可以讨论这一次较量中彼此的优劣。”

“如果其中一方上诉呢?”她戏谑地看着孩子略有些寂寥失意的侧脸,揣度着这些表情所代表的情绪和出现的原因。

苏航摇头,小声回应:“不会的,你我都知道。早就知道。”她在爱人怀里幽幽地叹息。

粤然略有些惊异,轻轻问:“知道,也不该说出来,是不是?”

“不是。”苏航冷淡地回答,把下巴靠在粤然肩上,脸朝着爱人的后方,看住了自己的书桌,声音转为温柔的悱恻:“对你,原则,立场,我都不想要,不想坚持。如果不得已,我会努力。但对你已经知道的事情,我愿意自己是先说的那个人。”

你明白,我就没有什么好忧伤挣扎的了……她在心里对她说。

她敏感地察觉,最近孩子不像孩子了,生活在她眼里变得很沉重,连自己的关心爱护也不能抚平那些思虑的起伏。“最近很不开心,为什么?”她轻轻摩娑孩子的脊背,像在抚慰慌乱的初生婴儿。

为什么?因为偶像幻灭,因为要欺你瞒你,因为我在慢慢改变……“没什么,工作上的事情。粤然,等上诉期限过了,我们就讨论这个案例,我要帮你掌控作战的规则,找到你专属的作战风格。”她说着,知道其实是自己懦弱了。有赢的能力,不等于有承受的能力。

“好。要赢你,赢所有赢过你的人,我都会努力做到,知道吗?”她试图让她轻松起来。

“我知道,我相信。”她很郑重地说。

……

表面一团和气,实际明争暗斗。听起来,这很让人难受。但是身处其中的这一群精英,实际人人都是个中好手。

郁杰虽然年轻,但也比郑絮语和程伟仁更游刃有余,似乎永远不慌不忙,不急不燥。即使手下带领的几个师弟浮躁不服管教,她也有办法三两下拨乱反正。

几个毛头小伙儿依旧心服口不服:“师姐,您不用写毕业论文?听说学校管得越来越严格,去年又有几个博士延期毕业。”“对啊,师姐,项目的事情我们按照您的吩咐做就行,您要多为自己的事情费神啊。”……都等着郁杰顶着组长名头退居二线,他们就好公平竞争,立功上位。

“过一段时间,等另一位负责的师姐正式加入,我就会比较轻松。”郁杰边检查师弟的合成数据,边轻巧地扔出重型炸弹。

男孩儿们果然瞬间炸窝:“又是师姐?”连性别歧视都忘了修饰,“哪一个?郑絮语不是有事情忙?”他们都怕那个子小巧却脾气火爆的女人。

“在校外任职的师姐,毕业有一段时间了。”郁杰皱眉挑了几个需要重做的部分,语调轻慢地缓缓点燃引线。一步一步地引燃,最后爆炸的时候才有效果。

“谁?”引线到头了。

“苏航。听过吗?”郁杰掀开包裹火药的薄纸,走出惊愕眼神的包围圈。

说曹操,曹操的情人就到了。郁杰走出专家楼,站在一地黄叶上接电话:“找我干什么?”她跟粤然讲话倒是很直接。

“约你跟尹执心吃饭。”粤然也不绕弯子。

“你约,还是苏航约?”郁杰有些微意外,但被邀约的优势,决不白白浪费:“苏航的面子我给,如果是你这家伙,我要看看有没有好理由。”

“没有好理由,她最近心情不好,想给她找点热闹。或者你的女王再忧郁忧郁,把她憋着的眼泪招出来。”粤然实话实说,丝毫不给对方薄面。

“听起来不错,是你这种人能想到的理由。不过……”郁杰眼里闪现恶作剧的玩味,“求我,我就给你面子。”她纯粹无聊,就想看看,粤然有多在乎苏航。

“你这是纯粹的嫉妒。好,求你就求你。”粤然走进菜市场,被扰攘的人群弄得不耐烦,决定速战速决。“你打电话跟苏航约时间地点,不要提我给你电话的事情。”粤然体贴孩子的敏感,小心地保护她已经曝露的脆弱。

“唔!很体贴,不错。好吧,看在你求我的份上。”郁杰挂了电话,先打给尹执心。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