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一百章 菱(六)

2013-01-15

“她知道你回来是做项目?”

“对,但不知道是北池。”

“有一天会猜到的,她又不傻。”

“郁杰,她不止不傻,而且很聪明。能猜到是她的本事,就好像这些路人也知道我回来学校做项目,但未必能猜到是什么项目。”

天快要黑了,校园里有许多人安静悠然地行走在各处,上课、自习、约会,或者工作。秋风缓缓吹过,校道上洒满树叶轻擦若隐若现的沙沙细响,苏航和郁杰路过学院门前,跟一些认识的人打招呼。

“郁老师,你好!”有许多年轻的面孔对郁杰微笑,亲切仰慕地点头而过。

“咦?是……苏航师姐!师姐,您回来啦!……”偶尔会有人路过了再回头,驻足跟苏航攀谈,留下手机号码才挥手话别。

晚上七点半的上课铃声响过,校园略微恢复沉静。她们往郁杰林阴深处的宿舍走去,一路互相打趣。有几家明灭的灯火从楼上的窗户中透出,是最好的路灯,恰能照见人脸,和眼睛里的神光。

“看,我是老师,你是师姐,从称呼上,我的辈分比你高。”郁杰漂亮的笑脸在暗合的夜色中像一盏暖黄的灯。

苏航柔软的微笑像烛火温暖摇曳的香熏小夜灯,轻轻地飘出一丝淡香亲厚的声调:“可是他们对我用‘您’,对你用‘你’,所以说,大概我看起来比较像前辈。”

郁杰走着,回头,用手里卷起的图纸勾住苏航下巴,宛如长辈般老气横秋地摇头:“算了吧!你这张娃娃脸,被粤然惯得愈发地像个小孩儿,还前辈呢,呵……”

苏航笑着,还没来得及伸手拨开勾住自己下巴的纸卷,腰身就被一只细长的胳膊环住,小雀一样被带离了卷轴能够勾引的范围。

“不错,这是我的功劳。”粤然沉沉的声音宛如低空滑翔的夜莺,是降八度的清亮。她把孩子拥在身边,凌厉的眼神刺向郁杰。

郁杰半眯起眼睛看向突然出现的故人,轻轻地笑:“躲在暗处,监视她?”

“恰好路过,看见你。”粤然脸上也挂了笑,带着些许威慑意味。

苏航轻轻帮爱人翻好浅灰色西服里面黑色丝质衬衫的领子,在熟悉的温暖里幸福地沉默。深秋高阔凉爽的气息令人着迷,爱人是路,朋友是树,她只觉得人生此刻完整而安稳。

尹执心坐在车里,把三个人的动作情态都看得真切,双眼一动不动,像夜里的寒星,目光晶亮得令她自己也感到灼疼。

苏航先看见了尹执心的车,轻轻地朝看不清人影的视窗挥手。

尹执心下车,锁车,冷冷地朝两位朋友点过头,就定定地看着郁杰。藕荷色套装外面罩了粉绿色的小斗篷,尹执心冷白的小脸阴郁哀戚,恍若夏季的青莲错开在了深秋,被凉意侵袭得瑟瑟发抖却犹自傲然。

郁杰站到爱人面前,安静地接受她眼神的拷问。心痛地,她看见尹执心干涸的双眼里显现的不是责备怨怼,反而是同情悲悯,交杂着许久未曾显现的忧伤绝望。

“执心。”郁杰轻轻地叫。

尹执心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她甚至想要离开。

另外两个人都知道这蓦然出现的沉重默然是因为什么。苏航轻轻看向粤然,带着求助的神情……郁杰开玩笑而已,我不能替她说话,你帮帮忙嘛……

我恨不得揍死她!……粤然白了孩子一眼,皱皱眉,又疼爱地握起她的手,清亮的声音淡淡地响起:“客人在这里站着,主人家发什么呆?”她还是看着爱人的面子出手救场。

郁杰看着尹执心,暖暖一笑,轻轻说:“我们回家?”

突然眉头用力地深深一皱,尹执心推开郁杰,走到粤然和苏航面前,冷淡打量的目光变得没有自信,猜疑着期待。

冰雪女王只是个外壳,粤然估摸着,尹执心的内核其实比苏航更加简单而孩子气,且她没有苏航的坚强隐忍。

在爱情里,苏航是烧红温热的烙铁,在现实的锻打中日渐坚韧,但尹执心,是清脆易碎的冰晶,只要轻轻一敲,她那些伪装的外表就会破裂凋零,一颗脆弱柔软的心一旦曝露,空气流动也能让她受伤。

“尹执心,不需要这样。”

粤然觉得,还是直说地好,“你们和我们是朋友,彼此的情况都知道一些,所以我直说了。郁杰是羡慕,哦,不止,是拙劣地嫉妒我和苏航天天在一起,所以总是做些多余的事情。其实刚才老远我们就看见对方了,就苏航这笨蛋只顾着走路。我越用眼神警告郁杰,她就越要刺激我,我们都斗惯了,但不会过分。你不用往心里去。”说着,她自信而疼爱地低头回应爱人的专注眼神。

苏航仰着头,对爱人倚赖的注视里难掩无奈的抱怨……你这个恶魔,连出手帮人也要这么邪气吗?

粤然眨眨眼,撇嘴装无辜……我尽力了,而且是为了你才这么干的。

尹执心脸上的冰冷开始瓦解,紧紧地抿嘴,牙齿把嘴唇内侧咬出了血。

郁杰站着,回头,默默看了尹执心一眼,转身独自向楼梯口走去。

“执心,我们一起走吧。”苏航轻轻拉住尹执心的手,带着她往里走。她的手柔软地温暖,包裹住尹执心冷白的小手,渐渐地,两只手都有了同样的温度。

……

把聚会安排在自己的宿舍里,是尹挚为郁杰出的主意。他对郁杰说,尹执心一直没有正常的感情和家庭生活,但苏航和粤然有,她们在郁杰家里如果像平日一样活动,会给尹执心一个清楚的参照,刺激性强烈而真实温暖的参照,她将不得不面对和思考自己的处境。

尹挚甚至叫郁杰,尽可能地多和苏航互动,因为尹执心在乎自己和苏航之间的对比,所以会从苏航的反应里对照自己,正视甚至调整自我行为模式。如果可以,让苏航和粤然多谈论她们的感情生活,促使尹执心回忆。在旁观他人而进行的回忆中,人更可能产生诉说的欲望,也许,她能顺利把心里埋藏多年的故事说出来。

那个故事,除了尹执心自己,就连尹挚,也只是一知半解。最可怕的是,内心对故事的情感认知,旁人无法精确地揣度,所以,尹执心才一天一天、一年一年,自己把这累赘的负担愈加强化至无法摆脱的地步。

“你要坚持,潜移默化,姐姐会好转的。”尹挚鼓励郁杰。他认为,最好的治疗方法,是让尹执心在真实的生活情景里自疗。

所以……

“所以你就利用我们?”在厨房里忙碌,粤然郁闷地皱眉。她有点自己带着苏航往敌人的包围圈里送的感觉。

“抱歉,但你不是也说了,我们是朋友?如果不是尹挚交代要让苏航有最自然的反应,我告诉苏航,她肯定愿意帮忙。”郁杰站在一边说,继续火上浇油,“你的女人道德高尚,你也不能太自私卑下,对不对?配合一下。”

“呵!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我告诉你!说是你请客,结果饭还是我做,真见鬼了!”粤然忍不住跟着骂了句脏话,扭头看了看厨房门口,不见苏航身影,才放松地讽刺朋友:“幸好我适当地自私,否则我家的笨小孩儿早被你这损友整惨了。不管你怎么做,我警告你,注意分寸。苏航最近的弦也绷得死紧,不然我才不会找你出来现世!”

郁杰观察粤然的神情,只好笑:“你紧张地张望什么?没在她面前骂过脏话?”

“当然没有,看见她才不会想起那些破词儿。”粤然拐着弯讽刺郁杰。

厨房里的声音很小,苏航好奇地看一看,又转回头看电视,问尹执心:“你喜欢看什么?我们平时太忙了,有时间说话都说不够,都不看电视。”

尹执心为四个人的现场位置安排有些意外,清冷的声音充满好奇:“你们在家里,都是粤然做饭?”

“对啊,我跟厨房不太熟,经常把锅铲当成勺子。不像她,什么都一学就会。”苏航笑着回答,有些自嘲,但更多理所当然。

“那……你负责什么家务?”尹执心直直地看着苏航平静的侧脸问。听见一些两人生活的细节,觉得心里一股艳羡的情绪在灼烧。

苏航愣了愣神,噘嘴低头认真想了想,看着尹执心不好意思地笑:“就……偶尔把衣服放进洗衣机,然后晾衣服收衣服折衣服,或者哪天大发慈悲,打扫一下卫生。但她都嫌弃我弄得不干净……啊,对了,我管账!”说到最后,她颇有些自豪。

“管帐?”尹执心自己经营餐馆,知道管账是怎么回事,但她对两个人的账目怎么管很好奇。

“对啊,管账很头疼的……”苏航于是慢悠悠有条理地开始诉说小主妇的流水账。

厨房里的粤然脸微微地红,尴尬地苦笑,郁杰捂着嘴笑得直不起腰来,好不容易忍住了,指着粤然说:“你果然是没有主心骨……”又忍不住无声大笑起来。

客厅里,面对着苏航恬淡的笑脸,尹执心也微微地笑,只是眼角不知什么原因,忽然湿润。

……

“今天怎么抽出空来回学校?”吃完饭,郁杰洗碗,其余三人坐在客厅休息,粤然随意地寻找话题,审问害自己被郁杰嘲笑的孩子。

“钱大有下午召集高级律师以上级别的老大们去协会开会,我手头的事情处理完,就翘班了。”苏航笑着回答。

尹执心身子微微一颤,轻轻咬住了下唇。

“噢。”粤然胡乱一应,拿起桌上的水果给苏航吃,忽然想起胡巍巍说过的一个传言,“钱大有好像是前几年从外地空降过来的。听说在原来任职的地方有什么不好的过往……”她一向不记得这些八卦传言,说了一半停下了。

尹执心握紧了手里的杯子,指节因为用力而发白。

“好像和他妻子的死有关。”苏航也听过传闻,“案子拖了好久,不知怎么了的,结果他就到我们这儿成了副职主管,也有不短的日子了,真不知他怎么摆平的。”世道奇异,她轻轻摇头叹息。

“因为他有钱。”

尹执心霍地站起身,声音微微发抖,透着难忍的疼痛。她的眼泪忽然像珠帘一样流泻,手里的杯子因为太用力反而握不稳,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摔得粉碎。

郁杰从厨房出来,看着爱人,紧张屏息。

“因为他有钱!所以死了人,身不净,还能耀武扬威!”

心里的坚冰瞬间炸裂,尹执心瘦弱的身体不住地颤抖,清冷的声音拖拽着痛苦,艰难地叙说一个久远的故事……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