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04章 伤逝十篇之四

2013-01-15

六年,时间是否长得足以改变一个国度?一切都在蠢蠢欲动,好的,坏的,善的,恶的……但是,人心骨子里的一切善与恶,似乎仍然在缓慢固执地拖拽着生活。

但是六年,这岁月,是否长久得足以改变一个人的生命轨迹?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尹守成,从传统意义上来说,他似乎算得上是一个好男人。至少,除了新婚之夜,他没有再问刘媛关于过去的事情,只是守着安静的妻子,做一个沉默寡言的丈夫。甚至,婚床上的失望屈辱,他连父母都没有告诉,当外人问尹家老人的时候,他们都笑口常开地说:刘媛是黄花大闺女。

只不过,当尹守成从研究所平调到刘媛毕业的大学之后,从不动用权势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副校长贪污受贿的证据搜集并交给了担任某级别秘书长的父亲。

副校长,一个四环素牙的老丑男人,刘媛就读期间的政教处主任,一个月之后,在群众围观的法场,被枪毙。第一枪没打死,颤抖着挣扎了半天,行刑的武警又给第二枪,那丑恶的气息才终于偃旗息鼓。

刘媛站在人群中,闻见血腥味劈除了一些空气里长久不散的污浊。“以后,好好跟我过日子。”尹守成文气白净的脸靠在刘媛几乎透明的耳畔,低沉小声地说。

这是一句充满占有欲望的警告。刘媛垂下纤长的睫毛,遮掩早已失去神光的灰蓝色双眼,跟着尹守成回家。

“妈妈!”两个白皙透亮的小精灵奔来,尹守成满意地看见刘媛脸上温暖的微笑,虽然,灰蓝色的眼珠子仍旧没有神光。

但这个女人跑不了的,因为她生了他赐予的骨肉。尹守成看着一对龙凤胎儿女,幸福笃定。瘦弱的刘媛熬过了生产,从此成了他有灵魂的妻子,而不再是床上例行公事的木偶。

只有那小小的她知道,她的灵魂有一部分栖息在蓝天的白云之上飘荡。五岁的尹执心有着漆黑透亮的眼珠和微黄的头发,尖小而白皙的脸庞像足了母亲。人们都说,这是女孩儿没有福气的表现。女孩儿要像爸爸才有福气。可是她的外婆说,尹执心的眼睛是黑色的,像爸爸。“妈妈,天上有什么?”小小的精灵问抱着她靠在阳台栏杆发呆的美丽女人。

“天上有白云,白云的那一边,有一个好看的阿姨。”刘媛的声音安静一如平常,只是眼睛里有一抹神光,瞬间闪过。

但是尹执心看见了。她甚至觉得凉凉的妈妈暖和起来,开心地朝坐在地上玩七巧板的弟弟眨眼。尹挚伸出舌头,朝这个明明比自己小个却得叫姐姐的长头发怪物做鬼脸。

……

从飞机上看云层,有的时候觉得,那就是一层无法穿透的薄纱。

在经过一段情感牵念的煎熬和刻苦得近乎不把自己当人的学习之后,在受过不同文化的交织浸润之后,年轻女人当年脸上的桀骜,早已经转化成了内在的精明干练。所以,一走出机场,就被一个愣头青的眼光捕捉到她的身影。

对照手中的照片,愣头青惊叹:“更漂亮了!就是太厉害了些。”他快步走向引人注目的瘦削俏丽的女人身边,才发现自己和她一般高,低头细看,她并没有穿当下时髦的四寸中根鞋。

“请问是陈静小姐吗?”愣头青黄黄的脸上绽露讨好亲近的笑容。

“你是谁?”陈静轻轻一皱眉,居高临下的威势立现。她讨厌陌生人过近的谈话距离,和他身上隐约徘徊的不明气味。

“我是钱大有……呵!”愣头青看见陈静越皱越深的眉头,赶紧迅速地解释:“我妈妈的姐姐是胡老二的老婆,胡老二,小姐父亲多年的司机,小姐记得吗?本来今天他来接小姐的,但公务用车紧张,所以借用了我老爹钱进财公司的车,我叫钱大有,就被派来接小姐你了。”解释完,这个叫钱大有的愣头青脸上满是细密汗珠。

陈静冷冷瞥他一眼,清脆地问:“有证件吗?拿来我看。”确认来人姓名无误后,她才说:“胡叔叔还跟着我父亲吗?你爸爸叫钱进财?是干什么的?你,才十七八岁吧?怎么不上学?”

心里只有一个盼头:快点见到刘媛,陈静心不在焉地听着钱大有的回答:

裁军之后,老胡本来已经跟陈静的父亲脱钩,但当年陈静一手促成他们全家团圆,连妻妹一家,包括连襟钱进财和外甥钱大有都弄进了城里,出于感激,他再三请调,重新做了陈静父亲的司机。钱进财刚进城的时候什么都不会,只能落个临时户口开个煎饼摊儿,结果一改革,借着老胡仗陈静父亲名头的狐假虎威,一倒二卖,渐渐地发了笔小横财,把原来的名字“钱进才”也改成了“钱进财”,开起了贸易公司,专门进口俄罗斯皮革,再倒腾倒腾水货石英手表,越发越大。本来算是苦出身的钱大有刚考上了外地大学新设的法学院,钱进财也叫他干脆别读了,反正当时学校的管理也不严格,得空回去考个试,平日里没事就跟着跑跑生意……

“我们乡下人,没什么见识,呵呵……”生意场上见识历练过,面对骨子里高傲的陈静,年轻的钱大有低三下四地客套寒暄。

陈静把看向窗外陌生街道的脸转向正前方,微笑说:“乡下人城里人都是人,见识这东西,你做生意的自然有,如果再用心念点儿书,自然更有识见。大学考上了,还是应该念的。”她对比自己小十岁左右的愣头青小小建议。

“是,陈静小姐说得对。”漂亮有文化的女人,微笑好看,说话也好听,跟生意场上那些脑满肠肥的爷们不一样,钱大有立即把陈静随意的劝告听进了心里。三天以后,他就回了学校,潜心苦读。他老爹钱进财一样高兴:“反正老子有钱,养个秀才儿子也不错,学法的嘛,将来毕业,再给捐个官儿,光耀门楣!”

“祝贺你,学成归来,报效祖国。”依旧威严的老陈向女儿举杯,欢迎她留学归国回家。站在他身边的,是携手一生的伴侣,共同重建政法系统的战友,陈静的母亲,人过中年仍然干练非常的女干部。

陈静笑笑,举杯回应父母:“托二位的福。”仰头干杯,她把泪水关在眼里。

托他们的福,她有了留学的资格和条件,回国后又立即得以安排对口工作。但,她失去了几年守护爱人的时光,也失去了爱人的踪迹。

当年甚嚣尘上的流言变成了陈旧的故事,没有多少人记得。只有母亲告诉陈静,刘媛结婚了,却怎么也不肯告知她去向。

曾经萧条的市面现在热闹喧嚣,但人心的苍白还是一样,陈静在美国所学的英美法系精神在工作中屡遭唾弃,而人们打量别人的眼光,也没有多少改变,问起刘媛,她仍旧看见一些人因为对流言的记忆而显露的鄙薄神情。

她可以想像,那脆弱柔软的精灵,当年承受了怎样难堪的遭遇。

没有人告诉,她就自己寻找。日日流连街头,盼望能够重遇,借着职务之便,寻找一切机会翻查人口档案……所有可能的方法,她都不断地尝试。

媛,我会回来,带你离开……陈静的心里,从来没有忘记承诺。她也相信,精灵的心,无论经历多少,也像过去一样纯洁。

户主,尹守成,在户人员:一、刘媛,关系,夫妻……

找到了……陈静看着泛黄的小照上一张熟悉却漠然的脸,双手轻颤……夫妻?不,你是我的!我找到你了,要把你带走!

……

整个世界瞬间黯淡,人声消失,只有面前一张熟悉的脸庞,漾着夜曲一般的微光,映照心神。

“回来了?”她的声音依然安静。一手牵住一双儿女,一手挽着菜篮子,用绣着嫩黄色恋花小蝶的白手绢绑住流光溢彩的金发,刘媛安静地站在菜市场回家的路口,听着自己如鼓的心跳,凝视魂牵梦萦的一张脸。

她还是一样,安静,飘逸,透亮,却不再明媚……她的精灵,光芒已被凡尘蒙蔽。

“对不起。”陈静忍着眼泪,轻轻张嘴,说出一句之前想要慢慢再说的话。其实,她更想说:你知道,我每天都想念你……虽然你没有等我,可我还是爱你,愿意带你走……我懂,我懂你不能等我的原因……对不起,你受苦了,因为等我,因为爱我,你受苦了……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你看,我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刘媛安静地,轻轻地摇头。

眼里噙着泪水,她陪着她回家,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不相信,都不相信,这么久的彼此牵挂和等候,竟然只能换来无尽的“对不起”。

我爱你……她们多想,把所有的“对不起”,都换成“我爱你”。

“阿姨,”尹执心透明的小手碰了碰陈静纤长白皙的手,“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她觉得这阿姨的手真好看,不像妈妈的双手,虽然白,但是有粗粗的茧子。而且,她感觉到,妈妈看这个阿姨的时候,灰蓝色的眼睛里,流淌着从前看见天上白云时的光芒,甚至,更加明亮。所以,小小的她想知道,这个眼睛又大又亮,头发短短的阿姨,是谁。

“我叫陈静。小小的精灵,你呢?你叫什么名字?”陈静蹲下身,对着除了眼珠子颜色不同之外,跟爱人的容颜十分酷肖的小孩儿,温柔地询问。

尹执心白皙透明的脸蛋有着浅浅的红晕,奶声奶气的声音明媚俏丽:“陈静阿姨好!我叫尹执心,妈妈说,是执着等待的心。他,”小小的她努嘴指向旁边被叫做“弟弟”的家伙,调皮地笑:“这个爱捣蛋的家伙,叫尹挚,妈妈说,是等待被牵起的手。所以他老跟着我,讨厌!”小女孩儿白了小男孩儿一眼。

“我才没有!”小男孩儿噘嘴不满地叫唤,狠狠地回瞪小女孩儿。

“乖,你们都乖。”眼泪止不住地落下,陈静摸摸小女孩儿的头,哽咽着,继续温柔地微笑:“名字真好听,是妈妈取的吗?”

“是!”这次是小男孩儿抢先捣蒜般点头,他也有白皙腼腆的神情,“妈妈说,我们的名字,是骑士的徽章!闪闪发亮,懂得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