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06章 伤逝十篇之六

2013-01-15

一个疯女人从人们的视线中恍若消逝。

陈静被送进了精神病院,隔离看护。她异常地安静,每天只念着一个字——圆,只要能够写字,她总会写两个大大的字——女爱。但有一次,护士小姐发现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纸面,慢慢地拿起铅笔的笔尖对准了自己的喉咙……虎背熊腰的护士小姐立即冲进来,一个巴掌,陈静晕倒了,铅笔掉在地上,她一直盯着的那一张纸被人体转动的劲风带动,飘起又落下,护士小姐看见,上面依然是那两个字:

女爱

如果不是她家有高干背景,也许护士小姐会给添麻烦的这一个高傲女病人几个毫无必要的巴掌,但是,城里时常有警车载着一对两鬓斑白神情威严的夫妇来看她,带着许多水果罐头和洋参冲剂。病人有病人的伙食,疯子不用吃得那么好,罐头和洋参都进了护士小姐的肚子,看在这些份上,她才放过了这安静高傲的疯子一马。

一个安静的女人仿佛从这个城市里消失。

尹家老爷子大手一挥,儿子拿到了祖籍所在地大学的调令,携妻带女走马上任。离开的时候,刘媛站在陈静被围观的同一个地点,垂着头,轻轻说:“静,我走了。”

她的脸色依然煞白,整个人如槁木死灰,只有女儿尹执心知道,她灰蓝色的双瞳,失去了怎样明媚的温暖神采,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躯壳,早已没有了灵魂。

“妈妈,走吧,我们去见弟弟。”尹执心的声音仍然稚嫩,只是多了一些孩童不应有的沉郁。刘媛看着女儿,眼底有一丝浅浅的温热,“执心,那天,陈静阿姨说什么了吗?”她痛苦地发现,自己居然还有期待和盼望。

“阿姨说,她永远等妈妈。”

尹执心不想怪妈妈,可是每当回忆起陈静阿姨被人拉扯着带走时很痛很难过的神情,她就会在心里问:妈妈,为什么……?

一段爱情似乎已经泯灭。

这个城市里每天有人争吵,有人打架,有人嬉笑怒骂,有人蜚短流长……再没有人说起她们。

领导阶层突然发生了一次震动。

一位政法干线的陈姓高官启动了对一位文官集团尹姓高官的作风调查,从贪污受贿到卖官鬻爵甚至是公家资源的滥用,调查范围之广程度之细致,犹如工兵排雷,疾速精确。这名陈姓高官的武将背景使他能够顺利地动用许多力量,并且迅猛非常。

尹家老爷子倒了,没过多久,在失意挫折愤怒打击中,过世了。曾经与他密切交往的文官集团中有不少人被牵连,为求自保,他们纷纷帮助陈姓高官搜集证据,他们都心中有愧,明了自己的退缩和背叛加速了一位同僚的没落。只有一个人,问心无愧,他姓刘。

他对在大学当教授的妻子说:“老陈这么干,虽然狠,但我能理解。静静太可怜啊!可我们做父母的,当年也确实没有别的选择……哎!好歹,我什么都没说,扛住了,算是替媛媛还他们尹家一个情分吧!”年过半百仍然优雅沉静的妻子在一边默默垂泪:“真不知道,我们错了,还是媛媛和静静错了……”

谁错了?

谁又知道呢?

……

“我就是现实里的胡雪岩!红顶商人胡雪岩!”

听这肆无忌惮叫嚣的口吻,就知道是本城暴发户钱进财又在豪气干云地显摆他的后台。红顶商人胡雪岩有左宗棠照应,他有高级干部老陈家的司机照应,不就那么回事儿嘛!整天臭显摆个什么劲儿啊!……几个同台吃饭的商会成员互相打着眼色,不以为然,又嗤之以鼻。

钱进财喝酒喝得脸红脖子粗,双眼精明的亮光却丝毫不漏,把在席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轻轻“哼”一声,说,看着吧,看不起我老钱,将来你们给我提鞋都不配!

脑海中算盘“嗒嗒”响,他又仰脖一灌,大杯白酒下肚,辣爽辣爽地,他又自己跟自己吹开了——“这人啊,活着就要争气!怎么才能争气?那就得要有钱!有钱了,鬼都听你使唤!什么?怎么才能有钱?哎,这就得……吃苦耐劳,省吃俭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人民服务……”

狗屁!

钱进财嘴上跑火车,心里自己给自己翻车——要想有钱,就得有权,权钱钱权,嘿嘿……

装疯卖傻完,钱进财从商会酒席退场,回家,进门就看见了宝贝儿子钱大有,还有一个剪着老早过时的张瑜头的女娃儿,甜甜地叫他:“叔叔,您好!”

“爸,这是我女朋友,同班同学,薛晴枫。今儿放假,她专程大老远坐火车来见您……”钱大有红着脸,满腔兴奋地跟老爹交代。

钱进财看一眼女娃儿的大方脸,倒也是眉清目秀,只是看衣着的质地样式,出身好像满不是那么回事儿。他知道自己是暴发户,越是暴发,越是讲究配得起。

“同班同学?也是法学院的?你家哪儿的?父母都干什么的?你喜欢我们家大有什么?说说吧,将来都有什么打算?”

钱进财点了根烟,坐在假红木太师椅上,斜睨着这个叫薛晴枫的年轻女孩儿,硬邦邦地扔了一串问题,就像平日里人家给他压价的时候,他心情不爽了反着为难人家一般。

脸上还是笑嘻嘻,薛晴枫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这钱大有的暴发老爹算怎么个态度?虽说自己打小被父母送走,可养父母好歹也是村里第一个万元户,自己好歹也是高考的县状元,谈个恋爱还要遭人看扁?

钱大有拉拉薛晴枫的衣袖,眨了眨眼,薛晴枫脸上本来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忽然就温柔了,细致礼貌地回答了钱进财的问题。

默默地听着,钱进财咂嘴摇头,闷着声音说:“你们年轻人啊,就是毛躁。创业期间,做朋友可以,别的,以后再说吧。”

……

陈静出院了。

她的高傲还在,灵气却不知所踪。

“静静,爸爸帮你安排好了工作,先做一些法律援助的组建工作,好吗?过一两年,你适应了,再找个人结婚,咱们踏踏实实地,过平常人家的生活,好吗?”

陈静的爸爸威严犹在,只是苍老了许多。司机老胡跟在他身后,看着过去活泼的姑娘像个木头人一样沉默寡言,也是唉声叹气。

陈静不回答,只是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坐在书桌前,拿出本子和钢笔,一笔一画地写着两个硕大的字:

女爱

……

“你疯啦?想让大有娶那个大他十岁不止的疯女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她以前那些破事儿!”老胡拍了一下连襟兄弟钱进财的后脑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瞪着他。

钱进财摸摸后脑勺,歪着嘴巴冷笑:“我没疯,但那个女人疯不疯我不管,只要她爹还在现在这个位置上,报恩也好,交易也罢,这门亲事,我结定了!试问这满城大小衙门,谁有他的权力大?老哥,我们借光发财这么些年,你当他不知道?伴君如伴虎,要想老虎不咬人,最好是帮他把难题解决了,再把虎犊子养在自家院里。这么一来,他就得帮着你,去咬别人!”

老胡想想,这还真是一门值得的生意,只不过……“大有肯听话吗?听她老妹说,大有可有女朋友了?再说,听见老陈家闺女过去那点破事儿,大有更不干了吧?”

“不肯?他从十几岁开始就享老子给的清福,不肯,断了他的粮,毕业分配叫他带着那姑娘去吃屎,看他肯不肯!那女人的历史,我们糊弄糊弄,老陈家的事情,他自个儿不提就行。大有刚上大学那会儿,还总跟我念叨老陈家姑娘漂亮,没准儿心里还想着哪!”钱进财自信满满。

“可老陈未必同意吧……”

“就他家那破鞋,他还能不同意?”

“可那是大有终身幸福啊……”

“你没见这两年离婚的人都跟赶集似的?改革开放,先头是改革,这会儿是开放,你懂不?榆木脑袋!等咱家上了台面,她老爹退居二线,咱大有想要多少黄花闺女要不着?一个女人,还愁蹬不开?”

……

一个小女孩儿恍惚间已经亭亭玉立。

“尹执心,你上不上学!”尹挚在客厅拍着篮球,朝长头发怪物的房门大声叫唤。高三了,他们要一起考大学。玩得好的几个朋友总说这怪物漂亮,可他从来不觉得。而且,这怪物比小时候更奇怪——小时候,他记得他们常常打闹,可自从回来老家之后,这怪物就很安静,常常陪着妈妈,几乎寸步不离。

“走吧。”尹执心走出房门,穿着嫩黄色的连身裙,梳着小马尾,安静地对弟弟微笑,然后走进厨房,轻轻拥住妈妈的腰,暖暖地说:“妈,我们去学校了。”

高中的男孩子应该成熟了吧?可还是有些喜欢试探的家伙,会扯女孩子的头发,表示爱慕么?好像不是。是讨厌吗?当然更不是。看起来,就好像是对另一种生物的试探一般,拙劣而自然。

尹执心的头发比孩提时期更添了颜色,像泛着青黄光芒的垂顺缎子,与别人不同。她的发量很少,所以扎起来,像过年的大红灯笼下面的穗子,一样细细地规整地惹人怜爱,就是颜色深了一些。

“把头发盘起来吧,或者剪掉,就不会老被无聊的男同学拽了。”

一个明朗清爽的女声传来,尹挚扭头,看一眼从姐姐身边路过的短发女孩率真的笑脸,再看姐姐,忽然,他觉得一起踢球的兄弟们说得对,姐姐有一种沉郁的漂亮。

短发女孩奔跑着远去,姐姐又恢复了平淡的神情。

女人真是怪物啊,明明就一张脸,却时时有不同的感觉。……尹挚想。“姐,她是谁?”他问尹执心。

“郁杰,学校田径队女队队长。”尹执心的微笑里有暖暖的浅淡光芒。

尹挚好奇:“你是文学社,她是田径队,你们怎么认识?”

尹执心笑笑,不回答。

她一直在心里回忆那一次为校报做的采访,那是她第一次认识郁杰。

“尹执心,我知道你。远远地看见你亮亮黄黄的马尾辫子,就能认出你来。”

所以,即使是郁杰亲口劝说,她也不会把头发盘起来,一定不会。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