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07章 伤逝十篇之七

2013-01-15

司法局集体宿舍的走廊,两个年轻的女人各捧着一个银色锑制的椭圆形饭盒走过,里面是职工食堂里打来的饭菜,飘着大锅饭的余香。

“孤男寡女待着,还关着门……梁听,你和她这么好,不觉得薛晴枫这人阴阳怪气吗?改制分流出去以后,你还跟她合作?”其中一个女人眼睛瞄着一扇紧闭的门说。

“今天的饭菜不错。”另一个被叫做梁听的女人面无表情地跨入了另一扇门。

紧闭的门里,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紧挨着坐在一起,神情姿态却并不亲密缠绵,一道盯着声音透进来的门缝,脸上阴晴不定地沉默。男人有着一张发黄的脸,身量不高但衣着讲究,双眼黠光闪烁,女人的大方脸上五官清秀,只是隐隐透着一股子对世情的愤懑不平。

“小薛,那个梁听,看起来对你还不错?至少她不会跟着别人议论我们。”男人双手撑着椅子的扶手,若有所思地对女人说。

“明哲保身而已,她和我是搭档,知道我不好惹。谁是人谁是鬼,盖棺定论之前,没人说得清。”女人鼻腔里“哼”了一声,继续说:“钱大有,就像你老爹,不也卖儿求荣吗?还有你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钱大有面有愧色,却忍不住辩解:“小薛,我不是没有坚持过。和你一起被分配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几年,我不是也坚持过来了?是你自己说,与其被流放,不如回来妥协。因为她们家,你才能分到这个一线城市。老陈家势力还在,我的仕途顺利,将来也好看顾你。有失必有得,小薛,看开些,我现在来见你,陈静也不能说什么,不也挺好的?”

“哼!”薛晴枫鼻腔又哼哼了一下,“钱大有,你家女人回来传播国外的法治观点,什么‘正义不在于绝对公平,而在于起点公平’,都他妈瞎吹。如果不是靠她老爷子,她一个精神病,能有什么起点?能混到今天,能把你从我身边夺走?”

钱大有不说话了。他心里有复杂的感觉,即使对心底最爱的女人薛晴枫,也无法言说。按道理,他一个男人,不应该通过类似“和亲”的形式,去谋求自身的发展,但一来他自己实在没有能力帮薛晴枫解决分配问题,看着她在穷乡僻壤吃苦心有不忍,二来,他确实也对陈静的清高与美艳念念不忘,三来,他父亲钱进财一再催逼,在这个人情社会里,如果连自己老爹都不帮自己,真的很难生存……于是,他投降了。果然,陈家老爷子势力广大,钱大有婚后理所当然借势攀升,仕途顺遂称心,连带薛晴枫也跟着沾光。但论婚姻,他并不幸福,陈静抗拒他,看不起他,这更令他觉得男人的尊严无处存放。薛晴枫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对她念念不忘处处提携却无能给她一个名分,这又是一重遗憾……糟心的生活,没一样顺心如意的!他咬着牙沉默。

薛晴枫冷眼看着,知道这个男人并没有陷落在疯子的温柔乡里,心中不禁宽怀得意。眼珠子一转,她幽幽地叹气,把一贯泼辣的声音放阴柔:“哎~!其实人嘛,自己看开,就会过得好。大有,我只是觉得,有些憋屈,当年我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让你无所顾忌去和那疯子结婚,不就是为了能分个好单位吗?可你看,这会儿,那个疯子又在主导什么分流,我这还是得下海,你说,这……”薛晴枫眼里竟然闪了泪光。只不过,眼中薄雾之后,是对钱大有表情的深深探究。

微微一笑,钱大有宽慰薛晴枫:“别担心,小薛。分流之后,体制内还是会给一定的财政支持,而且,你也是法科出身,当然知道官家管律师的体制不符合基本法理,早晚会走到头的。案源你不用担心,有老陈家作后盾,你的名头很快会打响。”

“你用她家的资源帮我,她不怀疑?没意见?”

“呵!没意见。”钱大有确定地回答薛晴枫,情绪却不自觉低落。对陈静,他还是有期望的,但一直没有看到希望。他有时想,是不是自己的尊敬让这个高傲的女人得寸进尺了。

“为什么?她……不把你当男人?”薛晴枫有种自己忍痛割爱的宝贝被人投闲置散的微妙感觉,既庆幸,又不服气。

钱大有苦笑。从新婚之夜开始,陈静就拒绝与他同睡,高傲冷漠得令他三番五次恨不得杀了她。但近期开展的法制建设令有留学背景的陈静在业内声望日隆,而且她父亲老陈势力巨大,钱大有不得不投鼠忌器,只好忍气吞声地做一个名不副实的挂名丈夫。

虽然陈静比他年龄大,有着讳莫如深的过往,但是,要一个男人在婚姻之中守活寡,真的比将他阉割了还更令人屈辱吧?……薛晴枫冷眼看着,心里对钱大有生出一种类似于复仇的快感。

“她知道你来找我?”薛晴枫试探着问。

钱大有摇头:“不知道。她出差了。”陈静经常找各种机会出差,即使不出差,也不会过问他的行踪。有老婆等于没老婆,钱大有时常觉得自己承受坊间对他老妻少夫的议论很冤枉。

“哦?出差多久?”

“一个月。”

薛晴枫瞬间觉得窗外灿烂的阳光完全属于自己。“走吧,我带你逛逛本城最新的商业中心!”她快乐地牵起钱大有,拉开一直紧闭的门。

……

“不喜欢高老师的课吗?”郁杰追上去问一下课就急急走出教室的尹执心,声音明快爽朗。虽然同时有很多同学涌出教室,可是她一下子就能认出那一条泛着金棕色光芒的细长马尾辫子。

尹执心透过眼镜片看住郁杰的脸,轻声问:“为什么这么问?”

郁杰抿嘴俏皮一笑,用手拨一拨额前并不怎么长的流海,自信满满:“很简单。别的老师下课时,你多数还在收拾书包,可高老师下课的时候,你早就已经准备就绪,能够立刻离开座位走出教室,显然他的课对你没有吸引力。对不对?”

所以说,你在观察我?……尹执心微笑着,在许多同学匆忙穿行的身影中停下脚步,安静地看着郁杰。默默而自然地接受着心底对郁杰的感觉,脑海中浮现关于妈妈和陈静阿姨的回忆,尹执心知道自己和郁杰之间正在发生什么。

妈妈,阿姨,我们和你们,会不一样的!尹执心默默地向自己承诺。

郁杰迎接着尹执心的目光,坦然而热切。

“两位大美女,今晚同乡会聚会,尹执心,叫上你那个老爱逃课的好弟弟。”和她们一起从文科班考进来法学院的一位同学路过,拍了一下郁杰的肩膀说完就走。

郁杰的眼光向同学飘了一下,又回到尹执心专注的脸上,明朗的笑容里有着轻微的试探:“你们会去吗?还是仍然要回家?”

“你怎么知道我们可能要回家?“尹执心了然地笑,白皙精巧的小脸上,同样精致小巧的五官如玉雕一般,温润,柔暖,神采洋溢。

自尹执心眼中感受到一种温暖的透视,郁杰微微红了脸:“尹执心,我们是高中校友。”她觉得,尹执心的温度就好像寒冬清晨握在手里一份热气腾腾的早餐,淡淡若隐若现的温暖,有迹可寻但虚无缥缈,感觉得到却总也觉得不够。“我们去食堂吧?一会儿人该多了。”郁杰温柔地轻声邀请。

静悄悄地,一些事情如初春新芽一般,寂静却蓬勃。

尹执心和郁杰,她们就这么像好朋友一样,越走越近,直到彼此都明了,其实比好朋友多了一点……然后渐渐地,一起忐忑地迎接着,彼此之间比好朋友多许多深邃许多的感情。回头,害怕,她们都有过,怀疑,胆怯,也一样有过,可就是这样互相鼓励着,牵引着,她们相信彼此相握的将来。

她们的将来,应该是美好而光明的……是吗?

而她们,好像才刚刚迎来了一点点安静的幸福微光。

“你总这样过来,那个人,不会说什么吗?”刘媛一手提着菜篮子,一手挽着陈静的胳膊,慢慢地朝家里走。路上有许多人经过,偶尔有人看她们两眼,可刘媛也不再害怕了……两个将要迈向老年的中年妇女,大家还有什么可议论的呢?

陈静不屑地笑:“他在外面一直有人,我和爸爸都知道,他凭什么管我?刘媛,不要担心那么多。自从再次找到你,我就知道,自己又重新活过来了,我会像以前一样,想办法保护你。”她脸上的神情转为温和自信。

可刘媛仍旧从“重新活过来”几个字中,听出一种惨然。

什么人会说自己“重新活过来”?死了一次的人。一个人死了一次,真的能活过来吗?完整地活过来?刘媛抓紧陈静的胳膊,像同时抓紧她们共同的生命。

“你晚上还要给尹守成送饭?”陈静淡淡地问刘媛。

“他父母都去了,兄弟姐妹出国的出国,不搭理的不搭理,也是因为我……所以他们怕名声不好,不愿意跟尹守成来往。他毕竟是执心和尹挚的父亲,现在卧病在床,我总得要照顾着。”刘媛回应陈静的目光中,闪烁着愧疚。

“不用向我解释。”陈静的脸色变了变,忽而有些愤懑。“执心他们今晚回来吗?我很久没有看见他们姐弟了。长大了,再也不像小时候那么粘人?还是,他们忌讳我曾经……”她努力地克制了情绪,斩断话题。

刘媛温柔地笑:“不是。执心知道你我……所以不回来。”

“执心确实一直很乖巧。”陈静温暖地微笑,忽然,一直看着前路的她仿佛照见了时光倒退的镜子,看见一双牵着手的年轻女孩儿。刹那间,年轻时的自己和刘媛好像就在朝她怯怯地靠近,陈静觉得脑海里,有些规整的物事被霎时挥乱。

刘媛眼见尹执心牵着一个短发女学生的手并肩而立,一瞬间害怕得颤抖。

郁杰看见了尹执心略微提过的两位长辈,心里顿时轻松……如果这样,安静温柔的尹执心和自己在一起,应该不用承受太多来自家庭的阻力和折磨……“执心,她们看起来很好。”她甚至有些幸福地微笑。

尹执心沉默,只觉得心底还有隐隐的惶恐。“郁杰,我们还是走吧?你说想知道妈妈她们是什么样子相处的,也看见了,我们走吧。”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