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08章 伤逝十篇之八

2013-01-15

相爱的感觉如此美好,只是,总感觉哪里出了错,寻不着根源,找不到因由,但,很清楚地,在快乐的同时,感应到恐惧的颤抖。

可是恐惧在哪里,因什么而生?

是担心爱人的真心吗?

“郁杰,你的心,有多少是属于我的?”尹执心牵着爱人的手,漫步走上教学楼后面靠山的荒凉斜坡。

这里没有人路过,只有春天湿润清新的青草和泥土气息。

郁杰的大眼睛闪着真挚光芒,罩在尹执心窄小透亮的脸上,放大了她清浅的温暖:“完完全全,如果心脏也能有息肉增生的话,连那些部分也是属于你的。”她被自己的话逗笑了,露出两排洁白贝齿。

尹执心回味郁杰的表白,微笑着落入沉默,转眼看向小路边上青葱的小草,依旧感觉到,心中淡淡的哀伤还在弥漫。郁杰越笃定,那种哀伤和恐惧就越明显。

是……担心将来?

“以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尹执心轻声低语。这个问题内涵太深,外延太广,质疑得太彻底,以至于她都不想解释。但在执心的理智中,分明很相信她和郁杰的坚持,也相信她们自己的能力。

不,不是这个问题。

“只要相爱,就一定可以在一起。执心,不管将来会遇到什么事情,即使过程中会有挣扎痛苦,我们也能度过,要相信你自己,还有我。”郁杰明朗的笑脸像阳光,温暖耀眼。

一如往常,尹执心在郁杰笃定的答案里沉默。她想把心里的恐惧劈除,可是连源头都摸不准,某些事情明明存在于脑海之中,可就像被一层厚厚的冰晶封裹,看不穿,凿不透。她对自己说,勇敢一点,为了郁杰,勇敢一点,不要去管自己体内莫名携带的寒冷,忽略那刺骨隐忍的角落。她抬起头,迎着郁杰明亮的双眼,温暖一笑。

可她的双手却冰凉如春水。

郁杰用力地握紧爱人的手, “执心,别怕。你看,你妈妈她们虽然……都结婚了,可也还是能有机会在一起,也不错,是不是?”说着,郁杰自己也觉胸口闷疼——退而求其次的“在一起”,难说是“幸福”,但,这般悲剧式的坚持和放不下,却也是真真切切的爱。

谁又能说得清,爱的味道究竟如何?

酸甜苦辣,幸与不幸,不能不爱。

尹执心咬牙,平日里暖如润玉的声音忽而像尖利冰刃:“谁说不错?郁杰,那样能算是不错?不要提我妈妈她们!”用力地挣脱郁杰的手,个子瘦小的她急步向前,踏过湿滑的斜坡,转一个弯,重回宽阔的校道。

人来人往,她知道,自己是孤独的。

郁杰跟上来,沉默地靠近,用她的温度贴近爱人瘦小脊背,双眼看住那一把流光溢彩与众不同的秀发,轻声说:“执心,放心,我们会和她们不一样。”郁杰说话一向爽朗,此刻却朗声如丝,将心意里的忐忑用笃定遮盖。

为什么,每每提起已过不惑终能相依的两位长辈,她们反而会难过和怀疑?郁杰不知道,但又似乎有些明了。而且,提到两位长辈,尹执心整个人忽然会从暖玉变为冰晶,这其中的原因所在,她也总是触摸不到。

为什么?

是,我们和妈妈她们应该不一样。也许……爱情是一样的,但应该,命运会不一样吧?我们,我和郁杰,是我们,不是她们,应该是不一样的。可是为什么,想起妈妈和陈静阿姨,我会发抖?……尹执心站定,微微向后靠依,吸取爱人身体的温度,看着校道上来往的人群,不发一言。

郁杰,我只需要你懂得。

妈妈,既然你也爱过,为什么还要反对我们?

身旁一对情侣拥吻着踉跄经过,尹执心渴望郁杰的一个拥抱。

轻轻地,郁杰重新握住尹执心的手。

……

“执心,你一向很听妈妈的话。”刘媛走进女儿房间关上门,神情焦虑。她看见了,那个女孩儿送自己的女儿回家,她看见了,她们之间绞缠的眼神和双手,她看见了,她们没有触碰在一起的身体彼此吸引的欲望。

太熟悉了,一种可怕的熟悉。

安静的尹执心紧握住背包的肩带,用力往桌上甩去,快要着陆之时,她却收了力,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妈妈,您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声音沉沉地,尹执心眉头紧蹙。

我想要你和那个女孩子分开!……刘媛说不出口。如果叫她们分开,就表示,自己知道且承认她们在一起,表示承认自己要拆散她们……可是,她有什么立场这样做?因为爱,她早已失去做卫道士父母的资格,可她的爱,充满了委曲求全疼痛伤痕,并且一直没能光明正大。

“你们这样下去,会离幸福越来越远。执心,回头吧!”刘媛的声音依旧安静柔软,只是透着些岁月尘落的沙哑。为了爱而受的苦,她自己不忍回忆,更不忍告诉乖巧的女儿。

“‘这样下去’?‘下去’是到哪里?回头?回去哪里?回头就能幸福?”尹执心把头发盘起来,对着镜子,发现自己冷白的脸有着隐约的硬朗线条。眼神掠过镜子里的自己,她看见妈妈的表情——自己的话,击中了妈妈的心,苍白衰老的脸上有着一双含泪的眼。

妈妈,对不起。

尹执心低下头,不看镜子,不看自己,不看妈妈。她只注视着自己心里,郁杰清楚的身影,明朗,快活,豁达,率性。

刘媛,你是母亲!要为女儿的将来负责!……她看着镜子里自己原本金黄的头发中丝丝惨白飘飞,看着自己脸上象征着衰败爱情的浅细纹路,慢慢地,心肠硬起来。“执心,那个女孩儿,一直在你身边的女孩儿,叫什么名字?”刘媛的声音冷而沉静。

“郁杰。”尹执心缓缓地回应。不能伤妈妈的心……她记得从小到大,妈妈脸上的泪痕与眼中的苦痛,她知道,更深的伤,在妈妈的心里。

“你和郁杰,你们到哪一步?”刘媛看着女儿的背影,像足了年轻时的自己。可女儿的眼珠是漆黑明亮的,她相信母亲的话,女儿像她并不爱的丈夫尹守成,像父亲的孩子,总是比较有福气的,执心应该有和自己不一样的命运。

身子轻轻一颤,尹执心抬头,看住镜子里妈妈的脸,犹豫又犹豫,不知道该如何表述:“妈妈,您在问什么?”从来没有,她从来没有对人描述过对郁杰的感觉。

“你爱她?”刘媛觉得,自己问了这辈子最勇敢的一个问题。

尹执心惊讶,无暇思考:“对。妈妈,您爱陈静阿姨?”执心脑海中冰封的记忆被自己的回应凿开了,一些思绪渗漏,灼痛了她的心。

难道……女儿什么都知道?!刘媛呼吸急促起来:“你有多爱郁杰?你们的行为,到哪一步?”

“霍”地转身,尹执心眼神转冷:“我为什么要向您解释?为什么要向您描述?”有多爱,到哪一步,是她和郁杰之间的事情。“您还没回答我,您爱陈静阿姨?”小时候,那个漂亮帅气的阿姨,那一头率性的短发,那一张时而幸福微笑时常痛苦蹙眉的俊秀脸庞,那一个忽然间不知何故消失了的阿姨。

脑海中冰封碎裂,思绪倾泻而出,尹执心头疼得发颤……不知何故消失的阿姨……好像,我知道原因?我应该知道……冰封的思绪中间,还有冰封,尹执心抿住嘴,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

单只是倾泻的思绪已经令她害怕,她不敢去拆解,那些记忆里的零碎片段都有着什么意义。“算了,妈妈,您不必回答我。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把握。”

刘媛发现,自己给女儿取的名字似乎是一个错误——执心太固执。“对,我爱陈静,所以,我们都遍体鳞伤。执心,你也想郁杰遍体鳞伤?”阻止女儿重蹈覆辙的念头胜过一切,刘媛发现自己的血液变得冷冻。“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但你那时侯太小,现在太年轻,你不知道,妈妈和陈静阿姨背后,都走过怎样的路。如果你对自己受苦无所谓,那郁杰呢?你愿意她陪着你受苦?”

相爱的枷锁,深情的炙烤,刘媛太清楚。她疼惜的是自己的女儿,担忧的是执心的人生,但她更明白,只有想像郁杰可能遭受怎样艰涩的痛苦,才能令此刻的执心退却。

就像当年的自己,如果早知道陈静会变成那样,她会在执心尹挚出生之前就离开这混沌的世界,不会让陈静寻到残破不堪却依然心有冀盼的她。

自己的痛是真切的痛,咬牙忍受,生命还能继续。但看着爱人的痛,却是爱莫能助的辛辣,不敢走开不能接近,不忍放弃又无法掌控……恨不得,她没有爱过自己!

“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妈妈,您不用告诉我,我不想知道!”尹执心生气了……其实,是害怕。她不想知道,不敢知道。脑海中最后的冰封在颤动,她不敢让思绪继续运动,怕面对自己不能承受的真相。

刘媛不管女儿的拒绝,开始娓娓的诉说,那些身体上的,精神上的,流言之中的故事,她们真正的难过和挣扎……

“不要再说了,妈妈!”

房间的门被锁住,尹挚扭了扭,开不了,只听见姐姐一向安静的声音越来越高亢地一次一次重复着一句拒绝。可就在这不断的拒绝之中,妈妈的声音绵延低沉,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一个故事,诡异而恐怖。

尹执心想起,那些延续到父亲被诊断出恶性肿瘤入院之前的伤害与漠视,往前,无限往前,到她小小的双眼看见陈静的第一眼。整个过程,她都看见,都记得……妈妈的羸弱,陈静的追寻。她听见,那一份直到今天仍然相爱不相守却不曾死去的情爱,到她还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妈妈和陈静所受的可怕威胁和折磨,所承担的无奈和不舍。

那种退无可退置之死地仍然坚持的柔软坚韧,那种放弃之中的执拗倔强……尹执心爱妈妈,也恨妈妈,可怜陈静,又佩服陈静……会有更好的选择吗?她不知道,她希望有。

“执心,一步错,步步错。不继续爱,你们都会安静地过完一生,或者,只要你们甘愿给爱留一个遗憾,至少,不必这样痛苦。”刘媛流着眼泪,发现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为了逃避痛苦而不爱……也许比痛苦本身更令人难以忍受。

“不,妈妈。你们尚且能坚持到今天,何况我们?我和郁杰,和你们不一样!”尹执心斩钉截铁地说。对,不一样!

至少今天,她们知道,这少数的爱不是病,不是精神病。

“可你不知道生活会发生什么,不知道别人会对你们做什么!你不知道郁杰会因为你经受怎样的内心折磨!你不知道她能承受多少会发生什么变化!”刘媛生气地叫喊,她不想说,不忍说,陈静被人围观指戳的恐怖一幕。

尹挚听着,厌恶害怕的情绪丛生——妈妈和姐姐,都是怪物!他摔开大门,离开了家……

房门外一声巨响惊动了母女两人,刘媛显出慌乱的神情,执心抗拒地皱眉。她们同时陷入了寂静。

刘媛终究无法复述那可怕的一幕。

尹执心如履薄冰地,绕过脑海中一团顽固的冰封。

清醒是痛苦的。

……

“说!你跟那边老尹什么关系?当年他家老头子就是被你家老头子整死的,是不是因为你跟他不三不四?你进神经病院,是因为老尹有老婆?妈的你个臭婆娘,三天两头出差就往他家跑,打量我永远不知道?要我守活寡还给我戴绿帽?今天老子不整死你老子就不是男人!”钱大有瘦黄的脸像凶狠的狼,逼近被他控制在床上的陈静咆哮。

“放开我!钱大有!”陈静在身上趴着一只臭虫的恶心之中高傲狠决地命令。

“啪!啪!”两个耳光清脆地落在陈静依然美丽的脸上,钱大有充满了报复的快感:“你是我老婆!放开你?有本事你去告我?老公对老婆享有性的权利!陈静小姐,你们派系的人还没这么大能耐,能让夫权输给女权!”

“钱大有,放开我!你想要什么位置和权力,我和爸爸可以帮你。”陈静在颤抖中冷静。她在体力上弱势,可在权力上强势,用权势诱惑这个贪婪的男人放弃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灵验。

“哈哈!”钱大有仰头狂笑,“陈静小姐,我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愣头青,现在好歹也是个官儿!我有资格有身份有能力要你!要了你,也要位置和权力,你和你家老头子最好帮我,不然,我可是贪得无厌的主儿!别想着和我离婚,我现在连你家老头子都能整死!如果不是看在他还有几个老战友能说得上话,我现在就动手!”

爸爸老了,陈静不敢让他知道,自己养虎为患。刘媛是她心里唯一光明安静的角落。钱大有的权力已经大得足以影响刘媛的生活……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衣服被撕开的一瞬间,记忆里抹不去的痛也被撕裂……陈静无力反抗,她只希望,这恶狼不要去伤害刘媛,和刘媛珍爱的两个孩子。

钱大有疯狂地攫取自己牺牲尊严和爱情换来的一切,践踏高傲的女人包揽更多的权力。当他选取风光的角度将这一切摊在薛晴枫面前时,她温柔的笑脸令他陶醉。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