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11章 菱——邻边

2013-01-15

尹执心的叙说终于完成。

当真相终于大白,当冰封终于瓦解,她才发现,那颗心,原来早也不再像原先那样温暖,经历改变了她本身。

郁杰一直站在尹执心身边,漫长的聆听让她双腿发麻,可是,她一直那么站着,离尹执心很近很近,却一直没有拥抱她。

到最后的一刻,尹执心的叙说在风干的泪痕中结束,她也还是没有拥抱她。

那些碎落的寒冰,似乎融解在四周的空气中,罩住了每一个人。

苏航紧紧靠在粤然怀里,不安地抖动着。

尹执心有些累了,漫长的述说让她如释重负,同时却也筋疲力尽。她看着每一个人,等她们的回应。

她终于想起来了……把这一切藏得这样深,是因为她讨厌,讨厌面对未知的反应,因为她一直没能忘记,陈静曝露无助的那一刻,小小的她亲眼目睹的,围观众人的残忍、贪婪与恣情纵意。

此刻她就像小时候一样,静静地看着。

苏航在哭,但尹执心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同情陈静,怜惜刘媛,还是只为郁杰爱了一个这样有着难堪过去的女人?尹执心有些后悔,后悔将这样的故事说出来,让她感觉到一种失去的危险,失去郁杰,失去苏航这样的新朋友。

亲密的不懂得,是最痛的失去。

冷白的手轻轻在身前交握,尹执心还是冷冷地在等,一面忍耐着内心的颤抖。

“尹执心,我恨你。”

在粤然冷静的面容之下,缩在她怀里的苏航突然轻轻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几乎是同时,郁杰从身后结结实实地抱住了尹执心。

恨我?是啊……我也恨我自己……尹执心冷白的小脸,终于淌下了热热的泪。郁杰的怀抱真暖,她柔柔的胸膛裹住了她小小冷冷的脊背,温热气息绵延不绝地包裹着那颗颤抖得快要碎裂的心……“郁杰,对不起……那个时候,我就是想做对的事。我爱我的妈妈。”

郁杰点点头,泪眼婆娑中,和粤然对视,眼神很复杂,乞求,警告,催促,埋怨,什么都有。她知道自己是尹执心的浮木,可是,听见这样的故事,她又何尝不想要一根浮木呢?

粤然冷着脸,虽然明知此时四个人之中也许只有她能够说得出话,但她什么都不想说。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觉使她充满了厌倦,“我们走吧,给她们一点时间。”她亲吻着苏航头顶的发丝。

苏航窝在爱人的怀抱里,像在一个安全的国度,垂着眼睛不去看郁杰和尹执心,但是心却不能不疼……不是不懂,正是因为懂,所以不能问为什么,也正是因为懂,所以才痛。“不管为了什么,都不能放弃爱人……”她喃喃自语着,像是高烧不退的孩童。

粤然听不清楚孩子在说些什么,只是清楚地贴近一阵无节奏的抖动,“乖,我们回家。”她冷冷地回应郁杰一个眼神……看来郁杰也没有能听得清楚苏航说的是什么,至于尹执心,也许反而听见了,因为她是那么专注地等待着苏航的回应。

一只手慢慢攀上粤然的面颊,轻轻地抚摩,近在眼前却满心满怀的不舍与疼爱,粤然不耐的表情瞬间融化,软软地揉进苏航温热的泪眼……

郁杰看着好友肆无忌惮的拥吻,终于哭出了声音。

……

“哎!”粤然捏捏苏航的小圆鼻头,逗她,“跟我说说话嘛!”

夜晚的马路总是很旖旎,停驻的灯,流动的光,不安分的马达车轱辘。苏航坐在车里,感觉很安静,又很压抑。

现在和粤然回去的地方,是家吗?苏航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愚蠢得可怕的问题。“我们回家。”她轻轻说,好像是在给自己催眠。

粤然捏捏苏航的脸,很无奈又很落寞。

车速慢下来,快要到家了,司机在小心翼翼地拐进小区通道。

“打的太贵了。”苏航看了一眼打表器,忽然用近乎冷酷的声音说,“以后我们尽量搭公车吧。”转过头,她很认真地看着粤然,眼神甚至带着点儿压迫性。

粤然笑了,点点头说:“好,省钱买房。”

她真的太懂得她……一路镇静而沉默的苏航泪盈于睫。

我们要在一起,有自己的家,谁也别想拆散我们。

粤然牵着孩子的手,攥得紧紧地,回到她们暂时的安乐窝。

家里真好啊……你在真好……苏航贴在粤然身上,一下也不肯挪动,眼里有泪水,但是不听话地浆在眼底,沉甸甸地压着心绪。“我们不分开,我们就是不分开。”压着嗓音,苏航很用力地对着粤然的心脏说话。

“好,我们不分开。”粤然拍着孩子的后背,轻声安慰她。

夜已经深了,明天还有好多追赶着时间的俗务需要处理,为了生活,也为了将来,可是现在,苏航怎么都不想动,她不想要这样压抑,她不想要这样惶恐,她越想要摆脱这些感觉,就越是深陷其中……只有粤然的怀抱,温暖踏实,包容她所有的思绪。

“别人的事情,不要想这么多好不好?”粤然试着提了提苏航肩上的皮包挎带,无奈怀抱紧密,她没有办法帮她解除负担束缚,只能轻轻地劝说,希望她能放松一点点。

苏航点点头,还是把整个人埋在爱人怀抱里面,一动也不肯动。

她答应了,但是做不到,或者说,只能闷着头努力,跟她自己较劲。

粤然叹了一口气,“那想到了什么,告诉我,跟我说,好不好?”

苏航摇摇头,呜咽的声音压着呼吸,她快要喘不过气了。

其实故事还远远未到结局是,过去的一切都只是前奏,她不知道那两个人会有什么样子的结局,她只知道,“别害怕,我不会放开你的手,无论如何。”傻孩子被思绪缠绕,她却知道问题的核心所在。

真是一矢中的啊……苏航抬起头,腮边还有泪,眼袋子已经肿得满满地,“嗯!我也是!”她看着她的眼睛,不是很自信,只是很笃定。

“那不要哭了,好不好?”她贴近她的脸,软声软语地请求她。

她点了头,泪水却彻底地模糊了视线。

“走走走……”她知道现在自己是两个人中唯一有行动力的总指挥,拉着她不由分说进了房间,取下她的挎包,脱下她的鞋子,“再不动,我就帮你洗澡了啊!”

脸上的泪痕干了,凉凉地,她破涕为笑:“窗帘还没拉……”

……

尹执心坐在副驾驶座上,眼睛定定地看着前方,虽然有路灯,可还是漆黑一片,她不确定前面是不是有方向。

方向盘好像会烧手的烙铁,郁杰咬着牙,紧紧握着。

长久的忍耐不是只为了一场诉说,尹执心的冰封碎裂也带走了她的安全感,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一切知晓她的秘密的人。

可是尹执心爱郁杰,所以也不想离开她,更不想用她的秘密伤害她。

让她难过,就是最大的伤害。而这一次,尹执心却不能逃离地清楚,郁杰会多么地难过,因为这是她的秘密,在保守它的许多年中,她无一时一刻不清楚,知晓这个秘密的痛苦。

今天晚上,却由她自己,亲自将这份痛苦克隆给了爱人,和两位最可信任的朋友。

难怪苏航说:“尹执心,我恨你。”她也恨她自己……尹执心重重地呼吸,别过头去忍受痛苦,冷冷的眼神纠缠成一个死结。

“我会等你。” 小车驶入别墅区的幽静小路,深夜,仍有保安在巡逻。郁杰下车,对车里的人说:“执心,我会等你。”然后,她转身,踩着单调的脚步声独自离开。

尹执心没有马上发动汽车,尾灯的光线在空气里放射成一片迷蒙,笼罩着郁杰的身影,直到她拦到出租车。

她的心里充满了感激,为了这一份温馨的沉默。尹执心开始向钱大有的房子慢慢接近,心中平静如水。

也许有人会想问故事里的人,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不那样……其实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是当时想要那样做,只是当时不得不,即使,不一定是对的……既然爱,何论对错?她的过去将来,她心里的故事现实的经历,无一不能承担。

出租车司机不安地朝后视镜里看了又看,夜半哭泣的独身女子最是令人不安。

郁杰抬手抹掉眼泪,看一眼刚刚收到的短信。

“我一个人在家。”尹执心说。

……

薛晴枫顶不喜欢钱大有呵着酒气夜半造访,却也狠不下心让他睡在门口。

“半夜三更地,你是劫匪还是骗子?别给我东倒西歪地,躺好!”将钱大有架进客厅扔上沙发,薛晴枫累得气喘吁吁。

钱大有虽说灌酒灌得左右摇摆,脸上却一点泛红也没有,青黄的脸色像锈铁一样,双眼半开半闭,朝着薛晴枫呼呼傻笑。

薛晴枫抱臂看了一会儿,摔一下手扭转了头。

钱大有闻见那一回身的当儿飘到鼻尖的橙花香,一股暖意冲上脑门,泪腺莫名其妙开了闸。“小薛,还是你这里暖和……不像我家里,到处都是一片白呀,冷冰冰……”

“啪!”地一下,洗手台上水花四溅,薛晴枫刚绞好的面巾又吸饱了水,鼓鼓涨涨沉落进洗手盆底部。雪白的大方脸上,一双眼睛晶晶亮,又像是冒着怒气,又像是忍着氤氲。“后悔也晚了!谁让你当年贪图家里的富贵!谁让我只看见了好风凭借力,不敢走同甘共苦路!晚了!”夜深人静,素面朝天,薛晴枫知道自己脸上的细纹,早就堆叠成千金保养也抹不平的地步了。嘴里的话只有她自己听得见,无论如何,她是不会让钱大有听见的。

热毛巾敷在脸上,钱大有虽然醉得不知身在何处,也知道会这样对他的人只能是薛晴枫。只是他太疲倦了,张了张嘴,冒出来的不是什么情话,只是两声呼噜。

薛晴枫胡乱给钱大有擦了两把脸,坐在一边,斜眼看着情人那张富贵却不高贵的老脸,冷冷地默不作声。

宽大客厅里回荡着呼噜声,吵得很,薛晴枫心里盘算前途的算盘也响得焦虑。

本章节积分:4,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