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12章 菱——邻角

2013-01-17

“这蛋糕味道不错,好像叫……‘黑森林’?”

洗漱之后果然神清气爽了,钱大有一早就醒了,在薛晴枫家,他有一套私人物品,几套换洗的内外衣裤,俨然一个行宫。只是他会看这行宫女主人的脸色,习惯成自然。

薛晴枫整夜没有睡,天刚清亮的时候才回房打了个盹儿,眼睛休息着,耳朵可清楚,听得钱大有来回走动,有一种习惯的心安。

“小薛?”钱大有靠近薛晴枫床边,小心打量,他知道她最近失眠。这个女人事业心很重,事业受阻,自然是睡不好的。

他们都忘了,那是因为她只剩下事业了。

钱大有蹑手蹑脚走回客厅,平日吃东西爱咂摸嘴的他小心地品尝着蛋糕,酸甜苦醇的滋味在舌尖混合,他还是不喜欢那点浓香的苦,轻轻摇了摇头。

“怎么?不是说好吃吗?干吗又摇你那狗头?”

薛晴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身后,满脸嗔怒,在钱大有惊喜讨好的注视下绕到前面坐在他身旁。“这黑森林蛋糕,叫北池。”

钱大有把水晶小勺含在嘴里把玩,愣愣神,再瞄了一眼被他从大四方切成小碟子能够容纳的小三角块黑森林蛋糕,终于恍然大悟,“明白,明白!放心啊,小薛,我会想办法的!”

……

老郑的办公室很朴素,远不如他家里豪华。他那张按照文件规定标配的办公桌,放在他家怕是连给他老婆做脚凳都不够档次。钱大有每次来觐见这位顶头上司,都提醒自己,假一点,再假一点,但是要入戏。

老郑是个对权限很在乎的领导,所以他的假,也是为了权。对于钱大有来说,这是他自陈静之事逃出生天之后最不如意之处。这么多年来,钱大有最不乐意遇见的就是老郑这种人。他有钱,可老郑不喜欢钱,他想要权,可老郑真的只把他当个副手。

“北池的内部文件下来了,你看看吧。”老郑面子上对钱大有是很敬重的,双手把文件放在桌面上再推给他。

钱大有恭恭敬敬拿起来端详,“这种大框架大项目,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吧?”笑嘻嘻地,钱大有翻了翻那份十六开的书一样的文件。

“不对。”老郑缓缓摇头,“老钱啊,要有法律人该有的觉悟。我们管什么的?现代社会最离不开的就是法律。北池一起动,多少的大项多少巨额商业往来?十块钱也好,十个亿也好,有法律的保障,这来往之间,才能安心哪!”

“是,是是是!还是领导专业,领导有觉悟。”钱大有陪笑打着哈哈奉承。

“这就交给你了。要监管好,如果有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出现,要及时遏止,不能助长行业歪风。”老郑说着,点了一支烟。

钱大有点头说“是”,闻着烟味,依稀能够判断这烟还是他意思给老郑的,忙垂了头遮住眼里的傲慢,退了出去。

……

苏航在看师弟妹们做的分项方案,看得入神,除了翻页和动笔的手,全身纹丝不动,连脸上的表情也是。

师弟妹们开始还不在意,满以为作业交上来了,形式好看,内容还行,根据意向分配分块分工合作就可以开始了,所以分散坐着,边聊边等。等了半晌,终于不约而同发现了师姐的认真,渐渐也正襟危坐紧张起来,住了嘴静静等着。

陈娟就坐在苏航身边,打下手,见她看完一份了,赶紧再递上另一份,苏航散乱写在纸上的笔记,她看懂了大约五成,拿眼睛去瞧比她辈分还小的几个人,一忽儿嘉许一忽儿严峻,闹得他们更紧张。

郁杰忍着笑,继续做手头的事情。这一次她不想做调研了,想做总纲,但是总纲是苏航擅长的模块,她还摸不准拿不拿得到手。

苏航专注的时候,脸上没什么表情,很平和,时而皱皱眉,时而默默点头,眼睛也不抬一下。她自己倒是很享受,完全不管时间流淌与旁人焦急。之所以这么仔细,是因为她不像郁杰和陈娟,甚至还不如近年一直在牛正身边活动的郑絮语和程伟仁,他们跟这些小朋友都很熟悉了。通过这一次的研究意向开题来了解他们,苏航认为是很好的机会,所以这次牛正要求她对模块人选作初步分配,她才答应了,否则她是不会接这个烫手山芋的。

见她皱眉,几个后生有点慌,伸长了脖子去辨别她眼前的那一份是谁上交的稿件,见她点头,他们又急切想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东西获得了肯定,又伸长了头去看……从郁杰和陈娟的角度看过去,就像几只天鹅排着队,时不时齐刷刷地做伸展运动,整齐划一。

“苏老师,看得也太仔细了吧?”日薄西山了,郁杰附耳跟苏航开玩笑,也是提醒她,“下班时间到了哦,不讨论一下给个结论,他们是不能走的。”再看一眼苏航杂乱的手记,郁杰摇摇头——这种学习革命式样的笔记风格真是叫人头疼,跟苏航一贯条理明晰的作风还真矛盾。

苏航猛然醒觉,看一眼窗外天光,果然如郁杰所言已经黯淡下来,粤然要下班了。她只好低头翻翻还没有细看的几张纸,抿一抿嘴,发了一条短信,又静下心来细细地看。

“今天要晚点回家,在学校。别等我吃饭,等我睡觉。”

见老同学耳根子红了红又依然故我,郁杰知道今晚是在劫难逃了,跟其中一个小师妹打个响指:“订饭吧。”

连陈娟都有些饿了。

……

“碍着你回家了?”

罗小丽看粤然收起手机时的表情,就猜到发短信的人一定是苏航,粤然那种闷在葫芦里都藏不住的幸福快乐表情,她记忆犹新。

粤然摇摇头:“她要忙。”忙得连她是不是也有应酬都没问,就推定她得回家等着她了,这么不体贴,可不像她老婆。

“北池的事情,应该你们要打架?”罗小丽尖尖的小脸蛋饶有兴味,好像刚好赶上大片首映礼的小粉丝。

粤然一笑点头:“是啊。鹰爪功对上太极拳,胜负难分。”

“张翠山打殷素素?罢了擂台私奔呀,躲呀,你们傻呀!”罗小丽笑着说,黄鹂转音一般明媚畅快。

“不用吃饭?不用租房?不用衣食住行吃喝玩乐?你看热闹开心就是了,少叫唤。”粤然睨一眼置身事外不疼不痒的小姑娘,脆生生点了菜,又给罗小丽杯里满上酒。“多谢你把信息告诉我,干杯吧。”她潇洒随意一举杯,等着罗小丽。

罗小丽撇撇嘴,也举杯跟粤然碰了一下,轻轻一抿,“这有什么的,一来跟你们本身就是合作伙伴,二来你我不是还有私交嘛!肥水不流外人田,应该的!”

……

苏航拿起筷子才觉得,自己饿得手都抖了,脑力劳动真不是儿戏。

“师姐,您好认真哪,看得我们心里都颤抖了哇!”吃了几口,终于有大胆的师弟拎起话头,试探起来。

苏航一笑,郁杰心想完了,刚才几个小时的严肃都破功了。“十几个模块,你们几个人的兴趣倒是都很集中,可是每个模块都得有人做,要从你们现在的稿件中看你们适合的特质,总要花些时间的,不好意思啊。”苏航认认真真一解释,连陈娟都有些傻眼。

师姐,和蔼可亲可是压不住人的咧……陈娟定定看一眼苏航,无奈不能明着把这话说出来。相比起这些在她眼中年轻气盛充满威胁的小孩子,她还是更喜欢一路提携她的小师姐。

果然师弟妹们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松弛了,“核心模块更能展现能力,更有难度,也更需要有能力的人去做嘛。”一个跟郑絮语路子颇为类似的师妹接了话茬。

苏航点点头:“基建大项,区划管理规则,班子建制,政策路向建议,你们认为就这四个是核心模块,对吧?你们八个人,三个人做了班子建制,三个人做了区划管理规则,一个人做政策建议,一个人做基建大项BOT,别的东西都没人碰,所以我推论,你们认为别的模块都是辅助,非核心,对吧?”她一下子揭了他们所有人的底牌。

就算判官和蔼又怎么样?竞争对手原来个个都如狼似虎啊……师弟妹们刚轻松一点的脸色又紧绷起来,看来入项竞争是一场难免的恶战。

郁杰也有点吓一跳——因为牛正明明白白说了让苏航做人选初定,意在让空降进研究组的苏航树立一下威信,所以她一眼都没有看过小朋友交上来的东西。但是按目前已知的状况看,这些孩儿们是要聪明反被聪明误了。他们哪里是想展现科研实力,区划管理规则和班子建制这两个模块游动空间根本不大,挑这两块来做无非是想结识权贵,挑政策路向建议的那一个人也逃不脱这一条,只不过可能料到了同门会抢那两大热门,另辟蹊径罢了。挑基建大项的话可能好一点,毕竟这是吸金的模块,可说不准又是为了结识商界人物,为日后铺路。这要是让牛正知道了还不得气死——八个三线弟子,居然没有一个往理想主义的学术型方向哪怕是想一下。难怪苏航要看那么认真,她肯定要点拨点拨这班傻蛋,让他们做做环保排污等吃力的模块,安慰一下牛正的老怀。

陈娟沏了一壶新茶,等着熬夜班。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