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13章 菱——对角

2013-01-17

苏航失眠了。

凌晨三点,坐在书房的灯光里,手里拿着一支笔,面前两三张A4大小的白纸,她却没有落一点墨。

但是她并不苦恼。

粤然也醒了,不过没有起身跟着来问苏航什么,只是在她下床的时候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

粤然晚上去应酬了,回来的时候,虽然她已经洗了澡,但苏航还是闻见了那一丝酒精气息……不知道她那边的进展怎么样?苏航转了一下笔,在白纸上戳了一个小黑点。

苏航起身,就着书房的小灯光走回房间,上床窝在粤然身边。粤然半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撇撇嘴,又闭上,还把头偏过一边。

“老公……”

苏航低低地叫。

“嗯。”粤然开始掩饰不住了然于胸的一抹笑。

“那个……你酒醒了没有?”苏航跪起来,双手托腮,看着粤然的脸,眨眨眼。

粤然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又圆又大又亮,“嗯?”晚上她比苏航早到家的,苏航也没问她喝酒应酬的事,不过她也猜着这丫头能看得出来。

“陪我说说话?”苏航眯眯笑着请求。只要粤然不因为喝了酒太想睡就好,她可不想问应酬的对象和内容,因为她自己也不能谈论学校里项目的具体事宜。

粤然双手放在头后枕着,眨眨大眼睛,考虑了一下,笑着说:“好啊。”这才转过来看苏航,窗外的光掩映进来,笼着苏航的小身影,罩上一层月白色的光,她脸上熟悉的笑容,粤然看着,傻傻地,可爱的。

苏航开心了,盘腿坐起来,就在粤然肩膀旁边,扭着小圆腰摇摇晃晃。

粤然看着,想来这女人必定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才失眠,八成是碰着了什么得意的事情,又或者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新鲜想法满足得不得了,这才睡不着……于是放了心,瓮声瓮气地训话:“别摇了,再摇这床就要塌了。我知道您老人家现在薪水快要高过我了,可也犯不着换新床来显摆吧……”

苏航原本是在酝酿着怎么跟粤然拉开话头,被她一调侃,思路断了,恼羞成怒,笑嘻嘻的脸换了一副气闷的表情。“我在想一些问题。”索性没头没脑地开了题。

原来是项目上的事情……看来尽管牛正脱下了面具让拒绝长大的孩子倍感压力,但能够得到回归学校的一个机会,还是让她如鱼得水,这也是所谓有失必有得吧?粤然笑了,撇撇嘴好整以暇,不作声只等着。

苏航喜欢把有意思的想法跟粤然分享,这么多年,这个爱好没有变。“这个项目呢……是很实践性的,而且不像以前我做的那些,个案或者法条,要么影响范围小,要么影响幅度浅,要么呢,影响即使深远,也要很长期的观察才能看到实际效果,所以那时候就算有失误,现实也有容忍的空间……可是这个项目,影响深远而且迅捷,难度大现实度高成效显现快,很不容易。”说了一堆,苏航停下来等粤然的反应。

粤然点点头,看着苏航,什么也没说。心里却暗自掂量着,北池这个大项,有关的制度和走向不知道是怎么论证的?牛正大概知道一二吧……?

粤然的一点点回应对苏航来说就足够了,她想了想,继续说:“可是师弟妹们没有像我和郁杰或者陈娟那样,从论证型到实践型,从小项到大项,他们没有经过这个过度的过程,就得直接入项……他们满脑子还是比较法呀,外国参照呀,对本土土壤特性的心理认知太少了,更谈不上准备和对症思路……再则吧,他们还处于做项目展现抱负的心理层次,还不怎么意识到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如果不恰当很可能贻害后人……”

“打住。”粤然要笑喷了,“我的法学家,你大半夜要跟我讨论法律理念问题?”是了是了,这就是她的苏航了,怀揣着理想主义的美好去关怀现实的泥泞酷烈,知道自己很渺小却仍旧乐于倾心思索,傻傻地,可爱的。她也坐起身,捏捏她的脸,将她整个人揽进怀中亲吻。

苏航正说得兴起,被粤然一笑一搂,一下子凉下来,眼睛看着书房的小灯光经由走廊照过来已经变得微弱而朦胧,视野一下子清楚了许多,“也不是啦……”她这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绪不静了,“我就是想想,觉得很有意义。我只对自己手头的一亩三分地尽到责任就好,只是这些问题虽然说出来宏大没有边际,但是真的很有意义,如果手头上做事情的时候对这些问题有清晰认知,很多事情都会不一样。”再三解释之下,她自己也笑了。

看来她已经一头扎进了项目里,思考学术问题,对于北池倒是不太上心……粤然了解地点点头,认认真真跟苏航讨论起来……

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学术项目,比较法参照系这些华彩是不能少的……

不管怎样,既然很快就进入实施,而且规模宏大,说明触及的面很广,阶层也不低,施展抱负的想法就很正常,而不能称之为天真……

也许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牛正才需要空降一个对现实的坑坑洼洼有大量认知的人……

不如,让牛正再多请一个人吧,虽然这人不是他的弟子,但是跟他的弟子也很熟悉啊,而且还可以补充一下非诉思维……

苏航就在粤然婉转提醒的时候,困得受不了,睡着了……粤然轻轻帮她盖上薄被,亲亲那苹果一样的脸颊,才发现,天快要亮了。

她将额头抵上那红润柔软的小脸蛋,重新入睡。

“哇!”

胡巍巍出差超过一个月,这天回来述职,迟到了一点,赶紧先去林雪莉那里汇报工作成效,然后才心安理得走进办公室,跟抬头的粤然对上一面,即刻老实不客气地感慨:“大眼睛还真是吃亏啊,休息得不好特别明显,眼袋黑眼圈都无所遁形喔!粤律师,昨夜没睡好?”

“终于回来啦?气色不错呀!”粤然笑着岔开话题。

“嗯,是还行。”胡巍巍把皮包甩在桌面就坐下靠着椅背,全然没有往日回归总部的踏实愉悦。

隐约地,粤然察觉到了一点端倪……也许,是时候了。

“小粤,我手头的这个本地项目,要交给你了。”胡巍巍手脚并用挪过来一纸箱包含图纸和手写调查报告数据文本的卷宗,意兴阑珊地说。

粤然站起身,把箱子挪到自己的座位旁边,问胡巍巍:“要填交接记录吗?”

“不用,领导直接叫舒娟登记了。”胡巍巍说着,不着痕迹地长长叹气。

粤然已经大概猜到是什么事情,沉默着朝胡巍巍伸出右手,微笑。胡巍巍跟粤然握了握手,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手掌:“小粤,你迟早也有这一天。好好享受这静好岁月吧……”

十分钟后,胡巍巍挪去了外联组的办公室。跟在帮忙搬东西的男同事后面,胡巍巍临走时,回头对粤然说:“我真宁愿自己是辞职嫁人了。”

男同事停下脚步,开着玩笑呛她:“那我们男人怎么办?辞职回家做奶爸?”

粤然只是笑笑不说话,直至目送胡巍巍离开,才板起脸来环顾只剩自己一个人的办公室,思量着:男人觉得应酬累,女人觉得应酬烦,大家都觉得应酬是困扰的事情,可还是得踊跃积极地张罗奔赴各种应酬,为什么?

在这个商业化为主流的环境下,自耕农还有没有憩息之境?

好容易忙到快下班了,今天没有应酬,粤然想打电话约一约家里的女人,却怎么打都是“正在通话中”,让她好生郁闷。

“你今天要回家煮饭给我吃!”

粤然不耐烦的时候,苏航自己送上门来了,上来就是刁蛮任性地提要求,高高兴兴地在电话里宣布晚上可以回家吃晚饭的喜讯。

“不煮。”

粤然拎着提包边走边酷,其实也没多生气,就是有些不爽。

苏航不知道前因后果,有些莫名其妙,“啊?”她可怜兮兮地请教,“为什么啊?”

粤然这才想起来,这还未经审判呢,就上刑,是有点儿不公平,“您老人家忙,电话一直打不通。”

临下班接了好几个电话,苏航拿电话的手都有些酸疼了,转头看看,已经走出了办公大楼的辐射范围,她就放心大胆地申辩:“我还宁愿你打过来让别人都打不通呢……明敏元旦前后结婚;林敏静结婚,陈冬艳孩子周岁宴,美黎姐姐孩子满月,陈之力许蕊结婚,一个客户的女儿结婚……全都是约红包的铃儿,我‘恭喜恭喜’说得都快成口头禅了……”

粤然听了也愕然,不过有些不信:“事情都一起办么,怎么都扎堆儿通知你?”

“不是一起啊,可是大家不都喜欢年末或者春天办事嘛,有些是先前通知了的我没太上心,像陈冬艳林敏静她们,交情一般嘛。今天美黎和陈之力先后打电话来,我就做了个汇总时间表……”

不得了,喝喜酒都要列表了……“好吧,答应煮饭给你吃。”粤然对不擅于拒绝别人的苏航抱以深切的同情。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