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14章 菱——对角线(一)

2013-01-17

人情世故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吧……

你哄着我高兴,我也就哄着你开心。谁要叫谁不爽了,就等着吃果子吧,肯定不会是甜的,或早或晚,总要砸到你头上。

苏航很久没见美黎了,自从她和刘连结婚以后就很少见面。在之前为数不多的几次相聚中,有一次美黎满脸惆怅地对苏航说:“领了证,和他成了法律上的一家人,感觉反而没有那么亲了。”苏航只能陪笑宽慰,并不太能听懂美黎的心事。

“姐姐来啦,姐姐抱抱我吧?”

小家伙的奶奶逗弄着孙子,凑过来跟苏航打招呼,苏航正慌张于自己根本不懂抱那么小的婴孩,笑着不知怎么拒绝,眼一抬,就看见美黎瞪着刘连的母亲,满脸戒备的不满。

小家伙的爷爷和刘连在旁边呵呵干笑,看看苏航,又看看小家伙。

苏航赶紧说:“我刚从外面来,要去洗个手才能抱宝宝。”美黎的神色戒备,大概是这个意思吧?小婴儿刚从医院抱出来没几天,容易对细菌产生不适,作为新妈妈总是比较紧张。

小家伙的奶奶扫了兴,也不说什么,只兜着小家伙轻声说:“好吧,好吧,噢!噢!”原先她看苏航的样子还随和,有意多搭讪两句,现在知道了,苏航还是以美黎的意思为重,她就再不看苏航一眼。

看来婆媳之间还是有些微妙啊……苏航赶紧拿捏着笑容起身去洗手间,穿行在各种药品保健品婴儿车尿片包补品抹布中间,有一种滑稽的紧张。

美黎也跟了过来。

“用这个。”美黎拿起一块消毒香皂给苏航,笑得很温柔。

苏航觉得,美黎那笑容里面蓄着泪,似乎仅仅是因为苏航意会了她的暗示,知道抱孩子之前要消毒,并且自觉配合……她顺从地接过香皂,捋高衣袖,把双手和两条小前臂洗得干干净净。

“再用这个。”一直站在洗手台旁边的美黎又递过来一瓶看起来是原装进口的婴儿洗浴液,“多洗一次,保险。”这次美黎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苏航爽朗答应。美黎越不好意思,她就越紧张。

美黎开心了,手上变魔术一样多了一只粉嫩蓝色的小喷瓶,“再用这个喷一下,就可以抱宝宝了。”

苏航看了一眼,那上面好像用英文写着是皮肤消毒剂,乖乖地伸出两条臂膀,让美黎转着圈喷了个遍。

美黎找着感觉了,苏航跟以前那个顺从听话的学生妹没有两样,而且比洗手间外面的公公婆婆还更亲一些,她从婆婆手里接过孩子,亲自教苏航怎么抱新生婴儿。

“手要这样,要托住头,他的脖子很软的,对,哎,腿这里也要托住,他的腰还没有什么力,对,对……”

之前去看同学朋友的新生儿,苏航从来都不抱,今天可真是太令人紧张了,而且美黎的情绪形成一股室内低气压,好像苏航是突破刘连一家对她的包围走近宝宝的娘家人……苏航看了一眼刘连父母的表情,确定这不是自己的错觉。

刘连给苏航倒了茶,美黎不声不响端走了,换了有机果汁,插上吸管放在苏航手边,“喝这个吧,你抱着他,要是喝热茶一会儿可能……”指一指孩子,美黎的意思是怕烫着小家伙。

其实苏航无所谓的,美黎和刘连也知道,但他们就是在不动声色地较劲。

“在宝宝还是幼童的时期就要确定以谁的养育方针为标准,以避免宝宝懂事之后听见父母的争执,面对双重标准变得没有标准,影响宝宝的成长。”坐了几分钟,美黎借口喂奶要苏航帮忙,把她“解救”进了卧室,这才小声解释给苏航听。“他父母在这里,我一个人,三比一,所以我要挺住。”美黎笑着说,一面给孩子喂奶,一面鼓劲儿似的扁扁嘴点点头。

苏航一直保持笑容,从进门笑到现在,她觉得两边脸颊酒窝的位置都有酸疼之感。想起实习的时候,美黎对前途事业福利待遇都没有什么追求,更不要说好斗地表示要为了任何事情“挺住”,有了孩子,果然不一样啊。

“为了宝宝啊,妈妈要勇敢,对不对?啧啧啧,我的小宝宝。”美黎对着宝宝小声说着,又对苏航笑,可是这话分明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苏航悄悄在想,美黎是不是有些抑郁?不过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还在正常范围之内。“姐姐,等宝宝适应了医院外的环境,你什么时候带他出去走走,我们约在外面见吧?”美黎的产假还有一段时间,苏航想能陪陪她调整也是好的。这念头一动,苏航也真的觉得自己是美黎娘家人了,不禁点一点小家伙的小脸蛋,又亲了两分。

“好!”美黎当然很高兴,“我就怕你工作忙,在外面不比我们吃公家饭的,压力大。一会儿吃了饭再走吧?云哥今晚会过来。”

“嗯?”苏航有些奇怪,“云哥?你一直在……噢,他后来调去人事了,是代表单位慰问?”

美黎眨了眨眼,生了孩子,那双眼睛更水灵了,“算是吧,我也不知道,反正他要来,你是他徒弟,也很久没见了吧?”

可不是么……念及毕业时的谈话,苏航还是有一点介意。

但她知道怪不得云哥,当然也怪不得她和粤然。

刘连的父母去做饭了,宝宝赖尿了,美黎在清理,苏航坐在客厅,刘连陪着她。

美黎家不大,原本两室一厅的设计很适合小家庭,只不过老人家入驻之后就显得有些拥挤。装修格调是依着美黎的选择,简约田园风,用瑞典某品牌的全套设计,与时下很多小中产家庭的选择一致。

苏航上下四周看了看,总体感觉还是很温馨的,只除了有一些凌乱。

“你姐姐胖了,生孩子之前给她补得厉害,呵呵。”刘连终于有机会跟苏航聊一聊,咧嘴一笑,看起来还和从前一样直爽。

苏航有些哭笑不得——原来刘连也把她当成了娘家人啊,跟外人聊天开场白就说自己老婆胖了,刘连这说的什么话嘛……要是粤然如此,耳朵都会被苏航拧下来。苏航看着刘连答:“不会啊,姐姐气色很好,你和叔叔阿姨照顾得不错。”

“啊,哈,是,是。主要也是她自己知道保养。”刘连高高的个子,坐在沙发对面的小矮凳上也比苏航高半个头,不知道是不是孩子出生让他太高兴的同时又有了压力,他神情中透着一股子温驯,自顾自抬头四处看了看说:“这房子太小了,要赶快挣钱,换大房子!嗯!”表情动作跟美黎适才在房间里说“要挺住”时如出一辙。

苏航不知道这是不是传宗接代的幸福后遗症,她可没有对房子大小发表任何看法,应该也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刘连这话越发莫名其妙。

“你怎么挣钱?每个月工资不就那么点?”美黎给孩子换好了尿片,抱着小家伙踱步从卧室出来,“就算让你连跳三级,体制规格都是定的,百万豪宅你买得起吗?快别说这话吓人了,别人还以为你要怎么下手捞钱呢,还好苏航不是外人。”

刘连的兴头一下子就平伏了,再次看着苏航傻笑。

苏航终于承认,结婚,生子,也许是时间,也许是这些事情的发生,真的会改变很多,人对生活和感情的诉求,人的性情表现,乃至于人之间的关系。

还好云哥到了。

云哥还是那样,瘦瘦的,精神矍铄,硬朗干练,穿着挺括制服,鼻梁上架的眼镜反着两片白光,像千瓦探照灯,比凌厉眼神更能穿透人心。只不过,头发中间多了隐约的几绺白色。

“云哥。”

苏航越过刘连看着师傅的身影,这才真正有看见“娘家人”的感受。

云哥当然有一点意外,不过在脑中储存了很多信息的他很快想起来,苏航实习时和美黎、刘连的交情都不错。“你也在这里啊。”他朝苏航点点头,就像碰到了一位老朋友。

“嗯!特地留下来吃饭,就是因为知道您会来。”苏航傻傻地答应着,脸一下子红了。

听了这句画蛇添足的热情解释,美黎夫妇和云哥都笑了,但是也没有说什么。“给我倒杯茶吧。”云哥把礼品包装的燕窝鸡精递给刘连,转而指示苏航,声音还是那样,浑厚的,有一点沙哑,沉稳的,带着一点威严。

苏航连美黎家的杯子茶壶茶叶怎么放都不知道,不动声色观察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倒了杯白开水,双手端到云哥面前。

云哥端起清清净净的玻璃杯,一饮而尽。“加了会儿班,赶过来晚了。你小子过两天回单位给我好好加几天班。”他对刘连是老实不客气。

美黎笑笑,跟苏航打个眼色。

苏航糊涂了:一板一眼的人事部门也要加班?她实习的时候可没有听说过……还有,云哥为什么命令刘连?难道刘连也调去了人事,成了云哥的手下?不过她很自觉地没有问。

“你的功劳最大,这里就你没做过我徒弟了,但你比他们俩都更了不起。”云哥忽然老气横秋起来,用领导慰问的语气对顺利产子的美黎大加赞扬。

美黎把孩子报给云哥看,云哥就着她的手看了几眼问:“取名字了没有?”

“孩子爷爷取的,叫刘廉,清廉的廉。说是纪念他爸爸调了新部门,也叫他继承他爸的理想。”美黎说起来,好像并不那么欣喜。

刘廉啊……刘连,苏航想笑但是憋住了。刘连的父亲取的名字……还真是一脉相承。清廉的廉,新部门……那如果云哥是刘连的上司的话……“刘连调了部门?成了云哥的徒弟?”苏航趁势追问。

“嗯,干了一段内部行政,领导又想起我了,调去做反腐调查的工作,刘连也是。”云哥解答了苏航的疑问。“纪律更严了,前两年你不多来看看我,现在的办公室,外人可就不那么容易进来了。”

“喔……”原来如此啊,苏航心中动了一动,笑着说:“那我去看菊姐的时候先请示您呗,您得空就接见我一下?”

云哥鼻梁上镜片亮了亮,也笑了:“好,有空跟小粤一起来,看看老师傅。”

小家伙的爷爷奶奶把饭菜陆续上了桌。

开饭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