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15章 菱——对角线(二)

2013-01-17

“今天可是周末喔!”

罗小丽的茧形大外套衬得小脸更尖细,驼色又很好地托起了眼珠子的黑亮,唇红齿白,笑着开粤然的玩笑,暗示在她眼中,粤然就是一个不得自由的妻管严。

粤然淡淡白她一眼,也不气恼,“她比我还忙,而且忙得入情入心。”

“噢?”罗小丽听出来粤然话中有话,而且似乎还有些情绪,即刻对这个闲话变得更有兴趣,“入情入心?”她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庆幸离与第三方约好的时间还有一会儿。

粤然见罗小丽看表,自己也看了一下,还有十分钟而已,“我约你早一点来,是要在安木的人到之前彼此先通个气,统一统一战术和口径,你倒好,做起八卦访问来。”

“天天发邮件,周周打电话,小粤姐,半个多月以来我们的战术和口径早就商量好了嘛,你放心,安木为了我们公司的货运业务早就垂涎三尺了。备忘录的效力虽说不如合同,可在商言商,商业信誉也很重要,何况以我们公司的脉络,这点牵制能力还是有的。”罗小丽这番话说得气定神闲,有理有据,完了调皮笑容又浮上脸面:“小苏姐忙得入情入心,该不会是忙着和你竞争,在狙击我们的计划?”

粤然摇摇头,将衬衫的袖口一圈一圈折上肘部,再换另一边折,低着头说:“不是。我们的计划得天独厚,只要你我双方不漏底不出内奸,外界应该不那么容易勘探得到,哪怕是苏航他们所。她忙得入情入心,那是因为周末要应酬的都是真朋友好姐妹,不像我,纯粹是工作,忙完拉倒。”衬衫是苏航为她打理的,手洗垂挂,雪白笔挺,触感却很柔软,就是熨烫的时候苏航不够熟练,袖子上熨出了一条折线,要不是罗小丽八卦,粤然还没有空闲去发现,于是折起袖子来遮掩。

罗小丽的情绪瞬时有些低落。粤然和苏航再怎么互有隐情,看得出来心还是近的,而跟外界的人与事再怎么密切,譬如说她,哪怕最近屡次飞过来同粤然会面,粤然都要瞒着苏航,终究不过是“纯粹是工作,忙完拉倒。”那种外人挤也挤不进去的、两个人的小世界,听起来是那么让人羡慕,乃至于微微有些气闷。“把茶点撤了吧,一会儿人该到了。就说我们刚来。”罗小丽招呼侍应生。

“换一张桌子吧。帐记在一起就行。”粤然打算得更干脆。

……

苏航越想越不对劲,手机拿起来又放下,拿起来又放下,终究还是扔在了一边。“算了,先洗澡。”她咬着牙下定决心。

有事情想不通又不适合立刻追寻答案的话,可以做三件事情:睡觉,吃东西,淋浴。但心里有事,除非是太过疲累了,不然肯定睡不着。吃东西呢,有好吃的就罢了,自己厨艺又不好,岂不是越吃越各硬?还是洗澡靠谱,舒舒服服,还真的挺能放松的,放松了,一会儿说不定就能睡个好觉……

粤然拉开洗手间的门,看见苏航在水柱下以慢三节奏悠悠左右晃动的身影,脸上还挂着若有所思的神情,浑不知道自己正在被观赏,白花花香喷喷,像极了下锅前的嫩嫩小粉条。看了好一会儿,水气熏得她有些迷蒙,这才问了:“这么早洗澡?”

“呵……喂!”苏航断断续续的小神思被惊断,着实被吓了一跳,“你回来啦?!”睫毛上水滴进眼睛里,涩涩地疼,她忙忙地用手去擦,要看清粤然的样子。

她可是等了她小半个晚上了。

粤然倚在门边,水汽熏得刘海也湿了,稠稠耷在额边鬓角,原本小小被外面干燥的空气灰尘破坏了的妆容也润泽起来,白衬衫贴着身体的曲线,光线穿过水汽透过去,流淌蜿蜒着,照出她坏坏的笑脸,静静地。

“先去把包放好嘛。”苏航说话的声音也带了水汽,她有注意到,粤然手里那只包是她们一起买来逛街时用的,很小巧,跟平日里上班用的大包和公文包可不一样,女人味十足。

而且,今天是周末。

粤然歪靠着门,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苏航的表情几度变幻,天气冷了,热热的水滴落在干净的身体上一点一点碎裂又烟雾一样散开,罩着粤然的眼睛迷蒙欲睡,她一动也懒得动。“我不要,转个身就没得看了。”她声音懒懒地撒着娇,脸上倒是看官大爷的表情,写满霸道兴味。

苏航听见粤然声音里满满的休憩惬意,也不再说什么,就那么安安静静地洗,洗好了,擦干水,拧一把毛巾,走到粤然身边,轻轻敷在她脸上。“我好了,你去放好东西也先洗澡吧,洗完就轻松了。”她柔柔地对她说,又在她唇边轻轻一吻。

她依言转身,她将染了脂粉的白色棉纱巾轻轻漂洗。

……

“小宝宝可爱吗?”

粤然洗好的时候,苏航已经把头发都吹干了,见她过来,就把浴巾罩在她头上,轻轻筛动着为她擦头发,她就一边享受着,一边跟她说话。

“可爱啊,小小的,很小很小。”苏航想起来小婴孩的那个样子,加重了语气去形容。

粤然的脸被罩在浴巾里,开怀地笑:“是有多小?小得你没有了形容词,只知道说‘很小很小’?”

苏航“呼啦”一下掀开浴巾,脸贴上粤然的脸轻轻磨蹭,“真的就是很小嘛,一个小小的人儿,小小的四肢软软地,眼睛还不大会睁,小嘴也小小的,特别是那小手指和小脚趾,真是小得看见都心疼呢。”她嘟着嘴解释,就势在沙发上抱住了粤然,两个人手脚缠在一起,窝成一小团。

“那你有没有抱他呀?”粤然抱着她的宝宝,神经系统完全处于放松状态。

“抱了一会儿,后来云哥来了,我们一起在美黎和刘连家吃的饭。”苏航亲亲粤然的脖子,又亲亲她的脸,往日着凝结在肌肤的香气就会叫她心安,可是今天不一样,反而令她更慌了。

“云哥?”粤然有些意外,“他怎么会去?刘连跟美黎跟他都没什么交情吧?工作上又不存在隶属关系。”难怪苏航今晚看起来心里有事,原来是见到了师傅。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云哥被调去反腐,刘连也是。”苏航静下来,跟粤然解释。

“噢!那你们聊了什么?”粤然挑一挑苏航下巴,逗她开心。

苏航看看粤然,眼神有点犹疑,“也没聊什么,云哥好像专程去催刘连快点上班的感觉,放下燕窝鸡精吃了饭就走了,我坐了一会儿也走了。”抿了抿嘴,她憋住急切想冲口而出的问题。

粤然点点头,将苏航一切表情都收在眼里,接着问:“那跟美黎呢?刘连那家伙当年傻傻的,现在都当爹了,有没有跟你寒暄几句?”

“跟美黎不就是附和着聊带宝宝的事情,还有就是为人贤妻为人媳妇的不容易。”苏航心不在焉地复述,然后眼睛一转,“刘连没怎么跟我聊,不过我倒是问他了,是不是因为工作出色所以被抽调,他说不是,是他自己申请的,因为反腐工作难度大,待遇会好一点。”

人家去反腐待遇好一点,你怎么好像发现了新大陆……粤然笑着应:“喔,然后呢?”

“你们所的外联待遇是不是比内析高?”苏航屏住呼吸,小声问道。

“嗯,是啊,而且外联有额外的补贴,还有工作时间可以稍微灵活一点。”粤然很自然地回答,她就知道,这孩子兜兜转转肯定没有一句废话。

她这么了解啊……“所以,你是不是已经调过去了?”苏航终于问出来了,好不容易。

北池当前,公关肯定很重要,粤然他们所妙龄女郎不就那么几个,领导肯定会人尽其才,而粤然,也许不全是身不由己,为了两个人生活的环境能够日益提升,她选择接受调任也是情理之中……最近粤然应酬似乎很频繁,苏航早就有感觉了,可是碍于北池的竞争关系横在中间她不好问,可调任外联是大事……

“还没有。要是我要开始经常以应酬的方式工作,肯定会先告诉你,而且还会跟你商量,现在还没有。”粤然肯定地宽慰苏航。

“可是,最近你不是也经常应酬?而且今天是周末……”苏航怯怯地说。她不想遮掩自己的疑惑与不安,又不愿意粤然觉得被紧盯着没有自由,这种内心的拉锯与两难,倒有点像美黎家里的问题,虽然是小问题,但是在小家庭的情感空间里,却很重要。

“是啊,我就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问我。”粤然满脸好笑的神情,她是真的等着苏航问等了很久,也不是不能主动跟她交待,就是贪玩想看看她什么时候注意到,又拿什么做由头切入来问她,“原来你是在等美黎的孩子满月啊。”

苏航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她可不管粤然的取笑,她还没等到一个有说服力的解释。粤然还没调去外联,她稍微放松了紧张感,但是没去外联,又为什么最近频繁有应酬?若是为北池倒还罢了……

为了北池……粤然可不会这么说,这个答案说出来,两个人都懂,可是二人世界的小周末弄不好就僵在这里了,“最近我和杨起威代理了一个离婚案件,民案开庭我还是头一遭,当事人又是某大集团董事,要就着他的时间谈案情,所以就不定时要吃吃喝喝往外跑。”这也是事实,虽然不是全部,甚至不是最重要的部分。

苏航觉得稀奇:“离婚?你们所会接离婚案?”然而转念一想,她也猜到了大概。

粤然不接话,轻轻拨动苏航柔软的发丝。她知道苏航能猜到,所以不再往下解释。如果这离婚案打赢了,会有一系列连锁反应,最理想的是拿下该集团的顾问资格。

“这也太迂回了吧?”苏航低着头,任由粤然摆动秀发。

夜很静,粤然轻轻抱着苏航,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