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16章 菱——对角线(三)

2013-01-17

“我今天不回家吃饭喔,约了明敏和她男朋友。你要是也有局,记得不要喝酒,要是回家吃,剩点儿给我,我要宵夜,嘻嘻……”

粤然正紧绷着脸对刚收到的任务指令沉思,就收到苏航的晚餐通报。今晚粤然没有应酬,看来要独守空房,不过她没有不悦,反而感觉到一阵轻松。

今天一早刚到办公室,岳崇山就召见了粤然。没有多余的对话,就一条指令:所里跟苏航正面作战过的只有她一个人,所以要她写一个关于苏航个人的分析报告。非正式文书,不用管格式,但内容重要,一定要有针对性而且准确地点中特点与弱点,要对所里同事有切实的参考价值。

而产生这个工作任务的原因,就是其他同事在进行北池业务拓展的时候,居然有意向客户拐弯抹角向他们打听苏航律师的业务范围和业务能力,甚至有人问他们跟苏航他们所有没有合作或联系……俨然苏航已经成了岳崇山团队挺进途中一块令人意外却难以绕开的绊脚石。更可怕的是,岳崇山对局面为什么如此呈现,完全摸不到脉络。

粤然知道北池的水很深,但没有想到暗涌如此澎湃如此接近。

苏航这个傻丫头,最近似乎也没有忙于应酬什么大人物,就是所里,学校,家里,办案,项目,回家耍赖……她圈子里谁是大人物?梁听?岳崇山他们虽然忌惮梁听,可如果苏航的上线只是梁听,岳崇山他们还分析苏航干什么?……粤然思量着,总觉得答案就在哪个角落里,盖着一张薄薄的纸而已,可总是朦朦胧胧切不中要点。

她只好把与苏航交手的过程,对苏航专业背景的了解,以及站在一般同学角度可能了解的一些无伤大雅的私人事务内容详细列明,再概括了一下苏航的个性特点:“细心,谨慎,坚定,有耐性,思维习惯偏于公法的角度着眼,会先设想战略部署再组织细微战术,但宏观意识不足,论胆量气魄算不得出众。有所妥协但坚持原则,不怕输,所以不轻易退缩,心理……坚韧,也脆弱,容易心软。……理想化,难缠。”

写完了,粤然自己看一遍,打印出来,再看一遍,忍不住笑了——原来那赖皮孩儿有这么多缺点,个个都让人心疼不放心……笑一笑,她的脸色又严峻起来。把这些呈现在自己的陆战队同仁面前,好像自己出卖了爱人,粤然想了想,把最后性格分析的部分删掉一大串,只剩下几个词汇,她把前稿绞碎了,打印出后稿,交给岳崇山。

理想化,细心难缠,过于谨慎,容易心软。既准确,又不甚明确,这样正好。

这个男人,真的是最佳人选吗?苏航在赴约的一路都在心里默默替好友掂量着,到了地点,只有明敏一个人在等她。

“坐吧,与帆一会儿就来。”明敏招呼好朋友,然后就静静地。

苏航眼见,明敏的神情颇不似从前。从前她的脸上是那么活泼明艳,朋友多年,对外貌的认知早就淡化了,苏航只是每每见到那一抹明媚就会被感染,觉得时光空气中四处都是跃动的温暖。可是今天,也许今天之前的一段时间已经如是,明敏的脸上有一种安静,一眼视之会以为是恬淡自若,只有熟识如苏航才能察觉,那表情似满满一页隐去字迹的问句,虽然清净却充满了不确定。

“我可有些饿了。”苏航轻轻落座,跟好朋友撒娇。也许是不习惯这样的环境吧,毕竟明敏是艺术家,她想。

餐厅是邓与帆选的,菜单子上面的料理看起来很上档次,环境布置颇为张扬,却不是走富丽堂皇的路线,只是能看出来店家在一切细节位置都下了功夫,浮夸得很到位,比如说实木贴铁皮烤漆的正方圆角椅,苏航在邝家三少的家俬品位廊里见过,似乎还是彼岸得奖的艺术家商业新作。

来这里的人不算多,有些传言中的科技新贵,也有看起来闲闲不知所事的名媛雅士,其中有些人,苏航还有过数面之缘,只是不熟悉。明敏显然不认识他们,对人们之间随时发生的寒暄客套丝毫无动于衷。

对于苏航来说,人少,东西不算贵,光线明亮却不刺眼,侍应生不会太热情,大家聚在一起,可以有足够的空间谈事情,才是理想的用餐环境。她相信明敏的喜好偏向大体也是如此。“这里环境不错。”苏航跟一个女人点了头算是招呼,目送她挽着男人的胳膊拐向另一个窗边雅座。

“你没有来过吗?我看你跟这些人都挺熟?”明敏话里的情绪有些淡淡地。

“工作上应酬场面见过而已。这里是会员制,我还不曾有机会来过。”苏航笑,“看来邓与帆的地位不凡。”

“如果他地位不凡,你也不差。”明敏脸上一副事不关己却又不得不说,“他今天可是特地请你,说有事相求。小苏,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了,我和他也快结婚了,这个忙……你一定要帮。”明敏说着,笑了,带着一句“不好意思”的潜台词。

苏航有些意外:“邓与帆请我?”她看着明敏眨眨眼,高中的时候她们常常用这个表情对彼此表达“有没有搞错!”这样的感叹。“今天不是你们要跟我谈做伴娘的事情吗?我还在期盼着你这位艺术家要弄多土的颜色在我身上,好衬托你的明月光辉肌肤胜雪呢!”曾经明敏开玩笑说,要是苏航笨到比她还晚结婚,她会准备土黄色的伴娘礼服给苏航“接接地气”,苏航可是一直记得。

“啊,呵呵!”明敏又笑,这一次是开怀,“放心啦,土黄色不好用,料子都难找。我已经订定好了鹅黄色,很适合你的暖色调。我穿象牙白。”

苏航想像了一下,鹅黄色衬托着象牙白,好朋友的感觉的确很温暖。“丫头,没想到你真要嫁了啊!”苏航眯着眼睛笑,很具体的讨论一下子让小时候想像中的美景真实起来。“那你为我准备的什么款式啊?旗袍我可不要穿……”

同美黎结婚时的感觉不同,苏航和明敏讨论婚礼的事情,就像在聊一场期待已久的家宴,所有的细节都值得关心,所有的事情都很有趣。

不一会儿,邓与帆来了,席面很快被张罗开。

“与帆,小苏说这里是会员制?”明敏没有苏航那么爱吃,她不自禁去注意的,是满桌菜肴,盛菜的器皿,以及侍应生安静有序随上随撤的节奏与素养,她知道在艺术市场,桌面上的东西和这里的一应陈设价值几何。

邓与帆一直耐着性子和苏航继续讨论她与明敏开了话头的婚礼,并没有吃几口,苏航很会问问题,问一句,他要回答上一篇,开始他想三言两语搪塞,苏航皱一皱眉,和明敏对望一眼,就让他觉得敷衍塞责会使现场的姐妹淘很不悦,也就不敢造次。难得明敏插话,他反而有些窃喜,“是,我也是最近才有了会籍,公司专程托人引线加入的。”他回避苏航的眼神,免得她再追问什么请柬喜糖婚车吉时之类的琐事。

苏航知道这里的老板是邝维利的弟弟邝维君,这间私会需要在会会员引荐才能加入,以确保会员质量。邓与帆在做的电气工程设计似乎跟邝家手下的食品行业不太搭嘎,为什么千辛万苦要搭这条线?

“小苏的事业做得那么大,居然也不是这里的会员?”邓与帆好像才反应过来,瞪大眼睛惊讶地问苏航。

苏航和明敏都有些不知邓与帆所云。“我的事业‘做得那么大’?什么事业?有多大?”苏航看明敏一眼,眼神充满询问。明敏同时看向苏航的眼光回敬同样的无知,“小苏的事业有多大你怎么知道?”她问邓与帆。

“我们公司领导买下这个会籍,就是因为知道小苏你和邝家三位少爷都过从甚密呀。这里的老板是邝家三少,小苏你不会其实连这个都不知道吧?”邓与帆听了女朋友和苏航的问题,露出一副“白费力气”的不满神情。

“这……”苏航险些笑出声来,虽然她不知道邓与帆和他那素未谋面的“公司领导”具体想干吗,但是也能猜到一点——是看上了她和邝氏几个人的人脉了。

明敏虽然比苏航还更糊涂些,可对男朋友的情绪有种贴近的感应,为邓与帆那种表现得太过明显的失望十分不好意思,赶紧打圆场,先是向着苏航申明:“他来之前就说有事要求着小苏,”接着又转而嗔怪邓与帆:“还让我帮你先说说好话,你好好说嘛,我也知道知道闺蜜的事业到底是做得有多大。”然后,她脸上又露出了邓与帆来之前曾有过的羞涩微笑。

苏航这才知道了,原来明敏一开始就把话摆得那么直白,是邓与帆交待的。邓与帆,果然是典型的理工男啊。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