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17章 菱——对角线(四)

2013-01-17

冷酷与殷勤之间的距离也许只是一个猜测的假象。

在苏航没弄清楚邓与帆想干什么之前,她有足够的技巧去避免证实他的一切猜测,虽然运用这些技巧瞒不过好朋友明敏。

好在邓与帆不是一个太会转弯抹角的男人。

“小敏?”时间还不是太晚,学校门口的烧烤夜市摊档已经如火如荼,明敏的车开得极慢,人也极其沉默,苏航不禁有些担心,轻轻地推一推好友。

前面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簇拥打闹着过马路,气氛热烈,好像学校连带着周边的地盘全是他们的,年轻真好。明敏踩了刹车,眼神定定地追着那群人,“小苏,你念大学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声音柔柔地,全然没有平日里的明朗。

“有时候是。”苏航笑,“我们高中的时候不是经常这样子嘛,每一次同学聚会也都差不多。”想起那些好朋友,总是暖暖地。

路面又顺畅了,明敏往前滑动着汽车,后面的车也走得很慢,但是没有人鸣笛,大家都默认了青春在夜晚肆无忌惮的权利。“同学聚会,以后也不知道还会有几次。”明敏轻轻叹气。

苏航眨了眨眼睛,明敏突如其来的消沉让她不知所措。也许是因为邓与帆刚才的表现,她想。

“不聚也好,省得感慨物是人非。”明敏似乎并没有在等苏航的回应。

苏航也的确不知道如何回应。

邓与帆不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苏航装两下糊涂,他就真的以为她手上没有他们公司要的资源,却还是难免被苏航套出话来。

不过就是北池,招标金额大得吓人的能源转换项目。

明敏在旁边看着,什么也没说,谁也没有帮。但是苏航知道,好朋友太了解她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在套话……“与帆这个忙,你会不会帮?”别看她是艺术家,为了爱人,明敏倒也是很能跨越情绪藩篱抓住焦点。

苏航微微笑:“不知道。”她其实想跟明敏解释来着,可是能源规划这一块,经济利益不可小觑,会不会准许新能源试验项目上马,也许就连牛正也要听旨意,顾忌到明敏和邓与帆的亲密关系,苏航实在不敢预先发表什么估计性言论。她只能说不知道。

“是不好意思说不帮忙么?”在大草坪边上,明敏停了车,笑着追问,那种沉静的笑容,像是有另一个灵魂附着在她身上。

“不是。”苏航很认真地看着明敏,否认她的猜测。但她也不会对好朋友说什么“能帮一定帮”的套话,因为,即使客观情况允许她给邓与帆他们公司予以帮助,也不一定是因为她们的友情,可能是牛正需要,可能是所里需要,甚至可能是其他的利益关系格局促成……苏航觉得,她和明敏为了彼此的友情,也许需要认真谈一谈。

明敏看着苏航凝重的眼神,顿了顿,别转头,淡淡说:“小苏,你们学院到了,黑灯瞎火地,你不是真的有工作要回来做对不对?你毕业这么多年,我还真不知道你住在哪里。”

研究所的灯光在学院拐角不远处若隐若现,苏航没有立刻下车。

……

“小苏师姐是不是结婚了?每次回学校都很早走,除了上次挑我们开题的毛病,难得跟我们一起加班,晚上也很少回来。”

“不知道,哎,陈娟师姐,您知道吗?”

因为入项的开题测验被苏航打回头重做,小朋友们最近常常齐聚研究所,渐渐地有了点团队合作的意识,可免不了还是会议论议论令他们加班的始作俑者。

陈娟听见小朋友问,拿眼睛瞟了一眼郁杰,摇摇头不作声。

小朋友们平日里察言观色,也知道苏航和郁杰交情非同一般,郁杰的深沉他们早有领教,于是互相撇撇嘴,不再追问。

“要说已婚吧,也未尝不可……”倒是有人不问自答,一面还不问自取,在苏航桌面拿起一叠纸来翻看。

郁杰皱皱眉正要阻止,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已经由远及近。

所以说不要背后议论人嘛……陈娟瞪一眼几个小朋友,转眼笑逐颜开,“师姐,今天这么晚回来?”眼角余光却禁不住有点紧绷,扫向愣住了的程伟仁。

苏航一进门已经听到程伟仁的声音,脸上不免带着试探的神情,到真的看见这个人,也只好挂上职业微笑点点头,对陈娟说:“嗯,我回来拿一份资料。”一面点头回应着几个小朋友的招呼,一面朝郁杰旁边自己的办公桌走去,拿走了程伟仁刚看两眼的那一叠纸张。

郁杰和苏航互相望了一眼,反而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苏航走出大门以后,朝程伟仁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

程伟仁回来了?

他也会加入项目吗?

牛老师的原则……也许原则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已经有了郁杰,还有陈娟,第三梯队的孩子们也不弱,郑絮语又逶迤着委曲求全也想进项目组,又网罗了我,牛老师难道还有什么理由要考虑程伟仁?

不过,再怎么说,毕竟也是自己的弟子,牛老师也没有一定不用程伟仁的理由……

“小妞!这么晚,一个人?”

粤然在校道上一边慢慢走着一边扫描,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女人,悄悄靠过去,一拐手就把苏航的小圆腰揽在了臂弯中,小声坏笑着。

苏航微微一惊,旋即明白过来,没好气扭了两下,“在学校里呢,大爷!”气不过也笑了。

好沉重的一个晚上,终于在看见粤然清澈眼睛的一刹那烟消云散。

“你晚上吃了什么?”苏航勾着粤然的手臂走路,什么都还没说就觉得很开心。

“剩饭剩菜啊,还有什么。”粤然假装生气。

“这么惨啊!”苏航咿咿呀呀地惊叹,夸张着深表同情。

粤然很配合地狠狠点头:“对呀!我老婆为了不让别人知道她跟我同居,所以佯称要回学校加班,我还要饿着肚子出来接她回家啊,哎!真惨!”苏航藏在眼底的一点点无措和困扰躲不过她的了解。

苏航笑笑,沉默了。

两个人依偎着走了几步,秋风从发鬓滑过,挂起几丝萧瑟的洒脱。

粤然轻轻抽出手臂,改为握着苏航软嫩的小手,这才发现这丫头的手凉凉的。“晚饭吃得不愉快?”她在苏航耳畔温柔地问。

苏航还是笑笑,有些无奈又有些自嘲地:“大家都想吃北池的肉吧。我就好像是他们的筷子,叉子,或者任何一种工具。”她接受现实,已经不难受了,真的。

粤然想了想苏航的话,不相信她的反应,“明敏的男朋友?啊,不是,未婚夫?”

“是啊,就是未婚夫。马上就变成她老公了。”苏航抿抿嘴,眨眨眼,还是那样微微笑。

“交朋友不是跟一个人,而是跟这个人的整个家庭,是不是?”粤然笑着逗苏航。市面上的老调总是说,结婚不是两个人的结合,而是两个家族的联合……其实,在人情社会的脉息中,交朋友有时候也难免如此。

苏航皱了皱眉,忍不住真的觉得好笑,点点头说:“嗯。”

校门近了,外面夜市的欢声笑语绵绵不断自夜色中揉搓进耳朵,汇成一股秋夜里声音的暖流。

“这有什么的。就像你我一切以对方为重,明敏以她老公为重,对你要求也好,抱怨也好,前提是她还把你当朋友,本来就无可厚非。至于你能不能帮,天时、地利、人和,北池的事情,群雄逐鹿还是要各凭本事,你不过是只叉子,又不是那只鹿,谁也吃不了你,怕什么?”夜深了,苏航也该累了,粤然最知道怎么能令她放松。

有人在烤玉米,上面应该涂满了蜂蜜,香喷喷地……苏航有些馋了,不住拿眼睛去看那些吃得不亦乐乎的年轻面孔,还有烧烤摊老板一秒钟空闲也没有不断操持着叉子和调料刷的双手……叉子,我是叉子?“好啊!你说我是夜叉!”苏航终于回过神来,拧着粤然的胳膊捏她。

没人觉得她们笑得很疯,喝着啤酒吃着烤肉的学生比她们更兴高采烈。

明敏刚才说,其实她对邓与帆越来越不确定,可是她真的很向往安稳而前景可观的生活……她还对苏航说,其实陌生的感觉,不会影响友谊……当然结婚以后,最重要的就是伴侣,但是这个朋友,从小到大,就像家人……

粤然一边跟苏航笑闹着,一边小心地带她绕过路边小摊的烤炉桌椅和聚集的人群……

苏航不难受了,真的。

……

“老公饼太甜了,还是老婆饼好吃。”苏航头上包着干发巾,左手边一碗芝麻糊,右手拿着一个纸袋子,半颗酥饼从里面探出头来,被她咬了一口。

洗完了澡才让苏航吃宵夜,粤然故意的,等苏航有了天使一样圆润的身材,就没有人和她抢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她帮孩子翻好睡衣的领子。

“因为老婆很少给老公买零食,所以每次要糖分多一些,才能不逊色。”苏航面不改色心不跳,一点也不怀疑自己的答案。她跟粤然太熟了。

“哎哟,变聪明了!”粤然咬一口苏航的嘴唇,果然很甜。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