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18章 三角之江湖(一)

2013-01-18

淡黄底子水墨描青竹的被套与床罩,褐色枕套,总算有了点色彩,少了纯白色的套件裹着那层冰冷,却又多了萧瑟,说不上不好,也说不上好。

钱大有站在床边,掀了两掀,又看了一会儿,默默坐下,再看一眼并排放着的两个枕头,皱着双眉轻轻拍打了几下。

尹执心去哪里了?

看一眼床头的仿古木雕笨钟,钱大有确信时间已经足够晚,他拿起了电话,又放下,歪在床上,觉得那木头不在也好,他需要安静的片刻,想想工作上的事情。

“碰。”

“二饼。”

“杠。”

尹执心细白的双手抹着牌面,收放自如,每次她发出喊牌的声音,其他几位夫人都免不了面面相视一笑——看起来高不可攀的脸孔,听起来冷脆如冰的声音,在麻将桌上叫起术语来,她们听着实在别有一种韵致。

尹执心总是输得多,一则因为牌技,二则因为钱大有的旨意,所以这些夫人们都很喜欢她,尤其是她脸上带着那股认真的犟劲儿,丝毫不见故意喂牌给她们的谄媚,输起来却毫不含糊,这让她们赢得特别心安理得有成就感。

“糊了!”老郑的夫人轻轻一叹,笑逐颜开,“小尹呀,多谢啦!”一面笑,一面和另外两家一起把桌面没摸完的牌推得哗啦啦一片响。

尹执心脸上也挂了笑,却没有去推牌,而是细细地再来回看了自己眼前竖起的牌张一回,仿佛在分析战术得失。

推牌声响,大家的说话声也水涨船高般跟着扬起来,“哎呀,这一圈儿怕是要过午夜了,小尹,要不要跟老钱报备请个假呐?”另一位夫人就坐在尹执心下家,却像隔岸一样喊着话,有意无意地享受着“小尹”和“老钱”这两个称呼之间关乎情与色莫测的想像。

尹执心唇角翘着,眉间却是僵持,正要说话,放在桌角的手机就亮了,铃声被淹没在麻将的堆打声中。

“我在慧娟姐家。”尹执心一接起电话就说,眼睛看着老郑的夫人轻轻笑弯。

“老钱啊,我把你家俏娘子留一个晚上,有没有意见啊?”老郑的夫人刁慧娟接过尹执心递过来的电话,满腔热情地招呼开了,“老郑不是也常被你们拐跑嘛,对吧?”

钱大有自然是不会说什么的。

“还有什么事吗?”尹执心拿回电话冷冷地问。

那边却已经挂了。

打通宵麻将自然是辛苦,应酬几位年过半百的官娘子更是累,但久而久之,尹执心也习惯了。她甚至享受着每次想像到钱大有要管她却管不着她时气急败坏的样子时那种乐趣。

钱大有知道老郑大概是在哪里,倒是有几分真心同情那位人老珠黄的慧娟姐,继续呆坐在尹执心刚换过色彩的床上,想了想,如果当年他和薛晴枫志同道合顺顺利利地结了婚,是不是也会像老郑夫妻一样敌不过地位时日欲望等种种洗礼而貌合神离……想着想着,气平了,酣然入睡。

醒过来又是新的一天。

哪怕是天还没有亮。

程伟仁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子窗外的树影婆娑,轻轻起了床。

洗手间连着厨房,他就在厨房里找个杯子漱了口,然后扭头看窗外。厨房的窗子很小,位置却很好,在这个错位排列的单身宿舍老建筑群里,它的视线正好能越过两栋房子的空隙看见郁杰宿舍房间的窗户。

天色刚有些蒙蒙亮,程伟仁眯了眯眼睛,发现那扇窗户里头亮着一抹光晕,顿时让他倍感压力。“这么早!”他忍不住小声啐了一口。

耳边传来床被翻动的窸嗦之声,程伟仁又走回自己房间,立在床头。

陈娟睡得真熟,程伟仁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女人睡梦中的脸都如此单纯而茫然,但他喜欢陈娟睡着的样子胜过醒着实在太多太多。因为陈娟醒着的时候,尽管也是对他颇为顺从,可程伟仁总免不了从她的言谈举止中知道,那是因为他是一个“理想的对象”,决不是因为他是一个“可爱的情人”。也就是说,是因为他符合要求,而不是陈娟情不自禁。

程伟仁始终记得,苏航在被他灌醉的那一个晚上碰见手捧玫瑰的粤然,两个人彼此间带着怨恨猜疑却勾连绞缠的炽烈眼神。他很清楚,陈娟对他,没有那种东西。

所以即使人在身边是暖的,心里却依然未满,总想要装填更多实在的物事来换一个踏实。

鼻尖飘来女人身上的馨香气息,程伟仁心中膨胀起一种聊胜于无的自我慰藉。

从昨晚苏航的表现看来,那个思想简单的小师妹似乎成熟了不少,但陈娟也丝毫不逊色……他得到了原明的默许得以接近项目组,又得到了陈娟身心合一的襄助,现在,就差让牛正恢复到当初收他为弟子时对他的学术能力和思考力度那一种激赏……程伟仁斜靠在床头板上,用手轻轻撩开陈娟脸上一绺散乱的发丝。

这种出身的女人大概是会要男人负责任的吧?程伟仁无声干笑。他不怕她,他不怕女人闹腾,他只怕没有前程,他想要的远大前程。

天真的大亮了。

全然不像夜里的凉,太阳一起来人们就醒悟,又是秋老虎喷火似的一天。

“你有没有驾驶证?”

岳崇山手里拿着薄薄几张纸正要去资料室存档,迎头看见刚进所的粤然额上细汗如丝,一猜她就是挤公交车来上班,“叫林雪莉写个条子,所里有几辆公务车,你们组调一辆给你日常开开,准你公车私用。油费所里出。”在粤然愣神还来不及摇头的当口,他就发完了命令脚步轻快进了资料室。

粤然眨眨眼,吃了天上砸下来的馅饼继续往办公室迈步。

“哇!小粤你运气真好!看来岳总今天心情真不错?”舒娟等岳崇山身影消失了,探头进粤然办公室来感慨。

粤然想了想,好像确实是,“似乎是,你知道原因吗?”她问舒娟。最近她的内析业务平平淡淡,似乎也没有特别能得嘉奖之处。

舒娟瞪一瞪眼,“我哪知道呀!我又不是核心骨干!你赶紧让林组写条子呀,打铁要趁热!”

粤然笑着点了点头。

林雪莉还没来呢,就是来了,粤然也觉得自己用不着催请,舒娟这个微型发射塔肯定能越俎代庖。

可是岳崇山心情为什么这么好呢……“老婆大人,天上掉馅饼了!”粤然给苏航发了短信,看着苏航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粤然忽然想起来,前不久自己刚写了一份关于她的分析报告给岳崇山……

“今天好热啊!”苏航完全是错位回复。

中央空调的好处之一就是安静,不知不觉就忙到了中午。

“有没有约?”有人没有敲门就推门进来,单刀直入地问。

声音有点熟悉中的生分,苏航一时没反应,等在键盘上敲停当,抬眼一看,居然是薛晴枫。

“有没有约?”薛晴枫皱眉,她一直就觉得苏航不是一个敏捷的聪明人。

苏航知道自己直觉想说“有”来着,“没有。薛律师有事?”无奈脑中理智却很想知道薛晴枫的意图。

“中午吃个饭,就我们俩。”薛晴枫说完就走了。

苏航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薛晴枫约她吃饭?

她想要拨个电话给梁听,拿起听筒才想起来师傅今天去M集团开会了,午餐大概也是不方便接电话的,而且也不能像没断奶的孩子一样动不动就找师傅吧?苏航放下电话,静了两秒,抓过包包打开来翻出钱包,数了数里面的现金,确定有带信用卡,略整理了一下桌面就锁门出去了。

薛晴枫站在前台旁边似乎已经耐着性子等候多时。

两个女人没打招呼就一前一后出了所,只是敏感如李影还是觉察出了不对劲,拿起电话拨给了李作霖:“主任,苏律师跟薛主任一起出去了。”观察所里人事异动,是她作为老资格文员的职责所在。

李作霖正在看手头的案件卷宗,精神高度集中一时没反应过来,“哦”一声挂了电话,眨眨眼睛休息一会儿,猛然醒觉,又拨过去给李影:“苏航跟老薛出去了?两个人一起?你确定?听见她们说什么没有?”

李影只是看得见,却没听到任何信息,李作霖只好自己评估——姜还是老的辣?薛晴枫在笼络苏航?苏航被老薛降伏了?

苏航就知道薛晴枫会挑这样的地方。

豪华餐馆大包间,两个人说话有回声,所谓“大而无当”就是这个样子。

还好薛晴枫点菜不夸张,不然不好意思打包的苏航一定会再给她冠一个“为富不仁”的名头。

四菜一汤虽然有些多,但是精致可口份量适中,薛晴枫话不多,意图未名,苏航也就不主动探究,一心一意品尝,那条鱼刺儿很多,都被她细心挑出来了,鱼肉鲜嫩细美。

薛晴枫不冷不热地看着苏航细腻满足的吃相,一时感觉这个年轻女人的世界简单和美得让人嫉妒。“听说学校里的项目忙起来了?”刚才她一直小心地谈风论月,观察苏航对她是否存有敌意,现在终于决心入正题了。

苏航刚舀了一碗汤,汤里的西湖莼菜飘飘荡荡漂亮极了。“研究的前期准备工作正在收尾,项目已经正式挂牌了。”看来李作霖并没有跟这位薛副主任通气?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