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19章 三角之江湖(二)

2013-01-18

苏航满以为既然已经触碰到北池,薛晴枫即刻就要切入正题,所以慢慢地咀嚼着软滑清甜的西湖莼菜,放下了手里的勺子。薛晴枫主张点的酸奶就在手边,苏航拿起来看了看,日期还挺新鲜。

“所里的后起之秀,你也算数一数二了。”薛晴枫一直留心看着苏航的表情动作,不由得她不想接受现实,这个女孩子,的确是比先前稍显深沉了些。

苏航眼神定了定在酸奶盒子的生产日期喷码上,转眼和薛晴枫对视时微微一笑:“表面风光而已。”薛晴枫为什么还要拐弯呢?她一时想不通。

或者说,从还是薛晴枫徒弟的时候,苏航就不太懂这位前辈的思想脉络,她们不是同一维度的人,从来就不具备互相理解的基础……苏航抿嘴皱眉轻轻摇一摇头——法律工作顶忌讳自我设限,她不允许自己这样推进思路。“余佩文可惜了,如果她还在,也许我就没什么风头可出。”苏航顺着薛晴枫的话头跟她闲聊下去,想到什么说什么,也是既来之则安之。

薛晴枫倒没料到苏航会提起余佩文,且那自谦的语气淡如白开水,听不出真心还是假意。她看着苏航的脸面眼神,轻轻点头:“我和梁听这么些年都没有着意培养过什么人,余佩文的确是有一席之地。”

这话苏航不那么相信,但静心一想,似乎也合理:“改制说起来也有几十年了,我以为您都有好几代弟子了?”所里的青壮派,除了她和李翰林这一拨,苏航还真的都不算了解,所外的就更不用说了,于是趁机试探薛晴枫的人际脉络。

薛晴枫听见苏航的问题,没有多想就“呵呵”一笑:“改制几十年?‘无三不成几’,改制本身就从中心到偏远、从试点到推广蹒跚了那么些年,体制形成又摸索了近十年,市场认知和运作经营再摸索个将近十年,我们这一拨人,包括梁听李作霖,无时无刻不在适应中调整自己,面对体制、市场和时时修改的法律自我进修自学成才还要顶着淘沙大浪存活下去,前景真正明朗,还是最近十年的事情,自己开拓江山拉帮结派还不够时间,你以为是国外数百年百十年历史体制下的大律师?哪里来的几代弟子?以前帮扶后辈,都是看着能站起来就放手,能不能走靠他们自己。最近几年前景稍微清晰,才起了传学授徒的心,才有这个底气和胆量。不是我说,哪怕是现在,你放眼看看市面上的对手们,真心授徒的能有几人?”

苏航听着,不禁将薛晴枫的陈述从耳里上了心——这位前辈,今天难道立意要跟她推心置腹?不然,这一番对改制历程中作为律师的个人生存经历描摹得精彩又准确的大实话是为了什么呢?“这么说,能师从梁律师与您,实在是运气加福气,还有天时地利。”她少不得真心客套两句,回应说完话就盯着她等反应的薛晴枫。

薛晴枫听完苏航的话,并没有马上回应,而是冷着脸静静地思索了一会儿,雪白的妆容上红唇不经意开启:“别那么说,你早就不是我的徒弟了。梁听是把你带得不错,你也知道投桃报李,再过十年不出事,你们师徒俩就会是圈子里的巾帼佳话。就像你说的,余佩文可惜了,这个女孩子,机敏,好胜,跟你比,可能就是功底不够扎实,沉稳稍嫌不足,但是这些,都是时间可以弥补的短板。的确是可惜了啊……”薛晴枫说着,微微垂头,眼睛却不离苏航脸面,一直定定地盯着。

说到这时,苏航终于觉察出薛晴枫有距离的逼视是对她怀有某种期待,期待她说出某种薛晴枫铺设好的情节,然后她们之间的对话才能明朗——薛晴枫不愿意亲自点出主题。心念轻轻转动,苏航依旧不得要领,只能继续听者无心般随口答话:“现在翰林在您手下,也是不错的人选。”背后不要议论人,议论人必须说好话。

薛晴枫冷白的大方脸却在这时终于笑了:“是不错的人选。前不久还因为咨询这种初级工作做不好,被跟他同期的苏律师教训得尽人皆知。”说完,她开了自己那罐酸奶,倒进杯子里。

苏航吓了一跳——薛晴枫要提的“正题”难道是李翰林?徒弟受辱,师傅来秋后算帐?要是这样,自己跟这位前辈还真的前所未有地不谋而合了……“我资历浅,性子也不够老练,的确是不适合做管理工作的。咨询业务说初级,可是也很重要,毕竟是新客户初步接触我们所的一条重要途径。如果副主任觉得我不适合继续监督管理这项业务,我愿意接受其他同事的指导继续学习。”苏航马上谦卑低头。

苏航笑得真诚谦逊,薛晴枫笑得自信满满。

在李作霖想用领导职权笼络苏航的时候薛晴枫就知道,这个女孩子野心小胆子细,不一定愿意咬这口饵,等到落实通知时是由苏航负责监管指导咨询业务,薛晴枫进一步猜测这是李作霖硬塞给她的“好处”,直到一向与人为善的小女孩明知李翰林是个被压了火苗的炮仗还用第三者融安做导火索去点燃,薛晴枫就彻底明瞭了——苏航根本急于寻找时机摆脱这个明是权力实为牵制的无聊职权。

李翰林是薛晴枫名义上的徒弟,是梁听的亲戚,任这两人任何一位觉得面子有伤,李作霖都不得不撤换苏航的职权。

可是不知道梁听出于什么考虑,明知道徒弟的意愿,却没有出手为她撤除藩篱。难道是没有意会?薛晴枫不得而知。

而薛晴枫,她既然识破了苏航的心事,鉴于过往两人不愉快的“合作”经历,没什么事也不会刻意去遂这小丫头的心愿的。“不会。我觉得你做得很好。忠言逆耳,我要替翰林谢谢你。”这句话斩钉截铁,薛晴枫说得真诚透顶。

苏航乍听,似乎完全没有弦外之音,也不知如何回应,只好笑笑说:“副主任过奖了。”奇怪,薛晴枫看她不顺眼,身为副主任又明明有权褫夺她的权限,为什么要夸奖她?难道真的是要推心置腹?目的呢?苏航开始为这漫长的前奏心浮气躁,不耐烦起来。

薛晴枫从小女孩轻微乱闪的眼神中早见端倪,微微一笑,底气十足:“我今天请你出来,一是谢谢你上次指导了翰林,最近他工作起来作风稳健多了。二呢,虽然我知道你忙,所里的业务和学校的科研两头跑,在北池的事情上主任和我们都倚重你,压力肯定不小,但是能者多劳嘛,年轻人要拼搏,所以我还想给你加加压,让你帮所里一个大忙,可以吗?”

不是帮薛晴枫,而是帮所里?听这话头,似乎还跟北池关系不大?最近听惯了包括李作霖梁听在内众人赤条条跟北池相关的要求议论,苏航的惯性思维揣摩不来其他意思。这番话冠冕堂皇却虚虚实实,苏航只好顶着笑脸静等下文。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难事,你毕业这么久教授还能请你回去协理大型科研项目,可见你的功底与能力,我请求的事对所里很重要,但对你来说,应该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薛晴枫笑意盎然眼看着吊够了苏航的胃口,终于掀了谜底:“就像你说的,咨询业务对所里很重要,你上次教训翰林的说法也很对,所里有业务指引文件,但是纸面上的东西毕竟是死的,不如言传身教来得生动,所里即将再招几个应届助理,业务能力的传承就更是迫在眉睫,所以,我想你在所里办个培训班,指导几个实习律师和助理,甚至是文员啊,房地产部啊,所里任何不够专业却有可能接触到客户的人,教教他们基本的问答技巧和应付咨询的方式方法,以及必要的知识。你看怎么样?”

薛晴枫说完,信心满满地等待,大方脸上红唇如焰,嘴角上翘笑得酣然自得。她已经把必要条件摆得稳稳当当,苏航推也是推不掉的。

这算什么要求?苏航静静地遮掩不知所措,眼看自己卸除重担的小算盘掉下来算珠散落一地,还有一张不大不小的单子等待她签名,很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感觉——“最近实在是有点忙,再说所里有您和主任,还有梁律师在,哪轮得着我开坛授课……”她当然是要拒绝的,如果要备课排课上课,不仅工作时间会增加忙碌,回家陪粤然时空闲的机会也将大大缩减。

“我们律师啊,就是二十四小时工作制,这也不怪你。但是,小苏,这也是你的职责啊。我,李作霖,梁听,你让我们给小小朋友们和近乎法盲的文员上课,我们不比你忙?对不对?你能力强,身份也合适,时间也还能挤得出来,现在本身又分管咨询业务一定时间了,对他们的能力和不足都有切实的了解,舍你其谁?”薛晴枫再把充分条件重重撂在桌面,自信苏航现下是推无可推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