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21章 三角之江湖(四)

2013-01-18

林雪莉似乎对粤然的答案尚算满意,点点头继续说:“我们的目的,不是将对手生吞活剥,而是了解他们的优势和弱点,避实就虚,避重就轻,通过缜密的分析和步骤设计,向他们手里的或者对他们有意向的客户展现我们相较于他们的优势,把他们的客户吃掉。对客户,也是一样,攻其所短,借其所长,投其所好,合纵连横。”她看着粤然,脸上带着回忆的苍凉,“你知道吗,第一代的外联组,就是我们三个人。”

粤然仿佛在听一部战国策,可是主角们却那么贴近自己的工作,而情节,又是那么虚无,只好点点头,静待下文。

“有一天,我发现了邓远芝。那时能开酒吧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什么都不怕的真混混,另一种是什么都不怕的后台兵,我想要拿一个企业和外方的合作项目,企业主管的儿子开了一间酒吧,我少不得要去帮衬,在那里遇见了邓远芝。”林雪莉说着,笑得柔和,好像想起了一个成年人的小时候。“她喝得酩酊大醉,手指上夹着烟卷儿,趴在吧台上打电话,我听见她叫对方的名字,是‘梁听’。”

粤然心里涌起一阵奇怪的感觉,赶紧压制住,继续听下去。

“远芝那时候年轻着呢,我在她旁边也能看见几个流氓远远近近地遛达,伺机就要接近。酒吧的少爷告诉我,她跟他们打过架。我一听就觉得这个女孩子不一般,再想到梁听,估摸着她会不会是同行……当时有很多同行不适应体制,过得都很艰难,不如意……当时我们在业务取舍上秉持董宇的理念,在业务拓展中实践岳崇山的观点,业务量有了一定增长,正亟需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带着一种巧合的好奇,我就把她扛出了酒吧。”林雪莉说着,觉得自己似乎太罗嗦了,看一眼粤然,喝一口水,垂眼整理思维,准备择要而论。

粤然给林雪莉满上喝空了的杯子,轻声说:“原来林组是邓组的伯乐?”平日里林邓两人的交流平平淡淡,一点都看不出来,邓远芝俨然是岳崇山的亲密战友。

林雪莉立即摇摇头:“不是我,是岳崇山。”她顿了一顿,终于下定决心要把故事化繁为简,“那天邓远芝醒了之后我们有短暂交谈,我知道了她的专业背景,以及不太如意的工作现状,为了谨慎起见,我没有马上邀请她,而是回来跟董宇和岳崇山通了气,岳崇山对有经历的人格外谨慎,多方打听之下,获悉了一个消息,邓远芝,曾经和梁听是同事,两人同期培训同时转正,体制转化之前,两人在单位里住同一间宿舍。”

在林雪莉中断的时候,粤然看见她又笑了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那抹笑容有一些森然。

“既然邓远芝曾经和梁听那么亲密,我又曾在酒吧亲眼见她酒醉后第一个要找的人是梁听,可见两人即使不再共事也交情匪浅,我们当然需要避讳,我和董宇的意思一致,就是不考虑这个人选。”到了重要的转折,林雪莉紧紧盯住粤然双眼,“但是,岳崇山有不一样的见解。”

粤然已经能隐隐猜测之后的情节,颈后一阵凉风自生,叫她不寒而栗。

“岳崇山说,叫邓远芝写一份关于梁听的分析报告,如果她愿意写,说明这人够狠够理智,给五十分,如果写得细致入微而且能通过我们三人的分析,那么这个人就是一百分,我们可以用到死。”林雪莉自己的脸已经青了,她相信粤然猜得到结局,所以略过了更多叙述,只补充了一点:“那份关于梁听的报告,是我们所里人名资料库的创始资料,第一号机密。”说完,林雪莉看了粤然几秒钟,低下头,继续吃凉了的饭菜。她要给粤然足够的时间去回味,体会她要表达的意思。

粤然一动也不能动。她很清楚,自己写了一份关于苏航的报告,而林雪莉刚刚告诉她,这份报告入了库。她也看得很清楚,邓远芝和梁听,如今形同陌路。她甚至从林雪莉的叙述里听出了也许岳崇山和林雪莉董宇都不曾意识到的另一重清楚——邓远芝酒醉的表现,故事似乎不仅仅是交情那么浅显。

“专业化的外联组”,将人物化,自己理所当然认同的丛林竞争和食物链……粤然笑了,笑自己的不知不觉。“林组,谢谢您,故事很精彩。”她轻声说,好像自己和林雪莉是睡着了的两个人,她怕吵醒自己,也怕吵醒对方。

林雪莉听见粤然平淡的回应,掂量着,似乎这孩子的承受能力比她想像得要强——当然了,她和那个苏航不过是校友,也许没有邓远芝和梁听来得渊源深厚。于是她反而放了心,以同样轻柔的声音对粤然说:“朋友,故人,竞争的赤与裸有时候挑战的仅仅是我们自己的内心,你写的报告岳崇山认为很有用,你最近和罗小丽的接触我也汇报给了他和董宇,岳崇山非常赞赏你近期的表现,认为现在北池当前,是最合适而且迫切的时机,叫我做你的思想工作让你加入外联,我选择把整个历史告诉你,以及你会面临怎么样的选择和挑战,你自己决定吧。”

粤然笑笑:“我觉得,我早就已经决定了。”她知道,早在自己把对苏航的分析报告交给岳崇山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完成了选择的过程。

那个理想主义的孩子,与其让丛林里其他的猛兽吓唬她,还不如自己来做那头恶狼。

孩儿们都在等着苏航分配模块位置的最终人选方案,而苏航则在等着牛老板拍板,可是直到夜幕低垂之后一个小时,牛正才姗姗来迟,跟苏航招了一下手就进了办公室。

苏航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赶紧开了抽屉的锁,拿起一个薄薄的文件夹跟过去。

孩儿们互相看一眼,无声地向彼此确定:噢,原来结论藏在里面啊!

郁杰和陈娟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也忍不住看一眼苏航远去的背影,看得出来,苏航要见牛正,还是很紧张。

“人选定得怎么样了?”牛正拿起桌面的杯子摸了摸杯身,暖的,陈娟这个秘书很称职。

“我让他们自选模块做了分项方案的开题陈述,再根据他们体现出来的特点做了初步分配,理据和结论都形成了书面,您要看看还是……”苏航谨慎地回答。

牛正抬眼看了一下苏航,对她脸上的毕恭毕敬非常满意。“拿来我看。”他相信苏航书面的能力,删繁就简应该比听起来明晰。

其实苏航真的写得很简单,只有八个师弟妹的名字和他们的选题,然后就是她自己按照对牛正一贯学术话语习惯的了解概括出来各人特点,再写上分项建议,因为不知道每个模块的带头人牛正会作何安排,所以苏航为每个小朋友都设定了两个序列的选项,当然也是依着她对包括她自己在内的几位前辈可能分配带什么模块所作想像而论。

牛正一看就明白苏航的意思,脸上严肃的表情渐渐化解,换上了赞赏。“他们两个会选环保排污和能源引导,不错,不错。”他特地指出两个男生的报告选题,似问非问看着苏航。

苏航知道老板高兴了,心情也跟着愉悦:“嗯,两个冷门项目,难能可贵。”

牛正放下报告,问苏航:“你觉得哪个做得比较好?”他也看得出来苏航对模块带头人做了预先设想,跟他的腹稿还颇为吻合,一时感慨这个弟子培养得值。

“能源引导。”苏航很肯定地回答。

在师徒俩的闭门会议中,牛正不欣赏模棱两可八面玲珑的答案,反倒很受用苏航的真心诚意。“嗯,我相信你的判断。”说完,又拿起苏航的报告沉默思度起来。

苏航知道老板在衡量最终的人选,不仅要考虑她曾经考虑过的各人学术专长与特点,还要考虑各模块对口部门的特性以及操作过程中可能需要什么样的素质——个中复杂,非苏航得窥之全貌。

“你布置下去当时,他们的选题不是这样吧?”牛正忽然问苏航。

“是,第一次交上来的报告内容过于集中。”苏航老老实实。

“他们第一次分别选的是什么?”牛正追问。

苏航把每个人的名字和第一次对应的选题回忆了一次汇报给牛正,而且把每个人第一次所体现的特点以及第二次的改变也顺带归纳了一遍。

牛正了解了整个过程,才算心中有数了。他提笔在苏航的报告上勾画了几下,把报告还给苏航,说:“出去照这样宣布,就说我同意你的提案,这份东西碎掉,别让他们看见。后生可畏,要让他们服你,别忘了我从前跟你说过的话。”

苏航接过来一看,牛正对她的提案改动虽不多,却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原本她认为知识扎实性子也沉稳的一位师妹被换到了能源引导的模块上,反而是那个一直紧咬着区划管理规则好不容易才被劝服改作能源引导的师弟被放上了班子建制的模块。

“挑管理规则的人比挑班子建制的人,更有一点学术理想。当然,我也知道他的目的,能有接触上层的意识不是什么错,完全没有这种意识的话,日后难有大发展。你也说他的能源引导入项开题做得不错,可见你也认同他的学术素养。对于他的急功近利,你敲打过了,我想他也会收敛。”牛正看着苏航,虽然她表情平静,但是眼神纠结,就知道这个学生还是当年那个学生。

苏航听得清清楚楚,表面上,这是牛正罕有地向弟子解释自己的决策依据,实际上,是在告诉她,他要的是怎样的人。“我明白了。”她只能这样说。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