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22章 三角之情爱(一)

2013-01-18

有时候因为自己心里有事,对眼前所见的种种迹象也可能反应迟缓。

粤然答应了岳崇山加入外联,但是林雪莉力争让她兼任内析的几个未完成项目,几番拉锯之下,由于粤然本人应许,董宇拍板准予。压力当然是剧增,但是薪资也水涨船高,呈现令人惊喜的直线上升趋势。

胡巍巍说粤然好在还没有恋爱,否则无异于在练习铁人三项。

粤然也挺庆幸自己有外界不可窥探的稳定家庭,苏航能给她生活的温暖,却不会有恋爱中的患得患失。只是她也犯难着:调任外联不算大事,但用什么方式告诉习惯性担心她的苏航呢?

这样犹疑着就耗了好些天,粤然若无其事地观察着,却在久久之后才看出来,其实苏航同时也有隐忍的压力藏在眉宇间,好像遇到了什么困扰的大事。

“你有心事。”

这天是周末,苏航早早就爬起来,没有缠着粤然给她弄早饭,反而是蹲在地上翻着床底箱笼找上学时用的笔记本,在看着她小心翼翼清理灰尘看着内页百感交集时,粤然才觉得是一个合适的好时候,问问清楚这孩子怎么了。

苏航看见自己从前的手记,满满当当密密麻麻凌乱中见条理的字迹,念书时踏实而坚定的情绪浮上心头,是她有种对过往的意乱情迷——那时她是多么稳固而单纯地相信着一些理念……“嗯。”她就这样应了粤然。

不是应付,只是单纯地神思出窍。

粤然蹲下在苏航身边,握住她的下巴将那张小苹果脸掰过来面对着自己:“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她直视着那双出神的眼睛。

苏航这才被迫回过神来,转念想了想,过去的笔记参考意义不大,于是把笔记本放回箱笼推向床底,下巴还在粤然的手里勉强着站起身来,看了看身上确定珊瑚绒的粉红睡衣没有沾上灰尘,才笑着说:“洗了手跟你说。”

“爱洗手的大妈。”粤然也被她带着站了起来,跟过去刷牙洗脸然后张罗早饭。

深秋的清晨最惹人疼爱了,干燥清爽的空气,明媚和暖的阳光,冷冽却不过分的温度。两个人在小家里走走停停,时间就这样缓慢地等待着她们。

“所里要我给助理和一般职员做培训,提升他们应付一般咨询的知识能力和技巧。”苏航吃了一口白稀饭,夹了一条榨菜起来,放进嘴里之前看了看,问粤然:“没有炒一下吗?放进锅里翻一翻嘛,香一点热一点也干净一点啊。”她眨眨眼,又皱皱眉,好像有多不满似的。

粤然一愣,“还是被你发现了,偷一下懒都不行。挑嘴!”她端起一碟子榨菜走进厨房开火架锅,在锅铲一下一下嚣张的敲击中说:“那很好啊。你这么啰嗦,正好适合讲课。苦恼什么呢?”眼看着榨菜丝滋滋地在锅里颤动,粤然熄了火装碟走出厨房。

苏航等来了热腾腾的伴粥小菜,也想好了怎么跟粤然说:“问题是,这是薛晴枫的主意,而且还是她亲自请我吃饭做说客传达的。” 

粤然看苏航热粥热菜吃得香甜,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那是有点奇怪,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她毕竟还是你们所的副主任嘛。冒出个主意来为难一下你,亲自催逼着你,也在她职权范围之内。”虽然她知道没有那么简单的,薛晴枫这种人,哪会大费周章做一件纯为刁难苏航的小事,再说苏航现在是他们所在北池的赌注,做什么劳什子培训一定会分散精力,薛晴枫也不会明着跟大利益做相悖之事。但是粤然还是愿意宽慰苏航,毕竟警惕太过耗费的是自己的精力,不如见招拆招来得潇洒轻松。

苏航听了粤然的分析,不置可否。薛晴枫找她吃饭的时候说不定就是希望她像粤然这么认为,“我不确定。不过做几场培训在想像中应该也不是什么很大的难题,犯不着为了推托这个,跟顶着副主任头衔的薛晴枫死抗。只不过,这来得莫名其妙的事情,肯定有问题。”虽说炒热了的榨菜丝很香,可早饭就这么着她总觉得有些寡淡,可能天气凉了食欲振奋吧,苏航见粤然也把粥都喝了,犹豫了一秒钟,笑眯眯地对她说:“亲爱滴,我想吃烧卖。”

粤然张一张大眼睛,笑开了怀——她最喜欢看这女人的馋样子了。她看了看钟点,苏航起得早,折腾了一番也才不过八点刚过,在周末来说应该算是还早,于是拉着孩子要出门:“走吧,我们回学校茶楼跟老头老太太抢位置喝早茶。”

“哇!好啊!”苏航欢呼雀跃行动迅捷地穿衣打扮。

学校令她们念念不忘的,除了学术氛围优美环境和青葱记忆,还有至关重要的一项:美味遍布,从食堂到小摊到价格稍贵的校办酒楼饭店,都有苏航念念不忘的“成名菜”,粤然常说,这些大小不一的店家是“驰名”,小苏这位食客才是真正的“著名”。

校办酒楼兼营早茶,不乏教授同学在门外轮候排位。苏航她们到的时候正是繁忙时段,好吃又起不来床的学生们有不少在排队的,服务员姐姐对教授教员态度是满客气,对这些孩子们可就严肃得硬梆梆,但是年轻人心眼宽,丝毫不介意。

苏航等粤然拿到了号牌,问她:“前面还要等几个?”

粤然坏坏地笑笑:“双人座要等20个号。”

苏航嘴巴张成一个“喔”字形,喃喃自语:“看来吃点儿白粥垫底真是太明智了。”

粤然笑得胸口痛——她煮白粥的时候可不是按着“垫底”的思路做的,这馋嘴丫头!忍不住伸手刮了一下苏航的鼻子,粤然立即感受到身边两对小情侣和一位教员样子的人投过来探询的目光,但是小情侣很快见怪不怪地别过眼去了,只有那年龄与她们相仿的男教员,眼睛一直来来回回毫不避讳地在她和苏航身上来回逡巡,着实没礼貌。

苏航也感觉到了,瞪了那人一眼,拉着粤然往人堆边上挪了几步。

粤然看一看前面为数不少两两相伴的年轻人,回敬那位将眼神追过来的男教员一个白眼,忽然灵机一动,“打电话叫郁杰出来请客。”她对苏航说完,就跑过去发号牌的服务员那里把号码排进三人轮候的清单中。

苏航一下子意会过来,打电话吵醒了睡梦中的郁杰。

“三个人的号只要等八个喔!”粤然摇着号牌逗小孩子。

“你最聪明了!”苏航毫不吝啬崇拜的小眼神。

郁杰倒是睡眼惺忪满脸困惑不解地出现在两人面前,从门口一路穿过拥挤的桌椅板凳和客人过来,她还要郁闷地接受一连串“郁老师,这么早呀!”不可置信式的问候与招呼,堆满假笑的脸上一双眼睛恨恨地看着粤然:“肯定是你的鬼主意!这么早!你们二人世界不好么?叫我来做冤大头?”

粤然才不理她,眼看着点心车过上面有苏航喜欢的点心,身手敏捷地从旁桌小男孩手底下抢过两笼来,放下还不忘回头朝人家歉意一笑,那昏头昏脑没抢到的小男孩只好嘻嘻笑回到席上听女伴的嗔怪抱怨。

苏航赶紧给郁杰倒上茶:“早起精神爽嘛,别被起床气俘虏了,来,喝口茶。怎么就一定是粤然的主意,不能是我的呢?”她向老同学陪着笑,几分真诚几分戏谑。

郁杰喝了茶,果然气顺了些,白一眼苏航说:“你不可能,就粤然,肯定是摸清了四位和两位等座儿的多,三位入席的少,才拉上我来凑数。你没这鬼心眼。”她发现这茶叶不错,好像是冻顶乌龙,学校酒楼不可能有的品种,一下子喝干了要再尝仔细。

粤然晃了晃自带的茶叶小包:“怎么样,待你不薄吧?多谢你夸奖我们家馋猫,来,好茶再来牛饮一杯。”她又给郁杰沏上一杯。

看来果然是冻顶乌龙,郁杰也是不服不行了。“好茶。”一声赞叹,三杯润香沁入心脾,再坏的起床气也散了,见自己面前只有一碟水煮花生,粤然把好吃的点心全堆在苏航面前,郁杰又觉得好笑:“清早排队喝早茶,等位抢点心,还自带茶叶。我说粤同学,您能不这么未老先衰吗?”这两人的家庭生活过得深入骨髓,她虽然羡慕嫉妒,可也觉得好笑。

粤然不以为然:“这叫生趣,叫慢生活,叫享受,懂不,郁老师?”一面说,一面拿眼睛去四处寻找传说中一出炉就会被抢光的小蛋挞有没有在那个角落被不起眼的服务员端着。

“郁杰,为什么自带茶叶和排队喝茶就是‘未老先衰’?”苏航问着,夹起一只水晶虾饺,眯起眼睛欣赏了一下滚圆透亮的饺子皮儿和里面包裹的鲜粉色虾肉,才轻轻软软地咬下去又细细美美的咀嚼品尝,小圆脸上腮帮子一鼓一鼓地,还期待着郁杰的回答。

郁杰和粤然相视一眼,都笑了。美食当前,有人的智商是0,情商1000,不生气不动脑,就知道吃——“什么时候你被人用美食第三者插足了,我一点都不会奇怪的。”郁杰还是忍不住刺激一下粤然。

粤然拍拍吞下了虾饺尴尬喝茶的苏航的小脸蛋,满不在乎:“就我们家这挑嘴的人,吃得不好,郁闷!好吃吃多了长胖了,郁闷!好吃但吃得不够,郁闷!样样都要刚刚好挠到她心上意中……就这么个小娘子,第三者插足伺候得了一时,也得有本事伺候得了一年,更不要说一辈子——老夫没有对手。”

苏航红着脸往粤然的碗里也夹了一只小虾饺。

郁杰飞象过河,从苏航面前夹了一只烧卖进嘴里,味道是很不错。周围虽说人声嘈杂,可食物的香气飘着拂过一众安逸满足的宾客飘进鼻息,她也觉得周身温暖惬意。清茶在手,她慢慢品着,平下心来跟粤然闲聊:“茶不错,很贵吧?”

“还行,所里前辈出差带回来派街坊的伴手礼。”粤然说。这茶叶其实是她答应进入外联组,岳崇山兴高采烈的随手赠与之一。

听到粤然提起他们所,郁杰还没完全清醒的脑中掠过一件事情:“昨天听程伟仁说,你从你们所的内析部门调任外联做主力了?”

苏航一下子觉得面前的烧卖虾饺凤爪蛋挞都没了味道。

听见程伟仁的名字,粤然在对苏航知晓外联一事的敏感担忧之外又多了一重惊讶。

看见对面两人复杂变幻的表情,郁杰才算彻底地醒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