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23章 三角之情爱(二)

2013-01-18

郁杰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在这种三个人的场合会变得如此重要——她不再是一个大号电灯泡,而是一幕独角戏里至关重要的女主角——在场的另外两个人,脸上阴晴不定,既不是观众,也不是配角,反倒像是春晚的节目审核评委般心情复杂,左右为难,欲言又止。

“还得要多谢你那位导师,是不是?”明明看出来粤然脸上掩不住的惊惶失措,郁杰还是习惯性地揶揄她,“那时我们都觉得你的老师不像话,但其实根本社会风气如此,他只是让你提前见识并且适应了这种风光的艰辛而已,对不对?”

粤然白一眼郁杰,根本懒得回应她,“对,是!你满意了?”她轻轻握起苏航的手,这才发现那双暖暖的小手一瞬间已经冰凉。

苏航看看郁杰,又看看粤然,有些茫然地嘟着唇,不作声。

“我本来想今天晚些时候告诉你的。”粤然柔柔地告诉爱人。

郁杰强自镇定,对着苏航微笑,其实脊背已经渗透冷冷细汗,“不好意思。我没想过做告密者。”她很真诚地对苏航说。

苏航皱皱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说“没关系”……当然不是没关系,粤然调去外联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她只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很多脉络,隐约又模糊,一时之间不知从何捋顺。

“也没多久。”粤然只好避重就轻。

苏航想了想,自她上次想起这个问题跟粤然讨论过到现在……似乎的确是没多久,而且,最近粤然似乎反而没有那段时间那么忙?“最近你的应酬不多啊?”她困惑不解地期待爱人给她一个答案。

粤然松了一口气,笑着说:“是啊。我们的外联是专业的,陆战队分支之一,并不只是应酬喝酒,你看,最近我都不忙。放心吧?”她摸摸孩子的脸,心疼地发现刚才吃得热火朝天粉红粉红的小圆脸现在也青青地变凉了。

苏航点点头,又重新皱起眉头:“不对,可能是我太忙了,没注意到……是吗?”她最近真的太忙了,而且心里还想着许多事,云哥,尹执心,钱大有,李翰林,薛晴枫,牛正,郑絮语,程伟仁……程伟仁?“程伟仁怎么会知道你去了外联?他又怎么知道你在哪个所?”苏航睁大了眼睛,仿佛看见一只大蚊子在一团迷雾中间渐渐清晰。

粤然也觉得这才是她们目前最迫切需要得到解答的问题。“这个行业不算大,知道我在哪个所不奇怪,但是知道我在做什么并且还跟人谈论,就有些蹊跷了。”她沉吟着回应苏航,一边转向郁杰,充满疑问地看着拎起这个话头的人。

郁杰这也才想起来,听见程伟仁提到粤然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想要提醒朋友们小心,可能正因为这样,适才方会不过脑就将话说了出来。“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就在晚上加班的时候,我和陈娟提到你,他就忽然提起了粤然。”她对着苏航解释。“当时不知就里的陈娟还插嘴说‘小苏师姐和好朋友都是律师,打擂台会不会惺惺相惜啊?’牛头不对马嘴。”郁杰想起来就好笑。

听了郁杰的话,粤然和苏航对望数秒,然后相视一笑,齐刷刷又转向郁杰,定定看着她出神。

郁杰有些瘆得慌:“都看我干什么?我跟你们一样,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粤然……”话说了半截儿,她醒悟过来,解释根本就是徒然。

“我们不想跟程伟仁打交道,更不想让他知道我们很想弄清楚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的情况比你这位好朋友还清楚,就算我们问他,他也不会说,你说,是不是?”粤然难得地对着郁杰温柔微笑而且声音和蔼。她刚说完,苏航就充满信赖地朝郁杰点点头。

“噢!”郁杰心里叫一声“天”,没好气看着对面两个人,“所以我就要为二位效劳?”这次轮到她占上风了。“有什么好处?”

“今天我们请。”苏航眯眯笑得真诚万分。

食客渐渐都散去了,她们品尝着有些凉了的点心,气氛是好的,心情却颇有些沉重。不过她们都遮掩得很好,淡淡地谈笑着吃吃喝喝,也不再入情入心地相互讨论些什么。

郁杰看见苏航虽然笑着,温和的脸色却掩不住眼神中的焦躁,心下明白,苏航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粤然,也有很多问题需要一起参详,关于程伟仁,可能她们也想跟她一起讨论的,但是正如她心中清楚,情况不明时,太多设想只是徒添烦恼,不如掩下心事静静享受秋日凉风。

过去总是如影随形,不仅有阳光与微风,还有阴影和波澜,人只能拼命努力向着阳光走,不去看紧跟身后的阴影。

人声稀落,早茶的时间段也快过了,郁杰还要为晚上加开的校外培训备课,先走了。苏航站在校道上,看着树叶缝隙中间闪烁的阳光,仔细鉴别着双眼的感觉是刺痛还是温暖。一阵风拂过,叶片互相拍打着沙沙作响,苏航闭上眼睛,嘴角轻轻上翘。

粤然买了单出来,正看见浅淡光晕罩着一个傻笑小天使。她也只能静静站在旁边,心里柔软得说不出话来。

“本来应该很简单的,就是我爱你,你爱我,我们相爱,在一起。”

苏航柔柔地自言自语,她已经感觉到爱人的靠近,那种气息,轻不可闻的呼吸节奏,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得到的亲切。轻轻睁开眼睛,她看着她,笑得深沉而温婉。

粤然牵起爱人的手,慢慢向前走。“害怕吗?”她小声问。

“不。”

“不安吗?”

“谈不上。”

“那心事重重,是为了什么?”

“你们本科的时候,有没有一门选修课叫‘辩论技巧’?”苏航忽然答非所问。

粤然笑,摇摇头,“这门课能解释心事重重的原因?”她总是爱听她说话,那些出其不意的奇谈怪论,言之成理的奇谈怪论。

苏航也笑,摇摇头,缓缓告诉粤然:“我们有这一门课,只有七个学时,不计学分,但是课堂爆满。讲课的老师是一位退休的老先生,他告诉我们,选择了法律,就意味着一生都在准备战斗。课很精彩,但是对他的危言耸听,那时我们没有人当回事儿。”她的脚步慢下来,侧过头去看粤然,“但是今天听见程伟仁的名字,听见郁杰转述的事情,我忽然想起了先生这句话,毫不犹豫地觉得:真对!”

粤然恍惚觉得,苏航脸上的笑隐隐有种怪异的熟悉,好像很久以前的某个晚上——“亲爱的,放轻松,我一直在你身边。”她停下脚步,双手轻轻抚上爱人脸颊,托起她的小苹果。

苏航眨眨眼,慢慢点点头,轻轻卸去笑容里的力道——悠着点,她对自己说。

粤然仔细注视着爱人,直到看见那两弯眉毛又舒展成流畅的线条,才稍稍放下心来。

“我们今天做什么好呢?”两人重新迈开脚步的时候,粤然问。

苏航深呼吸一下学校里熟悉的干燥气息,里面有泥土的香味,树叶的香味,青草地枯而不死的香味,校内古早建筑木制门窗的香味,书卷的香味,还有,属于学校里才有的,带着希望和冀望的,相信将来永远比现在好的,那种信念的香味。她深深地呼吸着,将所有的香气一股脑儿吸光,然后满足地紧抿着嘴唇,看着粤然眼露笑意。

粤然见有人喝西北风像吃了象拔蚌一样满足,心里也有一种傻傻的乐呵汩汩冒出来,“问你呢,说话呀,傻瓜!”她捏捏她的鼻子。

“我们回家吧,一起打扫家里,一起做面膜,一起呆着,一整天。”苏航轻轻说着,其实秋天的气息,也会叫人懒懒地,像春天一样。

好像真的好久没有这样子了,总是来来回回地奔忙着,从这头跑到那头,从这里担心到那里,就这样静静地在家里发呆看着时间滑过的日子,好久没有了。

光脚踩在打扫干净凉凉的地面上,脸上贴着温水捂热的面膜,两个人靠在一起,真舒服。

“粤然……”

“嗯。”

“我也生一个小孩好不好?”苏航掀开面膜上眼帘的纸片,看着爱人调皮地笑。

粤然没睁眼,她的果酸面膜眼帘上没有设置覆盖物,纤长的睫毛抖也不抖:“我暂时没有那功能,你要是跟别人生,自己养。”

苏航受打击了,奈何面膜之下不能做太丰富的表情,只好可怜兮兮地看着粤然,“那,我不生了。”她细细的声音呢喃着,眼睛还是注视着粤然。

粤然睁开眼,嗔怪瞪她一眼,“想起一出是一出,傻话一箩筐!”敷着面膜说话,呜呜哝哝地,听上去也不太凶。

苏航泄气倒在粤然身上,半晌,又乍起来:“我们去看云哥吧?他上次叫我们去呢!打铁要趁热啊!”她就那么说着,好像粤然一定明白似的。

粤然闭着眼睛翻翻眼珠子,叹口气,还真让她说着了,这孩子就是一出接一出,莫名其妙的主意多又多,“打什么铁?”她约略能猜到,但是不赞成。

“云哥知道我们的事啊,如果我们把尹执心的故事告诉他,他也懂的,那钱大有的线索,不就有人在意了吗?职权部门啊,多么顺理成章!”苏航气虚地说着大胆的设想,期待粤然的反应。

粤然拍拍她的脑袋:“你不是认真的,我知道。”铁索连舟的事情,哪有这么容易!“不过,也是很久没见师傅了,去蹭顿饭也好。”

终于得到了赞同,苏航好高兴,扭股糖一样粘着粤然,两张面膜蹭在一起。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