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24章 三角之情爱(三)

2013-01-18

“所里的人有没有问你去哪里?”

苏航急急冲下公车奔向粤然,最近市里总修路,坑坑洼洼,任她怎么使力那一双细细的鞋跟也跑不快,幸好粤然早就看到她了,大踏步走过来拉起她的手。

“没有啊,我就说出来办事。”苏航扶住粤然的手轻轻喘气,“你呢?跟所里怎么交待的?”

“还不也是出来办事。”粤然鬼马一笑。在外联,忙一些,可是比在内析自由度大多了,不用事事汇报,就像派出去的侦察员,几天几夜不归队,他们也只会担心不会诘问。

苏航点点头,抬手看看表,“现在还早,我们先去把房东的帐转了,再陪我去工商局拿一份文件,午饭时间之前赶过去就行了,怎么样?”脚尖没有那么疼了,她松开粤然的手臂,恢复仪态自己走。

“好啊。”粤然本想牵起苏航的手,想了一想,还是罢了。这附近机关单位扎堆林立,不说前辈同学,就是交易对象合作单位的人也多有出现,今儿工作日,矜持点少惹话柄为好。

“你订了位子没有?”苏航紧张兮兮地,约好时间之后,她一直催粤然在酒楼订位,但总觉得粤然对这趟饭局不太上心。

粤然看着苏航笑:“你放心嘛,肯定大鱼大肉地方宽敞,坐得下我们几师徒。”

两人说着就往附近的银行走。

往常转帐都是粤然来办,苏航很少陪着,两人对于银行里排队的盛况认知颇不一致,粤然是见怪不怪,苏航是惊讶不已。“这得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她小声地感叹道。

粤然二话不说先站到了队里,再跟苏航说:“你先去取文件吧,等你回来我就差不多了。”见苏航穿得一本正经却满脸无措,粤然还是忍不住抬手挑了挑她的刘海。

苏航泄气点点头,不舍地看一眼粤然,转身走了。

银行的内部办公区域与对外服务区之间,有一道厚重的安全门正缓缓关上,已从门里出来的两个男人,一个看着苏航消失在门外阳光中的背影,一个已经转移了视线看着在ATM机队伍中静静等待的粤然。

“你把资料先拿回局里,先锁好,再去老店问问那个人,核实一下,午饭你就在那里吃吧,顺便给他们送几双袜子。”其中年长的一个对年轻的一个吩咐着,年轻人答应了,急急走出银行,朝跟苏航相反方向的办公大楼走去。

粤然眼角余光扫到刘连已经走出银行大门,这才转脸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回过头来微笑:“云哥,这么巧。”

阳光透过银行的玻璃自动门照进来,投射在云哥的眼镜片上,四散着刺眼光芒。云哥点点头,走到粤然身边,“来办公事。你们呢?约了我和菊姐,还要办事情,这么忙?”他摸了摸衬衫口袋里的烟盒,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放下了手。

粤然笑笑:“没有。我顺路办点私事,苏航顺路办点公事,都很快的。”她又看一眼已经没了刘连身影的门外,“听苏航说您又收得意弟子了,午饭要不要一起?”

云哥白一眼满脸狡黠笑容的粤然,“不用。我叫他去给封闭审讯的同事送袜子了。要是你和苏航想见他,我让他回来?”他也歪起嘴角,笑笑。

就快轮到粤然了,她稍微跨前一步,摇摇头:“不要。师傅苦心孤诣支开这愣小子免得苏航,还有我,尴尬,我怎么能拂您好意?”她脸上的笑容换成了俏皮,透过反光的眼镜片直视云哥带笑双眼。

云哥“哼哼”一笑,“那行,我先回办公室,你们到了菊姐那里再给我电话。”边说边大步流星走了。

工商局里面静得呼吸都有回音,苏航很快就办完了事情,想着银行人多,于是踩着细高跟慢慢悠悠往回走,到得银行门口,发现粤然已经站在大太阳底下等着她了。

和煦的日光罩在她身上,颀长清俊,眼神明亮,专注地看着她,脸上挂着笑,就那么静静地等着她靠近……周围的世界寂静地颠倒变幻流转回环,苏航知道,眼前的这个她,就是在等她,一直在等她,明亮,柔美,一直,一直。

她情不自禁将手伸进她掌中,在大太阳下眯着眼睛,仰头微笑。

风与树都静止了……

她们脚步缓缓地走着,不知不觉就到了。

“干什么的?找谁?”门卫好年轻,生面孔,凶得很,因为知道单位没有任何对外接待窗口,所以对不明身份的访客一点顾忌也没有。

苏航敛去了脸上的笑容,粤然挡在她前面正要说话,一个熟悉的身影远远踱步过来,低沉的声音不无调侃:“怎么,又来实习?把介绍信拿出来看看。”

苏航一眼就认出来了,倍感亲切与惊喜,“力哥!”

年轻门卫吓了一跳,先跟上级打招呼:“邢队长。”又看看两个衣着光鲜的年轻女人,警戒未褪。

邢力朝两人看一眼,对门卫说:“以前在这里做学徒的法学院学生,来看我们的,行了,交给我吧。”招一招手示意苏航她们进去。

这下苏航尴尬了——邢力哪里算得上她们的师傅啊?她看一眼粤然,不知道该如何应酬。

转过了“公正廉明”的大牌匾,粤然才说话:“力哥,升队长了?恭喜呀!”

邢力邈邈嘴,双手插兜,拍一拍制服上的徽章,“刚升的,哪有你们师傅混得好?你们两个,好多年没来了吧?还好我有印象,不然你们连门都进不了。”

“是,多亏您。”粤然嘻嘻笑。

“回来请师傅们吃饭?”邢力拿出手机来看时间,“我也快下班了。”

苏航听出来邢力的意思,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维持傻笑表情。

“不是,师傅们请我们俩吃饭。”粤然倒答得快而自然,“好怀念这里的食堂啊!”那声长长的感叹颇为真挚。

邢力表情有些不相信:“不会吧?你们回来一趟,还让师傅们请?吃饭堂?”

“是啊!饭堂的伙食好嘛,这个人最喜欢了,对吧?”粤然顶一顶苏航的胳膊肘子。

苏航想也不想就点头:“是啊,好怀念。”她一下子想起了那几荤几素盘碗交错的丰盛,脸上暖暖地笑起来,还泛起一层迷蒙神采。“不过,好几年没来了,不知道有没有变化?”她怯怯地问邢力,是真的很想知道。

邢力没好气笑笑:“当然有变化了。”看一眼苏航,大声说:“更丰盛了!”他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记得这个女孩子了,单纯得无尘无垢,“小孩子!”他笑着拍了一下苏航的肩膀,“你们上去吧,我走了,有空再回来看我们。”

粤然皱眉瞄一眼邢力拍过苏航那只糙手,撇撇嘴,回转头来见苏航还带着满脸感动目送邢力的背影,又忍不住笑。

“都没有什么变化。他们人还是那么好。”走进电梯,苏航小声对粤然说。

粤然想起初遇时苏航那好笑的一本正经,忍俊不禁,只能勉强“嗯”一声,“你也没有什么变化。”她也模仿着苏航小心翼翼的声音低低地说。

这个地方好像有一种魔力,一种结界,让苏航一走进来,就变回那个单纯得所向无敌的一本正经的傻傻的学生妹,让人忍不住想站在她身边护着她。

“刚才力哥是想让我们也请他吃饭吧?”苏航小声问,对粤然的内心感慨浑然不觉。

粤然笑:“原来你知道啊?”她还以为她对那股子小暗涌毫无觉察呢。

“当然知道啦,幸好你反应快,用饭堂来把他挡掉。”苏航说。

“哈哈……”粤然忍不住了,大笑着解释:“错!我是用某人对饭堂的一往情深来把他挡掉的,笨蛋!”

“嗯?”苏航心念一转,这才彻底明白过来,气恼地嗔粤然一眼,噘嘴不作声。

这个地方好像有一种魔力,有一种结界,一走进这里,粤然就会变身成那个对一切都游刃有余又肆无忌惮的小恶魔,叫人困扰,却不讨厌,反而是,分外眷恋。

粤然轻轻蹭一下苏航的手臂,哀哀看着她,苏航睨她一眼,恨恨转过头去,又转过来,换了温柔眼神,两个人相视一笑。

就是这种魔力吧,就是这种结界,把她们牵系在一起,缠绕在一起,一直,一直。

电梯门开了,一处好热闹的笑声闯入耳膜。

时光好像没有溜走,一直暖暖地停留在这里。

只是菊姐变瘦了,先前圆圆白白的脸上添了几分干练肃杀,不过笑容还是一样热情。“哎呀,你们两个,真是好几年没见了!”

办公室里另外两个也是老熟人,半个师傅,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就继续低头办案,没有太热情。

苏航知道这是人家的办公时间,就静静站在菊姐办公桌旁边,想着,看来最近没有实习生在这里,不然不会连两张多余的椅子都没有……“菊姐别忙,我们自己招呼自己吧,都这么熟了。”那边粤然接过菊姐手里的茶叶罐子,自己沏水泡起茶来,又招呼傻傻的苏航:“打电话给云哥呀!”

苏航“哦,哦”地掏出手机正要拨,又听见菊姐说:“小粤,应你们的要求,我都跟食堂说好了,我早餐的时候先刷了饭卡,让他们一会儿留四分饭菜,我们晚点儿再下去,等他们吃完都散了,我们再吃,你们跟我跟云哥,好好聊聊!哎呀,我们真是很久很久没有看见你们两个小姑娘了!”

粤然一面说:“好啊,好啊!”一面沏好了茶先端给菊姐。这么多年菊姐还是用同一只写着“系统运动会羽毛球冠军”字样的浅绿陶瓷杯子,她一眼就认得。

菊姐接过粤然敬的热茶心情大好,捧在手里笑得很开心,招呼苏航:“跟云哥说慢点来,不着急。哎,用我的座机嘛,用什么手机,浪费电话费!”

苏航顺从地收起手机拿起座机,一边拨号一边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睛看粤然。不会吧……我们好几年拜见师傅们一次,不吃酒楼吃饭堂,还要菊姐请?您是说真的吗,粤同学?

粤然顽皮笑着,把热茶放在苏航手边,自己呼呼吹着热气啜一口,大眼睛眨呀眨。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