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25章 三角之义理(一)

2013-01-18

原来食堂的桌椅已经汰换过一轮了。

食堂的职员不再是那些熟悉的大叔大妈,而是年轻陌生的员工。

总还是有许多物事已经改变。

连饭菜的口味都不再一样,更丰富,更精致,却不再熟悉。

苏航想起来,实习的时候,她其实没有坐在过菊姐或者云哥的身边,这样近距离地吃过一顿食堂的饭。她也不曾这样近距离地见识过粤然在师傅面前的顽皮与放肆,师傅对她们两个人的宠溺与赞赏,是完全不一样的角度。

好像有好多过去就发生的事情,接续着现在的时间,在继续……

“你们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变哦!”闲聊着天气人事八卦江湖传闻,菊姐忽然把话题拉到眼前,“我听人说小苏被称为什么‘温柔一刀’,还听中院的朋友提起你们俩同场干了一架,小粤输的彻头彻尾,苏航赢得嚣张凌厉,我就奇怪呢,莫不是这两个小姑娘在外面锻打了几年,脾性调了个儿?今天我看没有嘛,小粤还是那么活泼,小苏啊,你这顿饭也吃得太安静了吧?”

苏航红了脸,无措看粤然。粤然清清亮的声音接了上来:“菊姐,传闻肯定有夸张不实的成分嘛,不然故事怎么好听,怎么能吸引人传来说去呢,对吧?那一场官司是我让她,你信不信?”提起那一场官司,粤然一点儿尴尬也没有。

菊姐咋咋呼呼地,这时却偏着脑袋跟云哥对望了一眼,垂眼思量一下,正正经经摇摇头:“不信。”说完还看着云哥,好像十分坚信他会赞同她一样。

苏航和粤然都笑了。

云哥干咳一声,慢慢悠悠地说:“她们俩啊,个性是天差地别,不过到外面对付别人,专业至上,肯定都是厉害的。现在关起门来自家人,肯定就原形毕露了,嚣张放肆的嚣张放肆,乖巧寡言的乖巧寡言,挺好的,还是我徒弟,没什么变。”

听云哥低沉的声音,苏航静静地微笑着,也不觉得自己需要回应什么。这时粤然碰碰她的手说:“哎,师傅说你嚣张放肆呢!”她白了粤然一眼,也还是不说什么。

“你看看你你看看你,我就说你没可能让着苏航,只有欺负她的份儿。”菊姐笑话粤然,也是不甘心云哥没有跟她同一立场,“你说呢?”她问云哥。

云哥摇摇头:“外面的事情,又不像我们单位,一板一眼的,我不清楚。”他似笑非笑看看菊姐,就是不表态。

菊姐嘴里“啧”一声表达不满,换了话题:“还好你们今天来了,我和云哥都在,迟一些我就不在了。”说着说着眉飞色舞喜上眉梢,掩都掩不住。

苏航粤然对望一眼,齐刷刷又看向菊姐,“您要去哪里?”苏航问。粤然更是没大没小:“菊姐您要得道升天吗?到我们都找不到的地方?”

菊姐敲一下粤然的额头:“你这丫头,说什么呢?”却不回答她们的问题。

可见明明是好事吧,苏航粤然都知道菊姐想说,但是不知道该怎么下口问,只好又看云哥。

云哥看一眼菊姐,心里对中年女人的沾沾自喜十分了然,沉沉说:“你们菊姐老公升官儿了,做了我们院的副职,她自然要遵从任职回避调任其他单位,调到省院去。”

“原来是高升啊,恭喜菊姐。”粤然反应倒快。

苏航却还是那样静静地。

饭菜都吃了,菊姐要午睡,先回了办公室。云哥说难得一见,再和她们聊聊,就继续跟苏航粤然坐着。

食堂里空荡荡就他们三个人,少了菊姐热络的声音,更显得寂静了。

“很怀念这里吧?”在自己的地盘,云哥点了烟,吞云吐雾间闲闲发问。

粤然看苏航,苏航点点头,红了眼圈儿。粤然轻轻握住她的手。

“后悔吗?当时你们离这里只有一步之遥,要是进来了,到今天,凭你们的能力有个一官半职是等闲的事。”云哥慢吞吞接着问,却似乎不怎么期待答案,心中有数的样子。他也不看苏航,只拿眼去瞪粤然。

“不后悔。”苏航却想也没有想就回答。

云哥笑笑,还是看粤然。

粤然也不像刚才和菊姐抬杠那样嬉皮笑脸,只是定定摇摇头,也说:“不后悔。”她眼睛看着云哥吐出的烟圈儿,轻声说:“现在自由,薪水也高,还没有思想负担,领导就是闲得慌也不至于过问我们的私事。”她也不掩饰,对于苏航因为云哥卡着放弃了这里,她对云哥是有些生气的。

云哥一点也不意外,粤然的确是比苏航更敢于自如地表达,“我后悔了。”他低沉着声音告诉她们。

她们都很意外,看着云哥,不作声。

“现在单位也不像以前了,也有人离婚,也有人不婚,男的女的都不奇怪,工作能力毕竟更重要,甚至还有人嫌我们这里钱少辞职了去做营销的。”云哥低下头,自嘲地笑笑,低沉的笑声回荡在空气里,兀自绵延。“当年要不是我卡得太死,装作不知道你们的事情……哎,都过去了,你们现在好就好。”他弹一弹烟灰,这才歉意向苏航笑笑。

苏航抖一抖眼帘,用力睁着眼,生怕睫毛一扇下来,会扇落积攒多年的情绪,让云哥下不来台。

“就是,都过去了,云哥您也别再提了。我们现在都很好。”

粤然听见苏航的声音,轻轻柔柔地。

秋天的下午充满萧瑟气息,那种从猛烈中收敛得极快的灰白天色提醒着人们:光阴飞逝。

苏航回到所里处理了一些文书,正在钻研一个个案的实体证据,却忍不住走神想起菊姐调任省院的事情——菊姐他们有严格的任职回避规定和纪律,但她和粤然这个行业里,自律比较重要,原则如此,其实人人知道,如果是一对普通夫妻,要做到这种自律不难,别人要看到这种自律也不难,但对于她们,就算真的自律了,如果有一天外界窥见她们的关系,又会不会相信呢……

“在想什么?”

梁听接了一个电话就急急过来找苏航,正好苏航办公室没有关门,她一眼就看出来徒弟在出神,于是一边问一边坐下。

苏航听出来梁听的声音似乎透着不悦,瞬间打起精神:“没有,在想案子的事情。电子数据的证据效力认定问题。”

梁听知道苏航在遮掩,也不点破,只是问她:“刚才M集团下属分销部打电话来说工商局的登记材料你还没送过去?我以为你上午出去是办这件事?”

苏航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把上午取的文件从抽屉里拿出来递到梁听面前:“上午去取回来了,是想跟快要做好的分销项目法律意见书一起送过去。”真是惨,从来不逃班,逃了半天就被师傅抓住了,苏航郁闷着红了脸。

梁听看一眼桌上的文件,脾气去了大半,苏航的打算也没有错,她也就懒得抓住细节不放了。“上午出去下午才回来,是回学校去了吗?项目有事情?”她换了平和的声音继续追问。

苏航摇摇头,不好意思地笑笑:“是……以前实习的师傅请吃饭。”

梁听皱皱眉想了想,点点头,“机关单位的人脉维护维护也好,朝中有人好办事。就像我们所的薛副主任,就有协会主管钱局长一路罩着。”对于薛晴枫要苏航做所内培训的事情,她先前也不明所以,直到现在才有些眉目。“培训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她看一眼苏航身后满满的书架问。

“最近学校项目那边事情多,还没准备,只想了几个选题。”苏航觉得今天梁听好像一直都在抓她躲懒的毛病,冷汗直下。

梁听沉吟着,看着苏航,眼光里深沉不可捉摸,“你知不知道M集团最近业务萎缩得很厉害?”

苏航还真的不知道,很有些意外:“不知道。”

“为了保持资金链,他们之前一直把消息捂得很紧,但是也有迹象可循,刚才那个新设的分销部经理打电话来,我套了一下话,可能刚设立就要裁人了,所以我马上跟他们高层通了话。”梁听解释给苏航听,一面也看她的反应。

苏航想了想,问:“那是不是意味着,给我们的业务也会萎缩,节省开支维护资金链?”话一出口,看梁听的表情她就知道自己错了。

梁听笑笑摇摇头:“给我们的报酬虽然丰厚,但以目前我们的收费规模,跟他们在实际运营环节中浪费的资金流相比,还不具有可比性,要省要抠,也不会从我们这里下手。你这个思路,是勤俭持家小娘子的思路,格局太小。”

梁听批得老实不客气,苏航脸皮也只好厚了,想一想,说:“那您的意思是,我们的业务反而会扩张?要外债减担责,减少业务流转环节的资金流失?”她也只能抽象猜测。

梁听不置可否:“能不能扩张,就要看我们能谈下来多少。”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