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26章 三角之义理(二)

2013-01-18

最近苏航和粤然都很忙,不同的是,苏航在家的时间比之前多了,而粤然每天回家的时间却越来越晚。可是不管粤然多晚回家,在家里的苏航都还是饿着肚子的——她要等粤然做饭给她吃,哪怕只是下个面条,或者做一碗速冻饺子,甚至只是用微波炉加热一下粤然带回来的小点心。

粤然每天回到家,煮个饭,洗澡美容,就已经很晚了,秋冬季节,做完美容护理之后人更困倦,可有时又还要因为内析的任务需要到书房加班。苏航则除了粤然招呼她吃晚饭洗澡美容之外,其他时间都在书房里。

两个人背对着背各自为政,交谈越来越少。粤然不知道苏航在忙什么,苏航也没有问粤然在外面应酬了谁,只是偶尔,苏航吃着吃着晚餐,感觉到空气中有酒精气息,她就会默默地放下筷子,贴到粤然身边脸伏在她的头颈中间,粤然默契地抱着苏航,也不说什么,笑笑地,等苏航确定那些酒精气息只存在于发丝和衣物纤维上,而她的呼吸清新无污染。然后两个人轻轻碰一下嘴唇,苏航回到凳子上继续小口小口地吃着,粤然继续静静地看着她。

粤然看得出来,苏航在做好几样工作,因为这个小孩在书房的桌面凌乱地堆着好几叠纸张卷宗和文件夹,粤然只能根据堆与堆之间模糊的分界线依稀辨别出有四大类,她默默地猜测,其中一堆应该是常规案卷,另一堆应该跟牛正的学术项目有关,还有一堆零散的A4纸塞满的文件夹交错着和一些书籍卷宗放在一起,可能是她为所里的培训做的教案,那第四堆被她搁在斜上角却不常翻动的是什么呢?粤然茫无头绪。

苏航时不时会看一看那一叠经常被冷落的资料,想一想又放下,这次跟M集团的洽谈她没有直接参与,只是作为梁听的助手提供一些意见而已,在北池的包围之下,最近开始每周一次的所内培训也令她倍觉压力。

“吃饭。”粤然今天做了西红柿炒鸡蛋,盛了一大碗白米饭端在手上,敲敲书房关着的门。

苏航看了一下桌面的小闹钟,已经是晚上十点,这个钟点进食,一会儿可以工作到半夜一点来消耗足够多的能量了。她走出书房一看,粤然已经换了青蓝色的珊瑚绒睡衣,头发在脑后随意拢着,看来是已经洗过澡了。

“你怎么换了睡衣来炒菜啊?不怕裹上油烟味?”苏航坐在餐桌边,这才发觉——好饿啊!端起碗闻了一下米饭的清香,几乎想要祈祷感恩。

粤然把筷子塞进苏航手里,解释给她听:“我先炒好了菜热在蒸笼里,然后洗澡,洗好出来饭锅里的饭正好熟了,这才穿着睡衣请你大小姐出来吃啊。”

苏航用筷子挑一口米饭进嘴里,软热清甜的饭香瞬间在唇齿间弥漫,令她舒服得翘起嘴角眯眼笑,“噢,原来是这样子啊!我不是大小姐,我是大少奶奶。”

粤然沉不住没好气地笑了:“是啊,你真幸运,嫁了个天天给你做饭的大少爷。”苏航最近常熬夜,她看着她疲倦的眼神不禁有些心疼。

“我想吃菜心,嫩嫩的菜心。”苏航一边用勺子舀着番茄汁,一边晃着脑袋看似自言自语地说。她也觉得自己很幸运。陈之力加班之后会给许蕊做饭吗?刘连回家会给美黎做饭吗?邓与帆会给明敏做西红柿炒鸡蛋吗?也许会吧,她不知道。反正,她的粤然会,而且还会坐在桌边陪着她吃。“我想吃菜心!”她又说了一遍,然后腮帮子一鼓一鼓小心咀嚼着,两只疲倦的眼睛瞪得圆溜溜。

“我今天回来晚了,路口超市的菜心卖光了。”粤然轻轻握了一下孩子的下巴以示安慰,感觉到她的两排小白牙正在忙着呢,忍不住开心地笑出来,“明天应该能早回来,给你买嫩嫩的菜心,做盐水嫩菜心,好不好?”她柔柔地说,好像在和苏航商量这件事一样。

苏航夹了一小块鸡蛋送进嘴里,香香嫩嫩的感觉令她满足,于是点了点头爽快地说:“好!”

那一本正经勉为其难妥协的神情让粤然乐了,她抱着手臂靠在椅背上静静地欣赏苏航享受简单晚餐的样子。

时间每天都这样在两人寂静而幸福的沉默中流淌,这是一种美好的习惯。

“很晚了哦,你还要忙不?”苏航在细细的咀嚼中偷空问粤然。她私心是很想能有爱人陪着在书房坐到半夜一点的,但是又理智地觉得粤然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早点睡对身体比较好,因而眼神里有着纠结的期待。

粤然瞥了一下那双带着倦意的眼睛就能猜到苏航的小心思,笑笑摇摇头:“今天我没什么事情了,要我陪你吗?”

苏航眼里的倦意顿了顿,果断摇摇头:“不要,你先睡!”她好奇怪——粤然调去了外联,怎么反倒比她轻松了呢?“专业化的外联组”,看来真的跟一般意义的请客吃饭不一样,苏航很开心。

粤然在旁边看着苏航一时疑惑收紧一时欢欣舒展的面容,想起白天在所里跟同事们讨论梳理人际脉络和潜在商业勾连关系的工作。进了组她才知道,岳崇山和邓远芝管这叫“外析”,是对非本所业务的分析,粤然刚进组,虽然是岳崇山极力招揽的,但是邓远芝似乎还在考察她,不仅尚未让她接触那些神秘的信息源,连原始信息的分析也不让她参加,只让她参与已过滤信息的梳理,而她提交那份关于苏航的报告,在资料出库表里显示,原始报告在库封存,邓远芝领用了三份复印稿——粤然也是茫无头绪,是做什么用,怎么用呢?

不出所料,岳崇山手里的那份复印稿也翻得有些旧了,邓远芝带着点欢快情绪自信坐下在他对面,把自己手里的一份稿子跟岳崇山那份并排放在一起。

两个人不约而同对比看了一下两份复印件,都笑了。

两份稿子上都有好几个人名被划了好多圈,苏航自然是被圈了又圈,梁听、李作霖、薛晴枫,这三个名字被圈的次数也不少,纸面都几乎要被划破了,但是有一个在分析一开头就出现在“苏航”二字附近的名字,被圈的次数极少,笔迹还很新鲜,那是“牛正”。

“怎么样?”岳崇山问邓远芝,甩了一根烟在她面前。

邓远芝拎起烟没有点,只夹在指间弹了弹,“已经开始接触了,结果指日可待,而且,”她将两份复印件叠放在一起,用手拍了拍说:“如果我估计得没错,这个即将不需要用了,可以回库。”她的嘴角,始终有一抹藏不住的得意。

“噢?怎么说?”手里的烟快要烧到滤嘴了,岳崇山将之掐灭了专心听邓远芝汇报思路。

邓远芝也放下了烟,双手交握放在桌上,“目标人物是个学院派作风的对手,个性不脱学院气息,毕业之后没有换过工作,行业里也没有关于她试图跳槽的消息流传过,可见她跟单位以及单位领导的关系不错,从粤然的分析,我们觉得跟性格有很大关系。对于李作霖梁听薛晴枫来说,这个人应该是一个服从度颇高的徒弟。同时粤然特别强调目标人物家庭背景简单,在官场商场以及本行业都不具备有影响力的背景,因此这个人的社会关系无论是传承还是开拓,我们原先都认为,只有以梁听和李作霖等人作基础辐射点,但这两位是我们长期的对手,我们太熟悉,要再深入挖底,难度反而大。而且,我们在就北池做拓展的时候,目标客户提到的只有‘苏航’,却没有‘梁听’和‘李作霖’,如果苏航令人趋之若鹜的人际关系是来源于这两人,这不合理。但我分析,李作霖也许不会做退居二线的传承来抬举徒弟,梁听却有可能,因此一直在她身上兜圈子,却没有找到合适的切入点。”说到这里,邓远芝不自觉地顿了顿,看看岳崇山。

岳崇山一路听一路点头,在邓远芝的停顿中没做任何表情。

邓远芝重新接续了思路,继续说:“李作霖我们都很熟悉,他对团队的培养注重的是‘全才’,因为他的所大,业务庞杂,因此他希望手下的人碰见什么案子,只要有钱赚,人人都能随时上手,不会出现‘非我专长’而力有不逮的情况。从我们能掌握到的资料看,苏航出道以后具名代理的案子,她走的正是李作霖一贯主张的路子,这一点上,似乎梁听没有施加更多的影响力。在允许估计误差的前提下,我们试图分析她过往的业务,但是依然,没有合适的切入点。”

“但是我们忽略了,”岳崇山突然打断邓远芝,“这种徒弟,每个师傅都很喜欢,有能力,又听话,能上前线,甘居幕后。”

两个人的脸上又同时露出默契笑容。

“不错。我们忽略了让她具有初步市场价值的那位师傅,牛正。”说到这里,邓远芝不禁有些懊恼,“牛正是个人物,因为学术属性使他在某些圈子和界别之中拥有梁听和李作霖不能比拟的高端地位,于是我托人去L大查了一下,苏航在同门当中的绩点排名是第四,可见算得上是得意门生。要说牛正和北池,只看他在各种官方协会中的兼职头衔,即可知大有关联的可能。”

“但是牛正却不是那么容易直接接触,或者说分析,因为我们不是那个圈子的人。”岳崇山赞同邓远芝,却也有清醒的认识。

邓远芝这时将得意明明白白挂在脸上了,“只要一个人有爱人孩子,他就不会是铁板一块。”说完,她笑吟吟等着岳崇山的追问。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