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29章 一线——醉醒

2013-01-18

不是节假日,但是仍然很多人,随着生活水准提升,机场也渐渐如火车站一样人潮密集,当然,安保还是更胜一筹。

罗小丽的飞机上午起飞中午降落,正好可以和粤然吃一个通气午餐,下午再到她们所里去开会,晚上一起应酬邝氏的人,这样一整天的时间都能加以利用,一分钟也不浪费——粤然很佩服这样的安排,只是觉得真辛苦。

因为事先已经把一日行程汇报过给邓远芝,所以获准早晨不去办公室报到,粤然起身给苏航准备早餐看着她享用完毕送她出门洗碗之后,睡了一个结实的回笼觉,现在正精神百倍地站在机场接客区,等着大半个小时之前就应该着陆的罗小丽出来。

“久等了,航空管制。”罗小丽穿着羊腿袖的烟灰色卷袖口窄身西装和窄腿裤马丁靴,英姿飒爽地出现在粤然面前。在飞机上睡了一觉还补了个妆,她自信看起来状态非常好。小资女郎至爱的奢侈品牌两件套中号行李袋也让她显得清爽干练。

粤然笑着跟她握了一下手,说:“没有,我也刚到。”说完接过罗小丽其中一个提袋,走在前头领路。

罗小丽习惯性往排队打出租的人群后面走,却发现粤然走的是另一个方向,默默狐疑地跟着去。“咦?你们买车啦?”她看了一眼那辆奶白色的德国车,很有些惊异,“我还以为你们会先买房?”

粤然把罗小丽的行李一件接一件甩进后座,再把她请上副驾驶位关了门,自己才上车坐好。“前排乘客,请系好安全带!”她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对还在四下打量车内布置的罗小丽招呼。

“有车了你还刚到?还好我的飞机晚点了,不然你多失礼啊怠慢客户!”罗小丽不满粤然的避而不答,出言相激。

粤然小心翼翼转出机场停车区,这才稍微放松一点点,“开车少,路不熟,中间绕了个圈子,不是故意迟到的。不好意思。”她双手握紧方向盘,温言对罗小丽解释。

罗小丽眨了一下眼睛,“噢!”忍不住笑了。“车不错。”她算是在鼓励新手司机。“刚考的驾照?”

粤然摇头:“驾照考到手就没什么机会开,跟新手没区别。车也不是‘我们’的,是公司的,特地开来接你,算是恭喜你升职加薪。”

罗小丽越听越乐,到听见粤然“恭喜”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多谢。不过在我们这个行当,升到这个头衔也算到头了,再往上就是总监副总裁之类的,都是老外的嘴边肉。”

这回轮到粤然笑了:“噢,原来是‘一人之下’的境界。”上了高速,她必须稳稳把住速度,太快自然是不敢,但也不能慢了。

罗小丽见粤然抿着唇专注开车,笑容一闪即逝,就知道她是真的不太熟练,因此也配合地保持沉默。

“苏航还没坐过我开的车。”粤然忽然说。刚才有一个出口闪过,她犹豫着辨别了一下,差点走岔了路,庆幸中可能有点紧张,她也知道罗小丽肯定留意到了,有点尴尬,所以说话调节一下。

罗小丽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通往国道的出口,点点头:“自己的女人嘛,肯定信心十足的时候才肯带她上路。我这样的客户啊普通朋友,沦为试验品真是荣幸。”

自然是这个道理……粤然抿着嘴笑了一下,也不反驳。罗小丽这个人,古灵精怪开朗活泛,是个做朋友的好对象。“说这么多话渴了吧?里面有水。”她指了指车里的小型储物柜告诉罗小丽。

罗小丽喝了水,在车上打了几个电话发了几个mail,就到了粤然订好的吃饭地点。两个人都饿了,默默无言吃了一轮,饱足之后才开始谈事情。

“我想听一些尽职调查报告中不会明写的内容。”罗小丽对粤然提要求。

粤然点点头,喝了一杯茶,“没问题。人物背景奇闻轶事,随便问。”

“邝氏可能在你们本地名头很响,在食品行业也算是领跑集团一员,但是在我们看来,规模不算太大。”罗小丽说着,身体微微向粤然前倾,“我们十分明白北池作为开发区必然会对本地企业有一定倾斜,但是为什么你们流露出相信它能对其他企业构成示范甚至牵制的力量?”

粤然对罗小丽的疑问似乎早有预料,并不意外犯难,“邝氏一把手叫邝维名,他们的财务总监,兼拓展事业部经理叫邝维利,他们是两兄弟。”粤然准备要向罗小丽详细解释,却被她摆摆手打断。

罗小丽对这一信息早已知悉,“董事会成员里面还有一位,叫邝维君,他们三人合起来,是邝氏三兄弟,同父同母所出。这我知道。就是一个家族企业,抓住了黄金机会做大了,体制向现代企业模仿靠拢,终归也不脱家族属性。”言语之间,对家族企业颇多不屑。

“但他们的父母都死了。邝氏三兄弟性格各异教育背景各异,这么多年却一直亲密无间,不曾分道扬镳。”粤然提醒罗小丽。

罗小丽想了一下,的确邝维名已是人到中年,邝维利邝维君又正直年轻力壮,很多家族企业在鼎盛时期都由于兄弟姐妹反目不能为继,但这三人却似乎过得风平浪静。“据我所知,邝氏的创始人是当年初出茅庐的邝维名。是他作为大哥维系着家族团结?”罗小丽在努力寻找邝氏人脉的过人之处。

粤然摇头:“表面上的创始人是邝维名。但维系这个家族的是邝老爷子。”

“哦,神秘的幕后掌舵人。”罗小丽看似恍然大悟,实则不以为然,“如果真是这样,故事就有些老套了,他们的父亲?干什么的?当官的?”

粤然又摇头:“不是他们的父亲,是他们的爷爷。不是当官的,是有前朝背景的红色功勋归国华侨,并且,从来没有退居幕后,只是在资金链和实务运营上不具名而已。”

罗小丽忍不住皱眉:“碰到这种幕后大佬总是麻烦多。你是说他有高层影响力?”

“显而易见嘛!”粤然说着,叫侍应过来买单开票。

罗小丽却拦下了侍应抢着付了款,也不叫开票,就说是因为升职,自觉有必要私人请粤然一顿,不必开票充公帐了。粤然也乐得消受。两人回所里,跟林雪莉邓远芝一起开了会,这部分的工作就正是从林雪莉组移交到邓远芝组了,只不过实际操作还是由粤然来跟进,对于罗小丽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变化。

但对于粤然来说,就不是换了个名目这么简单,在她锁好办公桌抽屉准备去招待室会合罗小丽的时候,胡巍巍跟两个男同事又把前不久刚搬去外联的杂物箱笼搬回从前她待的位置,“从今天起,我做为外联组成员跟着你打下手了,粤律师。”胡巍巍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搬来搬去真的是很麻烦,既然要走当初就不必来,既然要归当初就不必走,看起来是这样子,但粤然知道,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看似简单的一来一回,许多事情就已经不同。

最近会面的时间多了,粤然发现,其实罗小丽也不算是话多的人,也许是对粤然的感情不再抱有期望,希企了解或者被了解的愿望没有了,反而能安然享受自在的沉默。

“这么美妙的晚上,我们不是去见邝老爷爷吧?”罗小丽发现,在城市拥挤车流当中穿插,粤然反而和在高速上的谨慎小心不一样,另有一种游刃有余的潇洒自若。

粤然打了一下方向盘,朝一个高端休闲场所扎堆的新型小区转去,“不是,我们去会会邝家三少。”她告诉罗小丽。

“哦?”罗小丽的眼睛亮了,“刚才你去收拾的时候,你们邓组告诉我说邝家三位少爷的名字涵义是‘名利真君子’,邝老爷爷取的名字,这位邝维君三少爷年纪最轻,但是最得老爷爷宠爱,专门赏花遛鸟品茶游历以玩为业不惹是非,是个典型高富帅?”

粤然看了一下路上跑的车,觉得自己所里的公车出入这个小区真有点小麻雀进了凤凰窝的感觉,撇撇嘴笑了:“‘老爷爷老爷爷’叫得这么亲切,小罗经理该不会想傍这位高富帅做老爷爷的千金孙媳妇?”

罗小丽也发现了一路上豪车狂奔,好像在逛车展似的,她摇摇头:“就算我一辈子找不到两情相悦的合适女人,我也不会为了物质欲望出卖自己。小粤姐,我相信我也有一个小苏姐那样的知己红颜在路上等着与我相遇,真的。”

听罗小丽将一番诚意拳拳的自我剖白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不由得粤然不感动。她默默停好车,拍拍罗小丽的手背,两人肩并肩走近了邝维君的“仁艺廊”。

门童很有礼貌,问清了两人身份之后还要核对名片,因为她们没有邀请函,所以门童要开了摄像头取像之后进行通报,获得准许,才客气地请她们入内。

粤然和罗小丽都没有说什么,私人会所的大排场,两人都在不同场合领教过了,见怪不怪。

邝维君应该是在等他们的,可是穿过两排当代艺术家画藏夹着的窄廊进入到光线明亮的内厅之后,她们却被客气而歉意地告知需要等待一下,因为邝先生正在试验他的最新酒作——“新鲜肉糜”。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