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30章 一线——光影

2013-01-18

“今天想吃什么早餐?”

粤然趴在床边问还在酣睡中的苏航,那半开半阖的眼睛,微微嘟起的嘴唇,还有红扑扑的小圆脸,裹在厚厚的棉被里面,像一颗棉花糖。

苏航“嗯嗯”了两声,眼睛还是闭着,看样子睡梦仍甜,听见是粤然,才给面子哼哼两下的。

但是粤然从那两声“嗯嗯”的平仄中听出了声调,估摸着听懂了苏航的表达,“是想吃‘面包’吗?”她扯了一下苏航额头的几根发丝,算是刺激一下。

苏航皱着眉头,“嗯!”嘴唇又嘟了一些,好像对粤然打搅她好梦有多不乐意。

粤然可乐意看她这样子了,继续问:“那要喝什么没有?白开水?冷的?热的?”这次她不用扯苏航的发丝了,苏航知道爱人在逗弄她,不悦地睁了一下眼睛,很快又合上,再次“嗯嗯”了两下。

“哦!要喝‘酸奶’啊?”对于粤然来说,要听懂这些呢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那我出去买了啊!你再睡一下就起床吧,别太晚了一会儿连早餐都不能好好吃!”她拍拍苏航的脸颊叮咛道。

苏航躺在床上扯扯被子,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继续酣睡。

冬天的早晨真舒服,人们都眷恋温暖被窝,粤然走在寂静的小径上,晨光灰白,空气清净,冷冽的温度罩在脸上,鼻尖似乎嗅到一丝雪花的淡香。

苏航居然想喝酸奶……粤然想起昨天晚上邝维君调的新酒“新鲜肉糜”,她只尝了一小下,就自然而然地不受用那股子腥臊味道,但罗小丽就很喜欢,在三个人海阔天空的倾谈中不知不觉喝了两三杯,还形容那酒是“很动人的味道……像是诱惑,又像是恐吓。”邝维君因为新作被欣赏,心情大好,三人间整个晚上气氛愉快。到最后要离开之前,邝维君才告诉她们,之所以叫“新鲜肉糜”,是因为他用了杜松子酒和酸奶再加了其他微量的酒特意调出一种“顺喉”的腥味,感觉就像肉糜融解在了酒中——其实只是酸奶。腥味会使人在味蕾刺激之下产生认知延伸,加上酒名的引导,这酒能让人体验到“自己骗自己”的“玄幻”感觉。

“酸奶。”粤然买好东西回到家的时候,苏航已经洗漱好在整理一日的行装了。“为什么想喝酸奶?”她问苏航。

“因为想恢复对酸奶味道的信心。”苏航说。

咦?粤然把面包袋子撕开一个口,递到苏航面前给她咬,大眼睛看着她,想着她脱口而出的答案。“邝维君的‘新鲜肉糜’不是最新研究成果吗?”她笑着。

苏航一愣,“啊?你也试过了?”苏航想起来,还是被记忆中的味道刺激得浑身颤抖,“超恐怖的味道!”她用力摇了一下头表示强调。

“非常同意。”粤然笑。她没有告诉苏航罗小丽可喜欢了。

然后苏航深看了粤然一眼,“看来我们进度差不多。”她也笑,提着手袋跟粤然一起坐在客厅,正正经经吃早餐。

“邝维君不是个难接近的人,但是也很滑头,走太近了没意思,君子之交的话,还是要凭实力说话。”粤然说着,自己也咬了一口面包,跟买给苏航的是同一款。“我们好像应该自觉一点,不要谈论这个话题吧?”她笑苏航。

苏航喝一口新鲜的酸奶,忍不住感叹:“啊呀,这才是酸奶啊!正常的酸奶啊!”然后瞪一眼粤然,“为什么不能谈论?议论一杯味道奇特的酒而已。”

粤然笑,就是啊……“今天我送你上班吧?”她像是一个藏了礼物的小孩。

苏航莫名其妙看一眼爱人,“为什么啊?来回倒车不累啊?”

“因为我对自己的车技刚有足够的信心。”等苏航带着更莫名其妙的心情系好了安全带,粤然才回答她。终于不用让爱人挤公交挤地铁了,粤然觉得真幸福。

苏航看看车后座,又看看挡风玻璃外面,再扭头看看粤然,两人已经汇入车流了,她还没有从惊异不解中解脱出来,“叔叔阿姨的?”她问粤然。

粤然摇头。

“所里的?公车?”苏航再问。

粤然点头。

苏航想了想,“哇噻!油费和停车费谁出?”她立刻想到另一个切身利益的问题。

“所里报销。”粤然笑着拉了手刹,红灯。

苏航半安了心,“你是立了什么大功啊,这么好的待遇。”她自然而然地联想。其实以她们目前的财务状况,买一辆便宜一点的车也是可以的,但是她们租住的旧小区没有车库,临时停车费好贵呢。

粤然没有回应,过了半晌,才说:“你管我,有车坐就坐稳嘛。不用挤公交地铁还那么多废话。”

苏航想想,也是,笑着调整了一下坐姿,往粤然的肩膀靠了靠。

“不要骚扰司机。”粤然酷酷地说。

苏航被安全带勒着,无奈一笑:“遵命。”

早晨没有在路上打仗,这天工作的效率就奇高,来了好几拨客户,苏航的精神还是很好,到下午处理了一些文书,跟李影打了声招呼,就赶到学校去和郁杰碰头。

郁杰和陈娟都在,还有郑絮语,三个人在二楼办公室各自忙手头的事情,没有人说话。但一楼却吵得很,年轻活泼的小子少女们于导师不在的场合打打闹闹互开玩笑,气氛热络。

“师姐!”一见苏航,她们异口同声地打招呼。

苏航的笑容自然而然就挂上了脸,一边回应着一边看了一遍,八个人都到齐了,人人脸上都是一片热切期待,只有两个人不一样,一个是被牛正换到能源引导模块的师妹黄雅心,也许这次幕后变动对她来说有些疑惑不解,进而产生了挫折感,她的脸上隐隐透出一丝忧虑,另一个就是被牛正特意放上班子建制模块的师弟晏昇,苏航看得出来虽然他极力自我抑制,但眉宇之间还是透出一种比别人更甚的意气风发。苏航只看了一眼,就转身上了楼。

对于他们来说,大概不知道是牛正作出的调整,只会认为这是苏航的最终决定,可能有人觉得“师姐赏识我”,也可能有人不明白“师姐是对我有什么别的看法么”,但是苏航不可能去解这些疑惑,也不可能“锄强扶弱”去搞平衡,她只能推进着项目往前发展,至于是不是就此产生同门之间得意与失意的分水岭——苏航是原因的一部分,却不能负责——际遇是很微妙的东西,有人可以历经挫折摔打却永不退却,有人也可能一路高歌而突遭滑铁卢,个人的IQEQ无时无刻不跟外界发生着互动影响,命运的玄妙论之不尽。

“想什么呢?”郑絮语招呼两眼发直的师妹,对她进门不打招呼也无甚责怪,“我就猜到是你来了。”她说。

“师姐。”苏航见了郑絮语,总是觉得亲切些,又跟郁杰陈娟点了点头。“师姐怎么知道是我?”

“牛老师和师娘来了是鸦雀无声,只有你来了,他们还说话,但是就比先前安静得多规矩得多,不然整天吵吵,把个研究所弄得跟儿童活动中心似的。外来的和尚好念经。”郑絮语说着自己也笑了。

“师姐喝茶。”陈娟给苏航泡了一杯菊花普洱茶。

苏航在接过茶说“谢谢”的时候留意到,郑絮语看陈娟的眼神含着两份敌意三份不屑,她不明白是为什么,就回头对陈娟微笑,才发现陈娟也感觉到了郑絮语的眼神,却是红了脸。

郁杰却好像没什么感觉,只是在忙。她没有在做项目的事情,而是在备课。带了两年课了,新学年院里第一次批准她开必修课,这个学期的评师得分很重要,郁杰少不得要更加注重教案与教学效果。

郑絮语原先也是在备课,但她的机会还不如郁杰,开的是两门选修,但因为是依着自己的兴趣开的,自然堵了气要上得精彩来竖立招牌。

陈娟则是在忙她自己的论文,小半年前就开始写的一篇,预备要发表在学术期刊上面的别的项目的研究成果。

苏航喝着茶适应了一下四个女同学之间的沉默氛围,看来项目的工作任务对她们来说都不是很紧张,也就不说什么,用钥匙打开抽屉拿出时间表来对照工作内容,然后开了桌面的电脑。项目开始初期,一定是总纲和经验调研先上,其他的模块只作资料搜集和准备,必须等总纲确立下来才能定位进行。开春北池就要动工了,建设周期是一年,一年之后就要进入运营期,留给总纲的时间不多,也许只有苏航的压力颇大。

苏航一开始敲字,办公室里就有了声音,另外写写画画的三个人都有被打扰的感觉,不约而同看一眼苏航在键盘上翻飞的手指,无奈互相对看一眼,还是低头各自忙碌。

二楼静得只有键盘响声,一楼却还是热热闹闹。

“哎,实地勘察的计划官方拟出来了,苏航你知道吧?”郁杰不知道是受不了键盘不断的噼里啪啦声还是突然想起来,忽然说话了。

键盘声停了,苏航摇摇头:“不知道啊。”她知道官方有这一步安排,其实实堪是筹备组织一直都在做的事,要建立一个开发区,是一个庞大的项目,除了政策立法,还有城市规划经济监督等多个方面的预备运营甚至是先运营,但是从一片填海空地开始到初步规划完成论证,这个阶段是牛正团队不必参与的,直到地面规划初步定型,才轮到他们上场。现在看来,初步地面规划已经做完了,他们在纸上谈兵之前需要先看一看北池的真面目。

“陈娟。”郑絮语忽然招呼,“你到楼下牛老师办公室把通知原文拿来给小苏看一下。”在陈娟之前,郑絮语也曾经担任牛正的秘书,她自然是熟门熟路。

陈娟答应了,下楼,听声音就知道她和小师弟小师妹打成了一片。

“你们知道吗,她已经和程伟仁在一起了。”郑絮语关上二楼的门,郑重告诉苏航和郁杰,特地对“在一起”三个字下了重音,表情严肃,一点也不像在议论八卦。

苏航非常意外和震惊,呆呆看着郑絮语,摇摇头。

郁杰虽然对程伟仁陈娟之间的暧昧早有感觉,对此也是颇感意外,尤其是她很清楚郑絮语特地强调“在一起”三个字代表的是两人在男女身体关系上已有实质性进展,更是出乎意料——陈娟看起来,就像是跟当年的苏航一样单纯。但她很快恢复了镇静,“师姐真是什么都知道啊,‘博闻强识’?”她轻描淡写揶揄郑絮语,打算翻过这个话题。

郑絮语冷笑一下,并不反驳郁杰,仍然维持着严肃:“在陈娟,这是私事,在程伟仁,你们以为呢?北池的项目牵连甚广,牛老师连苏航都找回来了,程伟仁会眼巴巴地做局外人吗?”

苏航看一眼郁杰,咬了一下嘴唇。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