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131章 一线——明暗

2013-01-18

刘连在起初跟随云哥的时候是完全没有苏航对他那种崇敬之情的,但是随着在这个工种上日渐深入,渐渐地从心底生出对云哥由衷的佩服。

原来领导派云哥做几年内部人事,其实是在放一条长线,让云哥得以了解系统内众多人物的前世今生,在着手对外清洗的时候,能够潜行水底绕开内部暗礁,避免不必要的碰撞,寂静而顺利。其实云哥,是上头安置良久的系统内孤舟,而刘连,就是他的双桨。刘连自觉,有责任贴切配合云哥,做一个称手兵器。

可是当云哥指示他找苏航作沟通的时候,刘连好生为难。

“最好不要在电话里说,找个合适的场合当面聊聊,随意一点,别惊着她。”云哥叮嘱刘连。

刘连心目中已经有一个合适的场合,只是颇等了些时日。

陈之力作为警界新星迎娶警花许蕊的婚礼,不可谓不声势浩大,兄弟姐妹都是豪气干云,也都年轻气盛,吴大队振臂一呼,连老鬼也连干三杯。

非警界的来宾实在是少数派,以至于明敏在新郎新娘致辞以后就坐不住了,“我不习惯这个氛围。”她小声在苏航耳边说。明敏话音未落,旁边一桌许蕊的警花姐妹团已经开始杯子碰盘子起哄要陈之力在台上抱着许蕊转三圈,另一边的兄弟团也起身附和,一时欢声震动,地板都好像要涌起来。“太可怕了!”明敏又在苏航耳边小声说。

苏航笑,告诉明敏:“其实你不用掐着嗓音,你就是喊出来也没别人听得见你抱怨。”

明敏一想,环顾四周,还真是,人人都面红耳赤,陈之力在台上抱着许蕊转了又亲亲了又转直到许蕊拿出不知几时藏起来的手铐铐住了他才作罢,耳畔只有各种欢声笑语汇集的“轰轰”声,好像轰炸机在四周盘旋。

新人一下台,明敏就去走近陈之力敬酒告罪先离席了,陈之力也很明白,只拿眼睛看一下苏航,举杯笑了笑。

苏航没有要走的意思,她也举杯笑了笑,不过是对顺着陈之力看向她的许蕊。

“真是一对璧人。”刘连出现在苏航身边。

美黎在家带孩子,没有来,明敏离席,现场大概就刘连跟苏航比较算得上是私交旧友。两人很自然坐在了一起。

“挺有意思的哈。”刘连见陈之力还在他们系统内领导那桌挨灌,一时半会儿过不来,就拎起了筷子开吃,一筷子就先夹了金红灿灿的烤乳猪。“你是高中同学,我是大学同学,你和我又是实习的同事。”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开场白。

“嗯。”苏航笑。刘连语焉不详,但她能听懂。人脉就是这样啊,分支与分支在别处交叉,看起来各不相干,却又交汇成疏离的一脉。

“你的同事,薛晴枫律师,我也知道。”刘连咽下了烤乳猪,喷香喷香地意犹未尽,但他转移了目标,舀了一勺玉米松子炒虾仁。

苏航正在喝可乐,差点没呛着。“你认识薛律师?”她可是很清楚刘连现在是干什么的。

刘连摇头,摇完了瞬间又有些后悔,僵持了一下,嚼了几下虾仁,说:“你们薛律师跟很多各方面领导都好像很熟,我从他们口中辗转听过而已。”他特地停下来,“不久之前你们所死了一个律师,好像是她徒弟?你不会刚巧也是她徒弟吧?”

苏航心里“咯噔”一下,眼睛盯着面前那盘莲子百合糯米粥,正要点头,旁边一位不知谁的家属中年妇女推了她一把,越过她的侧脸对刘连食指点点:“今天人家大喜,说什么‘死了人’,年轻人要有点眼色讲点礼节,注意素质!”

刘连瞪大了眼,点头不是摇头不是,还来不及做什么表示,那妇女已经又转头去看新娘子被灌酒伴娘挡酒的热闹去了。刘连讪笑,看苏航,苏航也有笑意,但是脸色僵着。“那件案子,陈之力他们好像已经结了?”苏航想起当年许蕊斥责她不知底细的一番话,忽然对已经放下良久的事情不确定起来。

刘连却肯定地点点头:“是结了。只是当中有些线索还可利用。北池上马,你和你们所会不会吃水很深?”

苏航愣愣转过脸,直直瞪着刘连双眼,“吃水很深?”云哥他们真是触角深远什么都知道啊!

刘连被苏航看得一惊,“嘿嘿”笑说:“正常嘛,大量的新项目新企业,律师们总要抢先机抓客户,你们所可是我们市第一大所,对吧?”他记起云哥叮嘱的,暗示苏航,但不要太惊着她,这个女孩胆子小。脑门上有些凉,想必是冒汗了,刘连此刻只觉得跟苏航对话,比诱导那些老奸巨滑的灰色分子要难得多。

苏航只是点点头:“你说得有道理。”她在想刘连是不是真的只在跟她瞎聊,不然怎么一会儿薛晴枫,一会儿“各方面领导”,一会儿又提“不久前死了徒弟的案子”,跟着居然又拉上北池……还是这所有都是意有所指?她看着刘连,耳边听得簇拥着新人敬酒的人群慢慢向这边靠过来了。

刘连伸手挠挠头顶的板寸发丝,咧嘴一笑:“没什么,就是杂七杂八听了些消息,跟云哥说起,北池的事情难度大,怕你们所给你的压力太大,既然有薛晴枫那样的能人,云哥觉得你肯定会藏拙。”这文绉绉的对白是他自己绞尽脑汁准备好的,云哥只作了指示却没有教他怎么说,真是让人犯难。

陈之力敬酒的双手已经出现在眼前,苏航说着“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接过了许蕊递过来的杯子,一杯酒下肚,已经有些头晕目眩,但是心里却对周围的欢声涌动清楚得很。

年底了,喜宴庆典此起彼伏。

学生活动中心里一堆小干部们边忙边闹不亦乐乎,张灯结彩的场景似乎跟人一样欢快,叫过路的途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程伟仁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对“辞旧迎新交谊舞会”几个字尤其感兴趣,暗自想,岳崇山定的时间似乎没有给他更改的余地,不然今晚带陈娟来走走也挺好的。陈娟会跳交谊舞吗?程伟仁想了想,好像他并不了解。但是应该没问题吧,交谊舞又不是国标舞,你踩踩我我踩踩你也挺有趣味的……

岳崇山决定要亲自见一见程伟仁,几乎是在听完邓远芝汇报之后即刻就下的决定。作为将要在一系列重点开拓项目上仰仗的对象,程伟仁有几分可靠性,他需要作出自己的判断。会面的地点他让程伟仁来确定,但对于会面时间,岳崇山却寸步不让。

对时间的束缚是否遵从,是检验一个人品行曲直的重要依据。不知从哪天起,岳崇山在意识中确立了这一判断原则。

在旁听邓远芝打电话约谈的时候,岳崇山能听出来,程伟仁对时间的确有考虑,但还是立刻答应了,不久之后也反馈了会面的地点给他们。

搞学术的人总是喜欢有多一点自主权,岳崇山认为程伟仁身上也有这个特点,但是他似乎真的很想跟他们合作,所以并没有把内心意见宣之于口?

“那个地方你知道吗?”岳崇山问邓远芝。

“本来以为不知道。”邓远芝打方向盘的手势就像抽烟一样,随意却有把握,“但其实是早就知道的,只是没把握。那是个酒吧。”

“什么?!”岳崇山挺了挺腰,把安全带扯松了些。会面地址既然程伟仁提出了,作为尊重,他也不打算反对,只嘱咐了邓远芝确认一下路线,却没有想到,他们要谈正事,那个年轻学究却居然选了个酒吧。

邓远芝对岳崇山的反应一点也不意外,但也不担心,“那是邝氏几公子众多副业中的一个小酒吧,就在享乐聚焦地酒吧一条街,平平无奇。主理是邝维利手下的一个人,叫陶定的。”

的确,听见邝维利的名字,岳崇山也就没什么意见了。他微微侧转头,看邓远芝似笑非笑的侧脸,又回转盯着挡风玻璃外面前方的车流,沉默一会儿,“嘿嘿”也笑了。

“这位程博士,想显示一下他的人际网络给我们看而已。”邓远芝淡淡地概括了一下内心认定。

又或者说,是想显示一下他的诚意?但是,他们注重的,根本只是程伟仁作为牛正手下大弟子的身份,不需要其他杂七杂八的附加价值。岳崇山开窗,点烟,闭目养神。

曾经有一段时间,程伟仁觉得再跟陶定称兄道弟是很丢脸的事情,直到他又找到了邝维利这个靠山,虽然不再是高级白领,但是总算得上是一个酒吧小老板,为了给脸邝维利,也是的确有些人无所事事,这里是不是会有一些真假难辨的公子哥儿扎堆。程伟仁时不时过来跟他们混混也就熟了。这班人言之有物的不多,但在陶定的拉扯下程伟仁坚信,哪怕是虎父生出来的犬子,总还是那个富贵圈儿里的人,保不定什么时候这班人里面就会漏一两条有用的信息出来。

今天可算是用得上陶定这位老友的这块宝地了,也叫那两个从当事人毛孔里吸血的大律师知道知道,他程伟仁不只是穷酸书生而已。

“程博士,您好。”邓远芝今天把紫红色短卷发打理得颇为整齐,一袭咖色罗马布职业裤装刚中带柔,微笑着为程伟仁和岳崇山互相介绍,“这位是岳律师,我们所的副总。”

“岳总,您好!”程伟仁西装笔挺,微笑有度。

其实对于程伟仁而言,粤然长什么样子已经不是很记得了,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但是以粤然来作跟对方两人套近乎的出发点,在他看来仍是不错的选择。更何况,他的兄弟陶定,对粤然可是念念不忘。

岳崇山和邓远芝在程伟仁的介绍之下认识了陶定,听说他也认识粤然并大加赞赏,都颇为惊讶而欣喜——看来,粤然比他们先前估计更适合从事外联开拓的工作。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