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卷 同心 第一章 宿

2013-01-18

要说所里粤然最喜欢的地方,除了自己的办公室,就是这间董宇办公室旁边的小会议室。

平常多见的白色墙面,带有磨砂质感的银灰色桌椅,肉红色的短绒地毯暖意融融,穿着皮鞋踩在上面柔软又踏实,窗帘很厚,拉开的时候满室阳光,合起来则吸音效果良好,哪怕是同事们在会议室内激烈讨论也不会有回音,这也要归功于挺立紧贴前后两面大墙的书柜,董宇岳崇山和各位组长会不时更新里面摆放的专业著作,决不是像一些事务所摆几排大部头在会议室装饰那种门面功夫,门口所在的一面墙摆了小小的五斗柜,其实是一个迷你吧,有各种软饮,各种茶叶,稀少的几瓶酒。有时粤然路过这里,透过透明的玻璃门,看见所里老大们像讨论学术问题的研究生那样,面红耳赤又有理有节地争执,转身凝神两秒就能找到一些书籍来为自己的观点作佐证,意见相合时还能碰碰杯。有一种很舒服的氛围。

粤然也进过这里,找书查资料,但是没有在这里开过闭门会议。

这是第一次。

上午,南方的暖风将冬天的寒气吹赶得所剩无几,舒娟把窗帘全部拉开之后,银灰色桌面反射着阳光,会议室里成百上千万亿的微小粒子就在亮光中间舞动,欢快自如。粤然来得比较早,她看看窗外的晴空,默默深呼吸了几下,朝陆续进来的外联组前辈们微笑。胡巍巍进来了,紧挨着粤然坐。林雪莉也来了,作为内析组组长,她和其他几位组长都需要列席,看看有什么信息可以利用,或者有什么方面能够效劳。接着是邓远芝,岳崇山……

大家都到齐之后,岳崇山才叫舒娟到隔壁,请了董宇来,参加这个中秋发出北池动员令后的第一个信息汇总会议。

邓远芝是外联组的牵头人,所有的信息都反馈给她,再由她来选择向外联组抽到北池工作上的核心人员和列席的其他组长转达哪些信息。除了岳崇山,对于其他的人来说,许多事情都是第一次听说,很有冲击力。

“这个阶段我们要特别多谢小粤。”邓远芝在讲述中突然看着粤然笑,“如果不是小粤,我们就不会知道接下来要说的重要事项,也无从接触到即将对我所有重大帮助的一位信息来源人士。”

在邓远芝的话音停顿中,岳崇山也看向粤然,毫不掩饰地以眼神和笑容表示赞赏。

外联组除了胡巍巍之外的几位男女成员默默将视线从记录本上转移,投向粤然,安静地。在外联组,经常要在一条线上投入很长时间很多精力才能有所回馈,粤然在进组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得到组长表扬,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的确是一场意外。陆战队的同仁们不会表露嫉妒或羡慕,只会暗暗加油。

是因为罗小丽那条线吧,如果不是他们公司依照战略图景要在本市选择物流行业的注资对象,粤然也牵不了他们和安木之间的线,也不会因为安木和邝氏曾经的合作关系顺藤摸到邝氏一脉……几分运气几分运作几分人为罢了,粤然谦逊笑笑。

窗外有云团路过,暂时遮住了阳光,室内原先没有开灯,一时光线有点昏暗,邓远芝在继续往下说之前,朝舒娟挥了挥手,指示她到门边去开灯。

“北池作为一个开发区,要建立起来,不只是土木工程挖机建楼的事,也不只是哪几家大集团要设立分公司子公司投资新兴行业的问题,官方对北池的定位,比一般的工业开发区或者高新产业开发区要更加高端,他们希望能建立一个生态与产业并重的特区,作为城市区建的新模板。当然,这是口号,但这个口号却还没有对外公布,仍然由一个专门做立法研究项目的团队在验证中。而多亏了粤然,我们才发现了这个项目极其团队的存在,进而接触到了目前与该团队关系密切并且即将成为其中一员的一个学术界人士,并与其达成合意,使他成为我所知晓北池有关讯息的一个重要信息点。”

项目……我?粤然隐隐约约有些明了,可又似乎有一层薄薄的窗户纸,朦朦胧胧地罩着,不甚清晰。

邓远芝难得地故弄玄虚一番,意犹未尽,这是得意之事,岳崇山也由着她,“大家一定都记得一段时间之前我们圈子里冒出了一位新的传奇人物‘温柔一刀’苏航吧?她是我们老对手李作霖那边的新武器,刀锋犀利差点连他们自己都吃不消。”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都默默笑了。

好吧,没有罗小丽什么事,粤然这辈子,就只跟苏航有关……粤然也笑了,但不是像同事们那种欢快的感觉。

“粤然只跟这位新的‘刀马旦’交手了一次,就‘一矢中的’写出了一份准确的分析报告。我们依照报告讯息找到了她极其安静的学术背景,个中过程就来往迂回就不说了,”董宇不喜欢太欢快的氛围,邓远芝留意到她眉头微皱的时候决定回到言简意赅的正轨上来,“苏航原来早就参与了北池的立法项目,所以有些耳闻的企业会跟我们打听这个人,但其实他们也知之不详,只知道北池的一些政策信息能从她手里获得,不知道这是她本人的意思还是李作霖的战略部署,总之,现在我们因为打听这个人而找到了她的大师兄,一位叫做程伟仁的学术界新星,同时还知道了这个项目的存在,更好的消息是,程伟仁主动愿意和我们合作,并且‘买一送一‘搭上他的女朋友陈娟,项目里的机要秘书,北池的选址与初步规划刚刚完成,我们找到了跟苏航地位等同的两个人,并没有落后主要对手多少。”说到这里,邓远芝停住,看了岳崇山一眼。

有些话,职位高一点的人说出来比较好听。

岳崇山不着痕迹地开了腔:“程伟仁肯跟我们合作,也还是要多谢小粤——小粤研究生期间全方位的突出表现令旁系专业的大师兄程伟仁对她多年之后仍然印象深刻大加赞赏,进而对小粤的东家我们所也推崇有加。所以啊,小粤,今后跟程老师的接触与合作,常规由小邓直接进行,但遇到阻碍或者什么特殊情况,可能需要你的从旁协助,希望你在工作中有心理准备,另外,既然是校友,生活中也可以保持友好的联系。”

一番陈词下来,董宇都忍不住看岳崇山一眼——不容易啊,把这种话说得这样漂亮!

林雪莉关切地看粤然,只看见一脸淡淡的笑,和一双深不见底的眼。

外联组的同事们则自发地向着粤然鼓起掌来——谁能不承认这是重大的进展?

“另外,”邓远芝还有补充,“程伟仁有一位好朋友,叫陶定,是邝氏董事之一邝维利手底下的人,具体职能我们还不清楚,只知道有在负责经营一间邝维利名下的酒吧。这个人到底有没有用还有待观察,但是小粤,你和巍巍在跟进与邝氏有关信息的过程中,可以稍加留意。反正,陶先生说他也认识你。”

窗外那团云真大啊,都下起雨来了,没有风,温度却骤然下降。

“大师兄”……“程老师”……陶定!好啊,几年间兜兜转转身份略有不同,又碰上这两个人了。粤然脑中忽然回荡起一段旋律,是《无间道》主题曲里面那句梁朝伟和刘德华异口同声唱的:“……回到原点。”接着是小胖子韩琛那句掷地有声的:“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这就是做“二五仔”分析自己爱人的后果……但是,这一次,我们也在江湖上混了几年,程伟仁,陶定,不知道是谁还给谁?——粤然扬着下巴朝邓远芝明媚一笑作为回应,耳畔“嗡嗡”作响,仿佛有两只早就用苍蝇拍驱赶拍打过的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半死不活臭苍蝇从窗外乌云中死乞白赖又要贴上来,她在笑容里不经意地皱了皱眉。

邓远芝的情况说明持续了不短的时间,岳崇山和董宇又各有指示,会议一致持续到午后。

“岳总还是会照顾女同事的,给你打个底而已,别太担心。”会上一直关注粤然的林雪莉看见了那一下皱眉,在散会后特地等了等走在后面的粤然。

粤然点点头说:“谢谢林组。”目光却回避着林雪莉安慰的眼神。

这是一场前景不明却早有历史纠葛的乱仗,粤然不需要安慰,需要的是充足的战事信息与清晰的作战思路。

胡巍巍坐在粤然斜对面,眨巴着眼睛看粤然,看着她坐下,看着她沉思,看着她打开电脑……“看够了没有?”粤然突然问她,语调一点也不客气,吓了胡巍巍一跳。“小粤,我怎么觉得你运气这么好?”胡巍巍问得好不情真意切。

粤然心里“哼”了一声,慢慢把视线从空空的电脑桌面挪向胡巍巍那张天真的脸,笑了:“你说什么?”

“你看,你第一次开庭,对手是‘温柔一刀’吧?我们背地里都以为你会被杀个满地打滚吃泥找牙,结果你竟然‘镇定自若,输得其所’。现在,第一次做外联分析报告,对象又是‘温柔一刀’,结果牵连出一堆老熟人,连邓组岳总都表扬你‘一矢中的’,又拔得头筹。你运气怎么这么好啊,碰到这个‘温柔一刀’,硬碰没有流血不说,还能得点儿战绩。啧啧!运气好!”胡巍巍说着,还抿了抿唇表示自我认同。

粤然注意听了,胡巍巍是真心的,是真心觉得她在跟“温柔一刀”的“磕碰”中毫发无伤毫无痛感!“是啊!我运气真好!”她也小声地说,自嘲笑了笑。

自嘲是一种强悍,这个时候尤其需要这种强悍。

“所谓‘遇强则强’,我看是因为这个‘温柔一刀’实力不俗,对手强,所以你的表现也水涨船高。她真是你的幸运星啊!”胡巍巍还意犹未尽,兴奋的脸色跟她身上的荷叶领衬衫一样,红粉菲菲。

纵然胡巍巍再言之成理,粤然也不想再听下去,站起来“啪啪”关掉了电脑屏幕和主机,拎起包就走。“我出去,今天不回来了。”

她要去找她的幸运星吃幸运午餐。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