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章 宿

2013-01-18

一走出办公楼大门,四周嘈杂扑面而来,各种汇集的人声车声涌入耳膜,反而衬出一种寂静。粤然这个人,站在这个热闹的城市中央,如许安静,并没有一事一人,非与她有关不可。

只有苏航,不一样。

“您好!”电话铃响的时候,苏航正准备要出办公室的门,听见铃声响又关上门冲回来反手抓起听筒咔在肩上。

粤然一听就能感觉到那声音里的匆忙迫切,“你好,我找我老婆。”她却希望她的节奏慢下来,不管去哪里都好。

苏航刚歪着脑袋把手里的皮包文件夹等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东西理好放回桌面重新拿好听筒,听见粤然的声音,意外地笑了:“怎么是你?”

大家都忙,越来越答非所问。

“是我,我找我老婆。”粤然没有去取所里派给她的车,在路边等公交车。其实她也不知道,站点那头是不是有人在等她,在这个午后。

苏航定了定神,看一眼办公室墙上时钟,时间要来不及了,但还是放缓了节奏,小声说:“好啦,我是你老婆,有什么事呀,找老婆的小朋友?”粤然不同寻常的声音使她心软,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头顶太阳又从云里慢慢穿了出来,粤然在一片温暖中垂下眼眉:“吃午饭了吗?”她假装听不出来苏航正在赶时间。

偶尔,她也可以任性一下吧?

“吃了。”苏航说着,静了两秒,她意识到这是一个邀约,“你还没有吃吗?”办公室的环境裹着她,教她应酬式的反问,但是对粤然的担心像一个大浪扑毁了职业惯性,“你在哪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我来找你?”她掏出手机开始翻找客户的联系方式,“我本来下午在西城有一个合同鉴证的会,我可以联络一下对方看看……”

粤然笑了,“看看”?“看看”什么?看看能不能改期?看看能不能找替身?缔约方都定好了时间,代表们也是工作繁忙的人,改期对谁都是损失,如果可以找替身,以后是不是也就可以都由替身上场了……“那你去吧。”粤然听得见苏航为她而生的任性,满足了,“我自己去吃。你自己小心一点,别丢三落四。”电话那头的才是孩子,粤然要做照顾孩子的那个人。她直起脖子恢复理智。

苏航的心情却在粤然的起伏间低落到了极点,“你肯定是有什么事,我用手机打给你好不好,你跟我讲一下好不好?”她低低哀求着,办公电话是所里的内线,刚才粤然那两声“老婆”已经让她有些不安。

粤然也想起来了,用内线讲私事,的确是不谨慎的做法,于是什么也没有再说,直接挂掉了。等到她拨通苏航的手机,正听见钥匙锁门的声音,那丫头一边担心自己一边还是原计划进行着,想必在矛盾中前进的滋味并不好受。“我没事,别担心。”粤然对苏航说。

苏航“嗯”了一下,脸上提起微笑跟擦肩而过的同事点点头,转过前台朝所外走去。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瞥见李影一只手扶在前台电话的听筒上,满眼揣摩的目光追着自己,但是她没有告诉粤然,没有要她和自己一起猜测刚才的电话是不是被偷听了。

就算是又怎么样呢?这无端的压力何必主动去承担,还转嫁给爱人?

电梯门前很多人,门开了之后,里面也很多人,苏航就那么拿着手机不出声,在冷漠无关的人群中听着电话那头粤然轻不可闻的呼吸声。

“挤傻了没有?”苏航那头电梯门一开粤然就知道了,因为那一阵嘈杂和她身边的融汇在了一起,浑然一体。“我去吃饭了,你自己小心吧,晚上要去学校做项目是不是?”粤然想起苏航早就通报过给她的晚间安排,有了主意。“下午的事情忙完就早点去,不要太晚,晚上才可以早点回家,知道吗?”对粤然来说,此刻午饭邀约不成的沮丧已经荡然无存。

“哦,好。”苏航听着粤然的声音就在她从楼上空降到地面这短短的时间里恢复了明朗,似乎她对什么事情的观感由混沌变为明晰重新掌握了主导权一般,约略有些放心,“你真的没事吗?”可终究还是担心。

“有事,晚上和你说。”粤然很了解苏航,她决不是一个对爱人心事能够“不求甚解”的女人,一旦撩起了她的好奇或者担忧,即使不能马上解惑也必须给她一个解惑的时间表。“去忙吧。”

市声繁忙,人一融入其间,就成了沧海一粟。

楼上的教工夫妻又吵架了,郁杰听得出来,还是为了什么时候买房生孩子的事情,起初男人还压抑着声音保持理智,知道这老楼虽然隔音良好,但总架不住大呼大喝的声响在寂静校园里激荡,可是女人再三刺激之下,男人也失了自控,于是男女声二重唱就开始此起彼伏毫不动听的和音。郁杰叹一口气,合上写了一半的教案,从桌前站起来,轻摇款步走到阳台,看外面齐楼高的秃树桠。

树桠上还有两片小绿叶,墨绿色,看样子不是新长的,只是在寒风中分外倔犟而已。楼上夫妻的恩爱,郁杰时不常能碰见,比如说,那女的会帮她老公整理围巾,或者说,那男人在下雨天总把雨伞遮住老婆的头顶,可是像今天这样的争吵,也时不时发生。看样子,房子,孩子,是影响这段婚姻的决定性问题,但即使这样吵闹,有这样严重的问题,她也从不听见他们喊过分手或者离婚——风雨都打不散的姻缘恩爱,大约就是这样?并不是不争吵的情人,就一定能长久,就像她和尹执心,偶尔也会因为心中不快与压抑,情不自禁地冷战,可是这么难熬,她们也还是在一起……大衣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郁杰看着那两片小绿叶,轻轻翘起嘴角——这个时间,是尹执心吧?她像猜糖果的孩子一样,捂着衣袋里的手机享受了一下期待的感觉,才匆忙取出来查看。

却竟然是粤然。“干什么?”郁杰将失望不满冲口而出。

粤然先没有说话,听了一会儿,郁杰周围不像是有大学生们吵闹的样子,于是跳上了往学校去的公交车。“你在宿舍?还是办公室?” 找地方坐下以后,她才开腔。

“在办公室。”郁杰生硬地回答。

“哦。我今天有空,回学校看看。”粤然也不拿郁杰的情绪当回事,要是这个口口声声拿苏航当朋友的人一直是这个态度,那她也有她的态度。

郁杰皱了皱眉,在想粤然难道不是应该比苏航更忙?“我没空。”她还在挂念尹执心又期之不得的失望之中,然而也还是想起来了,苏航晚上要来学校。“你老婆晚上才过来,你这个时间来干什么?”然后郁杰也想到了,粤然似乎是来找她的。

粤然看着车窗外楼与车与人一片一片被甩在身后,淡淡笑着,就冲郁杰这句“你老婆”,她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我知道她晚上才过去。我是问你下午有没有空,碰巧我还没吃午饭。”她只希望这位昔日同窗能够不点自明。

郁杰想起来了,上次喝早茶的时候提到程伟仁的事情,前不久又和苏航同时听郑絮语转述他与陈娟深度交往的新闻,毕竟是朋友请托,关于这件事,她的确还没给粤然一个回复。“在备课,不过也不很赶,家里还有粗茶淡饭,要么,你选个地方也可以。”

“就你家吧,不在乎吃什么,你随便弄弄就行。”粤然立即决定了。谈事情,外面总不及私人住所自在。“我半个小时后到。”前面塞住了,城市交通真是一个效率减速器 。

“今天怎么会有时间?”郁杰开门迎进妆容精致的粤然,只感觉室内空气中都多了一丝匆忙的味道,“不对,应该说,你怎么会有时间?外联不是应该比先时更忙些才对吗?”她从墙脚踢出两只棉拖鞋来给粤然换。

粤然看了一下,那种深咖啡的颜色不像是郁杰为尹执心准备的,这才换上了,再抬起脚来看看鞋底,没有很多粘着物,看来郁杰家客人不多。

郁杰在一旁站着,将粤然的举动尽收眼底,郁闷地皱皱眉:“前两次你们来都没换鞋,今天因为刚打扫了,不好意思。鞋还是新的,我买着备用也用得不多,您就放心穿吧。”这是解释,也是讥讽,说完她才慢慢给粤然斟了茶,“很一般的铁观音,将就喝喝吧。”她继续调侃着。

粤然也不在意,端起来一饮而尽,一路过来,她渴了,也饿了,上午那一场会议其实消耗脑力体力,早不觉得,现在才觉得腹内空空急需补充能量。“是不是准备让我吃泡面?拿来我自己张罗吧。”她默默看一眼郁杰的厨房,丝毫不期待能有什么上宾待遇。

面对粤然的零期待,郁杰也忍不住笑了,“我也还没吃午饭,你要是不来,我这些菜就又要剩着了。”她说着端出来葱花炒蛋和蒜苗炒肉,再加两碗白米饭。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