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章 宿

2013-01-19

“看卖相就知道你这两盘菜历史悠久。”粤然坐在郁杰光线不甚明亮的家里,看了看她摆出来的菜肴评价说。如果苏航在的话,估计会神色为难,不肯拿起筷子来的……粤然情不自禁笑了笑,问郁杰:“你绝食几天了?跟尹执心分手了?”

郁杰恨恨瞪粤然一眼:“没有分手,也没有绝食。只是菜买回来却天天吃食堂,在家的时候又懒得吃。”看着粤然的脸莫名其妙越笑越欢,郁杰禁不住来气:“什么这么好笑?”

粤然不理她,自顾自笑了一会儿,喝口茶,吃两口,这才说:“我家老婆说,好吃的女人比老是不吃饭的女人好养,老是不吃饭的女人看起来省粮食,其实更浪费,因为食物容易过期。今天,现在,我终于对她这番话有了感性认识。”说着又大笑起来。

郁杰听粤然说完,看一眼桌面卖相老态的两盘菜,回过味来:“你家老婆说的都是至理名言,煮饭给你吃还要听你笑话,别吃了,放下碗,我拿去洗了。”她也觉得好笑,但就是对粤然一想到“老婆”就欢声笑语的惬意深深不忿,“你家老婆你家老婆,张口闭口都是你家老婆!这么想你家老婆,干吗不去找她吃午饭,要来叨扰我?”

“她没空。”粤然的回答干脆利落。“我知道她晚上要过来,干脆先来学校等她,‘顺便’来看看你。”在郁杰发牢骚的时候,粤然吃了好几口饭,精气神恢复了大半。

郁杰觉得很奇怪:“你老婆没空,你怎么就知道我有空,可以给你‘顺便’看看?”

“我不知道啊。所以不是打电话问你了吗?”粤然看一眼郁杰,就像在看一个傻瓜。

郁杰也端起碗来吃饭,发现连米都有陈了的味道,有点不好意思,讪讪笑笑,“嗯。但是你找我,是不是为了上次早茶时聊到的程伟仁的事情?我对你来说,应该不是填补时间空档的好对象。”素面朝天的她说着,脸贴近粤然,扇了一下眼睫毛。

粤然停止了咀嚼的动作,定定看住郁杰双眼,注视那双深棕色的瞳仁,默不作声。

两人间的氛围一时颇为暧昧,郁杰本来只想戏弄粤然,没想到她居然发了呆,一时有些窘迫。但是她自己先行发难,又尴尬着不肯自己拆台,只好继续僵着。

粤然的脸却向郁杰越贴越近,直到郁杰的睫毛再不是刻意而是因为感受到压迫而自然抖动了两下,她才深呼吸着跟她拉开了距离,默默吃了一会儿,慢慢下咽。

郁杰仍旧僵持着,皱眉看粤然搞什么鬼。

粤然放下碗筷,很认真地转头对郁杰说:“你的眼睛,很亮,你的睫毛,真长。”然后,笑容慢慢地浮上了她的脸,“但是……”

郁杰咬了咬牙,握紧了手里的碗。

“你还是画了眼线贴上假睫毛比较妩媚,哈哈……”粤然一直欣赏着郁杰在暧昧氛围中表情的变化,这下终于不用再忍耐,大笑起来。

郁杰差点把手里的碗连着饭菜摔出去,粤然却又在一瞬间正色起来。

“没错,我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更多关于对程伟仁的了解。”粤然说。天冷饭菜凉得快,她给自己倒了杯热茶。

郁杰估摸着粤然吃好了,恨恨地收拾盘碗餐具进厨房,冷冷道:“没有。”

“小气!”粤然并没有跟进厨房,只是坐在客厅里,继续喝着茶,“只准你没事捣鬼,就不准我跟你闹着玩儿?谁让你跟我扇睫毛来着?我又不是尹执心,要是苏航在这里,你小命都不保。再说了,你的确是化妆之后才比较好看嘛。”饭饱茶足,她也觉得有些困倦,双手放到头后托着后脑勺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听得郁杰似乎在涮洗,也就不再说什么。

郁杰,尹执心,粤然在想,她们到底能不能算得上是信得过的好朋友。

郁杰清洗好硅胶手套挂起来,抹上护手霜,跟粤然斗气的郁闷也散得差不多了,这才走到客厅,坐在粤然侧面,自己满上一杯茶。“真的没有。”她说,“我刚知道的一点小道消息,你老婆也都知道。”

粤然睁开了眼,看住郁杰:“是什么?”苏航并没有告诉她任何事情,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郁杰料到了,但是努力不露出“早知如此”的神情,轻描淡写地说:“大概是因为目前所知不过是人家的私事吧。”

“什么私事?”粤然紧追不舍。

“程伟仁跟陈娟恋爱了,郑絮语告诉我们的,据说,已经正式‘在一起’。”郁杰也顺水推舟。

粤然很意外,但是听了也只能皱皱眉——程伟仁跟陈娟哪怕是“正式‘在一起’”,似乎也的确只是私事,跟她们双方都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一宗令人不太舒服的桃色事故而已。她看了看郁杰,忽然又问:“你觉得,这件事只是私事这么简单么?”郁杰那双眼睛,总是有很多思想在浮沉,瞒得过别人,瞒不过她粤然。

郁杰一愣,看住粤然:“不然呢?”

“我记得当初,你曾经和程伟仁连成一线来为难我们,没错吧?”粤然脸上的笑,如同郁杰眼里的神光,她也没有打算隐藏。

郁杰皱起眉头:“过去的事,提来作甚?”

“过去的事,令我想起来,你对程伟仁有多熟悉,了解多少,会不会认为,他跟陈娟交往是很单纯的事情。”陈娟也是北池项目里的人,这不难联想,而从前,郁杰到底跟程伟仁有什么比一般师兄妹更深一层的关系以至于能够联手起来对付她和苏航,粤然猛然醒觉,自己竟然一直没有深究。

当然,如果程伟仁从此退出视线也就罢了,可既然现在他又不甘寂寞跑出来,那么曾经与他有所干系的郁杰底细如何,是敌是友,就不能不弄弄清楚。

粤然等着郁杰的回答,视线一秒钟也不曾从她脸上挪开。

“我跟他,同乡而已。”郁杰知道粤然起了疑心,冷冷搪塞,目光却是不能回避地直视粤然。跟程伟仁的那一层远亲关系,不是绝对不能说,但是成年人,何必事事向他人解释得那么清楚?

然而此刻对粤然来说,却是大事当前,“郁杰,这么多年从北到南,你的故事里,不止一个尹执心吧?”粤然收了笑容,语气里却满是戏谑。

郁杰脸色瞬间冰封,直了直腰身,“什么意思?”话语中自然而然有了敌意。

“你我跟苏航不一样,都有过不止一次的开始与结束。你应该知道,死党,挚爱,都可能因为不必要的秘密而产生误解以致反目,你我之间能成为朋友,在我,全是因为苏航,你也都清楚。”粤然逼视着郁杰,丝毫没有妥协放过的意思。

郁杰一张素颜写满戒备,“不错,我清楚。”她的确有一丝犹疑,交朋友,需要坦诚,这她知道,但是,自己和程伟仁的关系连牛老师都瞒着,起初这是她和程伟仁为了兄妹俩能够暗中互助而建立的一种默契,因为从没必要提及,甚至尹执心都不知情。如果这时向粤然承认了,苏航也就会知道,那么和程伟仁翻脸之后仅存的一点默契也就被破坏了,牛老师会怎么看待她?一向视她为眼中钉的老板夫人原明会借此事作什么文章?郑絮语又会不会借此兴风作浪?她是否需要为了成为一个粤然“信得过”的朋友而冒这些人际关系上的危险?郁杰在思考这种必要性,并且很快给出了否定的答案。“粤然,你就有把握,你的挚爱和你之间,没有丝毫秘密?”这也算是以问代答吧。

“有,但那是因为工作。”粤然却是一点也没有愣神。

“但你和她是至亲的爱人。”郁杰也很快予以回击。

至亲的爱人,尚且可以或者需要为了这样那样的原因互有秘密,那么你我之间,不过是朋友,纵然生死之交,也是各自独立,何必样样说清?

郁杰任由粤然逼视,不回避,也不再进击。

如果信得过她的人品,倒也无所谓,是不是朋友,的确也不需要非摸清家底不可……但是,我信得过她的人品吗?粤然问自己,沉默着,轻声再问:“程伟仁和陈娟的交往,你觉得是单纯私事吗?”她不再强求。

郁杰松了一口气,脸色稍缓,“不是。在陈娟可能是,在程伟仁,大概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进入项目。但是男女之事很难说,日久生情也不一定。”她给粤然倒茶,默默表示理解了她的不强求。“我跟程伟仁,不过就是碰巧从同一个地方来的而已。”这也算是一语双关,她也不知道粤然听不听得懂。

粤然的兴趣却已不在此,“你是说,程伟仁目前还不在项目里?”

郁杰点点头,随即想起原明那副把她当“小三一号”严加防范的嘴脸,笑笑说:“不过我估计很快了,我们大师兄又要跟苏航共事。”

粤然也笑,笑得并不轻松,看来这个程伟仁,死灰复燃起来,火力还非同寻常,不管他用什么手段达成目前这个局面,这人的确是不容小觑。

“我的事情办完了,跟所里打招呼说不回去了,你在哪里,我来找你?”苏航开完了合同鉴证会,还是担心,立即给粤然打电话。

粤然告诉她:“我在郁杰这里喝茶聊天,你过来吧。”

“你们又要请我吃饭?”等粤然挂了电话,郁杰笑着问。

粤然摇摇头:“不劳您做电灯泡了,我跟她吃吧,要是害她晚上开会迟到,你帮忙打一下掩护。”既然郁杰表现如此,粤然也决定,有些事情还是暂时不要告诉她,先和苏航商量为好。

“乐意之至。”郁杰送粤然出门。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