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章 宿

2013-01-19

粤然站在校门口等苏航,时不时还是会有过路的人频频回头看她几眼,虽然穿着干练套装,妆容细致如假面般一丝不苟,神情也严肃不近人情,却一点也不影响回头率……苏航远远就看见了,一眼一眼瞪过去,两把幽蓝的醋烧火苗在眼中越烧越旺,紧咬着牙加快脚步朝爱人走去。

粤然脸上的严肃维持不住,嘴角越翘越高,站在原地欣赏苏航小心拎包行走踩着高跟鞋心急靠向她的样子,不是只有她觉得可爱,她很高兴那么多路人都忍不住看这女孩多几眼,她却独独是走向她。

“你怎么会在学校啊?”终于到了,苏航扶住她的终点好奇发问。

粤然把手里捧着的热奶茶塞到苏航手里,揽住她的肩膀往学校里面走。“你先喝点热的,喘口气儿,一会儿慢慢说。”她掌控着节奏,带着老婆去静园。

看样子还真的是有事,而且不是小事。现下苏航在粤然的强势中反而特别安心,不比中午接电话那时,粤然隐约的慌乱令她担忧。

学生们的晚饭时间都过了,好吃又便宜的饭菜早就被一扫而空,两人在静园找了个角落坐下,粤然去买了些好看不好吃的点心过来,又买了两支豆奶,还好,校友卡里有足够的余额。

静园还是那么少人,有人带着书本边喝汤边温习,令人感慨光阴寸金。

苏航吃了一点东西,就静静地看粤然,今天真的不寻常,粤然比她吃得慢,也吃得更多,她能感受得到,在缓慢咀嚼的节奏中,粤然仍然在思量,到底什么事情这么难说,这么难启齿呢?

“又不是要分手,需要酝酿这么久吗?”在粤然噙着吸管一点一点喝豆奶的时候,苏航轻声问道。肯定不是分手吧?她问出口之后才开始没有信心。

粤然眨眨眼,愣住了,放下豆奶瓶子,微笑着:“你怎么知道我在酝酿?”也对哦,又不是要和苏航分手,还有什么更难的事情吗?她终于决定要说了。

“我没有你聪明,可终究是你老婆嘛!”苏航幽幽看着粤然,方才的镇定好像暗夜中融解的冰块,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粤然摸摸苏航的脸,点了点头,“我回学校来,是特地找郁杰的。”她握住了苏航的手,那双手已经冰冷,“特地来问问程伟仁的事情,以及他目前,和你们手中北池项目的关系。”

苏航看着粤然,那双清净如水的大眼睛里面,没有责怪,也没有丝毫疑问。一切的事情,那双眼睛似乎在说明着,一切的事情,都被看得那么清楚。

静园里,静得出奇。

苏航原本回握着粤然的手渐渐松了力道,瑟缩着。她躲闪着她的目光,看向四周,冷空气里的桌椅板凳灯光人物,都变得好模糊。

“对不起……”苏航很小声说着,“你怎么会知道……就那么猜到的吗?”

粤然晃晃手,握紧苏航因为愧疚松了力道的指尖,很无奈——这个丫头,第一反应不是觉得程伟仁很难对付,而是为了被她发现因为工作有所隐瞒而愧疚得难以自持?真是……“不是,不是我猜到的。是岳崇山告诉我的。”这样线索够明显了吧?可以转变一下思维方向了吧?笨蛋……粤然看着苏航,等她接上她的思路。

苏航的确有些意外,“岳崇山?”她的脸上现出一种疑惑,“哦……”那更糟糕,是第三者让粤然醒悟她有重大的信息隐瞒着她。她咬住下唇,还是不敢看粤然。

粤然真是意外又好笑,也有点恍然——原来最近这丫头看起来压力很重,绝大部分是因为对自己有所隐瞒而生的愧疚么?如果是这样,那太好办了……“岳崇山从业务目标反馈的一些信息,认定你是你们所在北池这局棋上重要的一子,于是让我写了一份关于你的分析报告,我写了,交给了他们。”愤怒可以驱赶愧疚和恐慌,粤然将原本打算隐藏的细节托在苏航面前,好让她转换情绪。

苏航再迟钝这时也醒了七八分,脸色瞬时变了几分,紧紧盯住粤然。心里默默分析了一下粤然的陈述,终于明白,她是在告诉她,在因为工作而彼此遮掩隐瞒这一点上,她们互相打了个平手,或者说,粤然下手还更狠了一些……释然加上震惊,苏航咬住了嘴唇,静待下文。

很显然,如果不是有必须跟她商量的重要情况,粤然并不打算告诉她前情,所以,不管此时感受如何,重点还在后面。

很好……粤然见苏航脸上恢复了血色,甚至还有一丝隐忍冷酷的微笑,就知道她已经进入可以接收其他讯息的状态。“根据我的报告,岳崇山开始寻求你身边的工作环境突破点,辗转接触到了程伟仁。现在,我们所和程伟仁会开始保持高频度的接触,当然,接触的基础是北池。我也是在那之后,准确地说是今天,才知道牛正特地网罗你回来做的项目,其实就是北池。”

“心慈手软”肯定是贬义词吧,但难道“心狠手辣”就是褒义词吗?……在法庭上光明正大的进攻打击是工作需要,但背地里开弓放暗箭呢?……将项目内容被动“不说”是为了保护工作利益做的消极保护,那背地里的分析解构寻求突破算不算是积极的攻击?……难道,也许,在工作中这样子没什么不对……是的,如果她不是我的爱人,这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我们有谁不分析对手呢,是不是?

苏航没有说,看着爱人,默默地笑了,只是眼里,却不期然升起一抹雾气。

粤然都注意到了,她试图抓住爱人松开的手,却发现那两只软软冰凉的小手已经被苏航团成了拳头,没有缝隙可握。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伤害……可是,我该保护自己吗……而如果对手是你,我有可能保护得了我自己吗?好像不行吧……

好些念头像利剑一样在脑中“嗖嗖”穿插而过,苏航却始终失语,她只能看着粤然,看她还要说什么。

粤然用双手抱住苏航的两只小拳头,叹一口气:“程伟仁跟岳崇山他们提到了我,说认识我,但是没有提到你,也没有说我们的事情。”对她们来说,这一点比较重要吧,粤然等着苏航。

思想里那些利剑来往得越来越迅速了,苏航笑起来:“啊,有了程伟仁,你和岳崇山他们就不需要再分析我了,对吧?但是,程伟仁知道你我的事情,这对你,可不怎么安全,是不是?”她不知道,此刻是对粤然所做的事情愤怒更多,还是对粤然所面临的局面担忧更多,还是对自己的委屈更多……她不知道。

手中的小拳头变得更冷更硬,粤然也有些慌了神——苏航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还有一件事,程伟仁还介绍了陶定给岳崇山认识,同时,原来陶定现在已经是邝维利身边的幕僚之一。”粤然相信苏航对此也会觉得很意外的,也许这会让苏航的思路重新跟她站在一起,至少……不是停在她的对立面。粤然真的慌了,她想起了林雪莉说过的邓远芝和梁听的事情,想到两位前辈现在仿佛无关的两个人一样……她从来不曾考虑过苏航和她会因为那份报告而有一样的局面,但是现在面对苏航的情绪震动,她也慌了,在想自己是不是估计错误……“亲爱的,程伟仁和陶定,现在都成为我们所的特别顾问了。而据郁杰观察,程伟仁可能因为牛正老婆原明和陈娟的关系,很快就要进入项目组。我知道你们肯定也要接触邝氏的,我们也一样,所以,我们都要再次跟这两个人打交道。苏航,你明白吗,现在的局面?”她只能把准备好的话完整地对苏航说完,期待苏航想起来,粤然和苏航,对这些人来说,是一个已知或未知的整体,并且这些已知的境况和未知的局面,需要她们一起去面对。

“陶定?”苏航的确很意外,出神的双眼闪过一阵厌恶,“那对你来说,的确是很大的困扰啊……他怎么会变成邝维利的人呢?我们都要跟这两个人打交道……所以……你才把这一切告诉我吗?原来如此……”她看着粤然,想象着她向外人分析她的内容和心情,喃喃自语着……

“我……”粤然因为心慌而着急上火,“我因为这样才告诉你?你的意思是我因为自己面对困境才告诉你?”她想了一下,似乎居然还真的是这样……如果岳崇山和邓远芝接触的人不是程伟仁或陶定,她也的确没有必要把这种种向苏航和盘托出……真该死!她居然词穷语塞!“是吧,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她终于松开了那双小拳头,松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轻轻握了一下,冰冰冷的小拳头。

上课铃响了。坐在不远处看书喝汤或者喁喁细语的学生陆续离场。

苏航也站了起来。

“我们今晚要开会,北池项目要正式划分模块带头人了,牛老师今天就会有初步决定。”苏航说着,不知道是出于终于不需要再隐藏的轻松,还是依然委屈愤怒,看着粤然惊愕的脸沉默半晌,轻声问,“这个进展,你会亲自汇报给岳崇山吗?还是……等程伟仁让他们知道?”她也不知道,这是讥讽,还是真的疑问。

一切都模糊了,没有界限了。

粤然看着苏航,有些意外,也有些失落,却无从解释。她只能笑笑,冷淡凄清地。

苏航为那冷冷的笑容伤了心,可是一会儿要开会呢,不能哭,她拎着包转了身,却没有迈开步子。食堂的师傅似乎正从出菜口的玻璃后注视着她们……苏航看了他们一眼,距离多么远的一群人……她转了身,重新面对在她身后很近很近的粤然,用细微而清晰的声音说:

“我走了,去开会了。我现在很不开心,但是,粤然,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计较的,会难过,像现在这样,但是我不会计较的。真的。你……先回家吧。”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