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章 宿

2013-01-19

牛正坐在正中间,像过去一样,虽然原明并非研究所正式成员,可是她偶尔会远远地坐在牛正身后,看着牛正的背影,也看着他的众弟子们。

牛正近前左右各两张椅子空着,没有人敢坐他身边,哪怕是长期得其信任的郁杰与陈娟。

程伟仁和郑絮语对面坐着,一个趾高气扬似乎已经占定高地,一个神情狠冷恨不得咬对方一口,当然都是默默地,不然坐在他们身后更小一辈的师弟妹们不至于还那么兴高采烈。

苏航来晚了,却没有像大家料想中那样惊惶歉疚,她知道牛正在等她,似乎也没有担心老板会生气,敲了门,走进会议室,坐在郁杰和郑絮语中间,一个字都没有说。

八个师弟妹小孩子还有点看热闹似的瞧着老板会对师姐的迟到作何表态,其他的人,连原明在内,都注意到了,苏航有些呆呆地,带着三分凄楚四分惶惑,却跟这房间里的任何人都无关,见程伟仁突然出现而且坐在圆桌前排,也丝毫不意外。

郁杰跟陈娟打了个眼色,陈娟还没有动,郑絮语就已经倒了一杯温水递到苏航手里。“外面很冷吧?”牛正也恰在此时不咸不淡地开口了,像是关心,却严肃有余,但一定没有半点责怪之意。

苏航接过师姐递过来的热水,听见老师浑厚的男中音如此和蔼,再看见对面程伟仁旁边陈娟关切的眼神,对着牛正轻轻“嗯”了一下,就不敢再抬起头——她发现自己的泪腺正在任性地运动,可这实在不是一个恰当的好时机。

原明清了清嗓子,牛正喝了一口茶,会议就那么开始了。

苏航拿出本子忙乱地记着……

下周项目组派员跟官员和企业代表一起参与第一次对非管理方人员开放的实地勘察,将由牵头做总纲和班子建制、管理规则模块的负责人前往……

程伟仁作为大师兄,并且在专业上的建树良多,又刚从外面交流完反馈回来大量学术界的新鲜资讯,在完成交流论文项目之后,现在正式进入项目组……

大家鼓掌欢迎,苏航始终没有放下手中的笔,也没有郑絮语脸上凛冽的假笑,只是看着程伟仁,表情依旧是木然呆滞。

郁杰用手肘捅了捅苏航,苏航看郁杰一眼,如梦方醒,视线划过牛正和原明落在程伟仁脸上,浅浅一笑,小声说:“欢迎师兄。”

是的,欢迎。

“总纲的部分,”牛正沉吟了一下,苏航的表情他看见了,猜测着是不是女学生开窍了终于知道要争抢,却遇着大师兄归队,不乐意到手的重头戏被抢走,于是带着商榷的口吻对程伟仁说:“本来你来做是最合适的,无论从研究方向还是学术功底来说,你都足够胜任。但是之前你有外派任务,我就把苏航请了回来,她为这个部分做了长期大量的准备工作,你看……”

“那没关系,我们合作嘛!”程伟仁爽快地回答,大方豪气。

牛正看看程伟仁,似乎略有安慰,又转而向苏航:“北池不是一般的项目,哪怕是对我们研究所整体来说也是前所未有的超级大项,官方冀望很高,你工作也忙,总纲部分你一个人做负担的确是太重,我看,就让大师兄来带一带你吧?”苏航一向是个乖弟子,牛正相信她不会让他失望的。

但苏航似乎要在这个晚上将沉默贯彻到底,视线停在牛正脸上一会儿,又转而看向自己手头一堆材料文件,按照事先的预料,她还以为今天晚上需要讲解一下总纲概要,再收获几句老师同门的评价意见,彼此思想碰撞——会是个很愉快的晚上呢……可是现在,要让程伟仁跟自己一起做总纲吗?还是自己把准备已久的阵地拱手出让?又或者——难道哪个傻瓜会以为牛正是真的在跟自己商量吗?她自嘲一笑,正要说话,突然被郁杰的手掌撞了一下。

郁杰将手举了起来对牛正说:“牛老师,我想做总纲。”爽朗嗓音配上明艳笑脸,连心思涣散如苏航都能听出来,郁杰话语间似乎还有一点撒娇讨宠的味道。

意外之下,原明来不及维系仪态,五官颇有些纠结,直直地瞪着郁杰,嘴角轻轻歪斜,好在涵养深厚,好歹镇住了幅度。

众师兄弟妹自是惊讶非常,牛正一向不苟言笑,没人能料到郁杰敢用如此口吻提出这样重大的要求。陈娟第一个先去看牛老师,又看程伟仁。牛正虽感突然,却依然保持着严肃沉思状,似乎在认真思考由郁杰负责总纲的可能性。而程伟仁,则是邈起了嘴角,不屑地笑着,倒不怎么意外似的。

在一片错综静默的情感交互碰撞中,郑絮语却最先打破了局面,眼望着牛正,温和微笑着说:“总纲是重头戏,当然是人人都想做。牛老师自有安排,作为学生,我们听候差遣。”

这句话人人听着舒服,连郁杰听起来,都差点儿以为郑絮语是在替她打圆场。身为二师姐,尽管近年不甚如意,果然也还是有些功底老本在呀……郁杰转而面向郑絮语,对她嫣然一笑。

坐在两人中间的苏航知道,郁杰和郑絮语此刻并不是在化敌为友,但她们要什么,她现下无暇去猜,也猜不着,她只知道,自己并不想放弃总纲——如果粤然所做的事情有她认为的必要性,那么她自己,至少要保住自己的工作成果吧?哪怕得罪人,哪怕要付出什么代价,那可是她付出过心血的劳动成果,决不可能拱手相让!

“牛老师,关于总纲,根据您之前的指导,我做了一些结论,在这里……”她举了举手中厚厚的文件,那里几乎是一篇博士论文的规模,“嗯……我总结了几点概要,作为对其他模块方向的参考和引导,需要讨论讨论吗?”苏航轻声说。

她不是狠角色,她没有辣手,也没有狠心,但她有她的本事,她有她的决心,她有她独有的、推进事情进展的方式。

牛正点点头:“好,谁来负责总纲,我们可以稍后再定。之前通过邮件我已经看了一部分,做得挺到位的,大家今天正好都在,我们先讨论讨论,根据这个初步的结论方向定下其他模块的负责人吧。”在开会之前,牛正全然没有料到总纲的人选安排会是一个暗礁——弟子们都大了,都有自己的想头,牛正也不是一言堂,不能太让已经明确表态的几个弟子下不来台。他也懂得“拖”字诀,而苏航,却帮助他让这“拖”显得慎重而不是犹豫,而且将会议进程默默推进。

原明坐在牛正身后,在师徒们讨论学术内容时轻手轻脚走出了会议室,在关上门之前,温和地看了一眼正念读材料的苏航,又将视线凌厉地扫过郁杰脸面。

郁杰微笑回应师娘的目光——争取自己感兴趣又有能力完成的工作任务,她认为自己根本没错。

粤然也觉得自己没错,至少,在职业上,没有错。至于在两个人的感情中间,唯一的对错标准,就是苏航肯不肯谅解她。

苏航说“不计较”的那个表情,分明是在告诉粤然,并不是不在乎,也并不是没感觉,更不是“没必要计较”,而是,即使计较起来是她粤然错了,哪怕大错特错,苏航也会硬生生地迫使她自己不跟粤然计较。

是硬生生的不计较……那种带着能杀人的痛的“硬生生”。

为什么?自然是因为她爱她……粤然默默深呼吸,愧疚也是可以杀人的吧?

苏航回家的时候很晚了,脸上倦意似乎比吃晚饭的时候更深了几重,进了门直愣愣地看粤然一会儿,也不说话,就径自去沐浴美容了。

大概是项目组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粤然想,也许这个晚上不能再继续讨论什么了,只能这样沉默郁闷着睡去,然后把问题搁置到不知道多久之后再解决?要是在搁置的过程中再因为掺杂各种不知名的因素而发酵怎么办?她倚在沙发上,一边听着苏航在浴室里细微的声音,一边犯难着……

浴室的门却“呼啦”一下子打开,淅淅沥沥的水声突然变得清晰干脆。“我想吃点热的东西。”苏航的声音被水蒸气熏得软绵绵的。

粤然马上靠过去,看苏航垂着头正在清洗长发,黑色湿润的发丝如帘子一样垂在她脸前,想了一会儿说:“那我做个鸡蛋羹?”

苏航托着头发想了一会儿,从发帘里透过水气看粤然:“好啊,我要放葱花的,家里有葱吗?深更半夜的……”

粤然笑了:“有,冰箱里还有。”

好了,想吃东西就是心情没有太糟,粤然在挑蛋的时候忍不住笑。

“嘶~!好烫!”等苏航涂涂抹抹磨蹭完,鸡蛋羹刚好完工,她毫无防备吃了一口,被烫着了,扔了勺子找凉水。

粤然早就都备好了在她手边,喂了几口凉水,又接过碗帮她吹凉些。“别吃那么急嘛。”她轻轻地抱怨。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