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七章 宿

2013-01-19

放弃有什么难?轻松一撒手而已!

坚持,守护,这些才更难。根本是自捆手脚,痛而且累。

而在你自我设限却努力前行时,那些张牙舞爪越界潜行的人,竟还在窃窃地笑呢!

窗外星空寂寥,苏航内心的声音却如歌嘹亮。轻轻叹了叹气,她从来就知道一切很难,跟粤然在一起,尤其难。也是为了粤然,这一回,她尤其要解放自己的手脚。

“他们可以暗地里你来我往,我们天天在一起,不联通一线,岂不是辜负了天时地利么?”苏航笑笑,又将目光投向粤然。脸上的泪还挂着,呼吸急促,心里却有一道撕扯的力量,在慢慢消散。苏航知道自己不舍得,却将唇咬得更紧,不要了,她告诉自己——不要了!

粤然还在那个远远的角落直直坐着,这一刻,她比苏航看得清楚,这种硬生生的放弃,比苏航对她硬生生的“不计较”,更痛,更难为。所以,她不能接过苏航递过来的东西,那是属于苏航的,就像炼了千年的内丹,数九寒天里安心保命的三味真火。“过来。”她轻轻拉着苏航的软软小手,将她整个人一点一点重新挪进自己怀里,“你知道,岳崇山他们怎么称呼程伟仁和陶定这种人吗?”她亲了亲怀里的爱人,在她耳边轻轻说。

苏航摇摇头,她当然不知道。

“叫‘突破口’。”粤然在苏航耳边,声音柔柔就像炖汤的慢火,“意思就是,容易变质的人。”苏航缩在她怀里低着头,粤然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用手去摸一摸,脸上还是润润凉凉,所幸气息平稳。“可是,你和我,就算工作需要我们去寻找突破口,我们本身,却不是那样的人。这中间,界线模糊,却终究存在,我们也一直坚持得很好。”

苏航点点头,想说话……这一次,轮到粤然不让她说话。

“程伟仁,陶定,几年前我们什么都没有,尚且不怕他们,更何况是现在呢。你老公我,在你的关心爱护下,可是也成熟了不少呢!你看,岳崇山多难得欣赏什么人啊,我们所的预算多精细啊,可是他都愿意指派一辆所里的车给我代步,可想而知,你老公我在所里多么举足轻重,是不是?”粤然微笑着说,又低下头,亲了亲苏航。

苏航将眼睛鼻子全部藏起来,藏进粤然的怀里,珊瑚绒的衣领子茸茸动了一下,好像是在点头。

“所以啊,我们不必像他们那样的,不必做一个小人。记住你老公我这句话:不必因对手的龌龊而将自己降于同一水平。我们会找到保护我们自己的方式。我们一直坚持的一切——薛晴枫会说多余,可梁听不会;岳崇山会期望别人不坚持,可他自己也会坚持;至于程伟仁和陶定,我们要防着他们,跟他们对抗,可用不着他们的方式,是不是?”就算需要,也是她粤然来作,整人谁不会啊,犯不着苏航来现学现卖。

苏航这回不点头,梗着脖子不作声。

粤然摸摸爱人的头,轻轻攘了攘肩膀,“还有云哥,菊姐,不管外部职能多不一样,我们跟他们才是一路人。在你心里,在我心里,都是这样,从来就是。”

“可是,我也不想做一个保护不了爱人的孬种!”苏航一下子抬起头,撞到了粤然的下巴,流了一半的泪断在眼睫上,反而笑了出来,“痛不痛啊?”粤然说了几句话,她觉得轻松多了,也不是像刚才那样割走了一块肉似的轻松,而是踏踏实实地轻松。

粤然摇摇头,摸摸苏航的小脑袋,笑笑说:“谁让你想什么孬种不孬种的问题了?我来保护我们。”她期望自己将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举重若轻,她也真的做到了。

“我也可以保护你的。”苏航在粤然怀里跳了一下说。她从不怀疑粤然的承诺,粤然不会退缩,她也不会。

粤然笑着摁住爱人,抱一个满怀,轻声说:“如果像刚才那样,还是不要了。”然后,她又抬起苏航的脸,认真而严肃地警告她:

“非不能也,乃不为也!”

苏航思索,犹疑,担忧,挣扎,与粤然互相凝视,最后,郑重点点头,脸上没有了泪,也没有了忧思。“那怎么办啊?我刚才一时冲动告诉了你这么多……”她缩进粤然怀中迟疑着问。

这个傻不拉唧的家伙!粤然弯起食指敲一下苏航的脑壳,满不在乎:“你说的那些分析对我们来说是小菜一碟啊,笨蛋!还好我在你说出更多之前阻止你了,不然,等你回过味来,像现在这样,岂不是要五内俱焚?”

苏航眨眨眼,想一想,确实也是,暗暗庆幸,又盘算着如何转移自己的尴尬:“那你交换一下,也说一些我和我们所的领导随随便便就能知道的事情。”

“哇,”粤然愣了一下,笑:“你复原得也太快了吧?要我说什么?”。

“你都在报告里分析了我什么?”苏航是真的好想好想知道,“你看,我很了解我自己吧?我们所的领导也很了解我吧?所以对我的分析是我们根本早就知道了的吧?来,告诉我吧!有错漏我还可以帮你补充修正。”有人还意犹未尽摆了一堆理由。

粤然大出意外,“补充修正?”大眼睛一眨,她掐住苏航的鼻子,跟她眼睛对着眼睛,“好,我简要告诉你,分析你太容易了,结论就四个字:笨蛋一个!”是真的啊,这就是笨蛋一个……粤然说完,犹自忍俊不禁

苏航气急,想扯掉粤然捏著她鼻子的手,却怎么也扯不动。

两个人你来我往较量着,苏航终究是输了,在粤然怀里被亲了个脸红耳热。为了安抚她,粤然灵机一动:“对了,跟你聊一个八卦。”趁机转移苏航的注意力,好继续上下其手,“邓远芝跟你师傅梁听,多年前好像有过纠葛。类似于我们这种深层次的‘纠葛’。”

“啊?”苏航果然中计,傻傻呆呆任由粤然将她领着走到了床边倒下盖上棉被。软软的被褥枕头环绕着,还真是聊八卦的好氛围。“那肯定是我师父甩了邓远芝。邓远芝也是独身?我看你们所简介上她的照片就觉得好有英气。”讲八卦嘛,逻辑不用太严密,将就将就即可,倒是粤然的手,令她又喘了起来。人的肌肤比衣物布料暖热得多,苏航不禁觉得,能这样和粤然两个人在寒夜融在一起,真好。

粤然轻轻一啄苏航的脸,再去吻她象牙一样的锁骨,“反正两个人没有在一起了,谁甩谁有什么要紧,各不相干。”苏航没有问她怎么知道邓远芝和梁听有过去的,她注意到了,这丫头,已经又把内丹吞了回去。真是幸好——那一小团三味真火,是这个傻丫头在这又大又冷的世界来来往往时,向内取暖的依托,就连她粤然,也是因这团深藏的温暖而深感幸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丢弃这种温暖,不管多难。粤然这么想着,将苏航拥得更紧。

“也是。”苏航的生命力被粤然撩拨高亢,轻轻呼叫中却又联想到另一件事情:“啊,对了,云哥那天托刘连叫我离北池远点儿,还提到了薛晴枫,暗示她跟什么领导的关联。他们还知道我参与项目的事情了。”这是个不同寻常的状况,她早就想和粤然说了,奈何北池一直是那层不能捅破的纸。

粤然吓了一跳,手指停在苏航身体里,小心调整着角度撑起身体:“云哥?薛晴枫?什么领导?”看来,苏航还真应该离北池远一点。她看看赤着身体的爱人,红红的脸庞像孩子一样毫无防范,原本,她是无论如何不会让她作这种牺牲的,但是,来自云哥的警醒,似乎应该深加考虑。“看来是他们查什么人,跟北池有关,跟薛晴枫有关。这话你得听,薛晴枫想重新叱诧江湖,同行里家喻户晓,北池动工,对她而言的确是重大机遇。”

“啊!对了!”苏航又想起一事,但粤然不安分的手指却令她惴惴不安,喊了一声又压低调子,免得粤然误会了。

粤然被爱人的表情逗笑,“怎么,我换个角度刺激这么到位?”她用鼻子顶顶苏航腮边,吃吃笑不停。

“少来!”苏航脸红着叱一下粤然,告诉她:“梁听有次无意中跟我提过,薛晴枫多年来都由钱副局长看顾着……就是那次我们去看云哥菊姐,后来被师傅发现我翘班,她没有怪我,反而以薛晴枫为例鼓励我多维护这类关系。”习惯了工作的事情都不讲,这么重要的八卦居然都漏了,苏航这时脑神经特别活泛,“啊!”她又想起来一件事。

粤然也想到了:“尹执心那位钱副局长?”苏航的身体真暖啊,她轻轻动了动,让被子将爱人盖得更严实些,阻止冷空气的渗透。

苏航重重点头:“哇……”人与人之间的脉络真是经不起推敲啊,天高任鸟飞,鸟儿总要落地的,海阔凭鱼跃,终究是在一个海里相濡以沫……薛晴枫和钱大有,梁听和邓远芝……

眼看着爱人两眼放光越想越远,粤然轻轻动了动指头,就将她牵了回来:“好了,八卦聊完了,我们休息吧。”她在她耳边说,温热的气息存留在发鬓间。

苏航躲避着粤然的动作,却又眷恋她的温暖,轻声抗议:“喂,你这哪里是让我休息啊?”心跳越来越快,她双手推着粤然双肩,身体却迎合着那份殷勤。

粤然小心翼翼地,不让被子露出一点缝隙,生怕苏航着了凉,坏笑着亲吻她:“这样才能吸引你的注意力,还有让你彻底放松啊,笨蛋!”

窗外,星星在跳舞。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