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章 角

2013-01-22

李作霖的办公室陈设氛围与他本人风格一致,恍如罩着一层紫色雾气,充满沉重阴柔的气息。好在窗帘是所里统一配置的金黄色,硬是保留了一丝明朗的阳刚气息。

他已经与所里的合伙人分别碰过头,各人普遍对北池的前景都很乐观也很期待,对于参与开拓进而担任主要角色,他们手下经常倚重的团队成员也都跃跃欲试。根据苏航反馈回来的信息,很快就要进入项目实质阶段了,企业名录的初步结果很快就有,李作霖觉得应该马上对所里参与北池的团队雏形做一个决定。

但是首先得把薛晴枫的位置摆好,免得将来再起争执平地刮风。梁听的意思也不能不多加倚重,毕竟苏航是她徒弟,而且,是跟随他多年的梁听。

李作霖拿着电话听筒半晌,正要拨出去,于安娜的身影悄悄贴在了他的门框中间,也不敲门,也不进来,就是静静地,双目含水,默然而立。

那一头瀑布一样的棕色直发,那一袭性感端庄的蕾丝双袖及膝小黑裙,那一双水汪汪的含情目,还有那一扇将启未启小红唇,再加上凹凸有致,粉颈纤长,在暖气熏人的办公环境里让李作霖心痒难搔。但是这一次,他看见了她,却维持着脸面阴柔平静的表情,没有任何回应。

于安娜站了一会儿,李翰林重重的脚步声从她身后迟疑着踱过了,李作霖才沉声说:“有事吗?进来吧。”

这时那双秀丽的肩膀才舒展开了,晃动着于安娜整个人款款挪动,指尖扶在门把手上一会儿,又迟疑着撒开,鼓足勇气穿过敞着的门走向李作霖,站在办公桌边上,与他对面而视。

李作霖今天在粉蓝色衬衫上面配了一跳骚粉底色咖斜条纹领带,衬着他面容白皙,旁边衣帽架上搭着他的黑色西服和灰蓝色羊绒大衣……所有这些色彩远远近近堆叠,房中气息更显忧郁。“别担心。”他拿起笔,在并没有打开的文件夹封面戳了一下,垂下双眼。

于安娜没有说话,始终没有说话,只是鼻息之间有些哽咽。

“哎哟!”一把嘹亮女声从门外边路过又转回来,“原来专管员在这里啊!我要拿两个旧案的档案看一下……”薛晴枫意思意思在敞着的门上“咯咯”敲了两下,就长驱直入,正巧看见于安娜眼睛里来不及散去的水雾和李作霖桌面并没打开的文件。

“你先回去吧,我晚点给你答复。老薛你的卷宗晚点拿,坐下,我有事和你谈。”李作霖很快速地回应,阴柔嗓音间有种难以掩饰的尴尬。

于安娜想要绽开笑颜,结果只是惴惴不安地露了一下牙齿,顿顿步子,转身离开。

薛晴枫眼睛里利光一闪,雪白的大方脸没有一丝多余表情。“我们的专管员真是漂亮啊,是吧?”她依李作霖所言坐下在对面,目送完于安娜的婀娜背影,这才转回来跟他面对面,“老李,所里小朋友们都门儿清,没几个人不知道她是你的小姨子。”薛晴枫正色道。

这也算是忠告吗?李作霖抬眼看薛晴枫,视线凝滞,似乎在思考她说的话,但是微微跳动的眼珠又泄露出他在思考别的事情。他的视线就这样定在薛晴枫的大方脸上,许久没有移开。

薛晴枫也看着李作霖。她算得上是了解这个老板兼搭档的人,别人都觉得他身上的阴柔气息是狡猾阴险难以捉摸,但是她知道,那里面有一部分其实是优柔寡断。

“我知道你想在M集团的工作事项上分一杯羹,但是关于北池,你具体有什么计划?”李作霖在对薛晴枫禅定一般的注视中默默抓回了思路,恢复沉稳镇定。

“关于北池能有什么多‘具体’的计划?梁听的好徒弟至今交回来的东西都还是‘准备中’、‘筹备中’、‘即将上马’和‘计划’,只有地点是确定的,时间和人物都还悬着,你说说,具体计划怎么定?” 

李作霖听得出来,薛晴枫虽然语速舒缓,看似充满疑问,其实心里早有算盘。他笑笑不作声,禅定的视线也没有挪开。

薛晴枫见李作霖不答话,清了清嗓子,自行继续:“M集团的情况,梁听是否需要向所里做一个通报?至于北池,作为所里的副主任,参与开拓性接触是我的责任,具体说到后续由谁负责什么客户哪项工作,还要看前期的开拓成果。这是我的看法,主任,您认为呢?”她说得很客气,是在征求李作霖的同意。

李作霖微笑。薛晴枫是很聪明的,从她还年轻却急进的时候,就不脱这种为人处事的聪明。不管两人有多么老的交情和多么长远的合作历史,主任和副主任,毕竟尚有一字之差。在关键时刻,她也会给足他面子。参与开拓性接触,把潜在客户全部亲自过滤筛选一遍,然后好方便地挑肥拣瘦——薛晴枫哪怕是对所里的“自己人”,也从来不心慈手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正是由于这种名声,外界一批输不起的客户反而更待见她。“我听苏航说,她马上要随科研团队参加北池区划的实地勘察,那之后就是开发区的建设说明会,说明会的名单年后就要定下来了,我本来是打算跟梁听一起去的,毕竟,苏航是她的徒弟。”李作霖不紧不慢,向对方发布一个通知。

薛晴枫立刻凝住表情,“你‘本来打算’?那梁听怎么说?”

“我还没问她。服从工作安排,我想她没有问题。但是也想先和你商量。你看,你想要分享M集团的业务,而且还是特别属意要接触层面相对高广的法律环境适应培训,那么北池,你有多少精力可以分化过去?毕竟,你也还有原先的老客户需要看顾吧。”李作霖面对薛晴枫变得越来越冷凝的脸色,冷静阴柔不减分毫。

薛晴枫冷笑:“老客户?你不是为了把‘离婚专业户’苏豪带成你欣赏的‘全才’,拨了我的老客户过去么?”

“那是十之一二而已,对你的工作量没有大局影响。”李作霖发现,薛晴枫全面铺开复出网罗的野心与干劲,比他想像中要强烈彪悍得多。

薛晴枫不仅不掩饰,而且还要更加强调自己的野心:“最近我带着李翰林,在苏航的指导之下,他也成功帮所里接了几个不大不小的案子,他是梁听的亲戚,”薛晴枫迟疑了一下,发现李翰林是梁听的侄子还是外甥还是表外甥她搞不清楚了,皱皱眉作罢,“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我也得帮他多接些业务,好提升他的见识层次。再说,小苏什么资历?她可以学术项目常规工作业务培训三头并进,我薛晴枫会有困难吗?梁听呢,不也是打算M集团和北池通吃?我也没说北池的东西我要吞多少,只是希望能尽早接触,多了解情况,将来也好给所里把关,有关的情况,借参与项目之便,苏航都第一时间了解反馈给梁听了,老梁还需要参加说明会这么多此一举吗?”

话术高明,不由得李作霖不动心。他点点头,“那行,老梁今天正好在,我现在就电话找她来商量?”

“不用!”薛晴枫一推手掌,像交警一样果断对李作霖叫停,“我亲自跟她谈,不需要你从中斡旋。”

是仇人么?也不像。是朋友么?更不是。若说是普通同事,可又没有那一层平常心。两个人之间有一种张力在运作,攀比着,对抗着,也互相牵扯着。

曾经也是一起起跑的战友,可慢慢地,在转了弯道换了跑道之后,就成了现在的彼此,认识,了解,甚至理解,却无法互相认同。

可也仍然能笑脸相迎。

梁听在赴约的途中就思量过了,或者说,她一直都很清楚,薛晴枫是那种会为工作拼掉性命的人,如果不能东山再起,她一定会持续地倾尽全力想方设法,但是现在,她的要求就在眼前,答应她好了,大家消停。

虽然知道苏航对余佩文死后薛晴枫心狠手辣的种种作为耿耿于怀,梁听还是觉得,毕竟是同室操戈,不宜太过,而且,一个人的胃口,两师徒的能力,毕竟是有限,为全所大局着想,也不必硬撑着将薛晴枫排除在外。自从看破薛晴枫指使苏航开展内部培训是为了营造破冰假象之后,梁听一直在留意苏航,她也有把握,小女孩虽然年轻气盛,可也还有理智。

“怎么了,北池的硬仗即将开打,副主任请我吃动员宴?”一到地方,她就微笑着主动伸出了言和的手。

薛晴枫和梁听草草一握,脸上也是笑:“多熟的人了,用得着这么假惺惺么?”梁听的态度令她意外,毕竟曾经肩并肩打过江山,薛晴枫也有点不好意思。

不需要过问详细的原因或者说细节思路,只要对方肯合作,那就应该配合着维持局面和谐。两人都是老江湖,许多话不言自明。于是这一次晚餐会晤,两人谁也没有再提过“北池”两个字,甚至话都很少说。

李作霖很快就接到了薛晴枫的通知:“你可以跟老梁说,由你我参加说明会,反正她的徒弟也会去,老梁一定不会反对。”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