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九章 角

2013-01-24

苏航的桌面放着一尊水晶纸镇,是一只栩栩如生的飞马,四蹄奋起,双翅舒展,睛目炯炯,肌肉刚健。苏豪认得,这是苏航拥有新办公室之后不久,他和崔小捷、融安、李翰林和李影合伙送给她的贺礼。前不久所里有一位份量颇重的前辈被省外大所请走了,主任把空出来的办公室拨给他和崔小捷小夫妻两人共用,同辈分的几个人却没有特地道贺——也难怪,毕竟不是第一个上位的,不像苏航。所以说,出名要趁早。

苏航的桌面很干净,抽屉柜门都锁得严严实实,难怪她敢不锁办公室的门走开去办事。苏豪百无聊赖坐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动手翻看苏航摆在桌面的日志安排。

今天房地产部客户特别多,弄得所里好像那个售楼部似的闹闹嚷嚷,苏航去办存档,专管员于安娜却特别烦躁,简单的登记弄错好几回,颇费了一点时间。

苏航惦记着办公室房门没关,虽然不好催促,但是一完事就急急走了回来,乍见苏豪在等,大为奇怪。“咦!师兄?”苏航边进门边笑,“稀客呀!有什么事么?”她留意到自己桌面的行事历被翻动过了,好在里面没有写什么东西。

苏豪也站起来笑着回应:“是啊,你的办公室风水好,我们小配角无缘常来嘛。”话是俗话,胜在他语气谦和有礼,听上去只是自谦而非自贬。

苏航坐下了,带着一副静等对方表明来意的神情。她进来的时候没有关门,苏豪走过去把它关上,才又重新落座。

“崔小捷怀孕了。”苏豪笑嘻嘻地说。

崔小捷婚后不久就怀过一次,但是两个月就莫名其妙地流产了,虽然苏豪和她都掩饰得很好,但苏航知道,这对小夫妻自此心情大受影响,连夫妻二人获得独立办公空间都好像不怎么特别高兴,无声无息地没有庆祝。“噢!恭喜呀。”苏航也笑,但是没有很夸张地祝贺。

“谢谢。”苏豪也是平平淡淡地,出于一种患得患失的谨慎,约略犹豫了一下,见苏航睁大了眼睛笑着等待他表明来意,终于不得不说:“小苏,这事儿先别跟旁人提起。小捷父母说第一次之所以没保住,是因为胎儿小气,不喜欢人家老讲,讲的人多了,肚子容易掉。”他苦笑了一下,看看苏航:“哎,也不知老人家有没有道理,但总是宁可信其有吧。我和小捷都希望孩子这次能平安。”

三十而立的男人啊……苏航理解地点头微笑:“我明白。”但她依然不明白苏豪找她是有什么事情。

苏豪也意识到该入正题了:“老人家有老人家的说法,但是我和小捷觉得,上次流产大部分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了——所里现在没有专职助理,她和融安一样,时不时地跟一些不大不小的案子,又兼着助理的活儿,你也做过助理,都知道那是好多条鞭子在赶驴,工作量又大时间又紧又繁琐。”

苏航还没有听明白,苏豪却住了口,仿佛期待着她已经听懂暗示一般。想了又想,她其实还是不大懂,不过猜度着他是不是在为老婆谋求减少工作量……可是苏航又不是所领导,又不是能够随意指使助理做活的高级律师,她手上又没什么工作交在崔小捷手里……“那,培训的反馈报告我让小捷不用写了?或者拿她手头的个案记载随便充个数也行?”她手里能影响同事的不就那点芝麻绿豆小权力么,苏豪至于吗?

苏豪一愣,回过味来,苏航显然是没听懂,真是奇怪,对外人不是那吓破人胆的“温柔一刀”么?看来对自己这“本家师兄”还是没什么心眼儿啊……他不禁大为放松:“那太感谢了。”少不得还是要再客套一下,紧接着就有话直说:“所里的工作分派,除了主任,就是副主任和梁律师有干预的力量,主任那边,”他讪讪一笑,“我不太好说话。”

在李作霖手底下学习,反而更有所顾忌,这点苏航明白。李作霖是个表面温和内里严格的笑面虎,苏豪伴在他身边虽然好处多多却也是战战兢兢。她稍稍有点明了苏豪的意图了,但还是等着,也不知道猜没猜对。

“薛副主任不好说话,这我们都知道。”苏豪一个大男人,背后论领导是非也还有点不好意思,摸摸鼻子,继续说:“梁律师也是个冷面人,再说我们还不想大张旗鼓说什么怀孕的事,私下要求领导照顾,有些说不过去,你是梁律师爱徒,少不得我们要请你帮忙。”

原来是这样而已呀……苏航终于明白了,这小两口是想请她搭个桥请梁听行个方便而已,“我试试吧。”没怎么想她就爽快答应了。

苏豪似乎没想到苏航这么好说话,意外地很开心,连声道谢,可告辞之前又迟疑了一下,“不过,薛律师对我们要求一直很严格,如果她有什么质疑,也想请你……”他“呵呵”一笑,转了话锋,“最近看样子你和薛律师的关系也不错?”

这就有点莫名其妙了,苏航在苏豪话音落下同时僵住笑脸——论师从辈分,论合作次数,论私人交情,她跟薛晴枫,算哪门子的“关系不错”?可也总不能回答人家说她跟薛晴枫“关系不好”吧?“梁律师那边我尽力试试吧。”苏航笑着,将自己能给的承诺重复了一遍,然后就逐客了,“还是恭喜你们,好好照顾小捷。”

苏豪临走的神情也不太活泛,看起来不像是失望,倒似乎有几分狐疑……苏航琢磨了一下,不得要领,也就撇下不理了。

梁听今天又去了M集团,不在所里,明天有个仲裁的案子要出庭,苏航开始有条不紊地作最后准备。

不知道粤然今天在忙什么呢……苏航手上动作不停,脑子里也转着案子,可是总撑不住会走点儿神。自从那夜深谈之后,她觉得自己对粤然的依赖又多了几分,这一次,不止是因为爱情,而且是因为,粤然居然帮她固守心中的执念……这不仅仅是宠爱,还有很多很多,不可言说的默契与纵容……已经要中午了,真的很想她,还是打个电话吧!苏航拉开抽屉找手机。

却发现有未接来电,其中一个是牛老师办公室的号码,苏航赶紧拨过去。“陈娟?我是苏航。我看见半小时前办公室给我打过电话?”

“啊,小苏师姐。”陈娟的声音听上去格外乖巧快活。“实堪名单定下来了,是您和师兄,下周三早上九点,就在校门口等,北池方面会派车来接你们。其他的行程安排发到您邮箱,您可以抽空看一下。时间是两天一夜,不会有正式讨论,但是因为官方和企业方面都会有人同去,牛老师还是让你们准备一下可供汇报交流的题材,不过要注意保留核心信息。”

“好的,谢谢。”苏航没有很惊讶,毕竟牛老师上次开会时就已经是这个意思。在讨论她的总纲概要之后,会上已经就其他模块的带头人作出了分配,只有总纲人选还没有定而已,她也知道不可能拖太久的,牛老师只是需要时间在形式上表现出深思熟虑的样子。

另一个未接来电是郁杰,苏航隐约预料到她要讨论的是同一个问题。

“看起来总纲的人选定了。”郁杰接上电话就直奔主题。电话里背景声音热闹而朝气蓬勃,更显得她异常冷静且深思熟虑。

苏航抬腕看了一下手表,这时候应该是上午第四节下课,同学们都在奔往饭堂的路上吧,“郁老师,第三节课间就忍不住打电话跟我谈的就是这件事情?”她笑着问。看来粤然猜得没错,那天晚上郁杰并不只是为了帮她解围。“回家煮还是去食堂吃?”她还想闲闲聊着慢慢来,毕竟是朋友嘛。

“食堂。”郁杰却并没有打算配合苏航营造融洽氛围,“研究所办公室的报喜鸟已经通知你和程伟仁去开会的事情了吧?”报喜鸟,她指的是陈娟,虽然她也知道这对苏航来讲算不得什么特大喜讯。

“嗯,通知了。”苏航叹气,放下手里的笔,用钥匙打开抽屉,将执业证放进明天开庭要带的公文包里,和其他排列组合好的文件一起。

“‘嗯’?看来你不太抗拒和程伟仁合作?”郁杰站在食堂门口,有几个学生路过跟她打招呼,她点点下巴表示回应,全然没注意到自己正皱着眉头。天上下小雨,学生们抖着身上露珠一样的水嘻嘻闹闹,食堂里都是轰鸣声,她只好暂时先站在外面廊檐下。

“抗拒。那又怎么样?抗拒只是一种心情,事情还要不要做?心情很重要,动作更重要。难道我不去,把做了这么久的东西拱手让给他,像当年把基准线让给你和郑絮语一样?”苏航点算着公文包里的文件排列顺序,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灵光一闪,给郁杰来了一记反试探。“后来你不是很多次提醒我那是‘意气用事’吗?我记住了,也学乖了,是你教会我学了一次,所以这一次,不仅这一次,将来,所有,我都不会让了,该我的就是我的,老板都派给我了,做了再说。”反正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干脆连立场也摆明了吧。

程伟仁在又怎么样?也不怎么样,不退让,看他能怎么样。

郁杰听出来苏航话里的意思,不仅不会因为程伟仁退缩,成人之美的事情她也不会再随便做了,这一次,从前傻乎乎的老同学显露出她不曾领教过的强势硬朗与立场坚定。但是,她还是想试试看。“我明白,但是粤然很担心你。”对苏航来说,最大的软肋必定是粤然吧,郁杰对此满有信心,“所以这个情况你还是应该让她知道,虽然她不知道我们的项目就是北池,但是程伟仁半路杀出来,现在已经登堂入室,你总该告诉她。如果你不想跟他一起出差,可以跟牛老师说,换我去,我愿意。这次我不想再到外面调研了,总纲的部分你可以考虑跟我合作。如果老板不肯换程伟仁,苏航,我可以顶上你的位置,让你避开她。”郁杰一点也没有跟苏航客气,直来直往,而且她也相信,以苏航急切保护粤然的心情,她一定不会愿意冒险跟程伟仁有太过密的接触。

但是她错了。正是为了粤然,苏航才更需要站得明白稳当。

“你别担心了。”苏航听郁杰的表态就知道,上次粤然回学校跟郁杰见面时并没有沟通所有内情,同时她也明白郁杰居然真的对总纲有所冀望,这不奇怪,这种专业上的追求能够被理解,但是这次她并不准备出让,“我跟程伟仁一起去开会没有问题。又不是只有我和他,还有那么多各界人士呢。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郁杰,我要忙工作了,等我回学校再聊吧,再见。”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