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章 角

2013-01-24

等拨通粤然的电话,苏航的心情已经又与先时不一样了,牵挂还是牵挂,想念还是想念,但因为与陈娟郁杰的通话,又平白添了一层欲说还休的郁闷。

“你在哪里啊?”这一开口,苏航自己听起来都像是抱怨。

林雪莉又带组出差了,外联组其他外商项目的一拨人也往另一边开拔离所,董宇不在,岳崇山外出,所里简直是半个空巢的状态。粤然正在帮林雪莉的内析任务做一些内部材料补充,接了苏航的电话,心不在焉:“在所里啊。”

“午饭怎么吃?”苏航连手头对仲裁案子的准备都停了,就拿着电话与粤然发呆一般闲聊。

“所里吃,已经订了,不知道送来没有。”粤然说。杨起威他们已经在大会议室开吃了吧?粤然看看时间,确实差不多了,再不吃就变成下午茶了。“你也还没吃?”她一边问,一边用鼠标拖拽着图表的边线。

“嗯。没有。”苏航听出来粤然在忙,自己也打起精神来,“没什么,就是想你了,问一下。你忙吧,我也叫所里订。”

粤然分神想了想,“你们所里的人没这么晚吧?你赶紧问问,要是别人都吃了,你也不能偷懒啊,自己订。不能不吃,一定要吃,我告诉你,不吃午饭会变更笨!”林雪莉这个材料不好收拾,她盘算着一会儿把饭拿进办公室吃算了。

苏航笑了笑,挂了电话拨给前台李影,响了半天也没人接。

她站起来,打开门,走出办公室,发现上午热热闹闹的房地产部现在空无一人,前台和文员室也没有人,专管员于安娜房门关着,梁听,李作霖,薛晴枫和所里其他老大的办公室都紧锁着,只有开放型办公区和走廊角落几间办公室亮着灯,也不大听得见有人说话。

好安静啊,安静得让人觉得这格局复杂的地方很陌生。

绕过前台,苏航路过不曾熄灯却空空如也的咨询室,走进茶水间,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将冰冷的瓶身打横贴在眼帘上,轻轻呼吸。

“还没有吃饭吧?”

李翰林的声音由远及近,苏航睁开眼,看见他手里端着马克杯,里面铺满了速溶咖啡的粉末。“嗯,你呢?”她微笑反问。

“也没有。”李翰林拨动饮水机的旋钮,滚烫热水浸入马克杯里,他东张西望到处找搅拌棒。

苏航把冰箱旁边的消毒碗柜打开,拿出一只钢色小勺递给李翰林。

“我刚准备订饭,一起?请你?”李翰林也没有道谢,晃了晃马克杯开始喝他的咖啡。

苏航笑笑,“好啊。”

附近的茶餐厅很有经验,办公楼里人们常订的几种快餐早就备好了几十份放着,电话一去,五分钟就有半温不热的饭菜送来了,餐具可以微波加热,食物来得快对心浮气躁的人来说最重要,一点也不在乎还得自行再加工。

李翰林帮苏航把饭菜汤水都叮热了,自己却摊开就吃,省得麻烦。苏航看着自己眼前盒子里热气腾腾,一时间有些感动,“谢谢!”她起筷之前小声对李翰林说。

茶水间外面陆续有人经过,人们开始回来了,大概中午困倦,还是很安静。李翰林晃晃筷子头,表示“小事一桩”,低头风卷残云。

苏航也饿了,默默地吃。两人都不说话。不一会儿,苏航饭菜还有大半,李翰林已经站了起来,收拾好桌面,又重新喝那杯凉了的咖啡,半晌,对苏航说:“一会儿下午你出去吗?”

苏航摇摇头:“不会,在所里。”

李翰林点点头,看一眼专心饮食的苏航,又说:“你慢慢吃,吃好通知我,我到你办公室,谈点事。”

有更多人从茶水间外面路过,苏豪跟在李作霖后面过去之后,薛晴枫朝他们看了一眼,也过去了。

苏航点点头,目送李翰林离开,恍然想起,最近不大听见李翰林慌慌张张外强中干的声响——不知道他要找她谈什么事情?

回所的人陆续多了,所里有不成文的惯例,茶水间是不能关门的,苏航一个人坐在里面吃饭被人来来往往看着挺奇怪的,于是她没吃几口就把桌面收拾了,走回办公室去。

刚转过走廊的拐角,苏航就听见薛晴枫的声音,不高不低却足够响亮:“小案子就不要拖太久了,该立案立案,诉状该交就交,拖久了客户犯急,你自己也容易错把小事当成就。”这是在说李翰林通过咨询接回来的一个民事欺诈案件,苏航看过咨询记录,这个案子李翰林接得挺扎实的,标的额也还可以,不算太鸡毛蒜皮。“虽说你是凭借梁律师的关系进来的,但你本身学历也有那么高,也不能跟同期差太远吧?”薛晴枫也不知怎么了,接下来劈里啪啦对李翰林一通教训,话里不带脏字,语气却极其难听。

中午时分,虽然有些同事回来了,却大多还没打起精神来工作,也没人说话,因而人人听得清清楚楚。

苏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想了想,就没有关门,一面做手头的事情一面等李翰林,也不知他挨了教训还来不来,但总是免了他再要敲门的形式好些。

出乎苏航意料,李翰林直接就从薛晴枫的办公室过来了,而且一进来就把门关上。苏航开了饭前拿的那瓶冰水放在自己桌上,却打电话叫前台倒杯热茶来,李影还没回来,来的是她手下的小文员,对李翰林态度还算恭敬。

“怎么,怕我没面子?”李翰林将苏航做的所有细节都看在眼里,却没有默契接受,反而笑着拿自己打趣作开场白。

苏航也笑笑:“副主任脾气急,要求高,我又不是没领教过。”大方说出来也是一种默契,苏航喝了一口冰水,一直从喉间凉到脑门上,神清气爽。“找我什么事?”她问李翰林。

“今天上午主任叫我去他的办公室,只问了我一件事,薛副主任最近跟你的关系怎么样,接触多不多。我觉得你需要知道。”李翰林陈述得很自然,说完就安静下来,等苏航回应。

苏航听了,也不多想,点点头:“哦。”她听李翰林的声腔似乎没有敌意,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下文,譬如说他是怎么回答的。

李翰林似乎对苏航的平淡回应不甚失望,见她愿意听,于是继续说:“我回办公室途中,苏豪就往主任办公室去了,不知道是不是他叫去的。我特地留意了,苏豪从李作霖办公室出来就进了你的门,那时你不在。你回来过不多久,苏豪从你的办公室出来,又直接进了主任办公室。我只是觉得,也许你知道这一点会比较好。”

苏航在心里随着李翰林的陈述画了一幅曲线图,将上午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联想起来,再结合苏豪离开之前那个狐疑的表情,已经有七八分了然——李作霖希望了解她和薛晴枫最近是否冰释前嫌,先是想通过薛晴枫不太宠信但还算接近的徒弟李翰林了解一下,想必是李翰林的答案令他不甚明确,干脆派苏豪来试探,顺便把缩减崔小捷工作任务的烦难安排通过她推托给梁听。不用问了,李作霖必定是已经打算帮助薛晴枫打入北池工作核心。然而,李翰林没有直接告诉她对李作霖问询的回答如何,反而是让她自己通过前后事件去猜测,这点子聪明小心机,全然不像他过去的作风,挺让苏航意外的。

“看样子,薛律师中午吃饭回来心情也不大好。”苏航微微笑,也给李翰林一个谜面作回应。

薛晴枫中午是跟在李作霖苏豪后面回来的,午饭是不是一起吃?讨论的主题是什么?如果要猜测,也不是很困难。

“北池嘛,人人都伤脑筋。”李翰林笑了,“听说你最近特别忙?”

“是忙。下周还要出差。”苏航保持态度友好。李翰林将一个与她有关她却很难获知的背景信息传达给她,算是一根小小的橄榄枝,而他采取的稳健方式,似乎是为了建立一种君子之交的信任。这不是坏事,她笑笑静待下文。

“我手头的工作不多,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尽管说。”李翰林这句话说得缓慢有礼,并不回避苏航的注视,“好像下周原定有一场所里的培训,不知道你定的主题会不会很难讲?”这时他神情才有些紧张了。

苏航在微笑里惊讶地睁了睁眼,恍惚间还有一点赞赏的感觉——李翰林希望她给他做培训主讲的机会?这个主意……想得倒不坏!

那次苏航因为咨询的事情跟李翰林起争执,才给了薛晴枫一个由头让她开展所内培训,李翰林跌了面子,她加了工作量,鹬蚌相争,薛晴枫这个渔翁要的是什么得利也搞不清楚,总之就是两个年轻人双输的局面。现在李翰林要求做一次培训主讲,如果苏航同意,就表示李翰林的工作质量已经改观——哪儿跌倒的哪儿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

“不难,跟你最近这个案子还蛮有联系,民事欺诈的初步判断和证据保留方法。”苏航告诉李翰林,她很高兴,一系列事情之后,同期的两人彼此还能找到合作互信的空间。“你有兴趣有时间做这一期培训吗?帮帮我?”她笑着提出对方期待的要求。

李翰林这才开怀地笑了:“当然。”他重重点点头,眉眼低了一下,似乎想压抑什么,见苏航笑脸温和,终于又觉得没必要压抑,伸出手在苏航面前,邀她相握。

苏航毫不犹豫伸出手去,“好好加油。”她的心情,是在祝贺他从失意彷徨里找到重生力量。“北池的事情,你有没有兴趣?”她在他告辞之前赶着问。

李翰林的确很意外,迟疑着点头:“不过,小苏,我可没有什么可以即时回报你的。”习惯了一点点面包屑也要争抢得之,他眼中的游戏规则尤其不适应无回报的获得。但他也明白,哪怕这是苏航一时糊涂或刹那恻隐,对他而言也是重要的机会,不抓可惜,于是很快又说:“不过,多一个人帮忙也好,对吧?”

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怎么都好一点,有时候互相帮衬的理由,就是这么简单。苏航的温和态度,让李翰林相信,彼此间不需要那么复杂。

苏航点点头:“主要是薛律师肯定也需要人帮忙,北池的事情,不管我们能接到手多少,时间跨度都应该不短,将来薛律师有什么烦难的问题,你也可以帮着解决,或者告诉我,我看看能不能帮忙。”云哥指示刘连对她作出过远离北池的警醒,粤然提醒过她一定要听从,既然李作霖也属意安插薛晴枫,各种信息毕竟是苏航反馈回来的,谁知道将来有没有后续责任——她给了李翰林一个能够接受的条件。

不知道老大们之间的默契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李翰林两掌一拍,就像他刚入所那时意气风发的模样,“对!没问题!”没有人会怀疑他轻易听懂了苏航的话。

本章节积分:6,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