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二章 女

2013-01-29

晚市开始之前,员工们下午有两个小时的打烊休息时间,这是卢长至担任经理之后制定的人性化管理条规之一。尹执心留意观察了,这样的时间管理施行之后,虽然放弃了下午茶的微小盈利空间,但是员工们的精神与工作氛围的确大为提升,而她也习惯在这两个小时里,于员工们最为疲惫和松弛的时候,静静地关注他们,了解自己引领的人群。

她与他们是疏离的,但他们毕竟是她的下属,领着她的工资听着她的吩咐做事,与她事业上的盈亏息息相关。

员工休息室里很安静,偶尔有些笑闹声音,很平常。

尹执心一路走过去,准备到了卢长至的经理室门口就折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却意外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使她自然而然驻足。

“周末又怎么样?餐馆哪有休息的?行行行,儿子要去你就陪他去……我们餐厅是淡,但和尚也要撞钟才能化缘不是?……哎呀,你这个女人就别为难我了,老板两夫妻已经够烦人的了!……说了你也不懂,别问了!……好好好,别生气,我跟你说还不行么!老板年轻,有权有势的老公不待见她身边的男人很正常,逼我辞职呢!……什么!你别乱猜啊!是他们夫妻之间没有信任,我行得正站得端。……也不是。她老公对她好着呢,要不然‘无缘’这月月亏本的,不是那姓钱的副局长给她填窟窿,我看早倒了。还有她要求的那些个器物,外面哪儿买得着?还不是那老公想了办法送的……她怎么不知道?月月账本儿翻得可勤快仔细!”

卢经理说得并不大声,尹执心隔着门在寂静的“无缘”里却听得清清楚楚。她咬咬牙皱皱眉,脸色愈加冷峻,想抽脚走开,却凝滞不前。

“老夫少妻嘛,剃头挑子一头热有什么奇怪!……我看她就没有感恩戴德,一个星期也不来餐厅几次,去哪里见什么人了谁知道。……你放心,我不会失业。她自己还不让我走呢,刚才还威胁我,说我要是听调拨辞职就顺着她老公的口风反咬我一个骚扰被辞退,你说我气不气!……反正这餐厅有她那有钱老公给她填窟窿,我对她半毛钱兴趣没有,好好工作,怕什么!你别担心,好吧?担心忧虑容易老哦……我就不明白了,她提起人家就咬牙切齿地,一面还收人家财物!要不爱她老公,还让人家给送这送那还好意思受着?你不爱我你会接受我送你那么多礼物吗?你不心虚?对吧!……嘿嘿,那是,我们平凡夫妻情义真,他们这些人怎么能跟你我相提并论……行了行了,老板的家事,躲还躲不及呢,议论什么!我歇会儿又要工作了,你晚上早点儿回家,陪儿子做作业啊……”

尹执心脸色凝结冷峻,胸腔里一团幽蓝暗火轻轻跳跃,令她回到自己办公室依然有无法呼吸的窒闷感。

她默默拿出手机,滑动着长长的电话号码本。

那里面的许多人,都是钱大有社交圈子里的太太团成员,跟她们见面,对此刻心情的纾解没有任何帮助。

郁杰的名字映入眼帘。她似乎是尹执心在世间最可依赖的一个人。可是她不想要对她说这些事。钱大有,他的身份,钱大有,他的钱,她与他的关系,她因为这重关系而衍生认定的应该不应该……不,她永远不会对郁杰承认这些事。

弟弟尹挚?这位至亲的心理医生,他或许可以帮她吧?作为家人,他也接受了钱大有的许多馈赠……尹执心冷笑,惟其如此,她更不想在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面对这个弟弟。

来来回回翻动着,突然一个名字让尹执心冰冷面容凝固,久久地注视……

苏航……据说她很温暖。温暖,连郁杰都这么说。是不是无论任何事情都破坏不了的温暖呢?尹执心看着这个名字,想起另一个人。

粤然,她甚至连电话号码都懒得跟尹执心交换……是因为苏航的温暖吧,让粤然不屑于她的冰冷?

这份温暖,真实的内核到底有多圆满?

“执心?”苏航接电话的声音的确很温和。

“我……想约你见面,现在可以吗?”尹执心在听到那个不算熟悉的声音时,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啊……不好意思啊,我在上班呢。”苏航停下翻动文件的节奏,回应她心疼的新朋友。

尹执心皱皱眉,不太习惯这种连声音都微笑的沟通,唇齿轻轻开合:“那晚上呢?”苏航的声音里透着一种善意的体谅,好像她尹执心不知道现在是上班时间一样。

“晚上……”苏航迟疑而抱歉,“晚上不太方便啊,下次吧,好吗?”今天天气回暖,没那么冷了,她早就想好了,下班回家和粤然吃完晚饭就在小区周围散散步。

不方便?尹执心冷笑……是啊,温暖的苏航有眼里只有她的粤然呢,当然不方便。“好吧。”她冷冷地说完,却不说再见——她想看看温暖的人如何下台阶。

苏航也皱起了眉头,不明白尹执心冷冷的愤怒来自何方——也许是失望而已?她猜度着……“等我有时间,我约你,好不好?”

“好,再见。”尹执心挂掉电话的时候,卢长至说的话又清楚地回荡在脑海里。她咬咬牙,还是拨给了郁杰。

她知道郁杰今天下午有课,而现在,还是上课时间。

她一直听着电话接通的蜂鸣声,郁杰并没有挂掉。

那种等待回应的深深寂寥,尹执心相信,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懂,也不应该只有她一个人懂。

时间是什么?

快乐时候的微笑,忧伤刹那的泪光,还有,那许多许多的沉默和等待,那说不清道不明却在心里一清二楚的所有意会。时间,圆满着世间人的故事,揉捏着情爱中的心神。

她已经有点儿分不清四季了,就这么等着,盼着,严冬与酷暑没有分别,那颗曾经软嫩的、受伤会疼痛的心,也许都在风霜刀剑严相逼之中变得厚实了,甚至,被有望却无边的等待磨出了茧子。

只有那中心的跳动,她知道她爱她的节奏,一样地鲜活,从来没有停歇。虽然不能时时听见她冷冽的声音,不能亲吻她清瘦苍白的面容,可她知道,她爱她。

郁杰很享受课堂上与学生们的讨论,在这些比她年轻不了多少的孩子们眼睛里,她看见自己和尹执心早早就失去了的、对生活天然的信任,那种意气风发,和理所当然的乐观。她在微笑着引导启发着学生的时候,也在犹豫着,是不是应该中断课堂节奏,去接尹执心的电话。

她一直想这么做,但事实上却没有动手。

调了无声的手机,屏幕固执地亮了一次又一次,而郁杰却在哪怕是静等学生们思考结束的时候,也没有将它接听或者挂断。郁杰愿意知道尹执心在想她,却并不选择在这个时候呼应她。

知道是为什么吧……因为她等了尹执心太久了。能够得以享受尹执心在未得她呼应时也如此固执的召唤,对于郁杰来说,有一种孩童般隐秘的窃喜。似乎是幼稚的,却给她巨大的满足感。

当然她也知道,尹执心始终有一份孤清的骄傲。

“执心,找我有事吗?”下了课,同学们都离开了,郁杰一个人坐在讲台边上,看着空荡荡的教室,夕阳从窗户透射进来,一阵温暖的萧瑟浪一样涌向她。

“现在已经没事了。”尹执心冷硬声音里透着不满。“我知道你今天下午有课。”她特地告诉郁杰,以让她明白,自己找她并不是一般的“有事”,而郁杰,错过了她的需要。

错过了,就不再需要。

郁杰苦笑,温柔地解释:“我不能总是上课接电话。学校有纪律,学生们也交了学费,他们希望老师都有专业的态度。”错过了,是不是还要挽回呢?郁杰对尹执心明明在表达却又冷冷抑制的情绪,一直是这样温暖地容纳。

爱,所以才容纳。

尹执心硬梆梆的情绪软化了,“我知道。”她不喜欢郁杰跟她讲道理,好像她是无理取闹却被宠溺着的小女孩——并不是这样不幸福,而是她不知道这种宠溺会不会有消失的一天。“我知道你今天下午有课,所以无聊的时候约苏航见面,却被她拒绝了。”尹执心对郁杰转移了话题,似乎带着沮丧的情绪,希望郁杰知道是因为这小小的挫折所以才对她无理取闹。

郁杰很惊奇:“啊,你主动去约了苏航?”如果执心能有苏航的温暖……其实尹执心原本是有这一份温暖的,郁杰温柔地笑,“她是因为要工作吧?最近她也的确忙。”

“你怎么知道她忙?”

空气里有糖醋排骨的味道,郁杰笑了:“我在跟她竞争项目模块呢,她怎么能不忙?”

“你……争得过她吗?”尹执心其实对这个话题并不真的感兴趣。“为什么要争?”她比较关心郁杰想要的是什么。

“不一定争得过。如果争不过,我就要出差辗转几地去做区域立法的横向比较,这是牛老师认为我比较擅长的部分。可是如果争得过,我就不用出差,不用有很长时间不能见你,所以才要争。执心,懂吗?”郁杰柔声解释着。

啊,原来郁杰想要的是她……尹执心闭上眼睛,听自己缓慢加速的“咚咚”心跳,却不告诉郁杰她懂了,只是说:“小杰,我一会儿来见你。”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