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三章 女

2013-01-29

苏航在结束通话好一会儿之后心里犹有寒意,她知道那来自于尹执心……离下班时间不远了,真想快点回家,哪怕粤然需要应酬会晚一点到家,那个家终究充满了生活温暖的气息。

她并不讨厌尹执心,甚至对她充满了同情,但这种同情却有一种灼人的冰寒,因而苏航不得不承认,“同情”这个词,不足以涵盖对尹执心过往的感慨心情——那是一种“可怜”。

明知这个人,一生都会因为具有不能挽回的刻骨缺憾而难脱悲凉底色,所以才可怜。

梁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手头的工作忙完了,苏航开始在心里默念总结一天的工作:根据李翰林透露的细节,苏豪来找她也许不全是为了崔小捷,但既然答应了人家,还是要尽量帮一帮忙……看来李作霖对薛晴枫的复出计划抱持着保守谨慎的态度,才会向李翰林询问,又让苏豪想办法来试探自己……这是为了平衡?还是一种领导艺术?……梁听提起过薛晴枫和钱大有的过从甚密,这一次,钱大有会帮薛晴枫吗?李作霖会忌惮钱大有的力量几分呢?……尹执心,是否知道钱大有和薛晴枫之间的事情?……这些事情与工作有关,却不能也没必要用笔记录,苏航拿起苏豪翻动过的行事历,用笔写上一行小字:下周三,北池实堪。

下班时间到了,苏航决定不等梁听,先去找李作霖汇报,然后下班回家。

李影照例在正常下班时间半小时后在全所巡视一圈,有谁在加班,有谁还有客人在所,作为前台兼行政主管,她都要心里有数,如果所里发生什么财物失窃或者任何不同寻常的事情,第二天来到也好有迹可循。于安娜加班,这可不寻常,于是她敲了敲门进去问询:“安娜,还不下班回家呀?”

“梁律师刚才电话通知说有一份大额合同要回来备案,所以还要等一等。”于安娜闲闲坐着,笑颜如花。

两个漂亮女人互相挥挥手道再见,一个离开了,另一个留下来。

于安娜尽管笑得甜美,但眼下淡淡的阴霾却无法隐藏,李影知道,李作霖也没有走。最近主任和专管员之间气氛微妙,别人都忙着业务也许注意不到,专门关注细节的李影却感觉强烈。前台,行政,在一间律师事务所里不过是后勤保障,随时可换,她有点担心,不知道所里是不是又要有什么动荡。

不过下班了就是下班了,李影甩一甩刚重新拉直过的垂顺黑发,裹紧长款大衣下摆,大踏步走向电梯。“梁律师,安娜在等您呐!”看见梁听,李影依旧甜甜地笑。

梁听问李影:“所里还有谁?”

李影人已经擦过梁听的肩膀走到电梯门前,回过头来回答:“主任在办公室,安娜也还在,其他人都走了,苏航是正常下班时间离开的。”答案很全面,笑容也殷勤,就是语气间已经有点不耐。

梁听点点头,挥挥手示意告别,自己进了所里。

上班时媚眼如丝,下班后冷漠淡然,这也是一个前台的工作素养吧,毕竟不过是工作而已,二十四小时都亲切妩媚也实在太假太累人。

李作霖的房门开着,他自己还在办公,细细对照每一份文件对同一事项的记载是否都吻合无误。梁听路过看了一眼,知道他在忙,也就没有打招呼,先回自己办公室做了备案,再整理好十几份关联文件去找于安娜。

终究不过是人而已,要伫立江湖激流而不倒,靠的不是哪次出色表现,而是扎扎实实人人都会却从不在重重复复中稍有马虎的基本功架,事情是一点一点做出来的,哪天不做了,点滴铸就的江山才能屹立不倒,名望也还在。

“啊……不好意思!”于安娜登记合同号的时候接连串号,梁听眉头也不皱,只是坐在对面冷冷盯着她涂改更换,这压力比薛晴枫那种热辣辣的训斥更使人森然,使她愈加慌乱。

梁听拨了个电话给李作霖:“我有事情要跟你汇报商量,如果不急着走,等我一下。我在安娜这里。”那边李作霖没什么意见,她把电话挂了继续默然看着漂亮的专管员。

于安娜长得不像她姐姐,性情也不像。

于安妮是那种华贵型的女人,做的都是一些社交联络华而不实的工作,而于安娜却是娇滴滴可人儿一个,柔弱气质呼之欲出,做事细致,待人温顺。可是今天,她的疲惫不安通通都写在脸上,连最简单的合同存档都做得乱七八糟。梁听冷冷看着,不耐与疑惑并存。

“要不要我来?”在于安娜再次弄错之后,梁听终于淡淡地发话。她并没有生气,反而有点同情——当一个人连最简单的事情都应付不了的时候,必定是正在遭遇超出承受范围的异常压力。

“不,不,不用……”于安娜露出一个笑脸,凄哀又尴尬。“要不,您先去跟主任谈事情,我做好了在这里等您回来核对?”她明白这份合同的价值,梁听必定要最后审核一次登记的正确性,于是提出一个令双方都能舒服一点的折衷办法。

梁听看一眼于安娜,站起身去李作霖办公室。

所里静得很。

李作霖话语虽阴柔,却依然掷地有声。梁听知道,他征询同意的举动不过是在给她面子而已,所以也不提什么意见。北池的事情,薛晴枫自然是要参与的,这个惯于攻城掠池的女人要凌驾于她之上,是意料中事,梁听也无所谓。只是她没有想到,薛晴枫对M集团的情况了如指掌,自己今天才把合同谈好,她的要求已经先在那里等着了。

“小苏那边,你有把握?”梁听并不急于泄露自己的不满,先问李作霖。苏航在人际关系上不属于灵活多变的族群,在有些原则问题上甚而可称之为死心眼,不管薛晴枫如何营造破冰假象,她不相信李作霖会不加检验照单全信。

“我想,你会比较有把握。”李作霖却柔柔笑着回应说,“我们都希望她能专注北池的工作,毕竟这是长期的项目,又是重头戏。”

梁听不喜欢这种被人摆布的感觉,但是她很冷静。李作霖希图抽掉苏航手上其他重点业务好使她产生被架空的危机感,从而逼迫她为所里争抢更多北池资源,以达到“物尽其用”的效果。至于“破冰”表象下的真实情况,他似乎已然了解真实情况,并认为如此足矣,并不对最终决定产生实质性影响。“初步阶段塞饱老薛的胃口,以后你的分配平衡就能更自如了。”梁听看着李作霖,这张在她眼中慢慢变老的脸,“达到一种初步平衡,这是领导艺术么?”

李作霖点点头:“内部必须做出一个支持的态势,老薛在外界才好恢复声望。对你们来说,北池够了,M集团算什么,苏航年轻,不需要什么后路。”

梁听点点头,李作霖这头老虎,早把苏航这初生牛犊的小算盘看得透透的。“我明白。这样吧,我先跟小苏沟通看看。M集团的业务内容,除了培训,还有很多难度项,也许老薛比我们更适合。”

两人初步达成合意,给薛晴枫面子,北池和M集团都让她染指,但是具体的排列组合,由梁听和苏航讨论后,将结果提交李作霖重新决定。就这样,梁听从李作霖那里争取到另一种对薛晴枫暗含牵制的平衡。

“翰林最近表现不错。”李作霖忽然换了口吻,微笑着说。

梁听已经打算告辞,听闻李作霖此语似乎还想要继续倾谈,定定看了他一眼,“怎么说?”

“今天听老薛教训他来着,倒没有怨声载道,反而心平气和地去小苏办公室,两人聊了好一会儿。”

梁听不解李作霖话里的意思,轻轻皱了皱眉,没有作声。

李作霖阴柔的表情僵硬片刻,暗地里懊恼话题又往薛晴枫扯去,还捎带上李翰林,又提到了苏航——难免要使梁听以为他在暗示什么——其实他没有,他只是想和她聊聊天。“想起那时陪你回老家,他还是个小孩子,咋咋呼呼闹腾得很,没想到长大了也还是一样,进我们所也几年了,最近看,的确是进步不少……”

“谢谢你给我面子。”梁听忽然打断李作霖的话,冷冷地,语调却有些不稳,“我原本还考虑,托点关系帮他在老家找个编制,只是他自小就立志做我们的同行……”不期然自己也陷入了回忆里,梁听脸上浮起一抹笑,自嘲一般。

其实不过是在说着不相干的小辈罢了……

夜幕垂下来了,轻轻地罩着一切,白炽灯在寂静的办公室里隐约发出电流声,“嘶嘶”作响。

“前几天……生日过得好么?”李作霖觉得此刻两人间的氛围就像是死火山的熔岩口,明知已死,他却舍不得那股子热气蒸腾。

梁听放空的双眼突然聚焦在李作霖脸上,凝视着,轻声说:“苏航陪我过的,有晚餐,有蛋糕,有谈天说笑。”他的生日,她都快忘记了,脑中隐约浮起某个数目字,她用一层纱挡着它,不曾想起来。

她没有告诉他过得好不好。

李作霖不甚明白,但也觉得凄凉,不为梁听,为他自己。“天色不早了,一起吃个饭吧?”他小心翼翼提议,作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梁听默默站了起来:“不了,安娜在等我。”

李作霖还没来得及点头,梁听已经走出了他的视线范围。

室内的光线太亮,窗外城市中繁星般的点点灯火,全被玻璃上映照出他自己的投影遮住。

于安娜收好梁听检查过的登记表格种种,锁上办公室的门,习惯性看一眼李作霖的方向,却发现他就站在门口,脸朝着她,眼却看着梁听身影刚刚消失的转角。于安娜苦笑了一下,慢慢靠近李作霖,手扶在他胸前衣襟上。

现在所里一个人都没有了,于安娜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不用像李影那样巡逻,她也能知道所里的动静。因为,这个是由她崇拜的姐夫一手建立的王国……

“姐姐不过是你的工具,给你人脉,资金,和保护。”俏丽的声音此刻软得像一汪湖水,水里卷着暗暗的漩涡,“而我,是你的嘉年华,给你快乐,兴奋,是你的额外奖赏……姐夫,记得吗,我们第一次在一起,你对我说的话?”

李作霖收回视线,落在于安娜的脸上。经过一整天的辛劳,妆容已然有些脱落,但眼前女人仍有令人怜爱的美,那些悄悄显形的细纹,如她的声线一样温柔动人。他并不是不心疼她。轻轻叹气,李作霖摇摇头,“安娜,今天自己回家吧,回你自己的家。”

于安娜的眼里终于落下两滴泪,“她才能熨贴到你的温度吧?‘妻子如衣服’,不管法律上关系如何,身体上亲密如何,我和姐姐,都不是你的衣服,不能得到你真正的温度,是吗?”

李作霖笑笑:“你在说什么呢,她是谁?”轻轻推开于安娜的手,他只觉得自己衣服穿得不太够,有些冷。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