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五章 井

2013-01-31

“小苏姐和你连成一线了?我就知道!小苏姐姐肯定是爱情大过天!”

罗小丽全然没有要等粤然回答的意思,一路孩子气地感慨。

粤然等她兴奋一阵子,消停了,才冷冷地说:“别那么说你小苏姐,她是个死脑筋,要是有那么容易跟我连成一线,我们日子好过多了!”

“嗯?”这罗小丽就不明白了,“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说梦话告诉你的?”

“你把那些三流谍战片看太多了吧?”前面一辆车突然减速,粤然赶紧踩稳刹车,好险,几乎追尾!“是岳崇山和邓远芝通过人脉获取的信息,我们所有能之士多了去了。”其实论实情,粤然觉得还是比那些大路货谍战片要高级一些,起码没有那么多突如其来不合理神叨叨的内容。

“哦……那是,岳总的确是厉害角色。哎!那你干吗不去套小苏姐的话,让我去?”罗小丽讶然——她可是粤然的客户唉,粤然居然敢想敢做——要拿她当枪使?

粤然绷直脸上肌肉遮掩嘴角那抹坏笑,“我不套。反正信息告诉你了,你爱套不套。不过,套着了,别忘了转交给我。还有,周末要是你小苏姐待在家里,我也是肯定不出去的。嗯,不过你放心,她暂时还不知道你我合作的事情。”好了,提示到此为止,粤然刷卡出了高速。

“呵!”罗小丽此刻的心情是五体投地,“小粤姐,你说我当初怎么就能一眼分辩出你的属性来?果然是无毒不丈夫啊!”

粤然笑笑,不置可否。“先带你去吃点东西吧,跟安木约的开会时间还没到。”她一路扭打着方向盘,车行不急,两边的景色却越发繁华,使人眼花缭乱。

停车场静得很。

“那就这么说定了,一会儿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找主任。”

梁听熄了火,锁上车,慢慢朝停车场东南角的电梯走去。

临近下班时间,这里仍然一片死寂,准点离场的人寥寥无几。梁听摁亮电梯门前往上的箭头,仰头跟着电子数显默念楼层……门开了,薛晴枫与她擦肩而过。

梁听进去,点下开门键使电梯停留。

果然过不了十秒,已经走开几步的薛晴枫折了回来,在门外和梁听对视一眼,重新走进电梯。

梁听将门关上,一直站在摁键旁边,而薛晴枫,退到了最里面的角落。两人站在对角线的两端,眼望前方,谁也没看谁。中途不断有人进出,她们两人依旧像是不认识的一样,不对视,也不说话,哪怕是梁听被从操作盘旁边被挤得挨在薛晴枫身边。直到两人出了电梯,站在事务所大门的玻璃前,薛晴枫忽然冷冷地开了口:

“钱副局长接到指示,要关注业务竞争上的不正当行为,你和苏航,你们两个自己看着办!”

这句话说得一点儿善意也没有,分明是企图震慑的威胁。梁听心里生出一阵抵触,却很镇定,站在一边,目送着薛晴枫先进了门。

李影见了薛晴枫,一边忙着手头工作一边不抬头地打了声招呼,“薛律师,回来了?”再又见了梁听,刚闭嘴又启唇,“梁律师,回来了?”等梁听走过,回过神来,拨了李作霖的电话。

“苏航刚开完庭,我跟她电话里商量过了,她回来就给你结果。”梁听接了李作霖的电话,回应道。“你不也还在外面么,什么时候能赶回来?”她问同样在外开庭一整天的李作霖。

“马上。”李作霖听见手机里来电等待的“滴滴”声,结束与梁听的通话,一看,是薛晴枫,“老薛,对,今天就定。”

苏航开了一整天庭,跟梁听通了话,坐在所里司机开来接她的车里闭目养神,脑袋却还是兴奋地“呼呼”转动——薛晴枫真讨厌,什么东西都要,但是薛晴枫真顽强,顽强凌厉得令人敬佩,而且,这一次,薛晴枫血盆大开的欲望,倾泻得正是时候,只不过,薛晴枫为什么会那么想要M集团的培训业务呢?跟其它难度项相比较,这项工作报酬不算丰厚,工时长,事前需要准备,事后需要反馈,接触的人事层面还庞杂,由下至上,工作内容不一定,对个人专业的全面性要求却很高……

“我今晚不回家吃饭啊,你先随便吃一点,我尽量早回家。冰箱里面有过好水的乌冬面,还有一点熟菜,我昨天买的,还算新鲜。”粤然打电话来叮嘱。

“好,知道了。”苏航答应着,心里可不乐意了——粤然明明昨天就知道今天不回家吃晚饭,连即食面菜都准备好了,却偏偏今天这时候才告诉她,显然是跟工作有关,不早说,为了避免讨论——但是苏航也不去戳穿,就因为明白个中的道理,所以也自然地维护两人之间这种默契。“哎,你现在有空么,我有问题想问你。”她忽然想起一个人来。

粤然正准备挂电话走去会合车里的罗小丽,又站住了:“嗯?你说?”

“要是,罗小丽她们公司除了聘请你们所做非诉业务之外,还请你们做法务方面的培训,你觉得这工作是鸡肋呢,还是香饽饽?”

“香饽饽。”粤然毫不犹豫地回答,转念一想——苏航怎么想起了罗小丽来?又是哪家同等规模的企业向她发出了做培训的邀约?

“啊?为什么?”苏航跟粤然讲话就有点懒得动脑筋,只期待她会给她答案。

粤然想了想,告诉苏航也无妨:“因为这种规模的企业,部门众多层级繁复,培训会成为一项长期业务,他们内部的HR部门在多方面内部培训项目上都需要整合进法务内容来完善课程结构,比如说供应链,比如说知产管理,比如说前线销售,甚至连他们HR本身对劳资关系的处理,都会有定期多次的相应培训课程,这些是常规的,还有不常规的,比如说如果涉及入驻北池,那么就还有优惠政策的学习、利用与边界规避,等等等等……”她犹豫了一下,没有提到收购兼并作举例,“但是这些内容,虽然这些大公司也有法务部门,他们的人员却不足以涵盖诸多专业内容,所以会聘请接触个案实务较多的外部律师团队来长期服务,参与培训的人员包括公司前线员工、一般的职员、中层管理人员甚至是高管,对于律师团队掌握大客户实际业务需求结构甚至是人事动向以保持长期合作关系,同时接触多方面专业人才拓宽视野充实业务素养,都非常有好处,并且收费不菲,风险低,压力小。”那边罗小丽朝她挥手催促,她摆摆手示意需要再等一下。

对于粤然的“言无不尽”,苏航听得有些愣神,慢慢才反应过来——难怪薛晴枫狠准快地想吃掉这一项业务了。“喔,我明白了。”车停了,她给自己提一提气,下车朝司机点点头致谢,准备上楼跟薛晴枫较劲,“谢谢你的耐心解答。”她也笑着多谢粤然。

粤然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形,但也听得出来苏航似乎是确立了某个目标,“嗯,那我去忙了,你好好争取吧,别太晚回家。”

所里的司机已经在电梯里了,等着苏航走进去,好脾气地笑着跟她寒暄:“苏律师恢复得快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我还以为您睡着了。”

苏航笑笑摇摇头,眼睛看着自己光洁如新的鞋尖,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老生常谈总有其确切之处。

所门口站了一堆嘻嘻哈哈打着招呼结伴下班的同事,看见苏航,都热情招一招手。“翰林,小捷,你们等会儿再走行么?我找你们有点事儿。”苏航叫住了其中两位,在人群里又扫视一圈,没有见到苏豪,“你老公呢?”她问崔小捷。

“今天又有人离婚啊,开庭去了。”融安在一边笑嘻嘻地插话。

崔小捷也笑了,跟苏航点点头,苏航了然,跟其他人挥手:“那行,你们先回吧,注意安全。”回过头来,她一面跟李翰林崔小捷一路进所,一面关怀地对崔小捷说:“要不你打个电话给苏豪,让他过来接你下班吧,一会儿不知道几点才能走呢,天黑得早。”李翰林也在一边连声呼应说“是”,崔小捷犹豫一小下,依言拿出手机拨给苏豪。

李影在一天之内第二次见到一拨下了班还往回赶的律师,不禁好笑:“今天大家都好忙啊,领导和骨干都走了又回来,是要开会么?”

苏航一听就知道梁听已经回来了,于是对身边两位说:“你们先回办公室吧,等一下我叫你们。”又问李影:“主任在吗?小会议室有人用吗?你准备一下,开了灯,泡一壶铁观音吧,是要开会,往楼下餐厅打个电话订些点心,送两份给小捷和翰林办公室,其它放进会议室,再找个人做会议记录和事后清场,不用你亲自做了,她们文员谁都行,你弄好就回家吧。噢,帮我打个电话问主任,现在有没有时间。”

李影忙答应着,临下班和她手下的小文员们忙了个四脚朝天。

李作霖有时间,但是没想到苏航提议他开一个小会作讨论,“也把结论作为所里的决策定下来?”苏航谦和笑着向他提议。

他记不起来几时见过苏航这样积极热络地建议任何事——哪怕是她作为新人踌躇满志的时候,这个女孩子也显示出一种胆怯与小心翼翼,没有今日这种自信推促的态度——但是转念一想,也不妨,他和薛晴枫作为拔河赛的一头,力道不会比那两师徒小,必要时还可以搬出钱大有对市里几间大所特别发出的警告,来要求苏航让步。

于是,李作霖答应了,并且指示苏航先去准备会议室,然后自己分别给梁听与薛晴枫打电话。

等梁听接了电话,李作霖才感觉出来,关于这次的切蛋糕会议,居然是苏航自己的主意,梁听虽然赞成,事先却并不知情。

薛晴枫就更是意外了,但是也很赞成,她和李作霖一样,对自己和钱大有的合力非常有信心。

几位前辈走进会议室的时候,苏航正微笑着,客气地对小文员说:“给你自己也倒一杯水吧。这个你先吃点儿。”她把自己面前的一份糕点放在小文员面前。

只见那个平日里律师们连名字都不太记得的小文员受宠若惊得满脸通红,薛晴枫在鼻腔里轻轻“哼”了一声,看一眼面容冷淡的梁听,坐下在李作霖身边。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