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六章 井

2013-02-01

四个人之间的穿插交谈起先进行得很是顺利。

梁听和苏航已经达成了共识,北池方面,苏航会尽职尽责反馈一切有能力取得的信息,但客户开拓阶段以及后续的个案项目分配,则听从所里的分派。

对此李作霖很满意,跟薛晴枫打眼色,看她怎么说。

从薛晴枫的角度出发,梁听和苏航此番表示就意味着不会跟她作任何争抢,当然是好事,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细看梁听的脸色,薛晴枫也发现了,做师傅的不是那么高兴。想了想,“这一段不要记!等下我们招呼你再接着记。”她忽然指着小文员叮嘱,吓了人家一跳,又转过脸对苏航说:“北池可能的工作任务,你不争?你没有参与的意愿吗?你师傅不会高兴吧?手把手给你传道授业解惑,结果所有招式都教给一个懒怠动手的徒弟,不争不抢帮得了谁?俗世不需要隐士,我们所更不需要。”说着说着,薛晴枫心里又有当年苏航刚进来时那种感觉,对这个女孩子莫名其妙地看不惯。

李作霖一听不对——薛晴枫这是要把苏航整个人踢出去吗?现在这个阶段,怎么可能……梁听冷着脸不说话,他少不得出面打圆场:“也不是这样说。小苏在牛教授的项目里,很快就要进入实质阶段,恐怕会忙不过来吧……手上常规的业务也有还没完结的,现在手头有几个案子?”他和颜悦色问苏航。

苏航想了一下,“排期上庭的,有八个,还有两个非诉合同,所里原订的培训计划还有五期。”顿一顿,她看一眼李作霖,又笑笑说:“下周三周四还要跟L大项目去北池参与实地勘察,还好跟开庭的时间错开了。”李作霖这个圆场打得准啊,可不就快要忙不过来了么!

听上去很合理,薛晴枫轻轻一笑,也就认了,“那是,北池这一块,对手众多,一天不尘埃落定,小苏对我们都是不可或缺呀!”那个重重的感叹号,在薛晴枫语气里被挥洒得淋漓尽致。

梁听也不知苏航是真蠢还是假笨,薛晴枫说得没错,北池不定,苏航就很重要,可是北池一定,池里面要是没有下好钩子,跟薛晴枫这些下了重手的人相比,她立刻就会变得无足轻重,到时候“鸟尽弓藏”,也不是没可能的事。“北池建设到投入怕是要个一年半载吧,估计只要能拿下,最简单的保守估计也可以持续两到三年,属于大合同,到时候我,其它律师,哪怕是薛律师你,都需要人协从业务,小苏不会没事做,什么隐士,你也太抬举年轻人了。”梁听这话是看着苏航说的,脸色严峻,带着警告。

苏航在师傅略带威慑的注视下微微低头,有些不知所措。

“就是。而且,”李作霖沉吟了一下,自己笑笑,“小苏这个阶段也是为了我们所的利益在打擦边球嘛,我们的主管副局长不是也出了口头警告说注意信息搜集渠道,小苏过一段时间再转回北池实质业务,也比较说得过去。”他说着,好像全然忘了这局擦边球是他自己的主意。

苏航脸上浅浅笑着,心里一惊:好家伙!钱大有果然为了薛晴枫出手了!纪律啊什么的在这个行业说明晰也明晰,说模糊也模糊,要是钱大有说你错了,你要说自己没错,那还真的有些难。“你接着记吧,下一项了。”苏航抬起头对小文员和蔼笑笑。北池的事情就先这么着吧……钱大有跟薛晴枫意图明显地拦着,粤然她们又在后头追着,耳边还有云哥差使刘连所作的提醒,真是前有狼后有虎旁边跟着只藏獒——专心做做项目培训就挺好的,反正受薪律师薪水不算多,但也不少。

先前冷眼看苏航不争不抢还暗自松弛的样子,梁听的确有些生气,于是M集团的部分就亲自跟薛晴枫讨论拉锯,却没想到关于这个部分苏航却很积极,一意紧拽住法律环境适应培训一块不给薛晴枫。也许小丫头的确是胆子太小,怕被协会扣上“不正当竞争”的帽子?小心谨慎没有错,名利也不急于一时……梁听这样想着,也就谅解了苏航,帮着她说服薛晴枫接受M集团官方行政关系梳理和购销合同的几个难度项。

“所里的培训还要倚仗你,你怎么忙得过来?”薛晴枫脸色已经变了,但碍于自己在北池上已经撑足了胃口,语气上还是客气着,“再说官方行政方面不是你师傅和你擅长的部分,怎么倒交给了我?我可不擅长。”

“老薛,过谦了。”梁听淡淡一笑,“你跟钱副局长多年交情,钱副局长人脉扎实宽广,别说我了,主任都望尘莫及。再说了,我们所里面,谁不是强效万金油?你薛副主任说不擅长,岂不是除了主任,谁都不敢说擅长了?培训这件事,小苏刚毕业不久,学院派气息还在,就让她独立负责吧,我也不参与了。”她这么一说,薛晴枫再要抢,就是跟小辈争了,大概也要不好意思的。

薛晴枫被噎了一记,还是不甘心:“刚才主任还说小苏参与牛教授的项目要忙不过来,所里的培训又还有那么些,我也打算让她长期坚持下去,”说着,她盯住苏航问:“你还怎么有精力做M集团的培训?虽说同为培训,可M集团是大客户。”

对此苏航早已成竹在胸了:“几位律师不知道吧,小捷又怀孕了,胎儿小气,他们家大人说先不要宣扬。苏豪私底下找过我,希望我帮他跟几位领导开腔,减缓减缓小捷的工作任务,让她保胎压力小一点。我就想着,论资历,小捷跟我差不多,培训的事情,她可以帮我分担一点。”她跟薛晴枫对望着,丝毫不退却,“要说培训的开展,几位领导也知道,起因无非就是主任把咨询业务的管理权限派给了我,我因而跟翰林发生了争执,薛律师又因此为了提升所里其它雇员的整体法律专业水平,所以把培训的职责又派给了我。既然领导信任,”默默一笑,苏航不看薛晴枫了,转而向梁听寻求支持,“我就自己的两项职责,根据这段时间的经验,提两点建议:第一,所里走了两位高级律师,小捷和翰林,还有融安,也都正式执业了,业务量虽不多,可毕竟有自己的工作内容,所里没有专职助理,诸多不便,他们工作量也的确太大。所里可以招几个新助理,也可以从文员当中挑一两个资质符合的人做助理,负责咨询和一些文书琐事,这方面我可以继续关注,没有问题。第二,小捷怀孕,翰林这段时间进步不小,我看可以由他们参与到培训中来,对他们俩是体谅鼓励,对其它的文员助理,也是一种晋级梯队示范,在培训质量上我继续把关,保证效果和后期观察,不会忙不过来。这样一来,北池项目和M集团的培训,我都可以做,也不会辜负两位领导的信任。”

苏航一番话下来,梁听笑了——果然事情是两面的:当初李作霖不是借着管理咨询来牵制苏航么,薛晴枫不是不保徒弟李翰林反而摆苏航上讲台兼管吃力不讨好的所内培训么,真不错,过了这么久,苏航终于找到施行反作用力的着力点了。她的态度自然是支持,点点头,什么也没说,看看李作霖,笑一笑,算是表了态。

徒弟有这样迟钝的聪明,做师傅的自然有惊喜。李作霖明了梁听似笑非笑眼神里的意味,也忍不住“嘿嘿”两声,对薛晴枫说:“我看可以。”

差不多得了,老薛,互有妥协互惠互利才叫谈判——薛晴枫从李作霖的目光里读出了这重意思,她知道有道理,可还是心情不爽利——李作霖就知道搞平衡!“那两人有自信有能力吗?”她懒懒地,把这当作正经事去问苏航。

苏航温和地请小文员:“去办公室请崔律师和小李律师过来吧,谢谢。”

薛晴枫皱了皱眉,狐疑瞪住李作霖,梁听又笑了,还忍不住轻轻点了点头。

崔小捷和李翰林早把李影送来办公室的糕点吃完了,百无聊赖等了半天,终于得获召见,赶紧跟着小文员进了会议室。对苏航的提议,崔小捷很意外也很惊喜,李翰林虽说是意料之中,却也对宣布此事的场合时机有超出心理预期的高兴,两人都表示压力虽有,却十分愿意。

皆大欢喜地结束了会议,梁听把苏航叫进办公室关上门。“自作主张的事情以后少干。”她又恢复了不苟言笑的冷峻。

苏航红着脸,点点头,也不辩解——两项内容其实都是梁听的授意,她哪有自作主张,只是关于培训的部分,她在跟粤然了解过后,临时做了一点点战术布置而已。

“还要加班?”梁听也欣慰于自己不需要一直做徒弟的指南针,换了话题。

苏航摇摇头:“不了,今天开庭好累。”

“开庭效果怎么样?”梁听顺着话头问。

苏航跟梁听汇报了一些常规个案的进展,两师徒一起去吃饭了。

忙了这么久,一桌好菜是最直接又使人愉悦的犒赏。

安木的副总亲自来请罗小丽吃饭,态度礼遇有加。粤然也在席,尽量地不显得和罗小丽太过熟谙,可是这位副总因为席间两位女士太安静的关系,一直在找话题活络气氛,从在本市举办的年度时尚盛典议论到明星八卦又讲到北池地块上的村野传说,罗小丽依旧淡然的情绪令他很是沮丧,迫不得已,出了应酬场所的老招——将话题引向自己,说起他从小文艺青年努力成为商界精英的奋斗史来。

粤然原本想着吃它两个小时,场面得过且过差不多就散了了事,因而一路都随意搭话应酬着,既不太用力活络气氛,也不叫这位副总难堪,万万没想到他谈起奋斗史,头一句话居然是:“要说我能有今天,还得多亏我家老母亲啊……”——罗小丽母亲刚去世,听了这故事引子大为敏感,脸色一变,饭馆包间里空气更沉重了几分,那位副总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罗小丽脸更黑了,上赶着继续讲故事,越讲自己越动情……粤然见罗小丽快哭了,不能不硬生生斩断副总的话头:“要是罗经理她们公司完成了对安木的收购,您又能再衣锦还乡一次了。”

副总一顿,忙笑着点头称是。

“其实我们法务审核也就是个打前哨的,之前关于你们的资产和硬件人员情况,我们公司其他部门也递交了报告,结论都是正面居多,可是你们针对北池所作的资质验证迟迟没有办下来,我这里就不能给你盖通关文印。”罗小丽冷不丁说话了,尖俏的小脸笑着,眼睛水汪汪看住副总,“其实我们把合同文本都已经拟好了,但能不能入驻北池,非常影响贵公司的价值。”她也知道粤然难做,如果不是副总太喜欢用说话来填满所有时间,她也不会在吃饭时间再谈工作事项,好像白天开会还没刁难够人家似的。“另外你们劳资方面也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今天我都点出来了,你们该尽快聘请专业人士帮助你们解决。”

“是,是是……”副总木了脸,点头答应着,其实他也有点不高兴——本土企业能做到像安木这样外部手续完备的已经不多了,罗小丽粤然她们还用外企的量化标准一项一项死抠细检,他们配合得也很辛苦。“如果是粤律师你们帮我们处理这些事情就好了,专业嘛,呵呵……”他笑着转而奉承粤然。

“又不是只有粤然她们才专业,你们本地能做这些业务并且处理完备的律师事务所不止两三家,不过,”罗小丽笑着举了举杯子,“专业的都贵,你们得舍得花钱才是。”

副总举杯呼应罗小丽,脸上不见尴尬,话语间难掩赌气:“那是。我们这方面意识也是在业务拓展中慢慢才提升起来。罗经理说得是!”他也很诚恳,承认了资质认证进展不够快的确是因为法务方面投入资金不足所致。

“安木在设备配给与从业人员两方面看,无论管理还是运营,都达到了罗经理公司的需求标准以上。只是处理资质认证和许可审核这些工作,硬件符合固然重要,有专业人员梳理文书和程序也同样不可忽视。罗经理说专业的都贵,也没错,所以她们公司才愿意花时间精力与资金收购物流方面堪称专业典范的安木嘛。”粤然举了举她的橙汁,来给双方打圆场,“安木硬件过关,资质认证指日可待,我们还是期待合作愉快吧。”

罗小丽白了一眼粤然手中的橙汁,习惯性嘲弄一笑,还是配合她再次跟安木副总碰了杯。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