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七章 井

2013-02-01

“你怎么比我还晚回来?”

粤然举着锅铲给苏航开门,揪住她的小耳朵。

“开会啊!”苏航把包和大衣塞给粤然,趁她接住东西的时候挣脱了,往厨房方向吸了一鼻子,“哇!菜心!”

“哇什么哇,你吃过饭了吧?不给你吃!”粤然用手臂捞住苏航的东西到房间扔在沙发上,再去厨房把菜上盘,又掀了掀粥锅的盖子,对在洗手的苏航说:“先洗澡吧,然后舒舒服服地吃?”

苏航抹了一手的泡沫,捧在下巴前边,往粤然的方向轻轻吹:“会不会凉啦?”

粤然一看,赶紧把炒锅和粥锅都稳稳盖上,走过来捏苏航的鼻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这能玩儿吗?泡泡吹到粥里面菜里面你吃吗,啊?”

苏航鼻子被掐住,眼角就有些酸痛,泪都快要流出来了,猛点头:“嗯嗯!我吃!大王饶命,我错了,我不敢了。”她在点头时一扯脑袋,鼻子还被粤然捏着,更疼了,“哎哟”一声,才获得释放。

“不会凉,你洗快一点,别磨磨蹭蹭,每天洗澡都用一吨水。”粤然放过捣蛋的小孩,又绕回去解答她先前的疑问。

苏航把手上的泡沫洗干净,哈哈大笑:“我妈以前也这么说我,‘洗澡用掉我一吨水,磨磨蹭蹭!’语气都几乎一样噢!”她绘声绘色说着,见粤然瞪她一眼,赶紧收了笑,规规矩矩准备洗澡。

清粥青菜作宵夜,肠胃觉得浸润舒适。

刷了牙,苏航伸一个懒腰,从后面抱住正洗碗的粤然,断断续续把下午回所以后开会的事情一股脑儿说了个遍。

粤然很替苏航高兴,“M集团是个好公司,做他们的培训应该能有很多交互相长。不过……”她把锅碗瓢盆放好,擦干净手,回身挽住苏航的脖子,“这么说,北池的事情,目前来说,你只有学术团队成员这一个明确的身份了?”

苏航后仰着脑袋枕在爱人手上点点头,瞪大眼睛对粤然默契一笑:“对呀。哎,所里的人事斗争这类烦扰,我也只能跟自己老公倾诉倾诉,对吧?嫌我烦么?”她调皮眨眨眼。

粤然撇撇嘴:“不嫌。不过我困了,走,睡觉。”她拎起苏航的小手,一路关灯关窗,牵着她进了房间。

兴许是跟薛晴枫这种老江湖斗法实在太过瘾,也可能是根本白天开庭的时候那股子劲儿还在,反正苏航翻来覆去睡不着,为免吵着粤然,她背转身对着墙壁瞪大眼睛任由思绪驰骋拉扯。想到下周三要去亲眼看看北池地块的真面目,禁不住满心期待,可是顾虑到是跟程伟仁一块儿去,她又轻轻叹气,“哎,真是世事难完美……”

一只手默默握住了她的手,在她手背上温柔地一下一下轻拍,苏航迷迷糊糊闭上眼睛,酣然入睡。

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其实粤然整个晚上都没有怎么睡好。临近黎明的时候,听着苏航均匀的呼吸声,她才压下心事沉沉睡去,不多久,又清醒过来了。看着满室明亮,微微扭转头,看她的苏航,小圆脸上眼睫毛簌簌跳动,红红的嘴唇撅着,十足像一个对世界毫无防备的婴孩。

粤然慢慢抬起手臂伸出被子外面,弯起手肘,食指轻轻点在苏航的脸上,软软的,嫩嫩地,而且有温热气息沾在指尖。粤然笑了笑,亲亲苏航撅起的唇,手指又再点了一下她的脸。

苏航还没有醒,但潜意识知道是粤然在动她,于是动了动脑袋,将脸塞进粤然颈间,睡得更熟了。粤然皱皱眉,无奈一笑:早知道不逗她了,这下靠得这么近,连要起床做早饭也舍不得了……于是闭上眼睛,下巴贴着苏航的前额,再次睡去。

短短一个回笼觉,胜却人间美景无数。

当苏航洗漱完毕过来吵闹的时候,粤然一点儿起床气也没有,只是觉得神清气爽。

“亲爱的!起床啦!我肚子饿啦!”苏航趴在粤然身上,啃完嘴唇啃面颊——真的是用两排小白牙上下咬合的那种“啃”。

“喂!”粤然一面回亲着苏航,一面扳住她的肩膀,“别咬啊,你属僵尸的啊?”苏航的牙齿真的已经靠近她的脖子,粤然赶紧翻一个身,将苏航压在床上,被子掉了,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苏航嘻嘻笑着抬起身子,从背后拉出自己压着的棉被盖在粤然身上,自己又钻进被子里,去解粤然的睡衣纽扣,“我不是属僵尸的,我属僵尸的克星,属狼的,还是很色的那种。”

“是吗?”粤然的手已经找到了地方,那只本来就不很强壮的小软狼只好闭上了眼睛。

苏航的脸红红的,脸上是那副熟悉的、在粤然面前总是服软的神情,就算闭着眼睛,也知道大白天里粤然将她看得一清二楚,于是轻轻扭动着,宁愿粤然低下头去,含住她的心灯,拨弄她的心弦,宁愿粤然在她身体里轻轻撞击,而她,则轻轻抬起下巴,依旧闭着眼睛,在释放的喘息中,享受罩在脸上的暖光,感受着身体在一寸又一寸,慢慢融化在粤然唇齿间的湿润里。

粤然几乎不知道该怎么结束……尤其是耳畔的声音这样绵延柔软,只是在苏航轻声求饶的时候,她坏坏地笑着,终于决定暂时停止。将头伸出被子,她满满地拥着苏航,两个人脸贴着脸,慢慢地平静下来。

“更饿了吧?”粤然亲亲苏航的额头。

苏航点点头,连声音也无力发出。

粤然笑笑,捏捏爱人的鼻子,起床做早餐。

“小苏姐?”罗小丽在对方接起电话的一刹还在猜测,不知道会不会是粤然代为接听,“不会吧,你还没起床?”可是电话那头的呼吸带有一种奇怪的急促,罗小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尴尬,抬腕看了一下表,确认时间已经足够晚。

苏航赧然一笑,轻轻“嗯”了一声,在被窝里一边摸索着套上衣服,一边尽量压平声线,“今天周末嘛,起得比较晚。你好吗?”她很久没见过罗小丽了,几乎都要忘了这个人。哦,除了昨天,在想到M集团公司规模要找参照系向粤然讨教的时候……咦,罗小丽怎么会突然打电话来?不是找粤然而是找她?苏航裹着棉被坐了起来。

“我啊,还好啊……”罗小丽讨巧地笑着,“就是最近家里有点事情,所以旅行散散心。我现在在你们市里哦!”

“啊?”苏航有些讶然,干脆跳下床进厨房找粤然,用口型告诉她来电者是罗小丽,“你来我们这里旅行散心啊?那……你是跟团吗?”她皱着眉头问,尽量使声音听上去友善一些。

粤然一边淘米一边笑,知道苏航肯定巴不得别人其实是跟团结伴时间安排满当得抽不出空来只是踩地头了所以打个电话来表示一下礼貌而已,这样一来,就不用她们花费周末二人世界的时间去应酬了……可是她心里清楚,罗小丽会给苏航什么答案,果然……

“今天……晚饭啊?”苏航的舌头像打结了一样,苦恼地看一眼粤然,“噢,不是,我不用加班啦,不过,我要问一下你小粤姐,她最近可忙了,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喔!”

粤然听着好笑得一阵头疼——这个人,拿她做挡箭牌,还要装得很为难的样子。

罗小丽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心里明镜似的,很清楚苏航对她的邀约困扰极了,“没关系啊,我不见小粤姐无所谓,我就想见一见你。”粤然教她的,一开始就撇清楚,别让苏航推三阻四。

苏航果然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抬眼又看粤然。

“我下午要回所里一趟,晚饭也不回来吃。”粤然找准时机小声对苏航说,“你出去走走吧,罗小丽眼光不错,让她陪你逛逛街。我给你额外的补贴,请她吃点儿好吃的?”

苏航皱着眉头,瞪住粤然,奇怪她怎么正好这个时间要回所里,她跟罗小丽根本就不熟悉嘛,谁要跟她逛街!

“小苏姐,我听见了喔!”罗小丽对着电话演技十足,继续推进:“我们在哪里见啊?”时间地点定下来就好办了。

“等一下。”苏航定了定神,她可不是那么好搞定的,“你为什么想见我?”更何况还要让她出钱请吃饭,“我今天不是很想出门。”这句话还是经过了润色的,心里的原话是:我其实不想见你,别来烦我。

粤然大笑,早饭已经做好,她先端出厨房去,给一个空间让苏航独自应付罗小丽的软磨硬泡。

罗小丽没想到苏航这么直接,似乎一点儿也不怕得罪她,“我有事情要求你帮忙嘛,我请你吃饭,还陪你逛街解闷,反正小粤姐今天也没空,对不对……哎呀,求你什么事你出来我才好说清楚的嘛……”她真的开始苦口婆心,罗嗦一番最后软绵绵可怜兮兮地说:“小苏姐,你看我大老远来,就想请你吃个饭,事情办不办倒在其次,都说了这么久你还不肯赏脸,我好受打击啊!”这也是粤然教她的,苏航心软,又关心朋友讲义气,最后来这一招八成能行。

果不其然,苏航勉勉强强答应了,只不过心里还是感觉怪得很,“罗小丽有什么好求我的?”吃过早午餐,她边换衣服边问粤然,“她们公司不是有你们这样的军师团队吗?”

粤然帮她把头发整理好,意有所指地说:“那肯定是因为你手里有我们没有的优势?”大眼睛带着笑意轻轻一眨,她拉起苏航的手走向门厅:“今天逛街吃饭买零食都算我的,不用开票,回来你报多少我就给你多少。”

苏航看一眼粤然,若有所思,低下头换鞋,换好了,有所顿悟,再抬起头时已是满眼笑意:“老公大人……”她轻轻地,意味深长地,看着粤然大大的眼睛,“今天……如果所里不是有什么‘真的’很‘要紧’的事情,麻烦回家把卫生搞搞好,衣服洗洗干净晾起来,趁着白天阳光猛,被子也要晒一晒喔!”

粤然点点头,撇嘴一笑,送老婆出了门。

苏航走到楼下,又回头,朝自家阳台上张望,看见粤然,笑着挥了挥手。

她们是爱人啊……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