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九章 井

2013-02-01

苏航提着一堆战利品站在自家门外的时候,已经傍晚快要天黑了,她掏出钥匙,自己开门进家。

因为她知道粤然一定不在家。

因为跟罗小丽说了“拜拜”两人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之后,她在十步开外的地方一回头,已经看见罗小丽在打电话。

因为她知道猜测中的事情粤然如果能尽快处理,效果会更好。

衣服洗了,家里的地板干净如新,棉被上有太阳的香味,粤然所里的“事情”,果然是需要她和罗小丽分道扬镳之后才发生。白天猛烈的阳光并没有被浪费,都融进了她们温暖的小房间里。

将今天买来的所有漂亮衣物摊开放在沙发上,点了点数,苏航笑了:还是给粤然买的更多……嗯,还好,这样“报销”应该会异常顺利吧……

洗好了澡,开一支新买的精华素,一点点抹在脸上,细致地做好全套护理动作,身心舒畅,苏航才慢慢走进厨房掀开锅盖。

蒸锅里连水都加好了,苏航只需要开一开炉子看一看火候,很快就能吃。

菜很家常,米饭松软,吃得心里满满地。

晚上似乎有点降温了……

“辛苦了。”

邓远芝拍拍粤然的肩膀表示鼓励,也对罗小丽笑笑,“罗经理,这次更要谢谢你。你的私人关系反馈回来的信息,比我们所特聘的顾问还要快速准确。能和你们合作,是我们所的荣幸。”

罗小丽跟邓远芝握一握手,也跟岳崇山握一握手,与粤然一起先离开。

岳崇山紧跟着就走进办公室拨电话……一面等着电话接通,一面回头目送两个年轻女人的背影,又跟邓远芝互相对望一眼。

邓远芝点点头,快慰地笑……

这是粤然再一次让他们惊喜——通过她的人际关系比千辛万苦搜刮收买来的“突破口”程伟仁还更快一步反馈北池实质动向的时间表与主要竞争对手的参与情况——不得不说,还是亲手培养起来的陆战队“自己人”更值得倚仗。

因此,虽然岳崇山心里有对程伟仁的不满意,却和邓远芝一道,快慰又得意地微笑。

“是的。因为只是实地勘察的一个时间安排,还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将会谈论一些什么,我们能看见什么,都还不清楚。”

程伟仁对岳崇山的来电很意外,对他竟然跟自己差不多时间获悉北池实堪的具体时间安排更为诧异,但是在应对中却并不慌乱。“我是打算了解到对你们有用的实质性信息再告诉你们。”他气定神闲地解释,“因为你们不是需要了解我要做什么,你们需要了解的是能够衍生业务合同的企业或者机构个人计划将会在什么时间以及如何在北池开展什么活动。我的猜测没有错吧,岳总?”他甚至有些反感岳崇山这样大晚上打电话来问一个为什么不将研究人员出差时间告知的问题——他是答应帮忙没错,可他又不是他们所的探子,完全有理由自行选择告知的内容与时机。

他有他的尊严——又不是专吃“线人”这碗饭,他不会上赶着做那种嘴脸……程伟仁想,他们是怎么知道有关实堪的消息的呢?是苏航告诉粤然,然后粤然再告诉他们的吗?不可能。他自认为对苏航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她不会这样做,否则,邓远芝直接以粤然为消息来源即可,先前何必要七弯八拐地通过原明找到他呢?也许,是原明?

程伟仁皱了皱眉头,后仰着脖子弯在椅背上,举电话的右手有些累了,叹一口闷气:“岳总,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啊……”

岳崇山明白程伟仁说得没错,他也并不想挑战程伟仁作为学者的自尊与骄傲,但却必须在催促与等待之间取一个更为“积极”的节奏。

“好,放心。我一定会及时与你们沟通。”程伟仁也明白岳崇山必须以进取的态度来挖掘信息,于是以爽快的态度,让对方安心。

“那好,拜托了,程博士。”岳崇山给足了程伟仁面子,也相信他已经通过施加足够的压力使程伟仁充分了解到信息渠道也需要比拼速度。

程伟仁的确是明确了岳崇山的急迫请求,可在他心里,与岳崇山合作只是换取事业上成功路径的另一种方式而已,此刻他更想做的,是在项目里表现出卓越的专业水平,盖过苏航郁杰郑絮语各人的风头……陈娟从小厨房端出简单的宵夜摆在他手边,他笑着点点头,一边接过碗筷漫不经心地吃,一边继续盯着桌面厚重散乱的文本阅读思索。

“你肯定不陪我吃宵夜了吧?”

一出办公楼大门,罗小丽就不假思索地笑着问。

粤然点点头,理所当然地,“帮你打车,送你回酒店的钱我出。”她朝路面伸长手臂,等候空候的出租车经过。

罗小丽站到粤然前面,跟她一起张望来车方向,在夜风中紧了紧衣领,“不用了,车钱我自己出吧,反正可以回公司报账的。”说着,回过头,她微微仰头看粤然的脸,“你的钱省省吧,要养家养老婆呢,不比我,一个人。”

话是很潇洒体贴,可怎么听起来有些酸涩呢?

粤然看一眼罗小丽,笑了:“那好啊,恭敬不如从命,多谢体谅。”

“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你非要一知道信息就大晚上地把岳总和邓律师约回来告诉他们,还非要我自己来告诉他们,在电话里说不一样么,等星期一上班再由你面对面告诉他们不行吗?”罗小丽问。

“不行。”粤然果断否认,“你亲自问来的信息,当然得由你来告诉,当面讲述比较清楚不是吗?至于非得今天晚上,那是因为有对手嘛。”

罗小丽轻轻一“嗤”,不以为然,“竞争对手?你都把你的竞争对手摸得透透地,还这么如临大敌?”话一说完,她忽然觉得“摸得透透的”几个字有些色,自己红了红脸。

虽然夜色下看不太真切罗小丽妆下的神情变化,但粤然感觉得到那一闪即逝的隐约尴尬,知道罗小丽是在说苏航,于是笑了笑,不作声。对手……即使绕不开而有对立的利益,她也不会把苏航当成“对手”来打压,而今晚,就更不是了。这一次在信息渠道上竞赛的对手,是程伟仁,或者说,是岳崇山他们对程伟仁的依赖程度。

一路上,粤然心里充满了不确定的猜测与忐忑,但也有一丝得意。那些猜测与忐忑,就像半空中浮动的云朵,而那一丝得意,却是高高悬挂永不消散的光线。

她没有问罗小丽获知一切的详细经过,因为小妹妹在电话里的声线充满了羡慕,而见面之后,罗小丽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苏航知道是她在推动着罗小丽……真好。

“吃饭了吗?”苏航捧着饭碗坐在电脑前看电视,扭转身看刚进家门到处找她的粤然,心里诧异着她居然回来得这么早。

粤然看见苏航居然在书房里吃喝,皱了皱眉,走进去将她连人带碗揪出来。“你老公没教育好你啊?吃东西饭桌上好好儿吃,跑进书房捧着个碗像什么样子?‘妻不教,夫之过’,你再这样,就罚你老公晚上不准吃饭!”

她说着,陪她在饭桌边坐下。

苏航看了看粤然,也不顶嘴,也不挣扎,也不反对,既然坐下了,就顺从地继续吃饭,从摆在餐桌上的菜碟子里夹菜。吃了几口,忽然想起来,她看了看粤然的双手,又对她笑了笑。

粤然顺着苏航的视线看一眼双手,又看一眼苏航,也笑了笑,站起来去厨房洗手。

她闻见沐浴露的香气,苏航穿着睡衣,想必是洗过澡了。灶上还用热水温着一碗饭,是苏航给她留的。粤然摸了摸碗壁,还有微温的热度。她烫了筷子,捧着饭碗走出客厅,和爱人一起吃。

很平常的一顿饭,很平常的安静。

苏航给粤然的碗里夹肉,粤然给苏航的碗里夹青菜,跟平常一样。

但她们都感觉到一种和平常不一样的心情,在安静中互相对望一眼,彼此都明了,那是一种陌生的熟悉。

这种默契,她们不曾设计过,甚至不曾想像得到。

来得这样自然而然,却那么清晰。

“过来,老公抱。”粤然吃得快,先放下了碗筷,朝苏航张开双手。苏航抱着碗筷坐在粤然腿上,没有观众,她自己却莫名地害羞。粤然接过苏航的碗和筷子,一口一口地喂她,在她们的家里。

“今天买了什么?”粤然摸摸苏航因为咀嚼而轻轻鼓动的小腮。

苏航眨了眨眼,急着要回答,加快了吞咽的速度,以至于有些噎,在粤然一下一下轻拍她后背的安抚中说:“很多啊,衣服帽子包包,还有一套旅行用沐浴护肤品。”说完,她再吃一口粤然喂到嘴里的饭菜,眼睛盯着爱人。

粤然笑:“那很好啊……用了多少钱,我都给补上,旅行要多少零花钱,也请尽管狮子大开口。”

苏航也笑:“我才不是河东狮。”她吃好了,将下巴放在粤然肩膀上,闭上眼睛休息。粤然的发丝和衣服上有城市特有的味道,那种烟尘飘过的气息,却不能掩盖粤然本身的香气……苏航嘟起嘴唇,亲亲爱人的耳背,圈起双臂抱住粤然的肩膀,现在她们两个人安静得就像一个生命,坐在一张椅子上。

“明天你们所里没事了吧?”她在她耳边懒懒地问。

“嗯。”她环住她的小圆腰。

“可是今天你把卫生都弄好了哦,明天做什么好呢?”

“在家发呆呗,我陪你好好休息。”

“也好,下周有得忙的。”

“嗯,就是。出差的行李我帮你收拾吧?”

“好啊,老公真好!”

周末啊,就是应该和爱人手钩着手,在一起躲懒玩乐。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