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章 昴

2013-02-01

“师姐!”

陈娟站在校门右手处,向刚下车的苏航招呼,笑逐颜开。

苏航一面笑着点头回应,一面又回转身从车后座上拿下自己的行李,付款给出租车司机,心里想着,还好没让粤然送。

她四下看了看,程伟仁却并不在左近。

“大师兄料到你会早来十五分钟以上,让我买了早餐先等着。”清晨雾霭蒙蒙,陈娟的声音却清甜。“师兄过一会儿就来。”

苏航接过师妹递来的牛奶面包,将手上的行李交给她,犹豫了一下,说:“我上车再吃吧,这是校门呢。谢谢你们。”看陈娟笑得热忱,她更不好意思。

陈娟也不多说什么,苏航站在她身边朝马路上看,她就背对着马路,视线穿过校门沿着校道一直往里寻找,等待程伟仁的身影出现。

苏航的电话响,她接起来,告诉粤然:“嗯,已经到了,师兄还没到,车也还没到。”

“师兄?”粤然猜到可能是苏航身边有第三者,“谁在旁边?郁杰?”

“不是。”苏航微笑,感觉好像家里那个人忽然变成了好奇宝宝。

“喔……”粤然领悟,“师兄的小师妹吧?”她从苏航的笑里面听出来的。

陈娟不自觉地将视线从门内校道上挪开,看向苏航,等师姐挂了电话,她露出雀跃地问:“师姐,男朋友?”程伟仁这样了解苏航,知道师姐一定会比预订时间早到,连时长都估计得差不离儿,还让她一大早提前站在校门等苏航递早餐——虽说不好意思小家子气地拒绝,可她也未见得没有疑心吃小醋,现在好了,苏航有暧昧的神秘电话,还笑得这么甜……陈娟悬在胸口的一块小石头已经摇摇欲坠,就要落进肚子里。

苏航脸色微变,笑得有些僵硬,摇摇头说:“不是。”

陈娟的小石头又稳稳挂在胸口左摇右晃,“啊……”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是老公。”苏航眼里闪着调皮的笑意。

陈娟瞳孔瞬时放大,光芒四射,“真的啊!”她自己都知道自己高兴得有些太过明显。

“你真的相信吗?”苏航柔柔地问,心里怀的却是另一番故事,“我的个人资料还是未婚喔。”她的表情是认真地,口吻却像是开玩笑,心里叹息着,也只好让外界这样模棱两可地猜测……

陈娟却笃定了选择要相信什么:“那有什么关系,感情相当于老公就是老公啦,资料上的法律关系描述只是外在形式罢了!”她亲热地拥住苏航肩膀,“师姐,祝福你。”

苏航笑,陈娟真的很在意是不是有人会跟她抢程伟仁啊……大早上接到一个未曾期待的祝福,她也选择好心情地接受。“谢谢,师兄来了吗?”

车先到了,也提前了几分钟,程伟仁还没有来。陈娟根据官方通知细细核实了司机和接待员的身份,又记下了车牌号码,才把苏航的行李放上车,当着接待员的面前对她说:“师姐先坐坐吧,程博士马上就到。”又递上一本杂志给苏航看着,说是先解解闷。

苏航见是研究范围内一本颇有声望的学术期刊,也就接过来翻了翻,等看见目录页上的“本期特推”,她才明白了,程伟仁为什么这么好心让陈娟带着早餐先等她,自己却姗姗来迟。

特推的文章,是程伟仁的万字学术论文,讨论主题是学者立法的本土化与实践性,对于在实践领域工作了一段时间的苏航来说,这个议题的意义不言自明。看了一个开头,苏航就能判断出来——这篇文章不是空泛的文人讨论,不但有现实事例支撑论点,而且有真诚的思考,颇具可读性。

人都是虚荣的吧……苏航默默地笑了,程伟仁是让出这点时间来借陈娟之手叫她见识他的学术成就吗?

“那个,苏博士,”坐在副驾驶位的官方接待员转过头来招呼,“一会儿我们带你们去吃早餐,就在不远的一个小餐馆。你和程博士不要客气,地方都是定好了的,东西已经做好了,去了就能热乎着吃,千万别客气啊!”他看见了苏航手边的牛奶面包,觉得不好意思了,赶紧提前通知。

苏航一抬头,愣了愣,笑着点点头,“谢谢。叫我苏律师吧。”看来这个接待员没有做功课啊……

“师兄到了。”陈娟低下头从车窗通知苏航。

苏航往里面挪了挪,让出很大的空间给程伟仁。接待员下车,给程博士拉开车门,两人握了手,程伟仁弓身弯腰坐在苏航身边,和她点了点头,见苏航手里是翻开的那篇论文,瘦削的脸露出一个微笑。

“怎么不吃早饭?我可是特地让陈娟给你买的。”大师兄问曾经的小师妹,很关心垂询的样子。

苏航却听得出来,这关心里面有一种揶揄,是在影射她对他的防备。她笑笑不说话,自有人会帮她回应。

坐在前面的接待员已经转过了脸,热忱地向程博士解释早餐的安排,比适才对苏航的说辞更为殷切。

两个男人寒暄起来,司机也加入了他们的讨论,苏航安静坐着,在车上将程伟仁的论文粗略看了一遍。

语言精练,论点一针见血,写得真是不错,不愧是牛正第一代弟子,专业里的博士。

“苏律师早上很早出门吧?家里到学校远吗?”等到一行人走进官方预订好的“小”餐馆坐下的时候,三个男人已经聊得热络熟悉了,接待员就笑盈盈地来与苏航寒暄。

苏航还没从论文议题里回过神来,有些呆呆地,一边将期刊杂志摊平准备放进包里,一边往脸上挂了笑容回应:“不会很远,还好。”期刊太厚了,又大本,她的包放不下,苏航只好将之用皮包先压在凳子上,准备一会儿上车再放到行李里面。

程伟仁路上虽然一直在谈笑说话,可也留意着苏航,对她认真阅读自己的论文感到非常满意,这时见她一番动作,似乎对那本期刊还颇为珍视,就想找个话题跟她搭讪,“小师妹毕业之后住哪里,好像我们都还不知道呢?”他笑着说。

苏航皱了皱眉头,心里一沉——程伟仁就是程伟仁。她笑笑,不打算回答。

那司机却似乎很期待答案,也许在他的官方世界里一问一答是礼节吧,咕噜着大眼盯住苏航看。

这两三秒就静得有些奇怪,连程伟仁也有些尴尬了。

“漂亮的女人就是要神秘一点的嘛,哈哈……”接待员出手打圆场,可是用了一句放在学者身上怪怪的说词,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苏航没有办法,温和地说:“市中心,一般的旧小区。”算是给了答案,帮所有人解围。

“小”餐馆里的“简单”早餐精致可口,苏航斯斯文文低头享用,不再理旁边自得其乐的三个人。那接待员不再勉强着要将苏航囊括进谈话里,他也惯于各种应酬场合,有点地位内涵的女人都比较矜持一点,就算性情再活泼,也得装一装沉默寡言的样子,更何况,在他的意识里,程伟仁作为男性,于学术团队中的地位理所当然比较高,于是更着意于应酬程伟仁。

正好,苏航喜欢精致的小点心,偶尔程伟仁虽然拉扯她两句,她也不紧不慢地附和着。

其实已经累了,不过抬腕看看,平日里这个时间也早该奔忙于各种机构与办公室之间,苏航也就坦然接受。

程伟仁见苏航看表,他也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就向接待员问询日程安排。依照邮件的通知,半个小时之后应该就要在北池地块上指点江山了,但是路程显然不允许。

接待员一面体谅地笑了笑程博士的学究气,一面解释说,那是公示给外界的日程安排,事实上,各路人马到达北池的时间应该都是中午前后,官方为大家安排了客房服务的丰盛午餐,专家实业家们先吃好了,在酒店里美美地休息一个钟头,下午再开始巡视地块。

苏航对官方这类安排手法并不意外,甚或可说早有心理准备,反而是程伟仁,有些瞠目结舌,闷了脸不再说话。

那接待员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也觉得很意外,跟司机两人苟延残喘地又聊了几句,发现程伟仁依然不甚乐意地闷头苦吃,他们也就算了,专心吃早餐。

苏航吃得心满意足,才从对方两人的表情上清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一眼程伟仁,不觉莞尔——这个接待员看起来有些“迂腐”的程博士,也是写出凳子上那篇出色论文的大师兄,同时,还是曾经暗算她和爱人的陶定盟友。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位熟悉的同门,此刻苏航看来,就是有趣的半红半黑。

“实业代表们是集中了一起去,还是也是分头去接?”不能师兄妹俩都拂人面子,程伟仁歇菜了,苏航来顶班,活络气氛。

接待员还好,司机立刻又来了精神:“人家都是大老板,哪要我们去接?奔驰宝马凯迪拉克就直接自己奔去了啊,是吧?”说完还瞪一瞪眼睛,好像苏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孩。

苏航连声称“是”,接待员不好意思了,陪笑接茬补救:“对学者当然是要多照顾一些的嘛,你们做研究不容易,伤脑筋啊!”

虽说同是官方的人,接待员和司机在表达上还是各有特色。

程伟仁和苏航使了个颜色,瘦削的脸讥诮一笑,毫不掩饰。

餐桌上的楚河汉界立时就泾渭分明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